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6章 树欲静

作品:无双龙魂

    两人又交换了十余招,连续的强攻未果让那刺客有些气馁。黄炎见机运起“领域”,伺机反攻。一时间,黄炎力量敏捷大涨,大剑更是势大力沉。“咄咄咄”几声,无名大剑都被对方用九环大刀招架。只是这次,无名大剑传来的力量,却让那刺客虎口发麻了。

    若非有弓箭手寻隙射出两箭迫得黄炎躲闪不能发出全力,好几次,只怕那刺客的大刀险些就把握不住。

    两人缠斗至一处,而另外一些人,则绕着大山石把歌瑶包围起来。歌瑶早已顶起魔法盾,又赶忙放出一个魔法。这魔法名为“火花四射”,却是射向四面八方的。“嘭”的一声,魔法四下绽放,又有几人被点燃,嗷嗷大叫。而其他人,也被这个魔法的气浪震得直往后退。

    歌瑶双手再次翻转结印,挥手间,几个魔法火球就释放了出去。如此近的距离,那些刺客躲避不及,一个个身中火球,惨叫连连。剩下几个赶忙逃离找山石躲避。歌瑶乘胜追击,在他们身后释放魔法。

    此时,与黄炎缠斗的那个刺客越打越心惊。这个黄种人男爵才多大啊,大剑使得如此娴熟,斗气又充沛,力量也极大。而自己人连连的惨叫声也让他分心,自己大刀上嗡嗡作响的刀环,此时更是扰人。

    就在这一刻,黄炎大剑再次劈来,他赶忙举刀招架。哪知,黄炎这招是个虚招,手腕一转,大剑却砍向了那刺客拿刀的手腕。他大吃一惊,赶忙缩手。“噹”的一声,黄炎直接把他的大刀砍飞。“啪”的又一声,大剑刀背已经拍到了那刺客的肩膀上。

    这一拍,黄炎已是手下留情,用的是刀背。否则,他整个右肩就被削了下来。即便如此,那刺客受此重击,仍是被拍翻在地,昏迷不醒。

    解决了这个强劲的对手,黄炎一声清啸,提醒歌瑶,又威赫其余刺客。

    剩下的十几个刺客见首领被击败,好几人又被那年轻的魔法师追打,他们哪里还敢恋战,纷纷往山下飞奔而逃。

    黄炎跑过去帮助歌瑶又解决了那几人,却发现其余的**个刺客已经跑远。

    “师姐,别追了!”

    “怎么?这些刺客要杀你啊,哪能让他们跑了!”

    “他们跑不了的,你看!”

    歌瑶顺着黄炎手指的方向往山下远处一望,已经有大批骑兵部队赶到了葛青山山脚,却是古勒吉斯接到人们的急报,火速赶来。

    呼喝声惨叫声从山下传来,不一会儿,在一片欢呼声后,就渐渐平息了下来。

    “师姐,那边还有个家伙没死呢,咱们去看看。”黄炎说道。

    “好!”

    两人来到那个被拍翻的刺客跟前,见他扔在昏迷,便用大剑剥掉了他的蒙面面巾。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白人汉子,满脸络腮胡子,眉宇间还颇具英气。此时因为疼痛,即便仍在昏迷,他的眉毛却皱在了一起。

    黄炎用冰冷的大剑拨了拨他的脸,他这才幽幽醒来。看着泛着寒光的无名大剑,他心一惊,赶忙侧身欲躲避。谁知,他这一动,却触及了肩膀的伤。他一声闷哼,头上就冒出汗来。肩膀锁骨,看来已经折了。

    “说!谁派你们来的?!”黄炎冷冷地问道。

    那人闭口不言。

    歌瑶作势就要释放魔法,却被黄炎拦住。黄炎又问道:“我们认识吗?”

    那人摇了摇头。

    “我们有仇?”

    “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来杀我?!”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我看你是忠于金币了吧?念你一身武艺不易,我这才留手。你却把武艺和灵魂都卖给了金币,真是可悲!”

    “既然行动失败,又被你抓获,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哎。。。”他疼得又闷哼一声。

    黄炎见他说的干脆,却又有些不甘心的样子,便又问道:“究竟是谁派你来刺杀帝国男爵的?!你若说了,我便放了你!”

    那人只是摇头,闭上了眼睛。

    “我就不信在你身上找不到线索!”黄炎说着,便在他身上搜索起来。

    “咦!这是什么?”黄炎从他的内衣兜里,翻出一个小本子,却见上面书写着“退役军官证”五个字。

    “原来你叫盖亚,竟然是个布卓市的退役军人!”

    “这是过去的事了,你翻出这些有什么用。。。”

    “过去的事?如今你为了金币出卖自己的灵魂,曾经的军人气节去了哪里?!曾经的信念信仰去了哪里?!”

    这盖亚内心被触及,却答道:“气节,信仰。。。气节不能当饭吃,信念信仰也不会带来金币。我要吃饭,还需要金币!”

    “一个人,没了气节,没了信念信仰,又会成为什么?!你既然退役,帝国或是地方领主没有安排你工作吗?”

    “安排了,可是我家里有事,工资并不能。。。不能满足我之用,这才。。。我不要奴颜婢膝到处借钱!你懂吗!”

