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9章 伺候

作品:无双龙魂

    “知道了师傅.”艾丽萨答道。

    哈斯勒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了,我看你也看不进去书了,去那边练字吧,也好静静心。你既然要学习魔法铭文,一定要把书法练好了。要知道,这书法中,也很有玄机呢。”

    “好的,师傅。”艾丽萨说着,便到一旁的书案练起字来。

    笃笃几下敲门声传来,哈斯勒放下手中的书籍,说道:“进来吧。”

    黄炎推门进去,看着哈斯勒,笑道:“老头子,还是那么精神啊!”

    “臭土鳖,回来了却不知道来我这里看看,反而要我让人去请你?”哈斯勒假意怪责,脸上却笑意盎然。

    “哎呀,我怎会忘了我们德高望重的‘老头子’?只是新认识了几个朋友,经校长大人同意,他们也成为了学院的学生,我帮他们安顿下来。这不,一经您老人家召唤,我不就屁颠屁颠来了嘛!”

    “你这臭小子,出去溜达了这么长时间,好像会说人话了啊!”

    “俺一直会说人话啊,要不您老人家能理我嘛?老头子,这次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你见过思嘉了?”

    “咦,您怎么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他还好吧?”

    “你既然知道,那还用问我?”

    “他给我来信说一切都很好,可我却放心不下,这才问问你。”

    “他挺好的,不过。。。。。。”

    “不过什么?”

    这个话题让黄炎有些迟疑。看来思嘉给他的信,并没有说太多,黄炎也不知道该不该跟他说亡灵法师的事。

    “你在那犹豫什么呢?他到底怎么样?”

    黄炎只得答道:“他现在挺好的。不过,前段时间之所以失踪,却是为了躲避亡灵法师的追杀。”

    “亡灵法师追杀思嘉?!”哈斯勒拍案大怒,起身踱起步来。屋内气氛骤然凝结,就连艾丽萨也骇得停止了练字。

    过了一会儿,哈斯勒渐渐平静下来,问道:“为什么?”

    黄炎答道:“还记得思嘉给你的生日礼物吗?”

    “你是说,因为那块藏宝图?”

    “不错,那藏宝图不止一块。为了得到藏宝图,亡灵法师在精灵王国和克罗纳行省作乱,给不少人下了诅咒,就是为了那些羊皮藏宝图。”

    “那他现在在哪?”

    “他在随佣兵团四处历练,顺便查找亡灵法师的踪迹。那个佣兵团实力不弱,您放心吧。”

    “嗯,多历练历练也好。”哈斯勒说着,突然发现艾丽萨在那听得入神,竟然忘记了练字,便瞪了她一眼。艾丽萨赶忙又埋头练字。

    “老头子,你那是什么眼神,对艾丽萨这么凶干嘛?”黄炎笑问道。

    “咦?你这土鳖,怎么这么难伺候?当初我让她自己看书,你嫌我这当师傅的不管她;现在我管她了,你又嫌我管的多了吗?你当她的师傅还是我当?”

    黄炎赶忙陪着笑脸说道:“哎呀呀,当然是您老人家当师傅!您管的好!管得妙!老头子,艾丽萨的魔法学的怎么样了?”

    “嘿!我挑的徒弟,那怎么会差!就是你这小子,一来就让人家魂不守舍的。”

    “师傅,您说什么呢!我只是好奇而已!”艾丽萨嗔道。

    “好好练你的字吧!”

    “哦,知道了。”

    “老头子,艾丽萨有你这么负责的师傅,我相信她一定能学好魔法的。那个。。。”

    哈斯勒机警地打断了黄炎的话头:“你这土鳖,来了竟然猛夸人。你的‘那个’后面的事就别说了!”

    “老头子,你不能这样!”

    “我怎么不能了?”

    “你看,我给你带来了思嘉的消息,一路历经风险前来看望您老人家。。。。。。”

    “打住打住,你带来思嘉的消息不假,从宿舍到这里来看我怎么还历经风险了?”

    “不提也罢。我想拜托您一件事,你到底帮是不帮?”

    哈斯勒想了一下,说道:“太麻烦就不要说了。”

    “不麻烦,就是帮我给这把大剑铭文。”黄炎说着,便把背后的无名拿下来给他看。

    “咦,你小子换剑了?”

    “嗯。”

    “这把剑怎么看不见魔晶?还要我给你镶嵌魔晶不成?”

    “不用。魔晶已经熔进了剑身中。”

    “是嘛?怎么看不出来?还有,这把剑很一般啊。。。。。。”

    “嘿嘿,黑铁大师的杰作,怎会一般?”

    “哦?这把剑是黑铁大师的作品?”

    “不错。”

    哈斯勒很吃惊,拿着大剑又开始仔细审视起来。半晌,他才问道:“你准备给这把剑镌刻什么样的魔法铭文?”

