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八十五章:再见星月

作品:太古战神归来

    帝昊扫眼其他的大帝,微微一笑。

    那笑容明明阳光灿烂,看在那些人眼中却浑身一颤,如同看到了恶魔的微笑。

    帝昊对彩月道:

    “仙子保重,我跟他们去月宫玩玩。”

    众人嘴角一抽,总感到此人前往月宫不会有好事。

    彩月嫣然一笑:

    “公子慢走,有时间常来啊。”

    不知怎么,今天听到什么话都感到别扭,彩月的话,听在众人耳中,也像是在招揽生意。

    帝昊淡淡的道:

    “前面带路吧,说不定你们的主子已经等急了。”

    众人似乎解脱一般,纷纷向外飞去。

    帝昊随后跟着,前往月宫。

    一部分意识进入内世界,见到玄英,发现几人的修为都已达到帝尊境。

    也是,内世界的时间流速也早调到一千比一,几人在里面都修炼了数千年。

    将紫源仙晶分给众人一些,看向欧阳飞燕。

    这些年来,她修炼的最刻苦,她要跟帝昊一起去寻找儿子。

    把对儿子的思念全都用在修炼上,原本几人中她的修为最低,现在却是她的修为最高。元神也蜕变为五彩元神,却是几女中等级最低的。

    玄英,东方玉和北宫飘雪三人成就的都是七彩元神,也是自己的失误,当初没将此女带在身边,错过了最佳洗练元婴时期。

    能成就五彩元神,不知她承受了多大痛苦才做到。

    跟几女闲聊一会,玄英时不时看向不远处的芙蓉谷。

    帝昊一咧嘴,解释道:

    “她们都是你们的姐妹,以后常走动。”

    玄英默默地点头,北宫飘雪惊叹道:

    “小色狼果然有本事,竟然将芙蓉谷一窝端了。”

    她们都在芙蓉谷待过,知道里面有多少姐妹。

    只有玄英和冰魄仙子不知,诧异的看着北宫飘雪。

    北宫飘雪嘴上佩服,眼中尽是幽怨和浓浓的醋意。

    连忙将芙蓉谷介绍一遍,帝昊尴尬的站在一边,听着北宫飘雪夸张的讲着,一脑门子黑线。

    走了一个唐璧,以为能消停一些,这北宫飘雪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发起疯来,一样令人可怕。

    玄英幽怨的看着帝昊,只是淡淡的道:

    “她们对公子帮助很大,我们却是拖油瓶,不过这女人多了,阴气太盛,公子要注意身体啊。”

    帝昊一咧嘴,心道:

    “她们十个也顶不上你一个,这话哪有你说的份!”

    嘿嘿一笑:

    “不多,忙得过来。”

    玄英白了帝昊一眼,说道:

    “既然纳兰妹妹在芙蓉谷,哪天过去看看。很久没有见到她,有些想念。”

    帝昊叹息道:

    “早已嫁为他人妇,再想相遇看机缘吧。”

    几人一惊,纳兰可是不会轻易放手的,怎么说嫁人就嫁人了呢?

    帝昊将经过讲了一遍,几女喜忧参半。

    喜的是队伍大批减员,忧的是好友之间,天各一方。

    帝昊话题一转,问道:

    “师姐,想跟你讨点令女人激动的药物。”

    玄英怪怪的看着帝昊,没有回答。

    帝昊知她误会,解释道:

    “我要去见星月那贱人,此人淫/荡,又被阴阳二气肆虐,更是肆无忌惮。我想再给她添加点作料,让她一次爽个够!”

    几女鄙夷的看着帝昊,对用这种办法报仇,持有不同意见。

    玄英了解帝昊的心情,任谁被无休止的戴绿帽子,也早已怒火中烧。

    微笑道:

    “你想要达到什么效果?”

    “我想要她在仙界最大的怡情楼卖身千年而亡。”

    四女身体一颤,玄英道:

    “以她大帝修为,此事很难办到。但她被阴阳二气所扰,此事并不难。你稍等片刻,我给你取来。”

    说罢,玄英消失。

    几女眼中露出忌惮之色,帝昊微笑着安慰道:

    “师姐心性最是善良,不会暗算自己姐妹的,你们大可放心。”

    三女不语,不知在想些什么。

    片刻后,玄英出现,红着脸将一玉瓶递给帝昊,叮嘱道:

    “倒入她的浴液中即可。”

    帝昊收起玉瓶,心道:

    “倒入浴液是不可能啦,我让那贱人喝下此物。”

    帝昊离去后,三女围着玄英问道:

    “玄姐姐,你给公子的是什么啊?”

    玄英红着脸道:

    “玄蛇族祖传催情秘药。”

    北宫飘雪道:

    “玄英姐,以后小妹不小心得罪了你,你可不能偷着给我使用此物啊。”

    玄英这才明白几人围着自己的目的,笑骂道:

    “几千年来,你还少得罪我啦,我可给你用过此药?”

    三女这才放心。

    帝昊来到蛤吞天和蛇妖皇修炼处,两人正在神侃:

    “小海蛇,我现在都是妖帝了,主人也不放我出去风光风光。”

    海蛇皇瞥眼蛤吞天,不屑的道:

    “这些年就听你吹嘘了,难道就你一人进阶妖帝了吗?你抢了那么多资源,修为也没比我强多少,废物一个!”

