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6章 伯爵府

作品:无双龙魂

    ()    雷蒙的伯爵府就在dì dū城东。

    因为不是代表帝国的正式会见,所以伊莎贝拉要求大家身着便装,分别乘坐三辆马车,前往伯爵府。在奥斯卡和莱昂的强烈建议下,还有一队御林军尾随护送。

    黄炎几人住的军营里,只有阿痴和照看他的琼斯和坎普、还有不便出面的亨克里留了下來。黄炎不知道伯爵的家人见到亨克里这个狐族人后,会有什么反应,便让他留在军营中。

    雷蒙伯爵并沒有采邑的领地,这在帝国也很常见。很多贵族,是因为它们在朝廷身居要职,才被授予爵位的。帝国每年加封的爵位,名额有限,既封爵位又封领地的贵族,少之又少。几百年來,帝国的领地,能分封的,都封的差不多了。

    领地分世袭制和终身制两种。世袭制的领地可以继承,终身制的领地,受封贵族身死后,领地收回。

    当然,分封出去的世袭领地,也有可能被强制收回。比如贵族领主在地方造反,那必然会遭到皇帝陛下的军队和其他贵族的镇压。造反失败后,领地肯定会被收回。而另一种世袭领地被收回的情况,就是贵族领主沒有继承人,贵族身死后,领地重归皇帝陛下所有。

    世袭领地与终身领地的另一个区别就是,世袭领地可以转让。一些不善经营的领主,或者因为领地过于贫瘠,沒什么油水,贵族领主也会想办法把领地转让出去。它们的共同点是,一般來说,领地的所有产出,绝大部分归领主所有。当然,一些战略资源,需要上缴国库。特殊情况下,比如特利金娜的财政建议,使得这些贵族领主还要向朝廷缴纳一定的产出。这也是博格陛下为什么说这条财政建议隐患颇多的原因。

    领地的领主,能掌控的兵力,与爵位、地理因素有莫大的关系。一般來说,爵位越高,私人部队的数量就越多。当然,在一些靠近边境的地区,或者治安不好的地区,皇帝陛下认为该领主可以拥有更多的私人部队,那另当别论。在战争时期,贵族领主必须无条件率领自己的私人部队参战,接受皇帝陛下的统一调遣。违反的话,会被视为造反。

    皇帝陛下所拥有的领地,也是有制约的,不能无限制扩张。如果皇帝陛下的威望,贵族大臣们都觉得与皇帝陛下所掌握的领地并不相符,可能就会群起反对。如果皇帝陛下一意孤行,导致情况恶化,国家也有分裂的可能。

    以哈里斯陛下來说,现在掌控着帝国十三个行省,基本上贵族大臣们还是可以接受的。但哈里斯所掌握的行省,比起博格陛下当年的十八个行省,还是少了不少。这与两人的威望有关系,当然也与帝国的大片领土被比尔帝国蚕食有关。

    帝国的爵位,现在有三个公爵,但都是沒有公国领的公爵。比如宰相辛格、亨利元帅和财政总管夏洛特,他们的领地,最多也就是两三个并不毗邻的伯爵领。而特里斯坦丁侯爵,只有一个伯爵领。之所以会这样,这与历史有关。早在一百多年前,西罗王国和狂啸王国原本就是烈焰帝国的两个公国,但后來却dú lì了。烈焰帝国从此也就不再设立公爵领。

    一般來说,伯爵领地的大小,差不多就是一个行省,但也有例外。以前帝国有个伯爵,领地极大,差不多有现在两个行省那么大,各种资源极其丰富,因为种种因素便造了反。帝国费了很大劲才镇压下來。从此,帝国细分行省区域,不仅伯爵的领地再也沒有那么大了,有些领地甚至只相当于男爵领。男爵领的大小,一般來说,也就是城市辖区的大小。

    而帝国的爵位,分公、侯、伯、子、男、勋六等。其中,侯爵可以看成是预备公爵,子爵可以视为预备伯爵,勋爵则是预备男爵。这些都算是贵族,普通骑士,只能算是准贵族。

    因为知道黄炎可能会被封爵,而且他对类似伯爵这样的爵位几乎沒什么概念,因此,同在一辆厢车中的莱昂,这一路上就给黄炎进行了这方面的“科普”。

    莱昂在箱车中又聊了许多关于雷蒙伯爵的事迹,也谈到了当初和黄炎在兽都竞技场休息室内的语言冲突,以及雷蒙伯爵随后的“棒喝”。黄炎这才知道莱昂为什么对自己这些人的态度转变,也深深地为帝国损失这样一个忠心耿耿、舍生取义的伯爵而惋惜。莱昂和黄炎也在感叹,若不是当时雷蒙伯爵当机立断,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箱车终于停了下來,雷蒙伯爵府到了。伯爵府看起來还是挺气派的,不过,门口却悬挂着一朵素雅的白花。一看便知,府邸内有重要人物逝去。

    來到大门前,众人的心情愈发沉重起來,尤其是伊莎贝拉。这一路,她都在紧咬着嘴唇,眼泪一直在眼眶中打转。

    门口胸膛上同样别着小白花的小厮,知道是帝国公主驾到后,竟然有些不知所措。在奥斯卡的一再提醒下,看门小厮这才赶紧进去通报。

    随后,雷蒙的家小、奴仆,全部來到院中迎接。为首的,是伯爵夫人卡瑞娜,携同她的两个儿子盖尔和柯恩。

    伯爵夫人现年四十几岁,若不是这些天过于悲伤,看起來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样子。她瘦瘦高高,很是清丽,矜持中,贵族风度流露在举手投足间。她的两个儿子看起來还不满二十,显得文文弱弱,眉目间,隐约都能看到雷蒙的影子。

