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27章 双星森林

作品:无双龙魂

    在探险队伍中,黄炎还见到了地理老师、富有经验的冒险家斯特尔斯,斗技老师李斯特,魔法老师方丹尔,以及此次去探险的同学们。其中,自然有荣耀骑士飞利浦,以及跟黄炎pk过的剑盾士鲁德。

    在黄炎离开学院的日子里,荣耀骑士仍是经常对伊莎贝拉大献殷勤而无果,但他已经调整好了心态,课程、修炼并没落下。学院里,除了上课时间,大家很少见到鲁德。他变得更加沉默寡言,而每次下课后,鲁德就消失了。但大家从他的眼中,都能看到更加的自信。自从输给黄炎后,这个家伙,私下里一定没少下苦功夫!

    对于再次见到黄炎,两人也很意外。从他们的眼中,很明显能看到一股灼灼目光。看来,从各个方面战胜黄炎的想法,仍在他们的心中深深扎根。

    黄炎只是和他们微笑着打了声招呼,便在队伍中与师姐高歌瑶一边走一边研习起了魔法。

    “师姐,‘解毒’魔法好理解,我已经掌握,这个叫‘连接’的魔法,是什么原理?”

    “这个魔法啊,当初我也不太明白。师傅便截了一截树枝然后带着我到林中,随便找了一棵树。随后,他又在那棵树上截下来一截树枝,把开始截断的树枝安在这棵树上,包好。过了些日子,他又带我来看。结果,在解下包裹的布头绳索后,那截树枝,竟然长在了断口处!师傅说,这个叫‘连接’的木属性魔法,与这种技术类似。它不仅能把树木的断枝续上,也能找些合适的枝条续上。这就是这个魔法的原理了。师傅说,‘连接’魔法,最是适合医治完全断开的伤口,只要有相适应的部件就行。”

    “哦,这么神奇啊!”

    “你没事可以拿些花草树木来练习练习。”

    “好的,师姐,我知道了。”黄炎高兴地说道。

    随后,黄炎就开始了对这个魔法的练习。当一些被弄断的小花小草让黄炎“连接”上后,他又开始对一些大树进行“连接”。这个魔法很神奇,黄炎领悟的极快,那些大树的树枝,很容易就被他“连接”上了!

    对于黄炎经常练习的这个魔法,竟然使得魔法老师方丹尔、甚至麦卡锡校长也大呼神奇。

    “黄炎,你真的学会了木属性的魔法?”麦卡锡问道。

    “是啊。”

    “天啊,真的有人能学会精灵们的木属性魔法斗气!”

    “校长,老师,多多感悟自然,也许你们也能的。”

    “自然?”

    “是的,自然。”

    这可好,此后,队伍行进的速度变慢了。很多人,包括麦卡锡校长和方丹尔老师,经常性地就对着路边的花花草草和郁郁葱葱的树木发呆,行进速度自然就变慢了。

    鲁德总是卯着劲想跟黄炎再比划比划,就连飞利浦也是如此。可看着他那么专注地练木属性魔法,生生压下了这个念头。他俩也很奇怪,黄炎多日不见,没想到再见到时,却已经会了几乎是精灵们的专属魔法!

    队伍前进了两天,眼看着就要进入双星森林了,这时,从队伍的后面,传来一阵马蹄声和两个高声呼喊的声音:“麦卡锡校长,你们等等”

    众人回过头,发现竟然是身着便装的公主殿下和她的侍卫官莱昂!他们的后面,还有两骑,正是巴恩斯和保尔!

    “呀!是公主殿下!”回过头的男生们纷纷瞪大了眼睛。

    伊莎贝拉和莱昂纵马驰来,却发现有这么多的精灵和那个大个子,很是吃惊。

    “公主殿下,你还好吗?”黄炎笑吟吟地问道。

    “黄炎!!!”伊莎贝拉看到他,硬是把马匹拉住了。她那双明亮的星眸,紧紧盯着黄炎,一脸的不可置信。

    黄炎笑了笑,又对莱昂说道:“侍卫官大人,还是那么帅啊!”

    “哈哈,你这小子,这么长时间,跑哪去了?”

    伊莎贝拉这时快速跳下马来,上前就想痛扁他一顿,却突然然惊觉旁边还有那么多同学老师,以及其他不认识的人,只得生生忍住。而且,他的身边,那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黄种人少女,怎么这么漂亮!她的气质是那么的恬静温婉,她是谁?为什么在黄炎身边?我可不能失了仪态!

    “黄炎,你到底去哪了?这么长时间,为什么只来了两封信?”伊莎贝拉嗔怪着,又用不易察觉的敌意目光偷偷瞄了高歌瑶几眼。

    “公主殿下,说来话长。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吧,这是我的师姐,高歌瑶。这是。。。。。。”

    “黄炎!契亚!莱迪克!老天,你们怎么都在这里!”跟上来的巴恩斯和保尔惊呼道。

    “哎呀呀,保尔,看来你又长高了啊。来,咱们比比个子。”

    “跟你比个子?你脑袋有毛病吗?”保尔笑道。

    “你才有毛病呢!看看咱们谁高!”莱迪克说着,从马背上一下子就跳到了阿鲁卡的肩膀上,并站直了身躯,然后一脸不屑地俯视着保尔。

    保尔抬头看着阿鲁卡,又看着一脸骄傲的莱迪克,笑道:“你高你高,快下来,让我摸摸你的光头!”

