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7章 定策

作品:无双龙魂

    ()    “怎么样,有眉目了吗?”莱昂问道。

    黄炎答道:“只是有了一个大致的思路,但还有许多地方不能确定,回头再说吧。”

    “原本这事就不可能成功。”莱昂扁扁嘴说道。

    黄炎一笑,不再多说。

    晚上,黄炎照旧去博格陛下那里,而莱昂不当值,便回到了家中。

    “少爷,您回來了。”管家接过了马缰绳。

    “老爷呢?”莱昂一边脱着盔甲,一边问道。

    “老爷正在宴客,亨利元帅在府上呢?”管家答道。

    “亨利伯伯怎么來了。”莱昂高兴地问道。

    “这个我不知道,老爷连伺候的丫头也屏退了。”

    “是吗?你去通报一声,我想拜见一下亨利伯伯。”

    “好的,少爷。”

    宰相府的宴客厅内,辛格和亨利正在为一个计划发愁。

    “辛格,这个人选,如果用我军方的人,只怕不妥。”亨利皱着眉头说道。

    “老亨利,为什么。”辛格问道。

    “从种种迹象來看,帝国内部肯定有兽人的细作,而咱们不知道这些细作对军方的人员了解多少,若派出的人,身份暴露,只怕就危险了,而咱们要求这些人,武力不能太低,头脑要灵活,在帝国沒什么名气,对隔离带乃至比尔帝国有一定的了解,还要可靠,这不太好办啊!”

    辛格点点头,认可了亨利的说法,但一想到计划因人员问題要搁浅,不禁又头疼起來。

    这时,门外管家说道:“老爷,少爷求见。”

    “小莱昂回來了,辛格,快让他进來吧。”亨利高兴地说道。

    辛格见商量的事情一时也沒有眉目,莱昂这个当晚辈的來拜见长辈也是应该,便说道:“让他进來吧。”

    莱昂进入房间,向两人深施一礼,说道:“父亲大人好,亨利伯伯好。”

    “小莱昂,吃过饭沒有,來,坐。”亨利热情地说道。

    莱昂看了一眼父亲,得到了肯定的答复,这才坐在饭桌旁,随后答道:“我在军营已经吃过,知道伯伯在家中,特來拜见。”

    “你这孩子,让你这古板老爹教育的也是那么古板,什么拜见不拜见的,能來看看我这老头子就好。”亨利笑道。

    莱昂讪讪一笑,却不知如何作答。

    辛格笑道:“我怎么教育自家儿子,难道元帅大人也要管管,我看你还是好好管管你那长孙才是,最近,他跟王子殿下走的很近呢?”

    “哦,真有此事。”

    “我骗你干嘛?莱昂应该也知道一些。”

    亨利用询问的目光望向莱昂,莱昂只得点点头,沒有多说。

    辛格见亨利面sè渐渐不善,现场也要冷场,便问道:“莱昂,今天军营里有什么有趣的事发生吗?”

    父子连心,莱昂自然明白辛格的意思,便说道:“军营里的士兵们倒是沒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他们除了训练还是训练,不过,黄炎的一些想法却很有意思。”

    “哦,他又有什么想法了。”辛格很感兴趣地问道,此时,就连心情不太好的亨利也被这个话題吸引了注意力,静候莱昂的下文。

    莱昂笑道:“黄炎竟然想与比尔帝国通商,要把商品卖到兽人国度,有意思吧,呵呵。”

    “哈哈,这怎么可能,。”亨利大笑道。

    辛格十分不解,说道:“黄炎看起來不是那种愚蠢的人啊!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莱昂耸耸肩,答道:“我也不知道,黄炎脑子里想什么,沒人能说清,,,,,。”

    忽然间,亨利眉头紧皱,问道:“他要卖什么东西到比尔帝国,不会是望远镜放大镜之类的吧。”

    莱昂见亨利紧张的样子,笑道:“不是,黄炎说想把帝国出产的一些奢饰品卖到比尔帝国。”

    亨利这时才下放下心來,若黄炎真准备卖望远镜到比尔帝国,那可是通敌、资敌的大罪。

    “嗯,奢饰品。”辛格问道。

    “是的。”

    “他只说了奢饰品。”辛格又问。

    “嗯。”

    辛格这时陷入了沉思。

    半晌,亨利见辛格不说话,便问道:“辛格,你想什么呢?”

    辛格眼带笑意看着亨利,答道:“咱们刚才讨论的问題,好像能解决了。”

    “你是说,黄炎,他怎么能行,无冬城之战后,帝国不少人都知道这个黄皮肤的‘黄炎男爵’呢?”亨利摇头说道。

    辛格笑道:“黄炎在帝国多少有些名气,自然不能让他去,不过,我听说,他还有一些一起从兽人竞技场出來的伙伴。”

    亨利闻言心喜,说道:“还真是的,我怎么沒想到他们,这些人,确实合适。”

    “而且,黄炎所说的买卖,我也认为可以好好做做‘文章’呢?”辛格又说道。

    “父亲,伯伯,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呢?”莱昂困惑地问道。

    辛格说道:“莱昂,这些你不要多问,现在你再去一趟军营,把黄炎请來。”

    “黄炎去博格陛下那里了,不知道现在回來沒有。”莱昂有些不情愿地答道。

    “那你就去等他回來,再把他接到府上,我们等他。”辛格命令道。

    “是,父亲。”莱昂只得起身告辞。

    莱昂走后,亨利问道:“辛格,这些人可靠度应该沒问題,毕竟在比尔帝国都受过虐待,但他们不仅要混进隔离带的盗匪窝中,还要经商,难度是不是太大了。”

    “不错,难度是有点大,不过,刚才莱昂所说,启发了我,若想弄到比尔帝国的情报,还有什么比假借经商的名义,更容易弄到呢?”辛格答道。

    “只是,就算隔离带的盗匪,可能也不容易进入比尔帝国呢?”

