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2章 光明

作品:无双龙魂

    ()    “怎么。他很厉害。”黄炎问道。

    莱昂答道:“怎么说呢。这个鲁德。非常难缠。即便一些斗气水平比他稍高的人。碰到鲁德也非常头痛。”

    “他专修土斗气。防御力惊人。据说他还沒來学校时。便已经通过了七阶剑盾士的职业考核。当时他的土斗气只有六阶。要知道。一般只有天生防御力就较高的矮人才会这样。去年。他的斗气突破六阶。跨进了七阶的行列。防御力必然更加惊人。他是罗斯菲特家族年青一代中的佼佼者。整个家族倾尽全力对他重点培养。鲁德在圣斗学院的实力。按斗气來算差不多能排进前五十名。可综合实力。进前三十名应该沒问題。”伊莎贝拉补充道。

    还未等黄炎说话。飞利浦说道:“在有五千多人的圣斗学院中能排进前五十。看來也不算弱了。黄炎。你若输了。我帮你找回场子。”

    黄炎暗笑:即便我输了。与你有什么关系。恐怕你想扬名立万是真。

    不过。黄炎还是笑道:“那可要多谢你了。”

    “好说好说。”飞利浦豪爽地说道。

    “黄炎。鲁德为什么会找你。”伊莎贝拉问道。

    “嗯。可能他看我顺眼吧。我们不过是切磋切磋。你们不用担心。”黄炎答道。

    黄炎虽说的轻松。可伊莎贝拉等人怎能不为他担心。

    鲁德要和黄种贱胚下周比武的消息不胫而走。在鲁德办完申请斗技的手续后。校方在公告栏上也贴出了这场斗技的公告。并注明。观战门票为十枚金币一位。对于这个刚來学院两天的黄种人。已经引起了许多人的兴趣。他和鲁德的斗技。很快就成为了校内的热门话題。

    无论是那些想看黄种贱胚如何出丑的还是想观察鲁德的打法、实力的或者纯粹是看热闹的。对于十枚金币。都不会觉得贵。很快。一千多张门票就销售一空。这让麦卡锡校长又暗自为自己当初的英明决定着实得意了一把。

    下午。黄炎如约來到了博格陛下的花园。

    “头一天上课。怎么样。”博格问道。

    “挺好的。很长知识。多谢陛下促成此事。”黄炎恭敬地答道。

    博格摆摆手。说道:“只要你们能在圣斗学院真正学到东西就好。对了。现在对于打通你身上的经脉。已经到了非常关键的时期。只剩下五个最重要的穴位便能打通了。可能会有一些危险。你还要继续吗。”

    通过这些天博格帮自己打通经脉。黄炎已经明显感觉到自身发生了变化。尤其是在修炼时。一个周天运行的速度快了许多。使得jīng神力竟然有衰弱不够的迹象。这是以前从沒有的事。慎重地想了想。他问道:“什么样的危险。多高的几率。”

    “最糟的情况。可能你会走火入魔。经脉也会爆裂。从此成为一个废人。甚至有生命危险。这种可能xìng主要是与你的心xìng有关。还有就是运气。”

    “心xìng。”

    “你的心xìng越是坚定。成功的可能xìng越高。就我的观察。你经过兽人竞技场残酷的磨练。意志已经非常坚定。有成功的几率。但我还是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毕竟还有运气这个不可预知的因素。”博格答道。

    黄炎不再迟疑。说道:“陛下。咱们尽早开始吧。”

    “好吧。记住。无论发生什么。要放松、自然。保持平常心。”博格叮嘱道。

    “我明白。”

    博格的两股斗气又开始沿着黄炎前胸后背的穴道以及会yīn、百汇上下循环。只不过。速度明显比以往快许多。黄炎还能听见身后博格有些粗重的喘息声。他知道。要打通最后这五个穴位。博格陛下肯定需要付出更多的jīng力。黄炎有些担心博格。但一想到他的叮嘱。便调整吐纳的气息。力求全身自然放松。

    其实。博格帮忙打通黄炎的任督二脉。可不仅仅是付出很多jīng力的问題。这是有损自身功力的。博格这次帮助黄炎打通经脉。差不多把自己步入十阶后三年的修炼所得。消耗殆尽。

    按说。一般的人都不会做这样的事的。只是博格爱才心切。而且。他也担心帝国和伊莎贝拉的未來。这才竭尽全力帮助黄炎。按照蒙特利埃会长的师傅定下的规矩。十阶以后就不能再参与到凡世间的纷争了。可是。这样的烈焰帝国。如何能让博格放心的下。他也知道。心有牵挂。自己在修炼的漫长旅途中。也无法专心。故而。他希望黄炎更强。以更好的帮助哈里斯和伊莎贝拉治理烈焰帝国现在复杂的国内国际形式。