    “想摸光头啊,你够得到吗?”话虽这么说,莱迪克在阿鲁卡的肩膀上蹦了几下,然后还是跳了下来,并假装恶狠狠地给保尔的大肚子来了一下。保尔对触摸他的光头,早就“馋涎”已久,自然不会放过。。。。。。

    “契亚,还是那么酷啊!”巴恩斯笑道。

    “你还是那么帅呢!”契亚笑着,上前热情地分别与他们相拥。

    这五个曾经共同经历了磨难的少年,此刻重逢,高兴的同时,自有说不完的话,却把旁人冷落在了一边。

    “公主殿下,您怎么来了?经过陛下的同意了吗?”麦卡锡看着伊莎贝拉笑问道。

    伊莎贝拉羞红了脸,懦懦地说道:“校长,父皇不同意,我就偷偷带着莱昂他们跑出来了。”

    “嘿!我一猜就是这样。”

    “校长,回去后您可得帮我!总在皇宫里,那不成了温室的花朵了吗?我要出来历练!”

    “哎,看来我们的伊莎,真的是长大了呢。这事,我回去自会帮你说情。不过,到了这里,你是不是应该跟你父皇母后写封信什么的?”

    “不用您提醒,我早就给他们留了一封信才跑出来的,咯咯。”

    “哈哈,你这丫头!”

    “校长,那些精灵是哪来的?都是契亚带来的吗?”

    “他们啊,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据说是黄炎弄的佣兵团成员。”

    “佣兵团!”一旁的莱昂惊呼道。随着佣兵团四处冒险,可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呢!

    麦卡锡笑道:“是的。具体的你去问问黄炎吧。”

    伊莎贝拉和莱昂看着兴高采烈的那几个人,知道现在不是询问的时机,便想着回头好好“拷问”一下黄炎。

    在互相诉说了离开的这些日子所发生的种种事情后,黄炎被伊莎贝拉带到了一旁。

    “伊莎,什么事?我正想问问你我妈妈怎样了呢。”

    “伯母挺好的。我把她安排在了亨利元帅给你的那套宅子中,也有人服侍和保护,你放心吧。”她看着黄炎,幽幽问道:“怎么,你只记得伯母吗?”

    “我做儿子的,当然要记得妈妈啊!”

    “哼!那我呢?”

    黄炎笑道:“当然也记得。”

    “我怎么看不出来?说!那个高歌瑶是谁?还有那个叫伊莲和琳达的姑娘,她们看你的眼神怎么都不太对劲?!还有那个谁,我都不想说了!”

    黄炎一脸无辜地说道:“还有谁啊?歌瑶和琳达是我的同门师姐师妹啊,伊莲也算是我的师姐呢。她们的眼神怎么了?很正常啊。”

    “哼!什么师姐师妹的,你们是同一个师傅吗?”

    “不是啊,有两个师傅呢。”

    “她们是你的师姐师妹,那我算什么?”

    “你是尊贵的公主殿下啊。。。哎呦!你轻点行不行!”

    “我。。。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人?”伊莎贝拉明亮的眼眸,此时已经隐隐有泪花闪动。

    黄炎笑道:“你当然是我的伊莎。”

    “哼!那你见了我,怎么好像很平常的样子?在帝都,在学院,多少人追我,你知道嘛?!人家都没理他们呢!”

    “谁?谁那么没眼力价,敢追我的伊莎?!找倒霉吗?”黄炎气呼呼地作势四处张望。

    伊莎贝拉看着他在搞怪,忍不住噗嗤一乐,心头的阴霾和离别的思念,在这一刻,全都不翼而飞。

    “我!”一声很干脆的声音传来,紧接着,飞利浦从树后闪身而出。他看着含情脉脉的伊莎贝拉和黄炎,心中的愤懑此时充满了胸膛。自己作为荣耀骑士,处处对伊莎贝拉大献殷勤,可她却总是对自己忽冷忽热的。原来,她的心中,真的已经有人了!真的就是这个黄种人!

    伊莎贝拉脸一红,问道:“飞利浦哥哥,你怎么来了?”

    飞利浦此时却没有理会伊莎贝拉,挑衅道:“黄炎,我来‘找倒霉’了!咱们两之间,也该有个了断了!”

    黄炎看了他一眼,问道:“了断什么?”

    “自然是伊莎贝拉的事!”

    “伊莎贝拉什么事?”

    飞利浦拿出了剑盾,啪地互相一击,然后把头盔护脸拉下来,说道:“什么事你清楚!若你输给我,以后便不能再和公主殿下接触!”

    黄炎让伊莎贝拉离自己远点,然后对他问道:“咦?你这话好奇怪。若要我陪你切磋一下,我肯定奉陪。但你的说法,好像把公主殿下当赌注一般。你又是公主殿下什么人?公主殿下是什么物件吗?就算你赢了我,就能赢得公主殿下的芳心吗?”

    “这。。。。。。”黄炎连珠炮似的问题,让飞利浦一时语塞。过了一会儿,他恼怒地挥出长剑,一道气刃随即发出,口中喝道:“少废话!接招!”

    黄炎没想到他说打就打,赶忙跳到一旁。

    那道火红的气刃擦着黄炎的身侧飞过,在地上划出一道痕迹。黄炎拿出背后的“无名”,笑道:“来真的啊!”

    “还奇怪你怎么换了这把大剑呢,正好让我来领教一下!”飞利浦说着,挥着长剑,连续发出几道气刃。气刃的飞行速度极快,黄炎辗转腾挪,好不容易躲开几道,但仍是有一道气刃无法躲开,他只得也挥出一道气刃,试图用自己的气刃抵消对方的攻击。

    “嘭”的一声,黄炎的火煅金气刃与飞利浦的气刃一相接触便发出了一声巨响。从斗气水平来看,其实黄炎的火煅金斗气还稍胜半筹,但因为斗气间相克的原理,双方的气刃竟然在空中双双抵消。

    “来而不往非礼也!”黄炎说着,连连挥舞无名,一道道气刃也疾速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