    “你家什么事?”

    “我爱人身患重病,每月都需要大量的钱财维系生命。我没办法,这才走到了这一步。”

    黄炎一听,心头已软,说道:“你爱人什么病?我这边有八阶的牧师和炼药师。”

    “没用的。九阶的牧师我都找过,我爱人她每天只能用昂贵的药物维持。”

    “是嘛。这样,我相信你说的,你在沙田郡养好伤就走吧。我不为难你。”

    “真的?我没事。。。哎呦。。。我能走,现在就走。”他挣扎着,扶着右胳膊勉强站了起来。

    黄炎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你走吧。”

    盖亚起身蹒跚而行,却又扭转身子回来说道:“男爵,你要小心布卓市那边。我能告诉你的,也就是这些了。”说着,他转身就走。

    “喂,盖亚!”

    “怎么?”

    “我这里有点钱,不多,你拿去给爱人治病吧。”

    “这。。。不用,谢谢。”说着,他捡起了自己的九环大刀,默默地再次转身离开。

    看着盖亚落寞的身影,黄炎点了点头,却暗自怒火中烧。在布卓市,自己跟谁有过结呢?他们竟然要暗害自己!自己只想潜心修炼,好好建设沙田郡,带领大家走出困局,他们竟然要暗害一个帝国男爵!

    盖亚已经渐渐走远。

    来到山下后,黄炎又制止了古勒吉斯对他的追杀,说道:“放他走吧,也是个苦命的人。”

    古勒吉斯问道:“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刺客,布卓市那边派来的刺客。”

    “布卓市?谁啊?该不是你得罪的那个督抚衙门的塔吉克吧?”

    “有可能,也可能是那个索拉尔少爷。”

    “如今咱们该怎么办?”

    “你们抓紧训练,还要注意郡子的安保工作。还有,要让兵士们都明白自己的工作职责。另外,让军士们都学会唱“清心弄”和“精忠报国”。大家是保护郡子民众的,要正气凛然,军风军纪要抓好。咱们的商业发展起来了,治安不能乱。还有,咱们或许该着手重新建设城墙了。”

    “好的,军风军纪的事你放心吧!只是,这里的土墙连风沙都挡不住,咱们有那么多钱新建城墙吗?”

    “水泥混凝土咱们自己能生产,只需要石材和人工钱。现在我这里还有两万多金币,只要把亚麻都收集起来,制作出大批轻甲,并销售出去,应该能有些进账。”

    “只怕那也不够啊。才这点亚麻,做不了多少轻甲的。”

    “不够就拆借一些融资款,等诸葛弩和奶酪都挣钱了再补上。只能这么办了。”

    古勒吉斯点头说道:“看来只能这样了。”

    因为要着手修建城墙,砖窑厂那边生产出来大量的泥砖后,便开始烧制陶瓷器。黄炎问过约瑟夫,陶瓷器品在大城市还是很受欢迎的。

    而这些天,约瑟夫也喜形于色地把培元丹的五千金币送了过来。据他说,培元丹在布卓市的拍卖会上大卖。每颗都拍出了两三百金币的价格。德全行在布卓市并没有把所有的培元丹拿去拍卖,只卖了五十颗,剩下的五十颗送去了帝都。培元丹只怕在帝都能卖得更高。

    如此,黄炎现在的金币总数还有三万多枚。他和大家规划,拿出一万金币用于修建城墙,剩下的作为人事开支和其他建设生产的备用金。而一万金币肯定不够建造石质城墙的,只能作为先期建设款。

    木器厂那边,购买了大量木料,不仅要用于诸葛弩的制造,其余的黄炎让刘志远打造一些家具。简单的来料加工,但刘志远他们打造出来的家具品质极佳,也有不错的销售业绩。

    铁器厂也是来料加工,铁料除了制造诸葛弩的扳机机关,其他的大量制造武器装备。克罗泽的铁匠手艺还是不错的,武器装备成品在布咔察市卖的也不错。

    自黄炎男爵被刺事件一周后,盖亚回到了布卓市,并见到了索拉尔少爷的师爷。

    “咦,盖亚,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事情办的怎么样?”

    “布莱德师爷,对不起,行动失败了,其他人可能都死了。那个男爵和他的手下太厉害了,他最少都有八阶斗气的水平。我们不是对手。”

    布莱德脸一沉,冷冷地说道“废物!那你怎么回来了?”

    “我。。。我跑的快,这才逃得性命。”

    “哼!我不是问你怎么逃生滴是问你,行动既然失败,你还来我这里做什么?!”

    “布莱德师爷,请您发发善心,我也是给索拉尔少爷办事的,请您给我一些钱,我受伤了,需要治疗,我那口子也。。。”

    “那是你自己的事!你没完成任务,什么钱都没有!滚!蠢货,别再来烦我!”

    盖亚见他如此冷漠,叹了口气,极不甘地捂着受伤的胳膊转身离开。身后,那布莱德又说道:“真他妈的混蛋!完不成任务还想拿钱!你们这帮蠢货什么事都办不成!竟然还敢提少爷的名讳!沙田郡,看来要跟索拉尔少爷另想办法了。。。”

    他又看了看盖亚远去的背影,招手把一个手下唤到身边,咬着耳朵窃窃私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