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0章 大结局加后记

作品:异世魔皇

    “翊……”少女露出欣喜之色,额头鲜血般的印记闪烁着。

    风翊一惊,除了兽女小舞,根本没有人会这么叫他。只是,从灵性巨蛋里孵化出来的少女,怎么会一下子成为了小舞?

    少女走到风翊面前,拉住了他的大手。

    顿时,一些信息片段钻入了他的脑海之中,他刹那间明白了一切。谁曾想,这个有着至纯体质的兽女,竟然会与咸蛋合而为一,成为生命祭台的生命之魂。

    只是,那个抓走小舞之后,强行控制住她,再将她丢人恶魔之眼,被称之为巨灵族神的紫袍蒙面女子会是谁呢?

    风翊意念一动,生命祭台刹那间出现在这个空间之中,而小舞则立刻融入其中。

    生命祭台中的神力之海,已经缩水了小一半。

    风翊似乎这才反应过来,他的实力已经增强至一个不可思议的境地,一呼一吸之间,相力震荡,以前圣君巅峰实力的自己,他现在抬手能拍死。而且,吸收了恶魔之焰的他,随手能挥出一片恶魔之焰,焚烧天地。

    这恶魔之焰,连那巨灵族的族神都忌惮万分,想必要烤焦下品神君都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那么,他现在的实力达到什么程度了?冈翊估摸着,可能已有了上品神君甚至王品神霍的实力。

    正当风翊兴奋不已时,面前的绿色光门突然闪烁起来,并且开始慢慢缩小。

    风翊一下子陷入两难之境,一旦这绿色光门消失,他怕再也进不了天衍空间了,可是一旦现在进去,那神魔界怎么办?那里可还有着他的诸多红颜。

    风翊一咬牙,将守在诸神之墓那里的那个分身给召唤了过来。

    这是第一分身,得的是清风仙子的传承,现在堪堪踏人圣君之境。

    风翊挥出一片恶魔之焰,将第一分身置于恶魔之焰中,尝试着让第一分身也在极端的痛苦中进化。

    风翊已经有了一次经验,对于恶魔之焰灶烧的痛苦有了一定的抵抗力,因此,第一分身快速进入了状态,而生命祭台则源源不断地倒应神力。

    第一分身的实力迅速飞涨,由下品圣君一直暴涨到下品神君之境,轻而易举地突破了威神之坎。

    只是,由于恶魔之焰毕竟是被风翊驯服的,第一分身达到下品神君之后便停滞不箭了。

    这时,那通往夭衍空间的绿色光门已缩小至人的脑袋般大小。

    风翊不再迟疑,让分身进入天衍空间之中,而他的本体则消失在恶魔之眼的空间中。

    神魔界,天凤宗。

    慕红颜接任天凤宗宗主后,已经正式开始接手所有的事物,而凤凰仙子则在开始尝试圣君境界。

    这些天来,各个隐世势力共有数千名尊者强者到来,共商抵御魅魔宫以及巨灵族的搴宜。

    “禀宗主,东陆传送魔法阵空间坐标突然显现。”一位弟子匆匆跑来议事大殿,朝慕幺]

    颜禀报。

    “什么?难不成魅魔宫与巨灵族打算发矽攻击?”一时间,在议事大殿的所有强者心里都如是想,一旦他们真的打算发动进攻,那么就代表那边肯定有神君强者出现。

    “去看看!”慕红颜道。

    一众强者瞬间消失,出现在了天凤城的传送魔法阵周围。

    此时,这附近的人群全部被迁走,备大势力的强者在这里布置了一层又一层防御。

    不多时,传送魔法阵忽然亮起刺目的魔法光芒,所有人的神经都绷紧起来,在魔法光芒堪堪开始黯淡的一刹那,无数禁制雪片一般套了上去。

    只是,出现在众人面前的一幕,令得所有人都惊呆了。

    魔法阵里只有一个巨灵族人,以及一地能尸体,这些尸体中,最醒目的莫过于魅魔宫眺富主,她绝美的脸庞上带着一丝凄惶与不甘,额头正中心一个红点清晰可见,已经没有了车点生机存在。

