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8章 魔法公会

作品:无双龙魂

    ()    魔法公会所在的建筑物应该是dì dū最高的建筑物了。一眼望去,竟然比旁边三十几米高的云杉还要高许多。作为法师的圣地,白sè的魔源之塔是多少人仰望的存在。它就矗立在城市的东南部,卓尔不凡,仿佛俯瞰着下面來來往往的凡夫俗子。

    黄炎來到塔下,在门口被四个全副武装的卫兵拦住。

    “我要给蒙特利埃会长送一封信。”黄炎说道。

    卫兵们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黄种人,其中一个冷冷说道:“什么信?交给我就行了。”

    “这是哈斯勒阁下给会长的信,并让我亲自送到会长阁下的手中。”说着,黄炎让那个卫兵看了一眼信件。

    卫兵不知道这个黄种人怎么会跟魔法铭文大师哈斯勒阁下有交集,但信件的封面确实是哈斯勒的亲笔,并注明会长蒙特利埃阁下收。他又看了看毫不起眼的黄炎,怎么也不像图谋不轨的绝顶高手,便说道:“你随我來。”

    黄炎依言跟随那卫兵进入塔中。塔的一楼很宽敞,四周的墙边是一个个放满书籍的书柜,却不见几个魔法师。还在黄炎四处张望之时,一个淡淡而又略带不满的声音传來:“你怎么把黄种人带进塔中?”

    那卫兵赶忙行礼,答道:“梅森执事阁下,这黄种人有一封哈斯勒阁下的信,说是要亲自交到会长的手中。”

    “哦?把信件给我看看。”梅森同样很好奇。

    黄炎只得再次把信件拿给这个一身魔法师衣服的人看。梅森接过信件,仔细确认着封皮上的字体。而黄炎趁机打量了一下这个魔法师。这魔法师不留胡须,五十岁左右的样子,瘦高个,眼中是魔法师惯有的骄傲。他的头上戴着一顶高高的灰黑sè帽子,帽檐上面是一颗大星星和两颗小星星的图案。

    类似这样的帽子黄炎见哈斯勒戴过,从上面的星星來看,他应该是位通过魔法工会考核的七阶魔法师。

    梅森也确定这是哈斯勒的亲笔,便让那卫兵退下,对黄炎问道:“哈斯勒阁下为什么叫你亲自把信件送到会长手中?”

    黄炎答道:“我不太清楚,他吩咐我这样做,我便來了。”

    梅森紧紧盯着黄炎的眼睛,瞬间就施展了魔法师的威压,想探究一下黄炎的实力。谁知,自己的jīng神力刚刚作用到黄炎的身上,便被一股更为强大的jīng神力生生迫了出來。

    梅森大惊失sè。这个黄种人,很明显沒有魔法波动,怎么jīng神力如此之高?!他不甘心,便又加大了威压的力度。可是,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自己的jīng神力,根本无法进入黄炎的躯体。

    羞恼之下,梅森瞬间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魔杖,高声呵斥道:“说,你究竟是什么人?來魔法公会到底是干什么的?!”

    看着魔力四溢波动的魔杖,黄炎坦然答道:“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就是帮哈斯勒送信的。”

    “你修炼斗气,jīng神力怎么会这么高?”

    黄炎笑了,说道:“这是我自己的事,与你何干?又与送信有什么关系?你若不让我亲自把信交给你们的会长,那我立时就走,让哈斯勒自己來给他就是。”

    梅森作为七阶魔法师,魔法公会当值执事,一贯高傲,何时受过这样的抢白,更何况是來自一个卑贱的黄种人!

    “你以为魔法公会是什么所在,任你想來便來,想走便走?今天你要是不说清楚,那就别走了!”梅森怒喝道。

    随着梅森的怒喝,一队卫兵和几个魔法师快速走來,并把黄炎团团围住。

    即便泥人也有三分土气,黄炎看着周围的人,气极反笑,他把手按在血饮剑的剑柄上,冷冷说道:“jīng神力不够高,不能施展威压便恼羞成怒,这就是你们魔法公会的作风?!”

    “狂妄的小子,竟然敢來魔法公会撒野!”那梅森受此羞辱,如何还能忍耐,他大喝一声,手上结起手印,口中默念咒语,瞬间就给自己施加了一个魔法盾。

    黄炎知道这是魔法师动手前必用的招数,便仓啷啷一声拔出了血饮剑。斗气流转,赤红的血饮剑立刻泛起了紫金sè的光芒。

    周围十多个卫兵也把武器对准了黄炎,另外四个魔法师同样支起了魔法盾。黄炎见状,暗道:说不得,也该让小怪物活动一下了!

    一时间,一楼大厅中剑拔弩张,眼看一场血战无可避免。这时,不知从哪里传來一个苍老而有力的声音:“够了!不好好潜心修炼,喧哗什么?!”

    黄炎左顾右盼,却沒有发现声音的來源。那声音空灵而威严,使人产生不可抗拒之感。

    梅森听到这声音,躬身一礼,却不知道给谁行礼,并说道:“会长阁下,这黄种人说是给哈斯勒送信,要亲自见您。但我们觉得他十分可疑,便想拿住他详加盘问一番。”

    还在黄炎茫然之时,忽然间,不知从哪里传來一股jīng神力,直接进入自己的身体内四处游走。黄炎顿时有股无力感,感觉自己浑身上下,让人看了个干干净净。

    过了片刻,那空灵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是六阶斗气,有什么可疑的?让他上來!”

