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16章 拜师

作品:无双龙魂

    两人进到一间茅草屋中,浓浓的草药香味刺激着黄炎和契亚的嗅觉,但他们的目光还是迫不及待地注视在了那张床上.

    “莱迪克!”

    “嘘,她需要休息。”那个美丽的少女有些嗔怪地说道。

    帅哥莱迪克如今好像不太“帅”,面色有些惨白。两人的惊呼还是把他从昏睡中叫醒了。

    “黄炎!契亚!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他勉强撑起身子,吃惊地问道。

    两人赶忙过去,扶着他躺下来,说道:“你躺好了,好好休息!”

    黄炎望向少女,问道:“他怎么样了?”

    少女笑道:“师傅他老人家把狼群打跑,又把他从昏迷中抱回来,并亲自给他配药,没事的,他再休息一些天就好了。”

    “多谢你们师徒俩了!”黄炎知道,照看莱迪克的伤势,这少女必然也出了不少力,他赶忙致谢。

    少女微微一笑,说道:“他的病情刚刚有了起色,但不能太累了。”

    “知道了,多谢!”

    少女再次微笑以对,转身却出了房门。黄炎看着她的倩影,不禁有些怅然若失。

    两人坐在床头与莱迪克共叙分别后的种种遭遇,不禁唏嘘不已。黄炎大感欣慰,心想,如此,一起从魔兽之森出来的伙伴,绝大部分都有了着落!

    这时,房门咿呀打开,少女蹙着眉头进来,问道:“山坡下来了一群人,是你们的同伴吗?”

    “呀!是的!我一时忘记了,我们是一起来找莱迪克的。”黄炎笑着答道。

    “师傅他老人家喜欢清静,不喜嘈杂。”

    “好的,我明白!我这就让他们在小溪边扎营,绝不会上来打扰前辈和你的。”

    少女点了点头,闪身又走了。

    黄炎赶忙下了山坡,把找到莱迪克的事告诉了大家,并让佣兵团远远离开那个山坡,在一个小山谷扎营。

    黄炎返回时,正遇到那个少女在溪边打水。他赶忙上前抢过小水桶,说道:“我来吧!”

    少女笑道:“不用!”

    可黄炎早把水桶抢了过来,少女只得无奈笑了笑。

    “还不知姑娘高姓大名?前辈又怎么称呼?”

    “师傅他老人家的名讳不便示与外人。至于我嘛,我却真的是高姓呢!名叫歌瑶,唱歌的歌,瑶池的瑶!你呢?”

    “我叫黄炎。高兴?什么意思?为什么高兴?瑶池?这里也有瑶池一说?”

    “咯咯!你笨死了,不是高兴的高兴,是姓高的高!”

    黄炎傻傻地挠了挠头,这才明白人家叫“高歌瑶”。

    “至于你说的瑶池,我却不清楚是什么意思了,是师傅给我起的名字呢!”

    两人说说笑笑,返回了莱迪克的小屋。

    帅哥伤的确实很厉害,据他说,胸口、后背都被高原魔狼的魔法球击中了。不过现在看起来,恢复的不错,身上的淤痕已经渐渐褪下。

    少女又给莱迪克换了药,说道:“这剂药,基本就能确保他完全恢复了。”

    黄炎明白草药的功效必然不凡,便问道:“那个,高。。。”他刚要直说人家的名字,却又觉得太唐突,实在不妥,便生生忍住。

    少女冰雪聪明,说道:“师傅一直喊我为歌瑶,你们也这样称呼就行。”

    “好的。歌瑶,你们是如何知道哪种草药的效果是什么样的?”

    “这个啊。。。这也是师傅教的。他经常弄些草药来尝试,自然就清楚了。我师傅的本事大着呢,可不仅是会治病!”高歌瑶自豪地说道。

    黄炎想到那位前辈独自力战群狼,那功夫自然也是非常了得的。听契亚他们说,那些魔狼中,还有八阶的狼王呢!莱迪克这个新晋的七阶土斗气剑盾士和契亚这个六阶高级弓箭手,对上那群狼,也只有逃跑的份。黄炎又想,有机会让那位前辈指点一下自己就好了。

    佣兵团现在在山谷中扎营却也没闲着。日常不是去远处寻些魔兽来打,就是修炼提高,互相切磋促进。他们眼看着团长提高的速度这么快,也使得大家一个个对于提高自身、完善自己,有了更强的迫切性。整个佣兵团中,修炼提高的氛围非常好;很多人,也有了长足的进步。当然,老人和索菲娅例外,旁人看不到他们的修炼。

    至于心性,黄炎也对他们提示了一些。心性这方面,有些时候要看每个人的慧根和悟性,很多地方需要自己证道,并不能完全依靠他人传授。总的来说,大家提高的都很快。

    这天,黄炎在溪边练剑。对于在海中悟到的那一招,哪怕在陆地上好像什么也卷不起来,只有最后释放出去的混合气刃,他还是勤练不辍。他总在想,若能用斗气把空气像海lang一样卷起来,不仅能防御自身,也可攻敌。而且,若能把对方释放过来的魔法之类的攻击,也给卷起来,并连着自己的斗气一同反击回去,威力肯定更大,也会令敌人防不胜防。

    他时而练剑,时而坐下来思考刚才练习中的缺陷和如何达到自己的理想目的,但对于在陆地上如此使用招数,却有些一筹莫展。

    “你愁眉苦脸地坐着干嘛?”

