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11章 无名剑出

作品:无双龙魂

    “当”的一声巨响,斗气运转下的赤蓝铁锤砸在铁件烧红处,却震得黄炎虎口发麻.

    “怎么,小子,才一榔头就挨不住了?就这,还要去管亡灵法师的事?你还行不行了?”黑铁嘲笑道。

    “我当然行!”黄炎大声说着,随即运起了斗气,紧紧握着手柄,喊道:“再来!”

    “哎呦,竟然有七阶的斗气呢,刚才可是小看你了哦!”他话音未落,当的又是一声,铁锤已经砸落了下来。

    这一锤,力道更加凶悍,震得黄炎胸口发闷,险些握不住手柄。

    铁锤也不去管他,只顾着抡锤就砸。如此,连续砸了一个多时辰,那个铁件渐渐有了形状,好像是一把大剑。可黄炎的手腕已经有些吃不消了。

    “今天就到这里。你每天来我这里两个时辰,帮我打铁。什么时候我一高兴,没准就管那件事了。”

    “什么?打铁?”黄炎暗中叫苦不迭。这才多会儿的功夫,自己的虎口,已经震出血来,两个时辰,自己挨得下来吗?

    “你敢不敢来吧?不来,那就别提这事了。”

    黄炎一咬牙,说道:“我来!”

    黑铁突然露齿一笑,说道:“有种!每天不见不散啊!”

    黄炎甩着生疼的手,也不理他,悻悻而走。

    就这样,黄炎每天都要去铁匠铺两个时辰帮忙打铁。说是打铁,更多的是打杂。黄炎也不能跟佣兵团的其他人说这事,黑铁既然躲在那里,自然不愿太多人知道。

    被震裂的虎口,被辛克莱治好后转天一准又破开,这让他很奇怪。可黄炎也不说干嘛去,他也没办法。期间,佣兵团在那家人来人往的“黑铁铁匠铺”买了不少装备,可都没有见到黑铁大师。黄炎也不说自己去做什么,只是让老人带着佣兵团出城到荒郊野外打些魔兽,回来后贩卖,以维持生计。

    黄炎连续去了铁匠铺七天,黑铁打造的那把大剑渐渐成形。可是,眼看着不错的大剑,他却又回炉重铸。这让黄炎叫苦不迭。好在经过这样的磨练,自己的虎口已经渐渐能承受那巨大的震动。

    这些天,黄炎也发现,黑铁大锤那巨大的震感,竟然使得自己体内的五种斗气微微晃动起来。随着每一次的锤击,黄炎明显感觉体内斗气好像就有一部分剥离出去。尤其是现在施展的金斗气,剥离的部分更多。黄炎一开始有些害怕,可随即,他发现,斗气剥离的部分,竟然如锤子砸在剑身上一般,只是把那些杂质剥离,斗气反而越发精炼纯净。

    他心中大喜,尝试着分别施展各种斗气握住剑柄,果然,黑铁的大锤传导过来的斗气,真的就如淬炼自己的斗气一般,不断锤炼着体内的金木水火土五种斗气。

    让黄炎更为欣喜的是,刚刚七阶的金斗气,经过这样的磨砺,愈发精纯,已经完全巩固。

    第二个七天过去了,黑铁拿着那把大剑,仍是自顾自地摇头,又准备回炉重炼。黄炎忍不住了,问道:“大师,这么砸来砸去的,什么时候是个头?”

    “出不来效果啊,好像少点什么似的。”

    “少什么?”

    “魔晶还是什么?”

    “各种属性的九阶魔晶我都有,只怕即便像往常一样镶嵌,也不会达到效果。”

    “那怎么办?还缺什么?”

    “再来点寒铁和氪金,可能好点。这两种矿石原本我都有,可惜用完了。”

    “那去买啊!”

    “你说买就买啊!是深海寒铁和极少见的氪金!魔晶镶嵌的话,可能也得另想办法才行。。。。。。”

    黄炎突然想起自己的血饮剑,好像重锤说过,剑身是深海寒铁做的,只是不知道有没有氪金。他抽出血饮剑,问道:“大师,您看这把剑怎么样?”

    黑铁一抬眼,立刻就被吸引住了。他接过来,细细观看,越看越欣喜,连连说好!

    半晌,他抬头问道:“小子,这把剑是奥斯卡那个老家伙的吧?魔晶研磨成粉融入剑身,这样的创新,哈哈哈哈!妙啊!”

    对于铸剑工艺,黄炎也不太懂,很干脆地问道:“是他送我的,您认识他?”

    “当然。你够有福气的,竟然获得他的宝贝。跟你打个商量,把剑卖给我吧!”

    “不行!”

    “那你还想不想让我管亡灵法师的事?”

    “想啊!”

    “现在,需要这把剑,你说怎么办?”

    “什么意思?”

    “这把剑是我按照祖上传下来的秘本打造的,工艺上通过鉴赏你这把剑,我已经想明白了,只是,现在缺材料,需要你这把剑融入才行。”

    “只要你把亡灵法师收拾了,把亡魂妖孽都超度了就行。”

    “剑出,在外的亡灵和为祸人间的妖孽自然超度,收拾亡灵法师,却要交给你们年轻人了。这把剑,铸好了我就给你,让你去收拾亡灵法师,你觉得呢?”

    “行!多少钱?”

    “奶奶的,跟我谈钱是吧,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若不是看你小子有股初生牛犊的劲头,我会费劲打造这把剑吗?”