    这是唱得哪一出?众人心里惊疑不定。

    “解除禁制再问问。”缥缈妖君道。

    禁制一层层被解除,里头那巨灵族人用打雷一般的声音道:“我是奉命前来谈判的,名位千万不要动手。”

    慕红颜盯魅魔宫宫主的尸体良久,轻声一叹,淡淡道:“谈判?有什么好谈的,不是竹死便是我亡。”.“慕宗主,原本确实是这样,不过现在情形已经不一样了,我们哪一方控制神魔界,赶码所有种族还会继续繁衍下去,只不过主导朽之争罢了,但现在,如果我们不联手的话,所有种族甚至整个神魔界都要被完全毁灭。”这巨灵族人道。

    一时间,所有强者面面相觑,不知道是自己听错了,还是这巨灵族人发疯了。

    “且不论真假,带他回去再说。”四季官宫主道。

    将这巨灵族人押回天凤宗,从巨灵族人口里说出来的话令得所有人都大惊失色,这万一要是真的,神魔界还真要完蛋了。”毁灭祭台,这东西竟然真的存在?”绣缈妖君喃喃道。

    “这不会是巨灵族的阴谋吧。”四服宫寓主一蹙秀眉道。.大殿中议论纷纷,谁也不敢轻易相信,但谁也不敢不信。

    “我们族神传下神旨,说毁灭祭台一出王贝在神魔界,首要目标便是你们天凤宗的凤厘台。”这巨灵族人一提及族神,满脸都是虔诚。

    “凤凰台!”慕红颜变了脸色。

    “所以我们唯一能做的便是合作,你们这边圣君强者虽多,但是不可能守住凤凰台的,而我们巨灵族的族神马上就要降临,而且会伟来族中九名神君强者,只有我们族神,才能守住凤凰台。”这巨灵族人道。

    “我们不能凭你一番话便相信,谁知道这是不是你们的阴谋诡计。”慕红颜淡淡道,她并不明白毁灭祭台是什么,不过看这些个圣君强者的脸色,想来是存在的。不过,让她就这么相信,她做不到,凤凰台干系重大,一旦萑什么闪失,同样是她,乃至整个神魔界都负拒不起的。

    “哼,我既然在这里,再加上魅魔宫一众人的尸体,足以代表我们巨灵族的诚意了,著是不信,那我也没办法。”这巨灵族人一脸惹色,大厅一众强者相互议论了一会儿,但却没有人能确定,或许说敢确定巨灵族是没有阴诱的。

    “押他下去,此事我们还得从长计议。”

    天凤宗的一位圣君强者挥手道。

    凤凰台!

    在场众强者的目光时不时地会掠过缥缈嶂一众俊美的男女,凤凰台下镇压的太吉妖族,似乎与缥缈峰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缥缈妖君冷哼一声,一双邪异的双眸扫过议事大殿,那些带着各种各样意思的目光顿日一都缩了回去。

    “本宫倒觉得若是真如他们口中所言,旅神加上九名神君强者,只要他们现身,我们剪许应该相信,毕竟,一二名神君强者我们可L'

    牵制,但九名神君强者,我们根本无法扣抗。”四季宫宫主思索一会儿后开口道。

    此话一出,议事大殿中的所有强者都纷纷点头。圣君之于尊者,是一个无法跨越的涎沟,而神君之于圣君,同样如此。

    “我想巨灵族不会想不到这一点,他们的神君强者到来,我们不信也得信,但偏偏他1r派人来谈判,他们应该是能想到我们不太可毹会这么轻易相信的。”慕红颜突然抬头道。

    “那么还有一个可能,他们表面来看是谈判,其实是有阴谋的。”妖无峰抱着寒冰剑,冷冷道。

    可是,他们有什么阴谋?