    “最好是五种属性的魔法铭文。”

    “五种属性?”

    “是的。您好好选一下那些诗句吧。”

    “这么说,你这把剑,熔进了五种属性的魔晶?”

    “不错。”

    “有意思。”

    “老头子,看了半天,这个忙你帮是不帮?”

    “哼,看你今天态度这么好的份上,就帮你一把吧。”

    “嘿嘿,我就知道老头子德高望重、侠义心肠、义薄云天。。。。。。”

    “行了行了,你快打住吧。把剑放在这,三天后过来拿。现在,你可以滚了。”

    “好好好,我走。艾丽萨,好好跟师傅学啊!”

    “知道了,黄炎哥哥。”

    黄炎从哈斯勒这里离开后,直接去了亨利元帅当初给的宅子中见到了自己的母亲。这一次,黄妈妈更是激动,流下的是幸福的泪水。她拉着黄炎,说东说西,好像总是有说不完的话。看着母亲的气色比当初在村子里不知道好了多少,黄炎也很开心,耐心地陪着她说话。

    这几天,伊莎贝拉被禁足了,莱昂也被皇帝陛下狠狠地责骂了一顿。黄炎是在去皇宫后花园中拜见博格陛下时才知道的。

    关于黄炎的一些事,奥斯卡和洛克已经向博格陛下提了一些。看着黄炎在逐步成长,博格很是高兴。现在帝国在各方面都向着更加强大、有序、健康的方向发展,很多地方,与黄炎当初的建议不无关系。再次见到这个年轻人,博格愉快地跟他交谈了很长时间。

    对于黄炎的将来,博格和哈里斯是有考量的,只不过,现在黄炎还要在学院学习,他们并没有把一些事情跟他说。

    工厂那边,黄炎也去了。厂子的规模,扩大了许多,管理得井井有条,这让他始料不及。就连刘志远那边,也在帝国的协助下建成了一个不小的木器厂。伊莎贝拉基金会的总部已经落成,运转顺利,有效地支持了无冬城乃至帝国一些贫困地区的发展。

    这天,从哈斯勒那里拿来铭刻好的无名大剑后,黄炎和伙伴们来到了新校区。新校区现在只有一部分收尾工作,眼看就要全面竣工。看着崭新的一栋栋楼房,大家都很开心。

    忽然间,在那边传来一阵吵闹声。

    “妈的!让你多搬几袋沙子又怎么了?!”

    “小子,你再瞪眼?信不信我收拾你!”

    “你去不去?!”

    “不去!那是你们的活儿!”

    “妈的,黄皮小子,不想活了是吗?!”这人说着,上前就是一脚,踹在了一个穿着破旧衣衫、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模样的少年身上。

    紧跟着,另外两个人,也上前对那个黄种少年拳打脚踢起来。而在一起工作的其他人,只是木然地看着。

    黄炎他们见那边出现混乱,赶忙跑了过去。

    “住手!干什么呢?!”

    “他那么小,你们为什么打人?”黄炎怒道。

    “三个人打一个小孩儿,算怎么回事?”巴恩斯和保尔他们也很生气,上去就把这三人推开。

    “妈的,别推我!你们算哪根葱,敢来管我们的事!”

    “哦~我想起来了!这个贱胚子,一定就是来学校没多久就失踪的那个黄炎!妈的,我们的事,轮得到你们管吗?!”

    “不是说,你跟索菲娅老师私奔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是不是又被索菲娅老师甩了?!哈哈哈哈!”三个人说着,便狂笑起来。

    黄炎看着这三个年轻人,他们身上的衣衫,虽然有些脏,却不像其他人那样。猛然间,他想到了这三人有可能是学校的学生,是不是他们犯了什么错,却没钱给校方交罚款,便来这里干活?再听着他们接下来的污言秽语,黄炎心中怒气渐盛,上前就一人给了他们两个大嘴巴子。

    “贱胚子,你敢打我们?!”

    “打你们又怎么了?”巴恩斯说着,便和保尔还有莱迪克上去对着他们就是一顿好打。

    这三人在这群工人中威风惯了,哪吃过这样的亏。想还手,却被黄炎几人打得嗷嗷直叫。到后来,这三人被打倒在地,身上吃痛,抱着头连连告饶。而那些围观的工友,大骂活该。

    “看在同学的份上,别打了。。。。。。”

    “同学?你刚才那些脏话,把我当同学了吗?”黄炎气不过,上去又是一脚。

    “这个孩子那么小,作为圣斗学院的学生,应该仗着自己有两下就去欺负人吗?!”巴恩斯几人说着,又上前赏了他们一顿。

    后来,黄炎拦住了他们,说道:“好了,差不多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