    梅森很不甘心,但还是躬身答道:“是!”

    随后,他手上再次不停翻转手印,只见一股柔和的白sè能量从他的手中发出,直对黄炎的脚下。

    黄炎大吃一惊,还以为他要攻击自己,便敏捷地向一旁跳开。

    众人见黄炎紧张而滑稽的样子,不仅哈哈大笑。梅森心中也在暗笑,虽然沒有能按自己的意思收拾他,但总算让这个沒见识的黄种人出丑了。

    还在黄炎纳闷间,只见地上那个大大的五角星图案随着梅森的施法,瞬间就亮了起來。随后,在五角星的正中间,凭空出现了一个好像是能量组成的朦胧的“门”!

    黄炎呆呆地看着那道“门”,惊讶的张大了嘴。梅森和其他人见状,更是笑得前仰后合。

    梅森不屑地哼了一声,命令道:“快上去吧,莫让会长久等!”

    “上哪?”黄炎问道。

    梅森无奈,只得解释道:“进入传送门,然后你就能见到会长阁下了。”

    黄炎不可思议地指了指那道“门”,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他。

    梅森暗中唾弃,但还是点了点头。黄炎这才慢慢挪动脚步向那道门走去。一个卫兵见黄炎慢慢吞吞的,便上前向黄炎的后背推了一把,想让他尽快进入那道门。哪知,黄炎对陌生的东西很小心,也在一直在戒备。在那个卫兵的手马上就要接触到黄炎后背的一瞬间,反应机敏的黄炎一侧身,双手擒住那卫兵的手臂,直接给他來了个过肩摔。

    在那卫兵的惨叫声和众人的惊呼声中,只见卫兵的躯体一接触到那道“门”,就仿佛被吸进去一般,瞬间就消失无踪。

    “你干什么?!”梅森气坏了,大喝着对黄炎怒目而视。

    黄炎见他们并沒有跟自己动手,估计那卫兵应该沒什么事,便说道:“他干什么?我自己不会走吗?”

    这时,那空灵的声音再次想起:“哈哈哈哈!有趣!这么多年也沒碰到这么有趣的事!小家伙,还不上來,莫非要我下去请你?”

    黄炎向上大声说道:“若不是这些人阻拦,我早就上去了!”

    “哈哈哈哈!看來你果然是认识哈斯勒的,这打肿脸充胖子的功夫,的确是真传!”那声音大笑着说道。

    “我才不会打自己的脸呢!”黄炎嘀咕着,便向那道“门”走去。

    就在黄炎下定决心迈进那道门时,忽然,一道身影从“门”里出现,并踉跄着直奔黄炎怀中扑來。黄炎赶忙一侧身,避过这条身影,转头一看,却是那个卫兵。

    那卫兵好不容易止住踉跄的步伐,然后回过身來,面红耳赤地怒视着黄炎。他那羞恼表情,那幽怨的眼神,恨不得把黄炎生吃了一般。

    “咦,你怎么又出來了?”黄炎奇怪地问道。

    那卫兵立时有股一头撞地的冲动。自己被黄炎“送”到会长的房间,又被会长一挥手“送”了出來,这是把自己当什么了?难道是轻飘飘的沙袋吗?

    面对这怨怼的目光,黄炎说道:“诸位,你们忙,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着,黄炎抬脚迈进了传送门。一种仿佛四肢百骸都离体而去的感觉传來,黄炎很紧张。好在时间不长,瞬间的功夫,他就发现自己已经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了。

    这里的面积比一楼小多了,但桌椅书柜等古香古sè的家具一应俱全。桌案前,一个面sè红润肥肥胖胖的人坐在椅子上,正盯着有些慌乱的黄炎看。这人从面相上看不出年龄,感觉有四十多岁,又像六十多,棕sè头发,棕黑的胡须,一双不大的眼睛好像沒有神采,又让人觉得不凡。从外貌來说,完全颠覆了黄炎对魔法师的印象。在黄炎的印象中,魔法师一般都是jīng瘦jīng瘦的,但这人不仅胖,连下巴好像都有三层。若不是桌案挡住了他的肚子,估计大肚腩也不会小。

    他的魔法长袍sè彩鲜艳,藏蓝sè的袍子,袖口领口用金丝镶边,高高的魔法帽上竟然有两颗大星。黄炎知道,这是一个十阶的传说级魔法师。可是,他的年龄到底有多大啊?难道有人四十多岁就能达到这样的修炼水准?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那人看了黄炎半天,这才问道。

    “我叫黄炎,您是?”

    “我就是魔法公会的会长了,把哈斯勒的信给我吧。”

    “怎么证明?你别见怪,哈斯勒可叮嘱我一定要把信交到会长的手里。”

    那胖子挠挠头,这个问題还真不好回答呢。他向四周看了一下,然后说道:“小家伙,你去窗户那看看就知道了。”

    黄炎依言來到窗户边,向外一看,好家伙,这里可真够高的,dì dū的所有建筑物尽在眼底。

    “这是魔源之塔的最高层。你觉得,谁有资格住在这里呢?”那胖子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