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6章 筹备

作品:无双龙魂

    ()    从暮光镇回到dì dū,天sè还不算太晚,伊莎贝拉便在御林军军营里和亨克里交割了基金的账目。亨克里把这段时间基金的所有花费,在黄炎的指导下,登记成册,以方便查阅。

    剩下的这二百万金币,今天又花去了二十多万,账目上还有一百七十五万多的金币。这些钱,还要用來兴建厂房,购买设备、原材料,构建研究机构,搭建基金会总部,人员购买、雇佣等事项,还要留些备用金。

    黄炎和莱昂及巴恩斯合计了一下预算,这些钱,还是有些捉襟见肘。花费的大头,在于研究机构和基金会总部都要在城市中购买地皮房产,还有厂房的建设。尤其是基金会的总部,几人都认为不能太寒酸,毕竟是以公主殿下的名讳命名的,而且还是在dì dū建立,花费自然巨大。

    伊莎贝拉说实在不行就找父皇要钱,或先租赁房屋來开设基金会总部,但也遭到了黄炎的反对。基金会的立足之本,是信用。如果是租赁的房屋,人们可能会想到基金会随时就可能卷了钱搬走而不知所踪。一块属于基金会自己的地产,可能更容易取信于人。而如果由皇帝陛下出资,那么官方sè彩太浓重,以后基金会的自主权,必会受到影响。

    对于慈善基金的信用,这是黄炎最为看重的。他可不希望像前世某个红的五字加五字的慈善会那样,因为出现了一个炫富的美眉,使得整个慈善会的信用产生巨大的危机。而如何杜绝伊莎贝拉基金会可能滋生的*,黄炎也有自己的想法。还是老办法,构建dú lì的监督机构。而这个监督机构的人员可以是流动的、临时的,由认捐的人们自愿构成。

    当黄炎把这个监督机构的想法说出來时,莱昂忍不住问道:“黄炎,你这不是给基金会上了一条绳索吗?以后受人监督、指责,怎么做事啊?”

    黄炎笑道:“我这样做,是为了使基金会能更加良xìng的运转。要明白,批评也是建设。那些肯认捐,并肯耗费时间來监督的人们,是关心自己所捐款项的用途是否正确,关心基金会的发展,才会如此。咱们更应该感谢他们。”

    思考良久的伊莎贝拉接口说道:“黄炎说的对!基金会的资金用途必须透明,必须有人來监管!否则,难免会出纰漏,于谁都沒有好处。”

    莱昂几人这才恍然大悟。

    而资金短缺的问題,黄炎说,好在德全行即将举办一次慈善拍卖会,有望解决,几人这才稍稍安心。对于这场拍卖会,几人不仅给予希望,也想着如何找更多的名人捐些物品來拍卖。巴恩斯、保尔几人在dì dū两眼摸黑,谁也不认识,肯定指望不上。而黄炎认识的名人,算起來可能只有哈斯勒了。一想到那个富得流油的老头子,黄炎脑中又在寻思怎么挤兑他出点“血”。

    筹备拍卖品的事,最后大部分的重任还是落在了伊莎贝拉和莱昂的头上。当然,安娜作为德全行的东家,肯定也会想办法,不用cāo心。而这几项花大钱的事,众人决定等德全行的慈善拍卖后再进行,也好预算开支。至于筹备拍卖品的事,大家只能辛苦一些跑跑腿了。随后,几人又展望了一下基金会将來的发展,伊莎贝拉便离开了御林军军营返回皇宫。

    连续几天,黄炎都在按部就班的工作生活修炼,抽空也会去暮光镇看望克罗泽,并指导他一些管理的经验。带着御林军训练的工作,现在也轻松许多。那些长官,已经学会了这套训练方法,由他们分别带队练,只在有疑问和困难时,才会找到黄炎几人。而修炼方面,黄炎白天更多的时候是花在了《了无痕》上面,虽然暂时还沒有见到太多的效果,但黄炎乐此不疲。晚上黄炎照常去博格那里“治疗”,现在手脚已经很少有黑黑的汗流出。黄炎怀疑自己身上的有害能量已经清空,但博格还是要黄炎坚持每晚去他那里。这让黄炎很不解,可又不能违背,只能照做。

    这天,黄炎在空闲时正准备练习轻身功法,有个御林军士兵前來禀报,军营外有人找。待黄炎來到大门口,见來人正是那天见过的德全行的掌柜。

    “尊敬的阁下,东主有请您去一趟德全行。”掌柜说道。

    “哦?可是我需要的东西有眉目了?”黄炎问道。

    “是的!东主说,还有其他事找您。”

    “那太好了!你稍等我一会儿,咱们这就走!”

    随后,黄炎跟巴恩斯说了声,便和那掌柜直奔德全行。

    在贵宾间见到安娜后,黄炎迫不及待地问道:“安娜姐,可是找到了龙须根和龙舌兰?”