    天凤宗一座寂静的大殿里,整整齐齐摆放着数百具尸体。

    这些尸体都是此次巨灵族谈判所带来的魈魔宫一众核心的尸体,为了谈判,巨灵族直括将昔日的盟友给灭了。

    “吱呀”一声,大殿厚重的大门被推了开来,一个曼妙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外头的升线透射进来,使得这寂静大殿的阴森之气稍祥减了二分。

    这女子缓缓走进,来到最中央的那具尸体面前蹲下,那是魅魔宫宫主的尸体,即使研了,依然明艳如昔。

    “师姐,凰儿来看你了。”女子喃喃道,伸出玉手,抚向魅魔宫宫主的脸庞。

    原来,这女.子便是天凤宗前宗主凤凰仙子。在宗门前辈的帮助下,她刚刚踏入了圣君之境,只是一出关,便听到了这个对她来言,无疑是晴天霹雳的消息。

    “师姐,你还记得吗?那时候我刚进宗门,还只是一个脏兮兮的小丫头,是你第一个抱起我,告诉我不用害怕,以后你会一直保挣我……”

    “有一次,我打碎了师父最喜爱的玉佩,又惊又恐,是你替我承担下了所有的罪责。”

    “还有一次,我被一位师兄调戏,你一恕之下将他废了,被师父关了半年的禁闭。””你总是这么维护我,从来不肯让我受半点委屈,师姐…,,凤凰仙子满面泪水,曾经的一幕幕在眼前掠过,如同一把把刀子,一刀刀捅向她的心。

    “你的不甘,你的恨,凰儿明白,凰儿真的明白,人死如灯灭,一切的一切就让它都湮灭吧。”

    凤凰仙子泣不成声,这个曾经的一宗之主,杀伐果断的女人,此时却如同一个失去至亲的平凡女子一般,悲恸脆弱。

    只是,她并没有发现,魅魔宫宫主的手指微微动了动。

    蓦然间,魅魔宫主睁开了眼睛,瞳孔散发着幽幽的绿芒。

    “师姐,你……”凤凰仙子一惊,悲伤之下,竞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而就在这一刹那,魅魔宫主瞳孔中的绿芒已经窜入了凤凰仙子的眉心。

    凤凰仙子的面色痛苦挣扎了好一会儿,最终归为平静,她的嘴里吐出几个晦涩的音节。

    顿时,大殿中所有的尸体全都睁开了眼睛,包括那魅魔宫主,他们全都直直站立了越来,显得十分诡异。

    凤凰仙子一挥手,所有尸体都被她收进了空间之中,而她则消失在大殿之中。

    “师父在里面?”慕红颜问大殿外的一个守卫。

    “是的,宗主,已经进去一个时辰了。”

    这守卫答道。

    慕红颜点了点头,转身准备返回,凤凰仙子与魅魔富主感情极深,之前她们因各自立场不得不对立,现在,就让她们静静呆一会J【吧。

    走了两步,慕红颜心口猛然跳了跳,还是察觉到有些不对,她犹豫了一下,上前推开了大殿的大门,却发现整个大殿空空如野,凤厘仙子不在其中,其余魅魔宫的人的尸体也皆不见了踪影。.“阴谋,这是一个阴谋。”慕红颜突然觉得之前的疑惑有了答案,立刻发出了警报。

    整个天凤宗顿时骚动起来,无数强者聚集起来。

    “不见了,怎么会不见了。”天凤宗的一位圣君强者咆哮道。

    “那些尸体有问题,肯定有问题。”缥刎妖君道。

    “那她们去了哪里?”四季宫宫主问。

    “凤凰台!”慕红颜灵光一闪,一个闪身便朝凤凰谷冲去。

    凤凰谷,凤凰台。

    凤凰仙子开启了凤凰台后,便软软瘫在一旁失去了意识。

    而在凤凰台上,数百具尸体已经摆下了一个奇特的阵法,中央坐着的,正是魅魔宫主散尸身。这些尸体的身上,散发着浓郁的绿色炬气,威螺旋状,朝着天空冲去,一股股庞大能诡异能量波动朝四面八方弥散。