    蛤吞天大脑袋一晃,翻翻大眼皮,斜眼看着海蛇皇道:

    “你懂什么,我身含两种霸道血脉,所用能量自然比你们多。别看修为没落下你,这战力可不是你能比的。”

    “是吗?那我可得带你出去炫耀一番。”

    蛤吞天一高蹦起来,喊道:

    “主人,想死小蛤了!”

    海蛇皇身体一颤,抖落一层蛇皮。

    帝昊笑道:

    “不错,血脉进化神速,再有千年,可以渡大帝劫了。”

    蛤吞天凑过来,瞪着大眼道:

    “主人,还没给奖励呢!”

    帝昊看着这两家伙火热的目光,笑道:

    “走!我带你们出去见识一番,说不定遇到机缘,这渡劫的时间就大大缩减了。”

    帝昊可知道星月最怕虫豸蛇鼠之类的妖兽,他是故意恶心她。

    带着两人走出内世界,蛤吞天化为本体,驮着帝昊。

    海妖皇化为一条小蛇,盘在帝昊的手臂上。

    那些大帝忽然见到身边多了两物,又是两种十分不令人待见的东西。

    老话说,见蛇不打三分罪,癞蛤蟆落脚背,不要人膈应人,可知这两物的可怕。

    众人心中奇怪,眼中却露出幸灾乐祸的目光。

    都知道宫主天生惧怕这些东西,此人居然还敢带这两物前往,真不知宫主见到后,会是什么表情。

    可能会一怒杀了他,都在暗暗高兴,没人提醒帝昊。

    帝昊也装作不知,得意洋洋的站在大蛤蟆背上,显得很威武。

    破开五重上青冥,很快来到月宫的异度空间入口。

    那统领打开入口,带着帝昊进入空间。

    入口的守卫见到帝昊的坐骑,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

    不知哪来的傻帽,敢带着恶心的蛤蟆进来,这不是找死吗?

    弄不好还会连累到自己,连忙跑过来想要阻止帝昊。

    那位统领释放出大帝的气势,将守卫震回原地。

    带着帝昊向空间深处奔去,那守卫有些发懵,旁边守卫劝道:

    “那人定与徐统领有仇,这是想暗害他。我们已经阻止了,是徐统领一意孤行。出了事,跟我们没关。”

    几个守卫觉得此话甚善。

    帝昊放开仙念,瞬间就覆盖整个空间,有几处的强大禁制,将他的仙念弹开。

    帝昊默默记住这几处的位置,整个空间尽数印在识海里。

    发现整个空间的陆地是由月核构成,散发着淡淡清辉,显得很清冷。

    空中并无日月星辰,这里除了一颗高大的桂树外,再无生物。

    一座座宫殿石楼栉次鳞比,错落有致。

    宫娥彩女穿梭于宫殿间,仿佛进入了俗世皇宫内院。

    阴气浓郁,难怪那女人如此淫/秽不堪。

    很快,来到空间中央的一座大殿入口处,一路上除了入口处的几位大帝外,在未见一个巡逻的护卫。

    仔细感应整个空间,脸色一变,整个空间已被祭炼成一件宝物。

    跟星殿不同,星殿是靠周天星辰大阵守护。

    月宫本事就是一件了不得的仙宝,散发着极道仙威。

    这是一件大帝仙器,还是封号大帝的仙器。

    所谓封号大帝,就是九印大帝中那些无敌存在。

    像血月,他的封号就是血月大帝。

    赤月大帝也是九印大帝,实力不够,却没有封号。

    封号不是谁给的,也不是自封了,要去闯仙道山,被天道认可后,会赐下封号。

    整个仙界连百族都算上,具有封号的大帝不超过百人。

    天道只有九十九个封号,世上也就只有九十九个封号大帝。

    如果你想夺取封号,只有打败一位封号大帝,还需登上仙道山受封。

    后者十分艰难,有人打败了封号大帝,却无法登上仙道山。

    仙道山是对道的考核,只有那些资深大帝,在大帝境界浸淫无数岁月,对道的感悟达到一定程度,才有望登顶。

    所以说,世上存在的封号大帝只有数十位,每位都是无敌的存在。

    即便是封号大帝,也不见得能祭炼出极道仙器。

    不但需要漫长时间的祭炼,还要寻到适合祭炼极道仙器的宝物,还要用深厚的道韵将宝物打造成仙器胚胎。

    每一项,都很难完成。

    没想到月宫不知被谁祭炼成了一件极道仙兵。

    原本速战速决的打算要进行更改,一旦被困在极道仙兵内,即便是帝昊,一时也很难脱困。

    他手中有神兵,但他并未祭炼,现在还发挥不出多少威力。

    动手前,他需要炼化一件神兵,无论是收在麒麟玉佩中的神剑,还是界珠的众神器,以他大帝的仙元去炼化,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时,殿内传来女子的声音:

    “进来!”

    帝昊身体微颤,这声音太熟悉,伴随他生活数千年,又在梦魇中伴随他几十年,怎会忘记。

    收起情绪,一催脚下的蛤吞天,看向大殿入口走出的那位统领,低喝道:

    “蹦进去!”

    蛤吞天会意,这是他大展风骚的机会,一高蹦起,像闪电一般从那统领身边掠过。

    那统领一愣,接着嘴角露出一丝阴笑。果然,殿内传来惊恐的尖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