    坐在地上的黄炎一睁眼,却是那位仙风道骨的老前辈,赶忙起身行礼,说道:“前辈,我在练剑呢,打扰您了吗?”

    “没有。只是你在这一会儿挥剑,一会儿愁眉苦脸的,却是为何?”

    黄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答道:“我有些问题没想明白。。。”

    “哦?我看你这混合斗气练得也还算凑合,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前辈,您也知道这混合斗气?”

    老前辈微笑不答,却示意黄炎回答刚才的问题。

    黄炎只得把要完善剑招的想法告诉了老前辈。他点点头,说道:“想法不错。只是这海lang和空气间的区别你知道?还有,斗气可能还好说,但人家的魔法,越是级别高的魔法师,用精神力控制的越好,你如何化解为己用又反击回去?其实,即便是斗气,也不是那么好接、那么好化解为己用的。”

    “这。。。”黄炎想了半天,答道:“按您说的,是不是,不仅出手要准确,还要有很高的精神力,才能做到我所想?而空气,看似无,实则有,理解、利用好天地灵气以及实际存在的由氧气等气体组成的空气,便能做到?”

    “你却也知道氧气等气体?”那前辈笑问道。

    黄炎突然发觉,不知怎么回答了,便说道:“以前有位老先生教过我的。。。”他不得已,又把那位不存在的“老先生”给推出来了。

    “哦?天下间竟然还有如此奇人?”

    “是啊!”黄炎应付着,赶忙转移话题:“前辈,您能教教我怎么完善这招吗?”

    那老前辈上下再次打量了黄炎几眼,随即飘然退到十几米外,然后说道:“你用你的‘大招’攻击我试试。”

    黄炎一看这架势,有门啊!他心中暗喜,说道:“前辈,小心!”。

    老人只是微微一笑,向黄炎招了招手。

    说着,他抬手便把早已熟练的“大招”释放了出去。

    金斗气携带着其他斗气的气刃疾速飞向那老前辈的胸口位置。也不见老人躲闪,他拂袖一挥,只见黄炎的气刃便围着老人周身滴溜溜旋转起来。随后,他看似很随意地再一拂袖,黄炎的气刃,便以更快的速度飞出。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那道气刃,却把溪流对面的一块巨石击得粉碎!

    原本目不转睛的黄炎此时张大了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子,是这样吧?”那前辈笑吟吟地问道。

    看傻了的黄炎这才回过神来,他跑到老前辈的跟前,纳头便拜,说道:“前辈,请教我!”

    “你既然要我教你,怎么还喊前辈?”

    黄炎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赶忙喊道:“师傅,请教我!”

    “哈哈哈哈!”那老前辈大笑,片刻,才答道:“乖徒弟,起来吧!”

    “多谢师傅!”黄炎大喜。

    “你自己的这招,我可以教你怎么完善,而其他的,先跟你。。。嗯,跟你师姐学。”

    “师姐也是学斗气吗?我看她的样子,不太像啊。。。”

    “嘿嘿,自然不是。她学魔法,不过,你不是想如何接住敌人的魔法再反击回去吗?把我教你的先熟练,其余时间,多跟你师姐学一学,如此才好融会贯通。明白了吗?”

    “明白了!多谢师傅!”黄炎再次拜谢。

    从此,黄炎每天跟师傅学习完善“大招”,空余时间,便跟师姐高歌瑶熟悉魔法的原理和特性。经过接触,黄炎才知道,这个歌瑶师姐,竟然修炼的是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的魔法!

    佣兵团的其他人,很快就发现了团长的这个秘密,便要求黄炎去与那位老前辈说说,也指点一下。黄炎耐不住他们的软磨硬泡,只得跟师傅说了。

    “你的这个佣兵团,每个成员的心性,你有谱吗?”

    见师傅问起这个问题,黄炎想了一下,答道:“现在佣兵团大多由善良的精灵组成,他们大多也在外闯荡了一阵子了,没什么大问题;而那几个矮人,虽然有点小毛病,却也知道和团队融合在一起了。我带着他们,不会出大问题的,师傅,您放心吧!”

    “那几个人类呢?”

    “这。。。除了那个师爷,他可能都不需要您提点。而他,主要是想培养我的小怪物成长。另外那两个女孩子,心地都很好的。”

    师傅点了点头,又问道:“什么小怪物?”

    黄炎挠了挠头,不知道怎么跟他说,便答道:“回头我带过来给您看看。”

    “好吧。你的要求,我也答应了。不过,他们能提高多少,却看各自的悟性。”

    黄炎大喜,答道:“多谢师傅!我这就去把小怪物带来给您看看!对了,还有小凤儿呢!”

    “小凤儿?”师傅有些不明所以。

    不多时,黄炎就把老人和伊莲代为照顾的小怪物和小凤儿带了过来。

    “师傅,您认得它们是什么动物吗?”黄炎问道。

    师傅一见之下,脸上立刻就露出了微笑,却没有回答黄炎的问题。

    “师傅!您怎么不说话?”

    师傅哈哈一笑,一伸手,小怪物和小凤儿就跳到了他的胳膊上。他看着这两只动物,喜不自胜,然后又对黄炎说道:“既然出来了,你就好好照顾它们吧。”

    “师傅,您认识它们?”黄炎问道。

    师傅胳膊一抖,小怪物和小凤儿又跳到了黄炎的肩膀上。

    “说了让你照顾好它们,你怎么还这么啰嗦?许多事,到时候你自然知道。”

    “哦,明白了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