    “他们何必非要进入比尔帝国,比尔帝国难道就沒有逐利的商人吗?在与这些商人的交易过程中,一些重要情报也能通过蛛丝马迹显露出來。”辛格答道。

    亨利点点头,又说道:“如果他们同意,一些情报工作方面的技能,包括武技等方面,必须好好培训一下。”

    “那是自然。”辛格答道。

    近两个时辰后,莱昂才带着黄炎來到了宰相府,黄炎依次给两位当朝大佬行礼,问道:“不知两位大人唤我前來,有什么事吗?”

    辛格沒有马上回答黄炎的话,而是正sè对莱昂说道:“莱昂,你先退下吧,今天的事,不要随便对外说,更不可胡乱打听。”

    “是,父亲。”莱昂见父亲如此严肃,只得躬身退下。

    “黄炎,坐。”辛格吩咐着,随后,便把自己的计划向黄炎全盘托出。

    原來,辛格对于在帝国境内两国使节团被袭击一案的调查,从种种迹象來看,都指向隔离带的盗匪,因此,辛格在经过哈里斯陛下的允许后,决定派人打入隔离带的盗匪窝中,这些人,不仅要查出是哪股盗匪参与了袭击使节团及幕后是谁,还要想办法收集关于比尔帝国的情报,最好再能拉拢一些盗匪为国效力,如果两国最终要爆发战争,烈焰帝国在隔离带也算有了一个前哨站。

    听完后,黄炎陷入了沉思,辛格的计划的确不错,但这项任务如此危险,那些伙伴好不容易从比尔帝国的死亡竞技场中逃脱,再让他们以身犯险,,,,,。

    “黄炎,你那些一起从竞技场中出來的伙伴现在都在哪呢?”亨利问道。

    “巴恩斯和保尔就在御林军军营,他们为护送公主殿下曾公开露面,并不合适,另外两个一个是jīng灵、一个是矮人,也不合适,剩下的是托马斯他们四个,现在还在边境附近,对了,托马斯以前是特纳城边防军的一个士兵。”黄炎答道。

    “士兵。”亨利和辛格稍有些失望。

    “托马斯虽然只是一个士兵,而且,他的斗气,因自身经脉有问題,只有三阶斗气,但头脑清晰,遇事不乱。”黄炎说道。

    “哦,是么,那其他人呢?他们的斗气水平如何。”亨利问道。

    “其他三个都是四、五阶水平,作战经验丰富。”黄炎答道。

    “只有他们四个的话,还是太少啊!对了,黄炎,他们能同意接受这个任务为国效力吗?”亨利说道。

    “这我不知道。”黄炎答道。

    “他们在边境附近做什么。”辛格问道。

    “我们在兽人竞技场与狼骑决斗前约好,如果有人能活下來,能返回国内,便去找寻死去伙伴的家属,并照顾他们。”黄炎答道。

    辛格与亨利听到这里,一阵唏嘘,这样同甘苦共患难的友情,最是难得。

    过了一会儿,亨利说道:“黄炎,帝国因为一些原因,还沒有对你们进行奖励,但我相信,奖励命令迟早会下达,如果托马斯他们决定接受这个任务,我便把他们都秘密编入军队,享受相应士官的待遇。”

    黄炎点点头,说道:“那要等他们來dì dū才能商量一下了。”

    “他们什么时候來,你们如何联系。”辛格问道。

    “原本,我想在dì dū安顿好后,再写信让他们和我母亲,包括保护我母亲的伙伴一起來dì dū的,但我现在还住在军营,母亲來了,我也不知道安排在哪。”黄炎说道。

    “这还不好办吗?我在城东有一个不用的宅子,虽然不算大,住几个人还是沒问題的。”亨利说道。

    “多少钱。”黄炎问道。

    亨利一愣,知道黄炎肯定不会平白接受这个宅子,便说道:“你要买的话,给两千金币就得,你赶快叫他们來dì dū吧,我们也好看看人,如果合适,而且他们同意的话,必须尽快进行训练。”

    “好吧。”黄炎答道。

    “对了,还有人保护你的母亲。”辛格奇怪地问道。

    黄炎一笑,又把当初在家乡和特纳城的事说了一遍。

    “他们四个,如果也愿意加入这个任务中,可以一同前來找我们。”辛格说道。

    亨利也点点头,说道:“这个任务非比寻常,危险不说,人太少、不可靠也不行。”

    “我明白,那几个是我在无冬城解救的竞技奴隶,很可靠的。”黄炎答道。

    辛格又说道:“黄炎,我还有一个疑问。”

    “您说。”

    “你想挣比尔帝国的钱我能理解,为什么商品只限于奢饰品。”

    黄炎笑了笑,说道:“如果卖粮食之类的生活必需品,岂不是资敌,兽人既然以说人类语言、学人类礼仪为荣,还羡慕人类的生活方式,那么这些奢饰品必然畅销啊!挣兽人的钱,数起來岂不是更开心。”

    “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