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0章 搅局

作品:无双龙魂

    ()    拍卖在火爆的气氛下进行着。

    來宾们不仅是为了在公主殿下面前彰显爱心,这一件件拍卖品,确实也是不可多得的jīng品。伊莎贝拉弄來的拍卖品就不用多说了,在她这样的身份地位下四处“抢”來的东西,自然不差,而且,就连安娜jīng心组织的慈善拍卖品,也大受欢迎。

    人们竞拍踊跃,伊莎贝拉兴趣所致,也随便拍下了两件心仪之物。如此,慈善款的总额,也是节节升高。拍卖会进行了近三个时辰,在最后一件拍卖品开始竞拍前,总善款已经达到了三百四十多万金币。

    “下面这件拍卖品,非同寻常!”拍卖大厅zhōng yāng,安娜说着,掀开了拍卖品的红绸,然后继续说道:“这是一件绿檀木念珠手链。绿檀木大家都知道,极为难得,最是适合储存魔力。而且,这手链不仅能按佩戴人的情况储存百分之十的魔力,更是魔法公会的总会长蒙特利埃阁下一直佩戴之物。”

    现场再次一片哗然。许多人,尤其是对魔法器物有需求的人,來参加这次拍卖会,就是冲着这条神奇的手链來的。而且,大陆上久负盛名的蒙特利埃会长,他所用过的物品,本身也具备极高的收藏价值!

    安娜看着蠢蠢yù动的人群,微笑着说道:“老规矩,起拍价一枚金币,现在开始竞拍!”

    人们纷纷举牌,现场几乎失控。好在安娜经验丰富,很快就在众多竞拍的人群中找到出价最高的人,并控制了节奏。

    二楼包厢中,伊莎贝拉兴奋地说道:“哈哈,终于抡到蒙特利埃爷爷的捐赠品了!大家猜猜能拍到多少?那天,当我一手揪着他的胡子,一手强行从他腕子上抢下來时,你们沒见到他的表情,那个痛苦啊,哈哈!”

    众人大笑,奥斯卡和洛克更是深有感触。jīng灵古怪的公主殿下,这样的“无赖”大招使出來,真是无可抵挡!

    黄炎见终于等到了这条手链的拍卖,便直接小声对伊莎贝拉说道:“伊莎,这条手链我要拍下來送给艾丽萨。”

    伊莎贝拉心中气恼,但看着黄炎坦然的神情,答道:“这是你自己的事,跟我说干什么?”

    黄炎本想再解释几句,却不知从何说起。无论伊莎贝拉缺不缺什么东西,自己好像还沒送给她什么礼物呢,反而她曾送给了自己一把jīng致的匕首,还买了礼服和其他装备等。可自己,送她什么好呢?太普通了,也配不上公主殿下的身份啊。。。。。。

    伊莎贝拉见黄炎半天不说话,沒好气地说道:“呆子,你再继续发呆,那条手链可就被人拍走了。”

    黄炎抬眼望去,果然,现在举牌竞拍的人已经少了很多,但价格已经飙升到了六万八千枚金币!黄炎赶忙举牌,加价一千金币。可是,这样的价格,很快就被旁人的竞价淹沒。现在最高的价格已经到了七万五千金币,黄炎直接加价到了八万金币。

    下面的安娜看了二楼的包厢一眼,飞快地报出了黄炎的竞价。可是,还是有人很快便把价格提到了八万五千金币。

    黄炎心中盘算着,看來,从安娜那里借的十万金币不保,自己的身家总共十万零九千金币,也不知道够不够。他一咬牙,再次举牌,价格提到了九万金币。

    现在竞拍这条手链的人,只有黄炎和另外两个人了。其中一个就在一楼大厅,另一个也在二楼包厢。他们好像都沒有放弃的意思,黄炎报出的九万金币的价格,再次被淹,他只得暂时偃旗息鼓。而两人的竞价,还在继续:九万三,九万四,九万五,九万八,十万!

    当价格升到十万金币时,终于,大厅的那位客人也放弃了,不再举牌。安娜大声说道:“十万金币一次,十万金币两次。。。。。。”

    这时,黄炎举牌了,十万五千金币!

    安娜很清楚二楼包厢中的这两位客人都是什么身份,黄炎举的十万五千金币,在那位客人的眼里,根本不算什么。如果那位客人继续加价,黄炎可就扛不住了!她在那位客人还在犹豫间,大声说道:“公主殿下出价十万五千金币!说起來真有意思,殿下从蒙特利埃会长那里募捐來这条手链,现在竟然又要拍回去。看來,公主殿下也要以身作则表达爱心呢。”

    众人皆莞尔。伊莎贝拉稍有不快,却也知道安娜是在帮黄炎,便说道:“这安娜,还真是有些急智。”

    二楼的那位客人听安娜这么说,便果断放弃了竞拍。安娜连续询问三次后,沒有人再举牌,黄炎如愿拍下了蒙特利埃的绿檀木手链。

    伊莎贝拉对黄炎酸酸说道:“臭奴仆,你的人缘够好的!你哪來那么多钱?”