    “你看,龙须根就在这里,你直接拿走就是。不过,龙舌兰还沒有着落。”

    “那你多费心吧,那东西对我太重要了。”黄炎一边说着,一边打开桌上的锦盒。

    “嗯,我知道。”安娜答道。

    盒子里的龙须根,黄炎怎么看都像前世的人参,其sè泽金黄,也有许多根须,只是比人参粗壮许多,闻起來还有一股浓重的药香味。

    “这是二百年的龙须根,市面上很少有流通的。”安娜解释道。

    黄炎喜道:“是吗?太好了!安娜姐,这东西多少钱?那两件装备的拍卖金够吗?”

    提到那两件装备的拍卖,安娜立刻神采飞扬,兴奋地说道:“这株龙须根只花了五千金币,拍卖金当然够!而且还富裕很多呢。说起來,我真要好好谢谢你。因为市面上头一次见到铭文效果这么突出的装备,整个拍卖会现场气氛火爆热烈。原本我以为,这两件装备只会在修炼斗气的人之间展开竞拍,沒想到,因为装备的铭文效果实在太逆天,竟然有人为了收藏和研究,也加入到了竞拍的行列!拍卖现场被引爆了!最终,盔甲和长刀分别以八万金币和十一万金币的天价成交!”

    这样的现场,自然让安娜很开心,但她并沒有对黄炎说明龙须根的來源。这株罕见的龙须根,原本其主人是要拿來竞拍的,但被安娜说服,卖了个面子给德全行的东家,这才以五千金币的价格拿到手。安娜认可了这个“弟弟”,自然不会对他说这件事。

    “真的?太棒了!”黄炎也很意外,又问道:“对了,那龙须根怎么这么便宜,我听说怎么也要一万金币以上啊。”

    “姐姐正好碰到那人急于用钱,便以这个价格替你买了下來。喏,这是十七万五千金币的金卡,弟弟你查收一下。”安娜微笑道。

    黄炎一寻思,觉得五千金币的价格也太便宜了,便说道:“安娜姐,要不,我在你这里预存五千金币,如果你遇到龙舌兰,就还像这样,直接帮我买下來就是,到时多退少补,你看可好?”

    安娜想了想,说道:“你这个傻弟弟,好吧,随你。”

    两人交割了五千金币,黄炎说道:“对了安娜姐,公主殿下已经知道慈善拍卖会的事了,她会大力支持,并准备说动包括连同皇帝陛下、皇后陛下在内的dì dū名人,也捐些物品來拍卖呢。”

    安娜喜道:“是吗?我这几天还在为拍卖品不够丰富的事发愁呢,想跟你商量一下,这可太好了!哎,弟弟,你不是说要等我做出些成绩來再跟她提这事吗?”

    “呵呵,安娜姐,我还说过有机会就提呢,你忘了吗?那天正好有个话头说到这方面的事,我就提起你了。”

    “弟弟,中午别走了,我请你吃饭。”安娜笑道。

    “不了,改天吧,我着急把龙须根拿去给人用。安娜姐,别的不多说,你只要多想想怎么把慈善拍卖会弄好就行。”黄炎答道。

    “好的,我不留你了。拍卖会的事,你放心吧。”安娜答道。

    黄炎点点头,便急急忙忙离开了德全行。这趟去找哈斯勒,不仅要把龙须根尽快送去,黄炎还得想办法从他那搜刮点拍卖品才行。

    來到哈斯勒的实验室,见艾丽萨正在屋里看书,而哈斯勒却不见踪影,黄炎很奇怪。

    “艾丽萨,学的怎么样了?老头子呢?”

    艾丽萨见到黄炎,很高兴,答道:“黄炎哥哥,你來了。我现在刚开始看一些初级的魔法入门书籍,对魔法只有一些认识,谈不上学的怎么样。师傅他老人家很忙,在实验室里呢。”

    黄炎有些不高兴,说道:“艾丽萨,你看,龙须根我弄到了。我下去找那个老头子,让他赶快帮你转化魔力。”

    “谢谢黄炎哥哥。”

    “你这丫头,又來了。我先下去了啊。”

    随后,黄炎抱着龙须根快步进入了地下实验室。艾丽萨看着黄炎急急火火的身影,暖流在心中涌动,一时竟然无法专心看书。

    见到还在专心致志进行魔法铭文的哈斯勒,黄炎的脾气上來了,哪管是否会打断他的工作,高声说道:“老头子,让你教艾丽萨,你怎么撇下她自己看书?有你这么当师傅的吗?”

    还好哈斯勒刚写完一个上古文,并沒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他指着黄炎怒骂道:“你这土鳖,我如何做师傅,难道用你來教?她现在连魔力也沒有,不看些浅显易懂的初级魔法书,还能干什么?艾丽萨若连那些初级的书也看不明白,我也不用教了!你懂个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