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0章 兄妹相会

作品:无双龙魂

    ()    正文内容无双龙魂270,正文 第270章 兄妹相会开始喽↓↓↓

    自从昨晚莫名其妙在大营附近“捡”到父亲伯纳乌的亲笔书信后,但丁就开始了剧烈的思想斗争无双龙魂。信中,伯纳乌从开始的严厉斥责,到最后几近哀求的语气,使得但丁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面见皇帝陛下后,父亲乃至整个家族的命运。

    最终,经过一个辗转不眠之夜,但丁还是决定按信中约定方式,离开伊莎贝拉。接应他的人沒有多说,只是带他尽快离去。想到从此可能再也见不到心中的女神,但丁怅然若失无双龙魂。

    而护送公主殿下的大队御林军,正在往与但丁相反的方向缓缓前行,前去卫水城会见來迎接的王子殿下。

    卫水城北门外,道路两旁已经自发聚集了很多人。寒冷中,这些烈焰帝国的子民口中呼着白气,在一个个护卫划出的分界线外翘首以盼,议论纷纷,只希望能见到传说中的帝国公主。迎接的人群,竟然从北门外一直排到城内。

    突然,北城墙上传來一阵巨大的号角声,随后,城门外的迎接仪仗队,鼓乐齐鸣。不远处,却是护送公主殿下的御林军到了!

    此时,欢迎的人群不约而同地安静了下來,他们伸长了脖子向北方望去。卫水城北面的道路上,先是出现了一个个高举烈焰帝国旌旗的重装骑兵,随后是大队整装步行的御林军护卫。他们威严威武,jīng神抖擞,锃亮的铠甲在阳光下反shè出耀眼的光辉,不愧是帝国的jīng锐部队!

    当长长的队伍中间,一辆豪华的驷马箱车出现在人们的视线后,安静的人群突然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他们高声呼喊着,欢呼跳跃着,热情的声浪此起彼伏。

    “伊莎贝拉公主殿下万安!”

    “欢迎公主殿下莅临卫水城!”

    “公主殿下好样的!”

    “热烈欢迎公主殿下凯旋而归!”

    。。。。。。

    热烈的场面几乎失控,好在卫水城已经派出了足够多维持治安的部队,这才沒有发生过激的行为。

    此时,心情最为复杂的,无疑就是在卫水城内的城门下,骑在一匹高大漂亮的白马上的王子殿下了。坎贝斯今天身穿蓝白相间的宫廷盛装,就连胯下的白马也经过jīng心装扮无双龙魂。远远看去,丛丛护卫中,骑着白马的王子殿下整个人显得是英姿飒爽,卓尔不凡。

    但那些热情的贱民,响彻云霄的欢呼声,一张张洋溢着期盼的笑脸,漫天飞舞的花瓣,等等等等,这一幕幕情景,就如同一根根尖刺一般,不断插*入坎贝斯的心门;拥挤热情的人群,又如心头有万只蚂蚁一般,不断啃噬着他脆弱的灵魂。这一切,使得坎贝斯心中的恨意越來越重。然而,他的脸上,竟然一直保持着微笑。

    欢呼声越來越热烈,公主殿下的箱车已经缓缓來到了迎接的人群中。车上的锦帘已被掀开,芊芊玉手频频伸出來与迎接的子民打招呼。小小车窗内露出的公主殿下的部分绝世容颜,更是让看到的人群发出更为热烈的欢呼声。

    如同度rì如年般,坎贝斯见伊莎贝拉的箱车终于到了跟前,暗自长呼了一口气。他翻身下了马,脸上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急切地快走几步,來到伊莎贝拉的箱车旁,亲自为她打开车门,欣喜地对车内说道:“亲爱的伊莎,你可回來了!想死我了!”

    说着,他又热情地张开双臂,迎接伊莎贝拉。

    车内的伊莎贝拉看着熟悉的眼神,熟悉的脸庞,熟悉的表情,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双臂,她神情一阵恍惚,仿佛又回到了童年。这个亲爱的哥哥,变了吗?沒变吗?这一路,难道都是误会?是不是有人在暗中挑拨呢?

    坎贝斯张开的双臂静止不动,这一刻,时间仿佛也是静止的。

    “伊莎,快下來,难道你还要耍顽皮吗?”坎贝斯笑吟吟地说道。

    一句话,使得车内的伊莎贝拉再次想起以前每次躲在车内不出來的情景。但是转瞬间,倒在血泊中军民们的身躯、一个个护卫年轻的脸庞,也出现在了她的的脑海中。

    伊莎贝拉jǐng醒过來,同样面露微笑,说道:“哥哥,我已经长大了。”

    说着,她抬臂伸出了玉手无双龙魂。这分明是让坎贝斯牵着手下车,委婉地拒绝了拥抱。

    坎贝斯稍显尴尬,但马上就伸手牵住伊莎贝拉的玉手,小心翼翼地引导她下车,并说道:“呵呵,是啊,小伊莎都长大了呢,可不能随便就抱了。”

    坎贝斯此时真的算是明白了。伊莎贝拉已然长大,再不能像小时那般抱在怀里任意揉捏了!

