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24章 偶遇

作品:无双龙魂

    黄炎又怕认错人,也没有冒然上前相认.

    那两人很快吃完饭,在桌子上丢了几枚银币后,起身紧了紧头上的斗篷便要离开酒馆。

    在两人经过黄炎的桌子旁时,黄炎忍不住喊道:“但丁?”

    那人的身形稍稍一顿,却没有理会黄炎,反而加快步伐离开了酒馆。

    黄炎暗自琢磨,难道,自己认错人了?

    酒馆外,那两条身影越走越快,头也不回地拐进了一条小巷子中。两人这才停下来回头往酒馆方向看了一眼,确认没人跟上来后,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他是谁?”中年人冷冷问道。

    “一个该死的黄种贱胚子!就是他,弄断了我的手!”这声音冷漠中带着强烈的恨意,却正是原无冬城城主伯纳乌的公子----但丁!

    “哦?就是那个为了护着伊莎贝拉弄断你的手的黄种人?”

    “不错!”但丁咬牙切齿地说道。

    中年人看着但丁,似笑非笑地问道:“你想怎样?”

    “师尊,你要帮我报仇!只是,他们好像人不少,实力都不弱呢!”

    “嘿嘿,这好办。咱们如此。。。。。。”

    两人正在商量,忽然听到:“但丁,真的是你啊!你怎么会在这里,当初为什么离开?”

    两人心中一惊,抬头一看,在巷子口站立的,正是黄炎。

    “我在酒馆里喊你,你怎么不理我?”黄炎又问道。

    “我。。。是吗?酒馆里太嘈杂,我没听见。在这里遇见你,真够巧的。”

    “哦。那当时你为什么离开?”

    “这。。。我无颜面见陛下和家族里的人,只能离开。”

    黄炎叹了一口气,心中也能理解但丁的处境,又说道:“有些事,或许应该直接面对,逃避总不是办法。你这是要去哪?你旁边这位是。。。。。。”

    中年人此时心中已经起了杀心,正在暗自准备,这时,不远处传来一个喊声:“黄炎团长,你干什么呢?咱们该走了!”

    黄炎侧头望去,却是古勒吉斯一边向自己这边走,一边喊着。

    “没事!我在这里遇见了一个朋友!”

    中年人眼见没有机会,便用眼色向但丁示意。

    但丁说道:“黄炎,那个,我还有事,我看你也挺忙的,再见吧。”

    “别呀!好不容易看见你了,你去哪啊?要不,跟我们佣兵团一起去冒险得了。”黄炎说道。

    但丁笑了笑,说道:“佣兵团?我就不去了。至于我嘛,四海为家吧,这也许是我最好的归宿。”

    “组个佣兵团一起冒险,其实挺好玩的,总比你孤身漂泊强。”

    但丁又笑了笑,说道:“谢谢了,我有我的师尊。告辞。”

    但丁拱了拱手,师徒二人便快速转身离去。

    看着他们的背影,黄炎心中有股说不出来的滋味。

    “黄炎,他们是什么人啊?”

    黄炎转过身,见是古勒吉斯、辛克莱、索菲娅和师爷他们走过来了,便答道:“以前认识的一个人。”

    “哦。咱们快走吧,去主城拉索特看看,没准能找到一些亡灵法师的信息。而且,我听说在拉索特不仅有冒险者公会的分会,还有拍卖行,咱们也可以再接些任务和处理掉这些魔兽材料了。”索菲娅说道。

    “好吧,走。”

    。。。。。。

    镇子外的一条小路上,但丁师徒二人数次确认没被跟踪,这才稍稍放慢了步伐。

    “师尊,咱们怎么收拾他?”

    “没机会了。他们人太多,而且,我看到那个走过来的精灵魔法师,好像就是咱们在灵幻森林外遇见的那个。这支佣兵团,实力这么强大,搞不好是精灵王国派来专门来找咱俩的。快走,离开这里。”

    “那拉索特的混蛋城主那边怎么办?”但丁又问道。

    “嘿嘿,咱们既然知道他也有一张藏宝图,又给这边施放了这么多的诅咒,还怕他不就范吗?不着急,等风声小些,咱们再回来。走吧。”

    但丁点点头,恨恨地回头望了一眼来时的路,便紧跟师尊的步伐。

    佣兵团也在按照着计划向着拉索特前进。沿路,随着跟歌瑶师姐学习,黄炎又学会了更多的魔法。黄炎领会魔法的速度之快,即便师爷也暗自赞叹。

    风云雷电这四系更高级的一些魔法黄炎学会了以后,他又学习了金木水火土这五系的基础魔法。在强大精神力的作用下,黄炎的魔法不仅威力更大,也精准无比。

    而黄炎的星辰内甲,在不停顿的修炼下,随着对天地自然造化的理解增多,他的腹部,开始有了温暖的火热,好像已经能不避寒暑了。从此,黄炎的整个星辰内甲,竟然升至二层!强大的防御力,即便在和歌瑶或史蒂文对练时被击中,黄炎竟然没有什么大的伤害。虽说只是几人同级间的切磋练习,但这已经足以让他们艳羡黄炎的星辰内甲了。师爷、歌瑶以及辛克莱常常会想,将来的黄炎,会是什么样呢?

