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9章 十阶

作品:无双龙魂

    ()    黄炎回过身來,问道:“这么说,您真是蒙特利埃会长?”

    “当然,如假包换。”蒙特利埃调侃道。

    “马马虎虎先信了你吧。给,这是哈斯勒的信。”

    蒙特利埃笑着接过信件,打开后看了起來。随着阅读,他的面sè越來越难看,眉头也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你的jīng灵朋友果然受到了亡灵法师的诅咒?”

    “是的。他到处找寻龙舌兰,为此还跟我一样沦为了兽人的竞技奴隶。”

    蒙特利埃点点头,说道:“龙舌兰,果然不错。要治疗诅咒,除非施咒本人亲自解除或死亡,否则只能用龙舌兰了。那个jīng灵中诅咒多长时间了?”

    “一年多了。会长阁下,您知道龙舌兰?可知从哪里能弄到?”

    “一年多,那可要抓紧了。灵幻森林。。。。。。”蒙特利埃嘴上喃喃念道着,陷入了思索。过了一会儿,他又说道:“龙舌兰我只是听说过,但沒见过。据说这种草药,只会在龙族的洞穴附近生长,也只有在那里才能找到。”

    “龙族的洞穴?”

    “是的。但大陆上很长时间都沒有龙族出现过了,也沒有人知道他们是灭绝了还是在某个穷乡僻壤隐居呢。”

    黄炎听他这么说,非常沮丧。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知道龙舌兰的,可到哪去找龙族洞穴啊?即便找到龙族的洞穴,以龙族的实力,在他们的洞穴采草药,与虎口拔牙何异?以自己现在的实力,那就更不可能做到。看來,安娜那边估计也沒希望了。契亚怎么办?

    “小家伙,你怎么了?”蒙特利埃问道。

    “沒什么,我只是为那个jīng灵朋友感到惋惜。他太痴情了,我怕如果他的爱人死了,他会殉情。”

    “有的jīng灵确实会这样。我会让公会的人到灵幻森林附近去查看一下,如果发现那个亡灵法师,一定会杀了他的。”

    “真的?那太谢谢你们了。”黄炎不禁燃起了一丝希望。

    “亡灵法师以人的xìng命來修炼提高,对人类危害极大。魔法公会自然容不下这样毫无人xìng的、玷污高贵魔法师声誉的行为。可以说,亡灵法师是魔法师的败类,我们必然得而诛之。”

    “亡灵法师确实可恨,希望你们能找到他,并杀了他,也好解除我朋友受到的诅咒。”

    蒙特利埃点点头,又问道:“对了,小家伙,你的斗气怎么会有四种?而jīng神力竟然比一般的七阶魔法师还高?”

    黄炎知道在眼前这个胖子会长的眼中,自己真的是毫无秘密可言,便答道:“斗气方面,我想看看能不能开辟一种新的修炼方法,恰巧现在已知能够修炼四种斗气;而jīng神力,只能说是机缘巧合吧。”

    “哦?新的修炼方法?”

    黄炎见这个魔法公会的会长还算和蔼,对自己也沒有用异样的眼光,便答道:“是的。我想知道如果五种斗气在体内同时运转,会出现什么状况。”

    蒙特利埃不禁对这个小家伙刮目相看起來。原本以为黄炎是因为什么也不懂,这才在体内存有四种斗气,沒想到他却有自己的主见。多年的经历,蒙特利埃知道,这样的人,不是傻子就是天才。很明显,眼前的这个毛头小子,看起來并不傻。

    “你还准备修炼木斗气?”蒙特利埃又问道。

    “嗯,有机会的话,我是想尝试一下的。”

    “木斗气只有更加贴近自然的jīng灵们才能修炼,人类我还沒有听说有人能修炼成。这也是常识。”

    “也许我恰巧是个意外呢?”黄炎笑道。

    蒙特利埃也笑了,他很喜欢这个年轻的黄种人。在黄炎的身上,能让人看到一股积极向上的力量,以及年轻不怕失败的劲头。回想起自己漫长的过往经历,蒙特利埃不禁一阵失神。是啊,若当年自己也按常识,也走别人走过的路,何來现在的自己呢?

    “会长阁下,您沒事吧?”

    蒙特利埃这才回过神來,笑道:“哦,沒事。小家伙,你给我们带來了这样一个坏消息,你说,我们如何感谢你呢?”

    “举手之劳而已,您不用挂在嘴边。”

    蒙特利埃点点头,沒说话,却在想着如何感谢黄炎。

    黄炎又道:“会长阁下,能冒昧问您一个问題吗?”

    “什么问題,你说吧。”

    “您总叫我小家伙,您多大了?”

    蒙特利埃哑然失笑,说道:“这个问題还真把我难住了。我得好好算一下。二十六年前,是十阶,那时是多少岁來着。。。。。。”

    黄炎见他果然掰着手指在算,不由得一愣。难道还有人不知道自己的年龄吗?二十六年前十阶,那他肯定不是四十多岁,有谁能在十几岁二十几岁修炼到魔法十阶呢?

    过了一会儿,蒙特利埃好像算清楚了,不好意思的答道:“我经常闭关修炼而不知岁月,到现在,好像有一百三十六岁了。”

    “啊?!”黄炎大吃一惊。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胖胖的会长岁数竟然这么大,又问道:“您沒骗我吧?难道您练了返老还童术?我看您也就是四十多岁的样子,顶多有六十。”

    “哈哈哈哈!”蒙特利埃大笑着,说道:“返老还童术?很形象,但我沒练过。”

    “那您怎么会看起來这么年轻?”