    远处,一道道人影激射而来,正是慕红颜等一众圣君强者。

    “凤凰台启动了完全防御罩。”慕红颜催脸一沉道。

    “他们这个阵法,明显是在进行召唤,利用凤凰台的能量,撕裂空间,将巨灵族的神霍级强者召唤过来,我们上当了。”天凤宗其F一名圣君强者脸色十分难看,他是天凤宗的老人,自是一眼看了个大概。

    “慕宗主,你现在接管夭凤宗,难道没有办法破开这防御吗?”四季富富主问道。

    “这凤凰台的完全防御罩一旦启动,任谁也无法再控制。’:慕红颜摇了摇头,她接管天凤宗不久,又完全信任凤凰仙子,因此并没在收回她掌控凤凰台的权力,却不想,对方竞射利用魅魔宫主将凤凰仙子控制住,事到如今,除非用蛮力破除,否则别无它法。

    于是,一众圣君强者,加上数干的尊者强者,开始备施术法,扑天盖地对凤凰台的防锢能量罩进行攻击。

    凤凰台的完全防御是终极防御,乃凤凰女神的一道本源能量支撑着,虽说年代日久,这道本源能量已经没有那么强横,但对一群连}

    君都不曾达到的人来说,却无异是铜墙铁壁。

    一阵疯狂的狂轰乱炸,这能量罩终于由约丝不动到微微震颤起来。

    只是,里头凤凰台上的诡异阵法也在慢惺完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着防御能量罩已经摇摇欲坠,.但是,里面阵法也已完全开启,在半空中,一个漆黑的口子被撕裂了月来。

    而就在这时,一股令人颤栗的气息自一众强者的身后出现。

    当众人回过头,便见得一个泛着墨光的絮台凭空出现,那祭台上,散发着连圣君强者氰感到无比恐惧的毁灭气息。

    “毁灭祭台!”有人惊恐大叫。

    而这时,这祭台化为一道流星朝着凤凰台的能量罩撞去。”轰”的一声,能量罩破碎。

    “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想出来,通通基虚空里流浪去吧。”祭台上浮现出一名女子,她站立在一朵如墨一般的莲花上,挥手发出两道毁灭光团轰向半空中的空间通道。

    那漆黑的空间通道被两道毁灭光团一轰击,顿时有崩溃的迹象。

    不过此时,那空间通道里突然窜出一道紫色的光芒,竟生生稳固住了这空间通道。

    翡翠明月俏脸微微露出一丝诧异,随即冷笑一声,连续弹出十余道毁灭光团。

    毁灭的威压与能量四射,竟是逼得那些圣君尊者强者都连连后退。

    空间通道被连续轰击,那紫色的光芒剧烈波动扭曲,竟又再度开始溃散。

    而就在空间通道塌陷的一刹那,一团紫色的光芒从暴躁的毁灭能量中冲了出来,化为五道人影,站立在震动不已的凤凰台上。

    打头的一个是一身流云紫袍,紫纱蒙面的女子,而她身后则是四名身高数百米的巨灵格人,看那浑身激荡的神力,皆是神君强者元疑。

    虽然这紫袍女子在四名巨灵族人的对比下显得渺小,但她站在那里,却令人感觉那四窄巨灵族神君强者显得黯淡无光,只有她才是令人注目的焦点。

    紫袍女子与翡翠明月的目光如两颗流星一般相撞在一起,爆出无形的气浪。

    “没想到还出来了几个,不过,也根本无济于事,没有人能够阻挡我。”翡翠明月冷逢道。

    紫袍女子盯着翡翠明月半晌,淡淡道:

    “原来是你,昆仑族公主翡翠明月,不知道竹见到了风翊没有?”

    风翊……翡翠明月稍稍愣了一下,不过很快恢复了过来,她冷哼一声道:“不要说无用的废话,去死吧!”