    黄炎与佣兵团成员间的互相学习取长补短也没有间断,关于五行生克以及如何修炼星辰内甲,黄炎也会把自己的一些经验告诉他们。他们也明白,能否修成,还是看自己的悟性、慧根、心性与理解能力。

    “师姐,这个木系魔法‘愈合’,与草木的生长是否同一个道理?”

    “差不多的。这个魔法不仅能生肌止血,据师傅说,在高精神力的控制下,甚至能起死回生。”歌瑶答道。

    “哇,这么厉害!”黄炎赞道。

    “你精神力这么高,就好好练吧。有一天你真能救人了,也是个大功德,对吧?”歌瑶笑道。

    “嗯,我知道了。谢谢师姐。”

    歌瑶瞥了他一眼,笑道:“瞧你那傻样儿,谢什么谢,你不是我师弟嘛!”

    她微微翘起的小嘴儿,眉目间带着笑意,看得黄炎一阵心旌摇曳。怎么师姐的笑容这么好看?这么熟悉?

    队伍又行进了三天,抵达了拉索特城外。在城门外的土路旁,有一个露天的小茶馆。佣兵团连日来的行进,让大家都很疲劳,黄炎便准备让大伙在茶馆这里休息一下。可是,一个看起来是茶馆老板的中年汉子,却静静地托着腮,好像根本没注意到大队佣兵的到来。他的表情沉静,目光明亮,直直地盯着一旁的草地。

    地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只是一片在春天里长起来的小草。

    黄炎本不愿打扰他静思,但大家实在有些口渴,便张嘴喊道:“喂,老板,给我们来点茶水好吗?”

    那人却没有回应。黄炎又喊了几声后,他才侧过头来有些茫然地看着这个年轻的小伙子。

    “老板,你在想什么呢?难道是‘我思故我在’吗?”黄炎笑问道。

    他微微一笑,说道:“我思故我在?这种说法很有意思。只是,为什么要‘思’?怎样的存在?”

    黄炎挠了挠头,答道:“我也经常在思考这些问题呢。”

    “哦?你思考出什么了?”

    “我什么都想,却好像总有一些问题想不清楚。您呢?”

    “是嘛。那你先解释一下你刚才所说是什么意思吧。”

    黄炎想了想,说道:“人有头脑,不就是要经常思考嘛?所言所行,是对是错;世间百态,孰好孰坏;天地万物,有怎样的联系,等等。至于怎样的存在,这个问题我也经常在想。”

    “哦?那你有什么结论吗?”

    “这。。。这个很难说清。但我想,既然存在,就要符合道理,就要有存在的意义。”

    “什么样的道理?什么样的意义?”

    “道理,自然是要符合天地造化之道,方能成为道理;至于意义,自然是要在这样的道理下存在,并严格按着这样的道理延伸发展,方有意义。您说呢?”

    黄炎的这番话,使他再次陷入了沉思。半晌,他抬起头,问道:“何谓天地造化之道?”

    “世间万物所內显或外显的联系、规律、规则,应该就是天地造化之道了。您说呢?”

    “呵呵,好像是这样哦。”他心满意足地笑着,好像已经豁然开朗。转过头又看了一眼佣兵团的其他人,这茶铺老板问道:“你们要喝茶?”

    “是的,我们口渴得紧。”黄炎答道。

    他微微一笑,招呼大家坐下来,摆上一个个大碗,然后拿起一个茶壶给这些碗里倒茶。只是,即便他在倒茶,好像也在思考。好几次,茶水都溢出来,他却浑然不觉。黄炎无奈,只得接过茶壶给大家倒茶。

    这位大叔,思考时实在太专注了。这不,茶壶刚被黄炎接过去,便又到一旁坐下,开始了长考。

    座位不多,佣兵团的很多人都在站着喝茶,在这路边茶摊却也没办法。好在茶水充足,大家都解了渴后,黄炎准备结账走人。可那位茶铺老板,那位大叔,仍在那静静地思考。黄炎在一旁默立了一会儿,见他依旧如此,有些无奈。直到佣兵团有人催促黄炎,他才无奈地轻拍了一下那位大叔。

    “老板,我们喝了四十碗,总共多少钱?”黄炎问道。

    “嗯?钱?多少钱来着?”那位大叔挠着头一边想一边自言自语地问道。

    黄炎笑问道:“怎么?多少钱一碗您竟然不记得了吗?”

    这时,有人喊道:“黄炎团长,该走了!”

    “好的,知道了!”黄炎应着,又对那位大叔问道:“老板,您算出来没有?”

    “你们给四十枚铜币就得。”大叔答道。

    黄炎从兜里掏出四十枚铜币准备递给他,谁知,那位大叔却背对着自己在那收拾起来了。

    “老板,钱放桌子上了。”

    那位大叔笑问道:“喝好了吗?”

    “嗯。您干什么呢?”

    “你们不是要走了吗?我也该走了。”

    “天色还早呢,您去哪?”黄炎奇怪地问道。

    “我去找一位朋友。”

    “朋友?”黄炎很奇怪。

    大叔笑了笑,答道:“我那朋友很爱到处跑,我可得好好找找他去。”

    黄炎心想,这么喜欢静思的人,竟然也有爱到处跑的朋友。。。他总觉得跟这位茶铺老板投缘,便又问道:“找他做什么?”

    “嗯,我想明白了一些事,却应该跟他交流一下了。”大叔带着满脸的笑意答道。

    “哦,老板,希望您早日找到您的好朋友。我们也要走了,再见。”黄炎向他招了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