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9章 静心湖

作品:无双龙魂

    几人各自的房间虽然不是很大,空间利用却非常合理,进来后不觉局促。房间内木制家具散发着幽幽的清香,几株不知名的盆栽作为点缀,连同屋外传来鸟儿清丽的啼叫声,让人在宁静中感觉温馨舒适,耳目一新。

    精灵侍女给每人都送来了晚餐,并没有举办晚宴。侍女们转达了乌姆博城主的歉意,说是公务实在太多,怠慢之处还请见谅。

    黄炎能够理解。用龙舌兰救人、从那十几个俘虏口中获知信息及战后的其他善后工作,城主大人可有的忙了。

    转天一早,刚吃完早餐,辛克莱找到黄炎,并带来了几样完成任务所需的物品。

    “其他的城主大人已经派人收集和查找了,你耐心等着就行。”

    “太麻烦你们了!对了,教我木斗气的老师联系好了吗?”

    “不用说客气话,我也是团里的一员呢,呵呵。老师找好了,我这就带你去!”

    “太好了!”

    黄炎跟索菲娅她们说了一声,便和辛克莱离开了城主府。对于索菲娅和琳达来说,来到精灵王国,怎能不四处看看?这里迷人的风土人情,再买一些精灵王国特产的魔法饰品,应该是件很开心的事。两人早就盘算好了,有没有这个团长跟随,也都无关紧要。

    那位老师就住在城外不远的清心湖旁,一路上黄炎有些迫不及待,总是催着辛克莱快一些。两人边走边聊,黄炎得知,那位老师,竟然也是伊莲的老师。

    “瞧你那样,你怎么了?”辛克莱奇怪地问道。

    “那我以后不是得叫伊莲为师姐?”

    “哈哈!多个师姐疼,难道不好吗?你还学不学?”

    “当然学。。。”黄炎撇撇嘴,然后岔开了话题:“那株龙舌兰管用吗?”

    “管用肯定管用,只是现在还没用呢。”

    “哦?为什么?”

    “跟你说也无妨。被亡灵法师诅咒的人,是我们王国的小公主,也是伟大的精灵王最疼爱的小女儿。运送龙舌兰的部队,已经在前往都城菲利索尔的路上了。”

    “啊?契亚的爱人竟然是公主?!”

    “是的。他们青梅竹马,感情很深。我们的精灵王也非常认可这门亲事。只是契亚当初太着急,见大家都找不到那个亡灵法师,便偷偷溜出去找药。好在遇见了你,呵呵。”

    “也许是契亚的痴情感动了上天呢。哎,只是不知道他和莱迪克现在在哪。我很担心他,真不希望他出什么意外,也不希望他因为绝望而殉情。”

    辛克莱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但愿他能知道一切都好起来了。我们这趟去人类社会,原本也是如大海捞针般去找他和龙舌兰,虽然有些曲折,但能完成一半的任务,真够幸运的。”

    “对了,查出是谁出卖了你们吗?”

    “这。。。”辛克莱迟疑了一下,然后答道:“那些俘虏已经招了。昨天,他们就是打探好了咱们的行踪而进行埋伏,并且是专门奔着龙舌兰来的。你的这招引蛇出洞非常成功,精灵王国内部,确实有和猎盗团勾结的精灵。我们已经查出来是谁了,也是这个人把我们离开灵幻森林的路径告诉猎盗团的。慕托前辈会如实禀告精灵王。具体是谁、如何处理,这是精灵王国的内部事务,不方便跟你说,希望你能理解。”

    “当然。那猎盗团的老窝知道在哪了吗?让他们继续抓精灵和祸害其他人,总不是个事儿。”

    说到这里,辛克莱有些沉重:“猎盗团在精灵王国边上的窝点,我们已经知晓。我相信精灵王很快就会采取措施。不过,其他国家还有一些类似的窝点。而他们的总部,那些俘虏并不知道。他们组织严密,相互间的联系也很隐秘。”

    “总得想个法子。。。我们烈焰帝国有几个类似的窝点?”

    “据那些俘虏说,因为多次剿匪,在烈焰帝国的猎盗团几乎绝迹。即便还有,行动也是更加隐秘,没那么猖獗了。至于地点在哪,他们却不知道。而铲除他们的法子,这可能需要所有国家共同努力才行。”

    “看来只能这样。如果你们精灵王国得到了更多这方面的信息,如果需要烈焰帝国协助,或许我可以说的上话。”

    “你说什么?”辛克莱不解。

    黄炎只得又重复了一遍,并说道:“你不是说需要所有国家共同努力吗?烈焰帝国那边,我可以联系。”

    “你?一个丁级佣兵团的丁级佣兵?别开玩笑了!”

