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7章 宴请

作品:无双龙魂

    ()    这项决议已定,辛格瞥了夏洛特一眼,然后对哈里斯陛下问道:“陛下,无冬城之战中,对于那些逃跑的官员,我已经统计出來了。如何处置他们?”

    夏洛特一听,心里咯噔一下。这件事,直接牵扯到自己的私生子伯纳乌。如果陛下震怒,伯纳乌的小命可不保了!

    果然,提到这件事,哈里斯的气就不打一处來,他愤然说道:“这些人,罔顾帝国栽培,临阵脱逃,不顾公主的安危,不顾全城子民的死活,全都该死!”

    “陛下,据我了解,这些人的离开,是得到公主殿下的允许,并且,他们还劝公主殿下一同离开危险之地。请陛下息怒!”夏洛特赶忙说道。

    “即便如此,难道就可以置帝国的领土不顾?就可以置帝国的子民不顾?养兵千rì,用兵一时,帝国养他们是干什么用的?!”哈里斯勃然大怒。

    “陛下,念在他们走前,也按要求捐献了大量钱物、人力等,以支持无冬城的抗战,还请陛下饶了他们吧!”夏洛特有些着急了。

    哈里斯的怒气这才稍稍平息一些,转念一想,冷冷问道:“夏洛特,你是因为你那个儿子也在其中,这才一再给他们求情吧?”

    夏洛特跪伏于地,自然明白哈里斯的意思。伯纳乌是自己的儿子,伊莎贝拉难道不是哈里斯的女儿?这件事,其他方面还好说,但关系到哈里斯的禁脔,只怕难以善了。他惶恐地说道:“陛下,兽人凶残,來势汹汹;无冬城人少墙低,伯纳乌原本也是希望公主殿下和他们一起去特纳城共抗兽人。他们只是一时糊涂,还请您饶了这些人吧。”

    夏洛特很清楚,他必须为所有逃跑的官员求情,把他们都拉上,如此才能保住伯纳乌。

    “伊莎作为帝国公主,既然决定在无冬城抗敌,他们有什么理由走?去特纳城抗敌,那无冬城的子民怎么办?帝国的荣耀怎么办?”哈里斯冷冷问道。

    夏洛特无言以对,连连叩首不停。

    “我听说,在无冬城与兽人大战的时候,伯纳乌的儿子,也就是你的孙子,但丁,前來预jǐng,还因此身负重伤。他现在在哪?伯纳乌和那些官员,怎么不能跟你的孙子好好学学?!”哈里斯怒斥道。

    说到但丁,夏洛特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他赶忙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但丁作为帝国的子民,那是他应该做的。至于他现在,我也不知道去哪了。听说他跟随公主殿下返回,在到达卫水城前失踪了。我也很着急,到处找寻,却沒有线索。”

    “哦?是吗?那你可要好好找找。我听说但丁的预jǐng,是说无冬城沒有援兵。特纳城离无冬城不远,怎么会不派援兵呢?”哈里斯的面sè更冷,说话也是一字一句。

    夏洛特很清楚,这个问題,陛下沒有询问亨利元帅这个掌管帝*事的主要将领,而是问自己!看來,伯纳乌和坎贝斯的事,他已经知道了,因为但丁的失踪,只是不说破而已。这分明是在敲打自己,不要和坎贝斯王子走的太近。冷汗顺着夏洛特的额头滑下,他很清楚,朝廷重臣与连储君都不是的坎贝斯走的太近,这可是任何一个帝王的大忌。

    左思右想之下,夏洛特只得硬着头皮说道:“这个。。。。。。我不太清楚。。。。。。可能是兽人封锁了无冬城这座小城吧,所以特纳城无法得到兽人來袭的信息。”

    哈里斯再次冷哼一声,沒有再理会他,转头对其他人问道:“关于处罚的事,你们有什么建议?”

    “陛下,大敌当前,这些官员与逃兵何异?绝不能轻饶!否则如何稳定军心、民心?如何对得起那些拼死抵抗兽人的将士、子民?!”亨利正sè答道。

    “臣附议。奖惩有据,方可安民。”辛格也躬身答道。

    哈里斯正准备下决定时,跪伏于地的夏洛特赶紧给特里斯坦丁使眼sè。特里斯坦丁领会,说道:“陛下,这件事涉案人员众多,牵扯广泛,还请三思。”

    “三思,三思!难道,就因为‘法不责众’这句话吗?!难道这样的行为不该受到处罚吗?!这样的官员再多,我留有何用?!”哈里斯听他这么说,怒火又被勾了起來。

    特里斯坦丁语塞,不知如何作答。哈里斯起身踱了几步,问道:“那你倒是说说,如何处置这些人?”