    蒙特利埃答道:“斗气也好,魔法也好,一旦步入十阶的顶峰,身体各项机能就会重新焕发,看起來是年轻许多。”

    “哦,原來是这样,您都到十阶巅峰啦。那十阶以上呢?还有什么级别?”

    谈到这里,蒙特利埃不禁面露些许黯然,但还是答道:“十阶以上是至尊级,再往上是逍遥级。”

    “哦?”

    “至尊级可以再次大大延续生命,而逍遥级,据说能超脱生死而存在。”蒙特利埃答道。

    “哇!真的?修炼竟然能超脱生死的宿命?”

    “这也是传说,我也好,还是我的师傅也好,都沒有见过。”

    “您还有师傅?他还健在吗?”

    “当然,他已经达到至尊级。不过,师傅他老人家早已不问世事,终rì云游四海,或闭关修炼。算起來,我大概也有十多年沒见过他老人家了。”

    黄炎心说:乖乖,会长已经一百三十六岁,那他的师傅,得有多大啊!

    “怎么,小家伙,你很羡慕?”

    黄炎点点头,问道:“帝国十阶以上的高手多吗?”

    “不多。除了我和我师傅,还有就是博格那个小家伙了。”

    “博格陛下?”

    “不错。他双斗气,火斗气应该是到十阶了。你认识他?”

    “是的。你管他叫小家伙?”

    蒙特利埃笑道:“他三年前步入十阶,今年应该还不到九十岁吧。难道不是小家伙吗?”

    黄炎心说,在你和你师傅这里,他的确是“小家伙”了。

    “大陆上呢,十阶多吗?”黄炎又问道。

    “大概总共有十几个吧。除了烈焰帝国有三个,再有就是比尔帝国,他们也有三个。其他国家,也就是一两个。像我师傅一样到至尊级的,大陆上好像还沒有。”

    黄炎知道,这些应该就是这个世界的绝顶高手了,便问道:“比尔帝国都有谁?”

    “比尔的爷爷比利算一个,狐族萨满卢森茨算一个,也就是福克斯的师傅,还有一个我不知道名字,据我师傅说,应该是一个人面鹰族兽人。小家伙,你问这些干嘛?”

    黄炎不好意思地嘿嘿干笑,知道自己与这些人相比,实力实在低微,便答道:“知道前辈们的实力,也好迎头追上啊。而且,我国与比尔帝国敌对,知道对方的绝世高手,将來如果和他们开战,也好知己知彼,正确应对。”

    蒙特利埃微微一笑,说道:“一般來说,到了十阶以后,沒人会再过问世事了,潜心修炼还來不及呢。即便是灭族灭国这样的大事,也不能管。这也是师傅他老人家定下的规矩。若有十阶的人参与到世俗的纷争,不仅他老人家会出面,其他十阶的人也可以群而攻之。小家伙,我若是。。。。。。”

    他原本是微笑着说的,但说到后面,却说不下去了。蒙特利埃原本要鼓励黄炎一下,想说:我若是能活到你升十阶,便等你來追。可一想到自己也许沒几年好活,便说道:“真到了我或者我师傅的级别,看着曾经的旧识好友一个个离去,你就知道什么是寂寞了。有什么好羡慕的?不过,你有这样的进取心,却也不错。再告诉你一件事,到达十阶以后,若想再提高,也不是沒有限制。”

    黄炎心中震惊,难怪五十年前的大战,沒听说有哪个十阶以上的高手出马。而蒙特利埃的师傅,又是何等的霸气!关于寂寞的话題,也确实如此。他又问道:“什么限制?”

    “进入十阶的门槛后,到了顶峰阶段,身体各项因岁月而衰弱的机能确实会重新焕发。但一般來说,在三十年内,如果不能突破十阶到至尊级,便很快就会消亡。”

    “哦,原來如此。不过,这样也好。”

    这次,蒙特利埃不由得一愣,谁不希望自己长生不老啊?他笑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先不说超脱生死是否真的可能,即便如此,生命的意义又在何处?”

    “哦?那你说说,生命的意义何在?”

    黄炎不禁想到了自己两世为人的经历,半晌,才答道:“花草树木有勃勃生机时,有枝繁叶茂、繁花似锦时,也有叶黄花谢、凋零萧索时。我认为,生命的意义,不在曾经活得多jīng彩或多失败,而在于对得起自己的本心。”

    蒙特利埃看着这个年轻人,听着他说着老气横秋的话,这样的反差,让人难以适应。可细细一琢磨他的话语,萦绕在心头的忧虑,仿佛豁然通达。自己自从二十六年前,也就是一百一十岁时,步入魔法十阶的门槛后,何等意气风发?可随着迟迟无法突破,近年來内心越來越不能平静。死亡的yīn影,也总是缠绕在心头,反而更加阻碍了心境的提高。是啊,曾经的jīng彩也好,失败也罢,早晚随着自己变为一把尘土,有什么好担心和遗憾的呢?超脱生死,又如何?

    蒙特利埃思考良久,才说道:“这样吧,为了表示公会对你的谢意,这是魔法公会的通行令牌,有事你可以凭此令牌來求助,实在不行直接來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