正文 第254章 混合斗气

作品:无双龙魂

    ()    正文内容无双龙魂254,正文 第254章 混合斗气开始喽↓↓↓

    “黄炎小子,别琢磨了,办法慢慢想,路还长着呢无双龙魂。对了,你身上怎会有三种斗气?”奥斯卡问道。

    “怎么,很奇怪吗?金斗气是家传的,火斗气是跟巴恩斯学的,冰斗气是翻得兽人的书籍,自学的,前段时间刚刚练到一阶,土斗气还没开始练。”黄炎答道。

    奥斯卡心说:这还不奇怪吗?!年纪轻轻,斗气已经到了六阶,虽然比起一些大家族的年轻一辈来说不算什么,但黄炎只是个边境猎户出身的黄种人,不会有大家族那么多的天材地宝等资源来提供修炼。而且,斗气是学一个会一个,简直是怪胎了!真不知道如果给全所有的修炼功法,这小子是不是也能学会?!

    “你家长辈没有告诉你贪多嚼不烂的道理吗?”奥斯卡强压心中的震惊,奇怪地问道。

    “这个道理我明白,不过,关于斗气修炼,我有其他的想法无双龙魂。”黄炎略过“长辈”这个话题,不愿徒增伤感;同时,也不想说吸收了“龙晶”后经脉得到极大扩充不影响修炼速度的事。这实在无法解释,黄炎也不愿被人看作是“怪兽”。

    “哦?小家伙,说说看。”洛克这时也好奇地插嘴问道。任何跟修炼有关的东西,他都极为感兴趣。

    奥斯卡更为好奇,他已经发现黄炎体内多种斗气的与众不同。这个年纪轻轻的黄种小子,体内的斗气不像其他人那样各自为战,莫非有什么修炼秘法?

    “我想把这三种斗气混合起来,现在只混合了金火两种。如果有机会学成其他两种斗气,也都如此。而且到目前看来,效果还不错。我的金火混合斗气明显比单独的金斗气或火斗气威力大许多。”

    “嘶~”两位年近九旬的御前大将军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两人在斗气修炼上已经浸yín了数十年,这样异想天开的想法简直是匪夷所思,而且还让这个其貌不扬的黄种小子,已然练得小有所成!不仅是从未见过,更是闻所未闻!若让这小子练得大成并普及,必然颠覆了大陆上关于修炼多种斗气的种种学说!可惜两人都是只能修炼单一斗气,不然必定要好好钻研一番。

    “小子,拔出你的剑,我看看到底有多厉害。”洛克虽然吃惊,但还是有些将信将疑。

    黄炎依言拔出短剑,运起斗气,瞬时,剑身紫金sè光芒大盛。

    “来,用你最大的力气往这杖上砍。”黑胡子洛克举起手中虎头杖说道。

    黄炎见他也没怎么用力,而黝黑的虎头杖更是不见什么其他sè彩,这是在小瞧自己啊,便说道:“小心了!”

    “呼”的一声,黄炎的短剑便向那虎头杖砍去。紫金sè光芒划过,只听得“噗”的一声闷响,没有想象中的火花四溅,黄炎手中的短剑竟然已经豁开一个大大的缺口,而那把虎头杖好像根本没什么影响无双龙魂!

    黄炎看着手中短剑的豁口,心中大惊。这虎头杖似木似铁,杖头包金雕花,镶嵌了偌大的一刻土属xìng魔晶,难道是什么神兵?

    黑胡子洛克心中同样震惊。黄炎手中拿的短剑,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可以说是大路货,随处可见。虽然自己仅使用了两层的斗气,但这虎头杖可是用整个大陆难得一见的铁檀木所制,竟然还是被他的普通短剑在杖身上划了一道浅浅的印记!

