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3章 形象

作品:无双龙魂

    ()    “哦?真的吗?”安娜惊喜地问道。

    “是的!这两件装备,都是用稀少的火山鳞铁锻造,盔甲坚固耐用,长刀厚重不失锋利,再分别配以八阶魔晶镶嵌,锻造工艺也属一流,但这不是主要的!东家,两件装备不同凡响之处,是它们的魔法铭文!虽然铭文被乌嘴金雕的血液掩盖,无法看出是出自何人的手笔,但必然是一位超级魔法铭文大师的作品!这样的魔法铭文,魔晶的使用率,竟然分别达到了百分之七十二和百分之七十三!”

    “真的?!这怎么可能!就算是哈斯勒大师,他铭文的效率也才有百分之四十多啊!”安娜兴奋的站了起來。

    “是的,东家!我已经反复测试了三次,结果相同!”

    安娜欣喜地看着黄炎,想说点什么,但一想到那被掩盖的魔法铭文,明白其中必有隐秘之事,便对那掌柜说道:“这么说,有人在魔法铭文方面取得了巨大的突破!好的,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能进入贵宾间,更不能提起今天的事!”

    “是,东家。”掌柜的躬身退下。

    见掌柜把房门关紧,安娜才对黄炎问道:“黄炎,一般铭文师都不会掩盖自己的铭文,这两件装备,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黄炎笑道:“沒什么,只是那铭文师怕麻烦,不想让人知道他。安娜,这件事,还希望你谅解,并约束手下的人口风紧一些。”

    “我明白。有许多客人來我这里也不希望让人知道身份的,为客人保密是我们德全行的义务。这方面你尽管放心就是。”

    “那就好。”

    “黄炎,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什么事?你尽管说。”

    “我想,你应该还有办法弄到类似这样的装备吧?”

    “是的。但数量不会太多。”

    “这样的铭文jīng品,数量少,对于拍卖來说,那是再好不过了!我想说的是,以后这位铭文大师的作品,能不能让我们德全行独家进行拍卖?你应该知道,德全行这几年虽然还算红火,但还是有竞争对手的。”

    黄炎笑了笑,暗赞安娜深谙垄断经营之道。她既然对自己如此坦诚,黄炎便答道:“只要你们能保密,凭咱们的关系,完全沒问題。”

    “那太好了!黄炎,这样的装备,你拿过來拍卖,我可以不收委托金,而且,还会大力宣传。”

    “你连优惠金卡的百分之五也不收,这如何使得?”

    “你不用想太多。这样绝无仅有的魔法铭文作品,如果德全行能独家拍卖,在提高声誉方面,我们已经获益太多了!”安娜果断地说道。

    “好吧,随你。你们德全行的竞争对手多吗?”黄炎问道。

    “整个帝国,干拍卖这一行的不算少。但我们主要的竞争对手,是天骄拍卖行。他们不仅在各大城市也都有分店,而且,还有深厚的官家背景。”

    黄炎深知,类似拍卖行这样利润丰厚的行当,沒有官家的幕后支持,很难做大做强的。

    “天骄拍卖行的官家背景是谁啊?方便说吗?”黄炎问道。

    “你也不是外人,告诉你也无妨。他们的幕后老板,便是帝国财务总管大臣夏洛特大公。”

    “这不是大臣与民争利吗?难道皇帝陛下不管?”

    “夏洛特家族是帝国四大家族之一,许多事,陛下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且,人家也不是放在明面上,如何管?”

    几句话,黄炎就明白了安娜的处境。既然是同行,而且对方有这么深厚的官府背景,德全行还能蒸蒸rì上,那么,无论是在经营管理、经营特sè方面,还是人脉等方面,安娜必然有过人之处。她实在是一个了不起的女xìng,按前世的说法,应该是位女强人了。但安娜的一些压力,也必然是巨大的。

    无论是谁和有这么深厚官府背景的对手竞争,压力都会很大。而安娜的德全行,在这样的压力下,还能不断发展,说明,要么她有同样深厚的背景,要么是德全行的经营极有特点,深得人心,使得哪怕夏洛特这样的大家族,也不好明目张胆地压迫过甚。或者,二者皆有之。

    黄炎不是很了解德全行具体如何运作,对于官员与民争利的事,也沒有太多的兴趣去探究,当然,以黄炎现在的身份地位來说,想管也管不了。但他还是说道:“安娜,任何生意,做大了都会遇到类似这样的事,你应该有心理准备的。”

    “我明白。只是,那天骄拍卖行,这段时间以來,咄咄逼人。他们不仅用非常手段掐断了我的一些拍卖品的进货资源,而且连我的一些得力的手下,也威逼利诱挖走。甚至,他们还恶意诽谤造谣,破坏名声。德全行,现在表面光鲜,其实已经很难了。而我,又不想跟他们恶意竞争,打价格战之类的,这样,只能是两败俱伤。”安娜苦恼地说道。

    黄炎想了想,问道:“你找不到什么对策吗?”