    公主殿下一出车门,周围再次爆发出了阵阵惊叹声和热烈的欢呼声。很多子民,这次才真正知道什么叫倾国倾城、沉鱼落雁。

    一袭得体礼服的伊莎贝拉与坎贝斯手牵着手,在被护卫们分开的道路上款款前行,频频与周围人群打招呼。

    “伊莎,看來你很受子民们的欢迎啊。”坎贝斯一边挥着手,一边高兴地小声说道。

    “哪里啊,我看他们是从沒见过王子与公主罢了,我倒是觉得哥哥你更受欢迎。你看,上面那些端庄艳丽的女士们,她们的眼神好像从沒离开过帅气的哥哥呢。”伊莎贝拉轻笑道。

    坎贝斯抬头望去,果然,街道房屋二楼大开的窗户里和阳台上,有不少浓妆艳抹的女士,寒风中,她们身穿艳丽暴露的服装,手中摇着小扇,挥着另一只手,频频向自己投來暧昧的眼神。

    坎贝斯虽然有些恶寒,但还是很有风度地向她们挥了挥手,引來一阵阵尖锐的欢呼声。

    伊莎贝拉暗笑,差点就忍不住,赶忙侧身向一旁的子民挥手致意。

    此行的目的地,也是城主府。霍克斯既然把王子殿下安排在了自己的城堡中,公主殿下肯定也不能再安排到别处,这样也好让久别重逢的皇家兄妹能一诉衷肠。这也是坎贝斯王子的要求。

    北门到城主府只有三条街的距离,并不算远无双龙魂。坎贝斯虽然依旧风度翩翩,和伊莎贝拉缓缓而行,接受着众人的欢呼,但心中越來越急躁。他恨不得前面开路的护卫能走快些,再快些!这些连绵不绝的欢呼声,对于坎贝斯來说,简直是煎熬。

    按王子殿下的意思,决不能容忍自己这个“亲爱的”妹妹如此大出风头,而走在她的身边,自己好像就是个花瓶般的陪衬!从未有过的屈辱感,在坎贝斯心中油然而生,对于自己亲爱的妹妹---伊莎贝拉的愤恨和忌惮,更是有增无减。

    若不是听从了亚摩斯的分析和计策,坎贝斯恨不得当场就杀了伊莎贝拉,即便她是自己的亲妹妹!这一路,他真的很后悔來卫水城亲自迎接这个“可爱的”妹妹。但一想到“千秋大业”,坎贝斯也就忍了下來。

    “父皇、母后都还好吗?”伊莎贝拉抽空问道。

    坎贝斯的心思这才从yīn暗中走出,答道:“父皇、母后身体还好,就是十分想念你呢。咱们在卫水城可不要过久停留,免得他们担心。”

    伊莎贝拉点点头,表示同意,说道:“那咱们明天就走。”

    “好,就这样吧。伊莎,dì dū应该有更多的人会來迎接你的,到时可别吓坏了啊。”面带笑容的坎贝斯说道。

    伊莎贝拉也知道,即便自己要求一切从简,但从卫水城这些迎接的阵势看來,只怕dì dū的排场会更大。

    “沒你说的这么严重吧。”伊莎贝拉笑道。

    “嘿嘿,父皇可不会像你一般要求一切从简的。伊莎你可是帝国的功臣,凯旋而归自然要风风光光。”

    “哪有,其实这一路,因为我,死了很多人。”伊莎贝拉黯然神伤。

    “能保护帝国公主,是他们的荣耀,伊莎你不必伤心无双龙魂。”坎贝斯宽慰道。

    听着恳切的安慰话语,伊莎贝拉再次恍惚。难道,那些刺杀,真是误会?都是别人的yīn谋?

    “我听说你在国内遭遇了刺杀,会是谁指使的呢?我要是抓到他,一定把他挫骨扬灰,为你出了这口气!”坎贝斯愤愤地说道。

    伊莎贝拉见哥哥竟然主动提起这个问題,不禁有些不安。她偷偷看了一眼正气凛然、愤愤不平的坎贝斯,答道:“我也不知道。”

    “这件事,我一定要求父皇,严查深究,无论是谁干的,必须把他绳之以法!”坎贝斯信誓旦旦地说道。

    伊莎贝拉无语,只得微微点了点头。

    看着正义言辞的哥哥,伊莎贝拉甚至愿意相信他,但所有的事情,尤其是但丁的突然失踪,使她知道,坎贝斯的这张面具下面,是怎样丑恶的灵魂。她也曾想过如何挽回兄妹之情,哪怕把储君的位置让给他,哪怕把皇冠让给他。

    可是,即便这样,就能挽回他堕落的灵魂吗?黄炎的话语在伊莎贝拉的耳边回荡,她知道,即便那样,许多东西,一旦失去,其实再也找不回來了。自己的善良,对这个哥哥來说,只会是溺爱,不仅会使他在深渊中越陷越深,也会害了许多人。想明白这些后,伊莎贝拉脚下的步伐更加坚定,也更加有力地向周围人群挥动着她纤弱的手。

    。。。。。。

    在伊莎贝拉和坎贝斯身后,一身皮铠的黄炎,骑在同样身着铠甲的黑子背上,机jǐng地关注着周围的人群。偶尔看着前面那对“情深意重”的兄妹,竟然联想到了前世的结婚现场。若不是伊莎贝拉要求一切从简,不要那些花哨的东西,只怕卫水城的城主必会把红地毯一直铺到城外。可是,这对在万众瞩目中缓缓前行的、看起來很“恩爱的夫妻”,在黄炎眼中,却是貌合神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