    这把虎头杖的杖身,不仅要寻得千年的铁檀树,还要把木材投入海中浸泡三年方可取出制作,又有“深海沉水”一说;杖头质地非金非玉雕制的虎头,镶嵌九阶土属xìng魔晶,更能发挥防御的优势,正是由鼎鼎大名、享誉整个大陆的矮人锻造大师----黑铁连姆斯铸造!

    洛克和奥斯卡相互对视,暗自点头。出现这样的状况,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黄炎混合斗气的威力不容小觑,他rì大成必可闪耀大陆!

    “小子,你是如何把这两种斗气‘混合’在一起的?”

    “这个。。。。。。我心中把金斗气当做金石,然后用火斗气在体内淬炼,就出来现在的紫金sè斗气了。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两人心中更为惊奇。这样异想天开的方法也能成功?这只能说明黄炎对体内斗气的控制力非常强,没有强大的jīng神力不可能支持他完成这个过程,可是,他才多大啊?!怎么可能有如此jīng准的控制呢?控制两种斗气在体内进行“淬炼”,心xìng若非平稳淡定、宠辱不惊、意志坚强,jīng神力不是足够强大,不可能有如此控制力,弄不好可是会走火入魔的!

    “黄炎小子,因为自身原因,这多种斗气的修炼我们很少涉及,不能给你太多建议,只能告诉你斗气修炼切记贪功冒进,一定要稳扎稳打,把基础夯实。不过,有机会的话你可以向博格陛下多多请教,他可是冰火两种斗气的绝顶高手。”奥斯卡慢慢平复了心中的惊异,缓缓说道。

    黄炎点点头,很是期待与伊莎贝拉的爷爷见面无双龙魂。自己修炼这多种斗气,完全是自行摸索,如果有人能指点一二,必然受益终身。

    “不行,我也看看能不能再修炼些其他属xìng的斗气功法,你们聊,老夫去也!”洛克听得心头痒痒,竟然从座驾上一个鹞子翻身凌空飞起,随后几个纵跃,便不见了人影。

    黄炎看着转瞬即逝的身影,心中更是惊骇。这样的速度,简直是急如闪电!

    “这老东西,到老了还是跟孩子般见猎心喜,早就试过不能修炼其他斗气功法,可就是不死心。但愿他能寻得突破吧。”奥斯卡摇头说道。

    “大将军,您两位现在斗气水平是什么级别?”黄炎问道。

    “我们都到了九阶斗气的水平,也就是你们常说的传说级。那个老东西已经到了九阶的顶峰状态,离突破近在咫尺,却在此瓶颈徘徊了十余年之久。听你说了这多种斗气的修炼法门,他肯定想试试看看能不能另辟蹊径,寻求突破。”奥斯卡答道。

    “哦,原来如此,难怪两位将军杀那几个八阶斗气的刺客如砍瓜切菜般。”

    奥斯卡听黄炎这么说,想起还跑了一个刺客,不禁老脸一红。好在脸sè和胡须本就是红sè,倒不至于被黄炎看出。

    “大将军,这斗气功法间有什么区别吗?”黄炎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斗气高手,自然要请教个明白。

    奥斯卡稍一思索,便说道:“大陆上的斗气功法多如牛毛,他们间的区别就在于到达七阶后的修炼。前面的修炼大同小异,有快有慢,但殊途同归,按原理最后都能到达七阶或以上。而那些不走弯路、修炼速度快,又能扎实基础,且威力更强,后期修炼更加容易的修炼法门,便是顶级的修炼秘籍了。”

    “哦,原来如此无双龙魂。老将军,您看看我的这些修炼功法到底是什么水平的。”说着,黄炎便把自己掌握的四种斗气口诀一一背诵出来。

    奥斯卡一边听,一边连连摇头,满脸的不屑,直到黄炎背诵从那个蜥蜴族千夫长身上翻得的冰斗气修炼秘籍时才微微点头。而待黄炎背诵家传的紫金斗气决时,奥斯卡脸上又充满了疑惑。