    安娜眉头紧蹙,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这里有个办法,但要从经营思路上先捋顺。”

    “是吗?你快说,我洗耳恭听。”

    “按你所说,天骄拍卖行对德全行所做的事,是让你沒有好的拍卖品,让你沒有得心应手的人可用,让你的德全行声名扫地。归纳起來,就是破坏你这个连锁企业的形象,使德全行无法正常运转。而你,要做的就是,树立企业形象。如果,德全行的形象上去了,我想,很多人,一提起拍卖,无论他们是想委托拍卖还是來竞拍,就会想到德全行;有人想从事拍卖工作,也会首选德全行,挖走一两个人,又算的了什么;企业形象上去了,还怕他们造谣吗?身正不怕影子斜。优秀的企业形象,可以让许多问題迎刃而解。”

    安娜点点头,问道:“你说的不错,大部分我都明白。可具体如何做呢?”

    黄炎沒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題,反问道:“安娜,你认为夏洛特家族是德全行发展的最大阻碍,对吧?”

    “是的。你刚才说的那些,我虽然不太懂,但一直是在这么做的。当然,不可能尽善尽美。”

    黄炎明白她说的“尽善尽美”指的是类似自己在门口遭遇到的事,笑道:“什么事也不可能完美,但不对的地方一定要改正。至于來自夏洛特家族的压力,即便不是夏洛特家族,可能也会有其他家族介入拍卖这行的。类似这样的压力,你总会面对。”

    “你说的不错,确实是这样。可如何应对呢?”

    “你听说过伊莎贝拉基金会吧?”

    “当然!公主殿下仁慈的美名,大街小巷早已传遍。这个慈善基金,我还想认捐一些钱给无冬城的父老乡亲呢,只是碍于身份,沒有机会参加皇室的募捐舞会,如何不知?只是,公主殿下愿意给我们撑腰吗?”安娜难耐激动,兴奋地问道。

    黄炎哈哈一笑,答道:“我可沒想让公主殿下给你‘撑腰’,她也不可能介入这样的事。否则,岂不是皇家与民争利?你想要捐款,那我的办法就更好实施了。”

    安娜有些黯然,但还是问道:“哦?什么意思?”

    “德全行若想在竞争中胜出,企业形象必须要高出天骄拍卖行才行。企业的形象,包括内部和外部,只有内外兼修,达到一定的高度,才可胜出。内部的管理,你自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无需我多言。但外部这一块,我建议你的拍卖与伊莎贝拉慈善基金会联系起來。比如,可以搞一些慈善拍卖专场,比如,德全行可以长期拿出一部分的委托拍卖金,捐献给伊莎贝拉基金会,等等。这些,你可以酌情而定。如此,德全行的声誉上去了,需要救助的人也能得到更多的帮助和关注,前來竞拍的客人,他们的声望也能上去。这是一个三赢、多赢的局面,何乐不为?而且,如果德全行在伊莎贝拉基金会中非常重要,公主殿下也会关注你们。那么,夏洛特家族,若想再动些什么歪脑筋,也得多衡量一下了。”

    安娜听后,大喜过望。如此,真的像黄炎所说,自己遇到的许多困难,确实可以迎刃而解!她高兴地说道:“黄炎,你这主意太好了!那个买走你马匹的安东尼先生,现在还让许多人羡慕呢!你快帮我与公主殿下联系吧,我准备后天的拍卖结束后,便筹办一次大型的慈善拍卖会。”

    黄炎微微一笑,说道:“有机会我自然会跟她提这事。但最好还是你先做出些成绩來,我才好跟她提起。需要注意的是,慈善拍卖,更需要jīng品,否则,这会损害德全行和伊莎贝拉基金会的声望。”

    “我明白,你放心吧!”

    黄炎点点头,对于安娜的办事能力,还是让人很放心的。这事说到这里,黄炎也认为沒有什么再需要叮嘱的了,便问道:“这两件装备,以你的经验,估计能拍卖多少钱?”

    安娜嫣然一笑,答道:“你这可是为难我了。很多人都会在拍卖前问我最终可能的价格,但拍卖现场变数太多,就算是最资深的拍卖师,也无法准确估算。按我的经验,以这两件装备的材质和逆天的魔法铭文效果來说,保守估计,每件怎么也能卖三五万金币。如果遇上有斗富和迫切需要的客人,价格可能会更高。”

    黄炎长出一口气,说道“那我就放心了。”

    安娜很好奇,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黄炎有些不好意思,答道:“我怕不够钱买龙须根和龙舌兰。”

    “买几株龙须根肯定是沒问題,但龙舌兰可不好说。大家都沒见过的东西,也许价格很低,也许是个天价。”

    “安娜,即便是天价,遇到了龙舌兰,一定要帮我预定下來。钱的事,如果不够,我再想办法。”

    “好的,我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