    黄炎犹豫了一下,说道:“行,你看着打造吧。”

    “嘿!就等你这句话了!”黑铁大喜,接过来便开始打造。

    期间回炉、叮叮当当敲击、研磨魔晶、放入珍贵金属矿等自不多说,黄炎只是在一旁继续打杂和让黑铁锤炼自己的斗气。

    这把剑,又经过七天,这才打造完毕。黑铁拿着大剑,喜不自胜,运起斗气便要试试威力。

    谁知,无论它怎么运气发功,剑身却无法传导斗气。他大惊失色,自己已有八阶高级的斗气,怎么会无法催动?他以为哪个环节出了故障,可查看来查看去,却没看出问题。黑铁心想,这把剑要是废了,那么多的材料,包括血饮剑,这可亏大发了!

    他拿着剑,从一开始时的惊喜慢慢转为沉默。到后来,他竟然放下大剑,默不作声地抱头坐在了凳子上。

    黄炎拾起他身旁的大剑,问道:“怎么了?失败了?”

    黑铁无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黄炎耸耸肩,运起火煅金斗气,谁知,大剑依旧原样!他又试了试其他斗气,依旧如此。

    “大师,究竟怎么回事?”

    抱头苦苦思索的黑铁突然惊呼:“我知道了!记得祖籍记录,必须是身怀五种斗气的人,而且,心性足够,才能使用这样的剑!可是,到哪儿去找这样的人?”

    黄炎听后一愣,自己不就是身怀五种斗气吗?那怎么没能催动这把剑?难道是运气的方法不对,不能使用单一斗气?

    他想到这里,便同时催动体内斗气共同作用于剑身上。只见,黝黑剑身上仿佛有的日月星辰痕迹,在这一刻,竟然同时闪出了白色的光华,而整个发黑的剑身,似有似无,也有一团无色斗气包裹于外!那白色的光华绚丽而柔和,宛如日月星辰所散发出的光彩,熠熠生辉。

    黄炎拿着大剑来到院中,剑身外的无色斗气看似没有,但每当他挥剑,剑身还没触碰到物体,气劲便使得院中的花草、杂物等晃动起来。黄炎在院中呼呼挥舞着,想到自己的金斗气已经七阶,他又试着调动金斗气到最强状态,结合其他斗气,奋力向地上挥出一剑。霎时间,金色斗气携带着其他斗气,形成一道气刃,嘭的一声,便把地面划出一道如弯月般的深痕!

    “大师,这样对吗?”黄炎大喜,望着黑铁问道。

    站在门口的黑铁,看着那把大剑和地上的深痕,吃惊得瞪大了双眼!他不敢相信,这个黄种人竟然能催动斗气作用于剑身!也不敢相信,有人竟然能发出这样的气刃!

    “你。。。你。。。你体内有五种斗气?”

    “是啊。”

    黑铁仰天哈哈大笑,答道:“这就错不了了!没想到,真的有人能修炼五种斗气!”

    他抚着剑身摩挲着来回观看,就像看着一件珍宝。又过了一会儿,黑铁问道:“你准备给它起个什么名字?”

    “这。。。它的剑身黑黑的,施展了斗气后,那些看起来是日月星辰的地方却又亮了起来,宛如浩瀚星空,就叫它无名吧。”

    “无名剑?”

    “嗯,无名。”

    “好名字!小子,你这五种斗气是怎么修炼的?”

    黄炎便把自己修炼五种斗气的大致经过告诉他,随后跟他说了斗气间生生不息的关系。黑铁恍然大悟,随后心中大喜,只是不知道自己能否修炼其他斗气。

    “小子,回头你自己找个高明些的魔法铭文师,以加强它的能力,莫委屈了它。”

    “知道了。我认识哈斯勒大师,他够资格吧?”

    “哦?你小子竟然还认得他?去吧,找他没问题的!”

    “那就好。大师,我见你的斗气是赤蓝色,莫非修炼的是火、冰两种斗气?”黄炎问道。

    “你小子有些眼光,不错,正是火、冰两种斗气。”

    黄炎想起哈斯勒所说“凡是能修炼相克斗气、魔法的人,哪个不是天才?”,心知,这个黑铁大师,抡锤砸下时给自己的震撼,必然在火冰两种斗气上有极高的造诣,便问道:“大师,我见你的赤蓝斗气极为精纯,您是如何使冰、火两种斗气相互融合又协调统一的?”

    “这。。。”黑铁有些踌躇,这可是自己领悟到的修炼精髓,但一想到刚才黄炎与自己说的斗气生生不息,便释然说道:“这是我在锻造时领悟到的。”

    “哦?”

    “我发现,打铁时,高温熔炼成的赤红铁件,在用锤击后,铁件的杂质就会剥离;而铁件粹水冷却后,再用锤击,杂质更易剥离。就此,我便想着用体内相克的火与冰斗气互相锤炼,随后,可能是因为我的火斗气级别更高,火与冰斗气相互锤炼后,竟然融合在一起,成为了现在的赤蓝色斗气。”

    “是不是类似这样?”说着,黄炎随手拿起一把刀,然后运气于刀身上,瞬时,火煅金斗气便施放于外。

    “咦?你也会啊?”

    “是的,不过我只会火锻金。您的斗气应该是冰锻火了。”

    “你说的不错。你既然有五种斗气,现在也知道原理了,可以尝试一下的。最后得出的斗气,一般来说,都比单一斗气更加精纯。”

    黄炎点点头,心中很希望找到更多斗气相克间的规律。如果黑铁说的没错,那自然要尝试一下。黄炎真的很期待,各种斗气生生不息壮大后,再利用他们间的相克规律,最终凝结在一起后会出来什么样的斗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