    待得黄炎背完,奥斯卡说道:“你的火、土斗气功法差强人意,冰斗气还可以,而你家传的紫金斗气决,我有些看不清。这套功法前六阶相当不错,但六阶升七阶好像有问题,总觉得缺了些什么,照这个方法好像很难升上去。具体什么原因,我却说不上来。不过既然是家传的,应该有人练上去过,待到你遇到升阶瓶颈再把情况跟我描述一下吧。”

    “到时定向大将军请教。”到现在,黄炎对自己的斗气口诀,心中也有了谱。

    “对了将军,别的口诀也没办法换了,土斗气口诀我还没有修炼,能不能帮忙让洛克大将军传授与我?”黄炎厚颜说道。

    “啧啧啧,你小子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啊!心有够野的,还不知道你自己能不能修炼土斗气呢,便张嘴讨要。想跟洛克学习修炼土斗气,只能自己想办法,我可帮不了你。那个老东西是个怪胎,如果你对了他的脾气,也许不用张嘴他都会教你;如果不投脾气,说破天却也无用。”奥斯卡一脸玩味地看着黄炎说道。

    “嘿嘿,只请大将军在一旁帮衬一二即可。”黄炎继续着他的厚颜无耻。

    “到时再说吧。你这小滑头,脸皮奇厚。你可知他的土斗气亦是家传绝学,在国内鼎鼎大名。洛克哪会那么简单便传授与人。竟然被你惦记上了,哈哈哈,不过你这秉xìng却对了老夫的脾气,有机会自然帮你。若不是你已经学了家传的金斗气,我便传你自己的金斗气了。哈哈,这便是缘分了,倒是便宜了洛克那个老东西。”若说奥斯卡喜欢黄炎这样xìng格的倒也不假,而且这样的练武奇才也不可多得,更何况伊莎贝拉殿下对黄炎也是推崇有加。仅从能使公主殿下身边多一个得力臂助这层关系,奥斯卡也会无条件帮助黄炎的无双龙魂。

    “多谢大将军。”黄炎恭敬地在牛背上施了一礼。

    奥斯卡摆了摆手,说道:“你这混合斗气的事以后可不能逢人就说了。若有人心怀叵测,你自己的底牌全露,何以制敌?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大将军教训的是,小子谨记教诲。这不是跟德高望重的大将军说吗,嘿嘿。可是,我一出手,紫金斗气的光芒和锐利剑气一显,岂不就露了痕迹?大将军有什么办法吗?”

    奥斯卡想了想,说道:“也罢,谁叫你是公主身边的人,这个拿去。”

    说着,也不见他如何动作,便凭空拿出了一把浑身血红的利剑。奥斯卡神情有些恍惚地看着这把剑,轻轻摩挲,片刻,便果断地抛给了黄炎。

    黄炎惊喜地接过利剑,细细地观察起来。这把剑比制式短剑稍长稍宽,比大剑稍短稍窄,通体血红,仿佛饮过万条生灵之血,杀气冲天!入手不轻,剑柄末端却不知是什么材料雕制的一个骷髅头,愈发显得血腥恐怖。黄炎又用手指弹了几下,听着脆耳的金戈交错声,大喜,说道:“好剑!”

    “嘿!自然是好剑!剑名血饮,伴随老夫三十余载,杀人无数,兽人更是望之披靡。老夫有了这把鬼头刀后,这血饮便很少用了。你只管拿去,便是紫金斗气外显、砍断三五把上不得台面的武器,却也无人怀疑到你的混合斗气了。”

    黄炎心知这把血饮必是奥斯卡以前成名的兵器,便不好意思地说道:“大将军,这如何使得。。。”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小子只要不堕了这把血饮的名头就好!对了,你可别忘记叮嘱莱昂和你那些伙伴,务必保守住混合斗气的秘密。”

    “是!大将军。”黄炎毕恭毕敬地再行一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