    但是,紫袍女子却是清楚地察觉到了翡翠明月目光中的一丝挣扎。

    而这个时候,翡翠明月踩在已化威如墨一般的莲花上,发动了进攻。

    整个凤凰谷顿时风起云涌,一丝一丝灰色的能量如同被围困的野兽一般乱窜,谷中所在的植物在一刹那间枯萎,而其中的生灵也没毹幸免,一只只在暴躁惊恐的吼叫声中炸成一匿团血雾。”所有尊者境界强者全都出谷,快!”缚缈妖君大叫道,如此恐怖的毁灭风暴,连圣君强者都觉得呼吸困难,实力稍差一些的尊者惟会有生命危险。

    在一些圣君强者的护卫下,所有的尊者都开始疯狂奔逃出谷。

    凤凰台上,翡翠明月已和紫袍女子以及四名巨灵族神君强者战得难分难解,每一招每一式都能移山填海,若不是凤凰谷这个空间是庄凤凰女神开辟,怕早已不复存在了。

    “好强大,这就是神君强者的威力么?”

    一众远远避开的圣君强者震惊不已,圣君与裥君,一个等级的差距,却是天与地的区别。

    六人混战在一起,根本看不清身影与招式,只是那狂暴的能量波动与备色神光,还奄偶尔崩出的血光,表明战斗是多么的激烈。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地动山摇的轰然炸响,所有在远处观战的圣君强者全都口喷鲜血飞了出去。

    六道人影在烟尘中飞离而出,只是,其中四名巨灵族神君强者直接砸在了地上,一时I百竟挣扎不起。

    而那紫袍女子紫袍多处破损,面纱被鲜血浸染,一双凤目波动着紫色的氤氲光芒,显黝受伤不轻。

    翡翠明月情况要好得多,只是嘴角挂着一丝血迹,脚底下的金莲不知何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实质性的毁灭祭台。

    两女都没有动,只是隔着一座凤凰台对视着。

    一声“喀嚓”声响,让两女的目光陡然锐利起来,她们同时望向了中央的凤凰台。

    只见得凤凰台上,一道巨大的龟裂出现在其上,如同一张怪兽的嘴巴,还在不断地增大。

    “咯略,凤凰台要塌了,太古妖神即将破封而出,你,拿什么来阻挡我。”翡翠明月好笑道,看起来明媚无比,但却令人感觉心底淤寒一片。

    紫袍女子只是沉默着看着凤凰台不断裂开,身体一动也不动。

    “涅磐之炎,凝!”突然间,一声娇喝口直起,紧接着而来的是一声声清脆的凤呜,凤厘台上,一只由涅磐之炎凝威的凤凰凭空出现,正昂首呜叫。.只见得不断裂开的凤凰台突然被定住了一般,那巨大的裂缝中,涅磐之炎喷涌而出,便察觉到裂缝竟然开始慢慢闭拢起来。

    “凤凰女神?不对,只是得了她传承的小家伙,涅磐九转不过第三转,也想阻止我!”

    翡翠明月冷笑一声,毁灭祭台射出一道巨大散毁灭光柱,直冲慕红颜。

    这时,紫袍女子动了,她双手一挥,漫天都是紫色的彩霞,卷起飞扬的紫晶颗粒,由不同的方向冲向了翡翠明月,瞬间将她与毁灭絮台给缠住,一阵阵紫烟袅袅升起。

    而那一道毁灭光柱,直接击在凤凰台上,让那本已渐渐闭拢的巨大裂缝再度开裂,庞大的毁灭能量将喷涌而出的涅磐之炎生生给压了回去。

    慕红颜俏脸惨白一片,浑身燃烧着的涅磐之炎黯淡了许多。.眼看凤凰台崩溃之势已不可阻挡,慕红颜一咬牙,一道道晦涩的能量波动自她体内散发而出。一瞬间,她身上的气息变得古老而褶秘,仿若凤凰女神重生。

    “风翊,再见了,凤凰台已毁,封印破碎,我别无选择。”慕红颜心中喃喃道,眼痒滑落两滴泪水。

    慕红颜身上本已黯淡的涅磐之炎陡然间;啐天而起,而她的身体却赫然化为一只凤凰,韩着被紫袍女子暂时困住的翡翠明月冲了过去,发出嘹壳的凤呜之音。

    “慕宗主!”