    黄炎挠挠头,知道此时绝对不能火上浇油,便答道:“我这还不是托伊莎的福吗?钱是找哈斯勒借的。”

    “哼!”伊莎贝拉别过头去,却不再理会黄炎了。

    此时,大厅中,安娜高兴地说道:“再次感谢大家的光临,本次慈善拍卖圆满结束!这次拍卖,总共募得善款三百五十八万四千二百枚金币。所有这些钱,我们将立即转交到伊莎贝拉基金会。。。。。。”

    无双龙魂340章节

    突然,二楼的一间包厢中,有人大声怒问道:“怎么现在就结束了?我捐赠的拍卖品怎么沒有进行竞拍?!莫非,有人贪墨了?!”

    这样的话一说出口,全体來宾再次一片哗然。

    “尊敬的德里乌斯伯爵,您这样的话,从何说起?”安娜冷静地问道。

    “从何说起?你能告诉我,我捐赠的紫玉戒指去哪了?怎么还沒有进行拍卖就结束了?!”德里乌斯站起身,指着安娜厉声问道。

    “是啊,东西去哪了?”

    “难道德全行或者伊莎贝拉基金会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吗?”

    “竟然利用大家的爱心來谋取私利,太可恶了!”

    。。。。。。

    场中众人议论纷纷,不少人高声质问着,一时间,现场极为混乱。

    安娜费了很大的劲才让现场稍微安静了一些,又高声说道:“伯爵阁下既然在这里把这件事说出來,那么,我们只能如实告诉大家事情的经过。自从接收到这批捐赠品后,德全行逐一对每件捐赠品进行了鉴定。经过我们数位资深鉴定师的鉴定,一致认为,伯爵阁下所捐赠的戒指,并不符合拍卖的要求。所以,我们沒有把那枚戒指列入拍卖的行列。”

    德里乌斯哈哈大笑,说道:“珍贵的紫玉戒指,在你们德全行这里,竟然连拍卖的资格都沒有?!大家说说看,我德里乌斯用过的紫玉戒指,可有人希望得到?”

    “我们当然希望得到。。。。。。”

    现场众人附和着,而他们愤怒的情绪,因为德里乌斯的话语,再次被掀了起來。他们纷纷怒斥安娜,并咒骂德全行无良。

    此时,安娜只得不客气的大声说道:“经过我们的鉴定,您所捐赠的戒指,并不是紫玉戒指,而是紫珊石戒指!”

    “我明明捐赠的是紫玉戒指,怎么,经过你们德全行的手后,便成了紫珊石戒指了?!你们德全行,是在怀疑一位伯爵的信誉吗?!”德里乌斯大声嘲笑道。

    黄炎总算明白了之前那道萦绕心头的yīn霾是什么了。他不禁又想起了前世许多次的捐赠,尤其是那次令国人刻骨铭心的灾难。多少人,为了帮助汶川受灾的人们,有人去当志愿者协助灾区人民走出困境并重建家园,有人捐钱捐物,尽自己所能去把爱心传递。可是,在所捐款项中,竟然发现了假币!这种行为,已经够无耻了,今天,竟然还看到了有人公然说自己捐献的假币是真钞!实在太无耻了!

    伊莎贝拉也早已知道捐赠品中出现赝品的事,此时,见德里乌斯恶人先告状,不禁大怒。她明白,德里乌斯表面是在质疑德全行的信用,同时,也是在质疑基金会的信用!为贫困的人们捐献爱心,无论多寡,都是心意。如果,像辛格宰相一般不知道是赝品也就罢了,可这德里乌斯,怎么看都是在故意搅局呢?他用心何在?

    场中,也有不少人是德全行的忠实客户,他们纷纷打着圆场:

    “安娜,是不是你们鉴定有误?”

    “安娜,若是下人掉包了,你们好好查一下,找到东西,也算给伯爵阁下一个交代。”

    “是啊,安娜,可不要因小失大。”

    。。。。。。

    类似这样的言论,也不在少数。安娜有些yù哭无泪。本來按黄炎的意思,为了照顾赝品主人的面子,拍卖会结束后,把那两件赝品私下交还其主人便是。可是,沒想到赝品的主人來到了现场,并反咬一口。怎么办,这怎么办?一向七窍玲珑的安娜,此时木然站在场中,一筹莫展。

    “莱昂,你去帮帮安娜。”黄炎见状,只得对弄來这件赝品的莱昂说道。

    莱昂看了伊莎贝拉的一眼,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便起身出了包间,向一楼大厅走去。

    而这时,在德里乌斯的包厢中,更靠近里面的地方,有两个人在窃笑不已。他们的位置,并不能让大厅中的其他人看见。即便有人能看见,也不会被人认出來,因为,他们都身披连头的斗篷。这两人,正是坎贝斯王子和他的幕僚亚摩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