    “喂,咱们的佣兵团马上就能升为丙级了好不好?我是在认真跟你说呢,请转告精灵王。”

    “你到底是什么人?”辛克莱疑惑了,甚至开始有些戒备。

    黄炎看着他紧张的样子笑道:“你不会认为我是来打探精灵王国的奸细吧?甚至为了接近契亚而充当兽人的奴隶在竞技场做生死搏斗?”

    “那你一个黄种人,怎么敢说出那样的话?据我所知,烈焰帝国对黄种人一直很排斥的。”

    “已经在改变了。只是你总在灵幻森林里,并不知道外面的事。至于我为什么能联系?嗯,这是烈焰帝国的内部事务,呵呵。”

    辛克莱一愣,指着黄炎笑骂道:“你这混蛋小子,开始找回场子是吧?哼,看在契亚和龙舌兰的份上,暂且相信你一回。我会让城主大人把这事转告精灵王的。”

    清心湖这边的树木看起来更加葱郁,映在湖里,竟然把如镜面般的湖水也画成了绿色。微风拂过,带来湖里清新的气息,也卷起了丝丝涟漪。水中一群群鱼儿轻快地游弋着,仿佛把两人稍显沉重的心情也带走了。

    “看见湖对面山坡上那棵最大的树了吗?你的老师就住在那儿。再次提醒你啊,人类很少有人能学习木斗气。如果修习不了,可别太沮丧。”

    “哎呀,我知道。咱们走快一点。”黄炎说着,又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一个亭亭玉立的精灵少女抱着一个陶罐从山坡上走了下来,她来到湖岸边,开始用陶罐汲水。奇怪的是,原本靠近岸边正在湖面上嬉戏的水鸟,竟然没有被汲水时的涟漪所惊飞。那些水鸟好像根本不惧怕这个精灵少女,见到她后,一只只鸟儿欢快地游了过来,一边还唧唧喳喳叫个不停。

    精灵少女嫣然一笑,好似在自言自语一般:“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

    鸟儿们叫的更欢了。有一只翠鸟,竟然扑腾着飞了起来,落在了她的肩头上。

    她轻抚如丝下垂的披肩长发,笑道:“哎呀,你真讨厌,把人家的衣服头发都弄湿了!”

    谁知,那只翠鸟在她的肩头反而叫的更欢了。

    湖光山色,甜美恬静。那个精灵少女,好像已经完全融入了画卷中。

    不远处,黄炎诧异地问道:“咦,那边好像是伊莲吧?”

    “不错,是她。不过,一会儿你对人家是不是应该改个称呼了?”辛克莱取笑道。

    黄炎不理他,对着伊莲喊道:“伊莲,你干什么呢?”

    鸟儿们被这喊声所惊,连同那只翠鸟,也都飞到了湖中心的水面上。

    伊莲抬起头,见是黄炎和辛克莱,高兴地说道:“呀,是你们啊!我在打水呢。”

    黄炎走上前去,接过装满了水的陶罐,问道:“刚才那些鸟儿怎么好像都不怕你?”

    伊莲看了一眼远处的水鸟,又看向黄炎,俏皮地笑道:“跟你说过了,这是我的秘密!”

    “我也有个秘密,跟你交换,怎么样?”

    “什么?”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来这里吗?”

    伊莲摇了摇头。

    “怎么样,作为交换,我可以告诉你。”

    “伊莲,别听这小子的!他是来找你师傅拜师学艺的!”一旁辛克莱大声说道。

    伊莲掩口一笑,说道:“啊?原来是这样。。。。。。”

    黄炎瞪了辛克莱一眼,说道:“大师,你还能不能行了?咱们好像是一起来的吧?”

    “我就是看不惯有人糊弄我们精灵,尤其是师弟糊弄师姐,怎么滴?”辛克莱悻悻地说着,特意加重了“师弟师姐”的语气。

    黄炎无语,心中对伊莲的“秘密”更加好奇了。

    伊莲看着黄炎,微笑着附和道:“师弟,叫声师姐来听听?”

    “叫师姐可以,不过,你得把那个‘秘密’告诉我!”黄炎还是很执着。

    伊莲又笑了笑,答道:“其实没什么的,只要用‘心’,就能跟鸟儿们说话了。”

    “用心?”黄炎不解,又问道:“你们精灵都能这样吗?”

    辛克莱答道:“不是的。当初我们发现伊莲能跟动物沟通时,也很吃惊。”

    “伊莲,你教教我怎么用心,行吗?”

    “这。。。我不知道怎么教啊!好像我心里跟它们一说话,它们就能听懂了。”

    “这么好玩!那回头我也试试。”

    “你?哈哈哈哈!我们好多精灵都试过,却没有能成功的。”辛克莱大笑。

    伊莲却没有笑,反而认真地说道:“试试呗。跟它们说话,真的很好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