    特里斯坦丁小心翼翼地答道:“臣以为这件事还是到朝中议论一番,看看其他大臣们都是什么看法较好。”

    哈里斯冷哼一声,答道:“如此更好!该奖励的不能奖励,争论个沒完;该处罚的,我倒是看看大家都是怎么想的!辛格,这件事,你也拟出一份奏章。”

    夏洛特听陛下这么说,心头暗喜。他很清楚,那些官员,与朝廷中的很多大臣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朝廷上决议这件事,虽然对于自己的家族声望大大有损,但与伯纳乌的小命比起來,那就不算什么了,这也是沒办法的事。

    “是,陛下。”辛格领命。

    “你们都退下吧,我有些倦了。”哈里斯挥手说道。

    “陛下万安。”几人说着,躬身退出了御书房。

    从皇帝陛下这里离开,夏洛特故意拉着特里斯坦丁说些闲话而放慢了脚步。等辛格和亨利走远,夏洛特才说道:“刚才要多谢侯爵阁下了。”

    “大公您这是说什么呢?咱们之间,何须客套?只是,要平息陛下的怒火,这事可不太好办啊。”特里斯坦丁有些为难地说道。

    “我知道。还望侯爵阁下多多帮衬。”

    “大公无需多言,凭咱们两家的交情,能帮衬的自然会帮。大公还是要多做做其他人的工作。如果大家都不认为应该过重处罚,陛下才有回心转意的可能。”

    “我明白。今晚在贵宾楼我宴请几位同僚,还请侯爵阁下也能赏光。”

    “好,我晚上一定到。”特里斯坦丁欣然接受邀请。

    。。。。。。

    这天晚上,在dì dū最大的饭店----贵宾楼中,坎贝斯王子也正在宴请飞利浦和特利金娜。两人“护送”王子殿下一行人返回dì dū,眼看他们就要返回,作为东道主,坎贝斯自然要表示感谢并“依依惜别”一番。

    酒过三巡,客套话也说了许多,坎贝斯端着酒杯,玩味地说道:“我那妹妹,听说竟然还要返回圣斗学院去学军事,不仅她要去,连带她的那些平民下人也要去,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一个女孩家,学什么军事啊?”特利金娜很是不解。

    但王子殿下这话,可不是说给特利金娜听的,自然是说给飞利浦的。果然,关于伊莎贝拉的任何消息,飞利浦都很上心:“殿下,此事当真?”

    “飞利浦,我可曾骗过你?”坎贝斯笑问道。

    飞利浦赶忙摆手说道:“殿下,您误会了。我哪会怀疑您?只是确认一下这消息的准确xìng而已。”

    坎贝斯一笑,再次解释道:“这事是伊莎亲自跟我母后说的,应该是准确的。”

    “哦!既然是这样,殿下说的肯定是真的了!”

    “只是,我还听说,伊莎跟她的那些下人关系很好呢。尤其是那个一直护送她回來的黄种人。”

    飞利浦心里一阵紧张,小声咀嚼着“黄炎”这两个字。

    “对对对!就是那个叫什么黄炎的。据说这几天,朝廷上因为如何奖励他的事,大臣们争论得不可开交呢。”

    “是吗?”对于黄炎,飞利浦同样“上心”。

    “那可不!据说大臣们分成两派,一方支持对黄炎加封进爵,一方认为他是个黄种人,不能获此殊荣。这场争论,连续了好几天,也沒有分出个结果。”

    “哦?这么有趣?殿下您是怎么看的?”特利金娜在一旁笑着插嘴问道。

    坎贝斯暗赞特利金娜这个问題问的好,他正sè说道:“我认为,以黄炎的功劳,加官进爵也不为过,哪怕他是个黄种人。否则,以后谁还愿意为皇室、为帝国效力?黄炎预jǐng在先,又带着伊莎穿越重重危机的魔兽之森,在无冬城抗战中功勋卓著,不大加奖励怎么行?祖训什么的,早就不合时宜了。看來,伊莎带着他们去圣斗学院学习,也是想好好栽培一番吧。”

    “哦,原來是这样啊。”特利金娜好像领悟了,故意发出惊叹声。

    两人说完后,屋内场面立刻就冷了下來。半天,也沒有人再说一句话。两人的这些话,这些表情,挑动着飞利浦的神经。他双手攥紧,一直皱着的眉头,经过长考后,突然舒展开,说道:“这黄炎,确实该好好奖励。”

    “哦?飞利浦你也这么认为?那咱们可是英雄所见略同了。”坎贝斯似笑非笑地答道。

    “殿下,您请的这道晚宴,却不合适了。”飞利浦说道。

    “哦?什么意思?”坎贝斯和特利金娜都很奇怪。

    “我决定,回去就跟我爷爷说,辞去卫水城的职务。我也要去圣斗学院进修。如此,我不离开dì dū,和殿下也能多亲近,这样的送行晚宴,对于我,却不合适了。”

    “哈哈哈哈!好,我祝你学业有成,早rì毕业!來,咱们干了这一杯!”坎贝斯豪爽地大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