    卡瑞娜见真的是帝国公主來了,心中的悲伤再也无法控制,抽泣着带着众人给伊莎贝拉行礼。

    伊莎贝拉见状,赶忙上前扶住伯爵夫人,伤感地说道:“卡瑞娜阿姨,快快请起,我今天,是以晚辈的身份來的。”

    卡瑞娜心中感动,知道伊莎贝拉这是尊敬自己的亡夫才这么说。不过,这却更加勾起了她对雷蒙的思念,眼泪再也无法控制。雷蒙出使数月,沒想到,传回來的竟然是噩耗,这让卡瑞娜伤心yù绝。

    伊莎贝拉等人赶忙劝慰伯爵夫人。在她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后,一行人进入正厅灵堂,对着雷蒙的油画肖像行礼。

    这个过程更加令人难以控制情绪,整个灵堂,哭声一片。

    伊莎贝拉泪水涟涟,想起出使这一路,自己带着好奇、新鲜的心思,总是给雷蒙下达一些稀奇古怪的命令,有些甚至是恶作剧,可雷蒙总是包容自己,总有办法哄自己开心。最后,他在危急关头,又打晕自己,下令莱昂、黄炎他们强行把自己带走,他却为了赢取时间,率队与兽人殊死搏斗。每每想到这些,伊莎贝拉不仅为自己以前一些过分的事懊恼,又为伯爵的死,深深内疚。

    奥斯卡和莱昂几人又安慰了半天,伯爵夫人的情绪才稍稍平复些。满脸泪痕的伊莎贝拉这才问道:“卡瑞娜阿姨,家里有什么难处吗?”

    “公主殿下,家里都挺好的,您不必挂心。”卡瑞娜答道。

    伊莎贝拉看着大厅内简单朴素的家具和生活用品,还有为数不多的仆役,知道雷蒙伯爵一贯清廉,现在他逝去,这一家老小,怎会沒有难处?她的目光又看到了雷蒙的两个儿子,便问道:“两位哥哥现在都在干什么呢?”

    “老大盖尔在圣斗学院,学的是魔法和法律,明年年中就该毕业了。老二柯恩。。。。。。”说到这里,卡瑞娜却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

    伊莎贝拉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便问道:“盖尔哥哥竟然是圣斗学院的高材生啊!卡瑞娜阿姨,柯恩哥哥怎么了?可是有什么难处?”

    卡瑞娜不满地看了老二柯恩一眼,叹了一口,说道:“柯恩不喜欢圣斗学院的课程,也沒有去考试,今年眼看都十八岁了,整天只知道摆弄些沒有用的东西,我劝他,他也不听。”

    黄炎见柯恩即便让母亲这么指责,也沒有露出不快的表情,知道这是伯爵家的家教良好。长辈在说话,他只是在一旁聆听。只是,不知道这柯恩,摆弄的是什么东西?

    伊莎贝拉也很好奇,问道:“柯恩哥哥为什么不喜欢圣斗学院的课程呢?要知道,进入圣斗学院,将來就能有一个好的出路呢。”

    卡瑞娜又叹了一口气,忍不住哭诉道:“我和雷蒙都说过他,但他就是不听,真是沒办法。现在伯爵走了,他将來可怎么办啊!”

    伊莎贝拉知道卡瑞娜在担心什么。爵位的世袭,一般由长子继承。大儿子是圣斗学院的高材生,就算沒有爵位的承袭,出路也根本不用担心。可这老二柯恩,又不能承袭爵位,又不去上学,他的将來,肯定让父母担心。

    卡瑞娜的话,又提到了雷蒙伯爵,这时,一直沒说话的柯恩强忍着泪水不流下來,打破沉默,坚定地说道:“母亲,我研究的东西,肯定是有用的,您别伤心了。”

    伊莎贝拉好奇地问道:“卡瑞娜阿姨,您别难过了,都说天生我材必有用呢。柯恩哥哥研究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啊?”

    卡瑞娜这才停止抽泣,说道:“我也不知道他摆弄的是什么东西,也沒见什么东西能有用。他的房间里都是瓶瓶罐罐的,什么魔兽的血液、毛发、唾液、魔晶,还有稀奇古怪的石头、树枝、花草,等等等等,乱七八糟的。我看着那些东西都烦死了。”

    黄炎听到这里,眼睛不禁一亮。

    “柯恩哥哥,你的这些东西,到底是做什么用的?”伊莎贝拉不解地问道。

    柯恩挠挠头,说道:“我十二岁那年,无意间拾到一本残缺的书,差不多只有半本。书的开头说,世间万物的一些组合,会产生新的事物,从此我就迷上创造新的事物上了。只是,连圣斗学院也沒有这样相关的课程,而那本书的这半部分,也只是一些理论,连实例都沒有,所以我就自己摸索。”

    “真该死!你说的就是那本《万物的奥秘》吧?早知道我就把那本书烧了!”卡瑞娜愤愤地说道。

    黄炎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他接口说道:“伯爵夫人,这半本书,烧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