    协助他人强行打通任督二脉的方法。会的人并不多。这是从古代就流传下來的皇室秘法。这个秘法不仅对施法者要求较高。对施法对象也有较高的要求。因此。风险还是存在的。尤其是使任督二脉全部贯通。而博格之所以敢对黄炎施法。是对自己有信心。同时。也是对黄炎的资质有信心。

    黄炎身上。剩下的五个需要打通的重要穴位分别是:膻中、神阙、灵台、会yīn、百汇。今天。博格要打通的就是黄炎后背的灵台穴。但随着一次次的尝试。一次次的运功冲穴。博格发现。黄炎的经脉好像跟往常不一样。博格运功所过之处。有明显的沉重凝滞感。再也不像往常那么流畅。他知道黄炎身上必有变故。有心停止。但已经成了箭在弦上之势。无法停止下來。只得继续加大斗气冲击的力度。

    而此时的黄炎。再也沒有往常的惬意。后背巨大的疼痛让人几乎难以忍耐。这股剧痛如深入骨髓蚀骨般。让黄炎险些叫出声來。但黄炎一想到博格叮嘱的自然、放松。便生生忍了下來。并摒弃杂念。使灵台空明。浑身放松。那疼痛感。竟然好似消失了一般。

    如此连续行功两个多时辰。黄炎和博格均是大汗淋漓。博格是运功疲劳所致。而黄炎却是因为内心在激烈挣扎。黄炎有好几次失神。思绪不知不觉想到了前世。想到了今生。想到了血腥杀戮。想到了让自己痛苦、快乐的往事。总觉得好像有两个自己:一个仿佛要杀尽天下生灵。一个又在极力制止;一个在嘲笑另一个懦弱、伪善。一个要把另一个赶走;一个在说“宁教我负天下人”。一个却在说《道德经》。。。。。。

    在这样纷杂混乱的思绪中。好几次。黄炎几乎在黑暗中迷失。他不知道那两个人究竟哪一个才是真实的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去往何方。好在每每在危急关头。黄炎的脑海中便突然出现了几个字:善念一闪。即是光明。

    这句话在黄炎脑中如醍醐灌顶般。那些纷乱的思绪。统统不见。使得他又能自然放松。

    如此反反复复。终于。在博格轻喝一声后。他停止了斗气运行。并缓缓收功。黄炎顿觉浑身轻松。全身上下说不出的舒服。

    过了好一会儿。勉强调整好气息的博格睁开双眼。看着还在细细品味冲穴成功滋味的黄炎。心中很是开心。自己的辛苦总算沒有白费。自己果然沒有看错人。他很清楚。打通任督二脉最后这五个穴。最是困难。而这第一个穴的冲击。又极易走火入魔。博格能够感觉到黄炎思想的波动。自己几次都为他捏了一把汗。可这个小子。竟然有惊无险地过了第一关。

    半晌。博格问道:“黄炎。你这两天是不是受伤了。”

    “是的。不过沒事。牧师已经治疗过了。”黄炎答道。

    “你怎么不早说。难怪这次斗气通过经脉这么困难。伤哪了。我看看。”

    黄炎只得解开上衣。露出了肩膀上的伤口。

    “嗯。恢复的还可以。”博格看了看。然后大声说道:“洛克。拿些冰莲丹來。”

    还在黄炎纳闷时。洛克飘然而至。手中拿着一个小瓶子。

    “这冰莲丹能助伤口早rì恢复。对因受伤导致的经脉阻塞也有很好的作用。你每天服一粒。不rì即可痊愈。剩下的你留着吧。以备不时之需。”博格说道。

    “多谢陛下。”

    “怎么受的伤。”博格又问道。

    “跟同学们切磋时弄的。”

    “哦。竟然才去学校便与人切磋。”

    黄炎无奈耸耸肩。

    博格见黄炎不愿多说。而且自己也觉得他在这个阶段多找人切磋并沒坏处。便沒有继续追问。但他还是有些好奇地问道:“黄炎。刚才行功。几次我已经明显感觉你快走火入魔了。可怎么突然就沒事了呢。这可不容易做到呢。”

    黄炎想了想。却不知怎么回答。便问道:“我说不出來。陛下。您肯定也经历过类似的情况。是怎么迈过去的。”

    “我就是凭着坚毅的信念才克服种种魔障。每到危急关头。我总是大声告诉自己。我能行。我能够克服。魔障。都给我滚远些。”

    黄炎哑然失笑。说道:“这么说來。我应该也是凭着坚定的信念才渡过魔障难关的。我的心中。始终向往光明。那些魔障。碰到光明后。便会统统消失了。”

    “光明。”

    “是的。善念指引下的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