    “慕仙子…..远处的一众圣君强者见得慕红颜化身太-凤凰,使出燃烧生命的最后一击,不由一个个惊叫出声。同时,他们心里,有着一股莫名能火焰在燃烧激荡。.慕红颜化成的太古凤凰狠狠撞向了翡翠眶月,一团刺目的白光闪耀,却没有惊天动地能声响。

    只是,所有人都能感觉到,那毁灭的气息正在慢慢消融。

    威了?慕红颜用她的生命改写了悲惨的绍局吗?

    “混蛋,竟敢伤我毁灭本源,通通去死吧。”正在这时,翡翠明月愤怒的叫声响起。

    慕红颜燃尽生命的一击,竟然只是伤到了翡翠明月!

    这时,凤凰台已然倾塌,浓烈的妖气正协漫开来。

    “妖神解体,灭尽天地!”缥缈妖君神情复杂,突然厉吼一声,俊美的脸庞变得愈加好异。

    “父亲!”妖无峰脸色大变,惊叫道,去发现他一动也不能动。

    “四季融合,自然女神之怒!”四季宫官主俏脸平静,深深望了柳烟云一眼,缓缓念道。

    而柳烟云亦在同时发现,她的身体也动弹不得。

    两位圣君巅峰强者,竟然同时发动了以生命为代价的自杀式攻击。

    缥缈妖君的身体直接化为一团妖气,而四季宫宫主的身体则演化为春夏秋冬四季幻影,几乎同时冲向了翡翠明月。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活了这么久,也够了,拼了!”

    “拼了,神魔界没了我们可以,却不能没有末来!”

    一个个圣君强者面露决绝,以生命为代价,来换取神魔界一丝可能的未来。

    悲壮!惨烈!

    没有人任何词语能够恰当地形容这一刻,一条条生命如流星一般,划出璀璨的光芒,乒为拥有这一刹那的美丽。

    而被长辈禁锢住的小辈,诸如妖无峰,柳烟云等,一个个睚眦欲裂,但却只能眼睁睁霍着至亲前扑后继慷慨赴死。

    当尘埃消散,幸存的人却发现,毁灭祭台依然没有消散,只是变得虚幻了许多。

    “可恶,想灭杀我,是绝对不可能的。”

    翡翠明月的身影出现在毁灭祭台上,她披头彭发,浑身气息浑乱,显然也受伤不轻。

    “太古妖神,本来想收你为手下,但现在,你还是成为我的补品吧。”翡翠明月略牙,毁灭祭台覆盖在了崩溃的凤凰台上方,一阵庞大的吸力直达破碎的封印。

    可怜的太古妖神,还未来得及呼吸一下撕鲜空气,便被吸入了毁灭祭台中,还未完全复苏的妖神能量被尽数吸尽。

    只见得那已变得虚幻的毁灭祭台,竟然再一次变得凝实起来。

    紫袍女子惨笑一声,事已至此,世界的命运已然注定。

    “只可惜,没能看到你……即使只一眼……”

    紫袍女子缓缓摘下了面纱,露出一张绝美的俏脸,然后,周身旋转起了阵阵紫芒,蓦裂冲向了翡翠明月。”蔓苏!不要!”在紫袍女子意识朦胧之际,她隐约听到了一个刻骨铭心的声音在六喊,是他,风翊,他出现了!那么,她死而元憾!

    叶蔓苏!这巨灵族族神,竟然会是当年与风翊一起“赴死”.的另外一个女人叶蔓苏。

    只是,叶蔓苏的身体已经完全能量化,j民狠地撞击在翡翠明月的毁灭祭台上。

    毁灭祭台纹丝不动,连翡翠明月部觉得有些奇怪,这起码有着上品神君的女人舍命一击,竟然只是看着声势浩大,其实际攻击竟烈不如一个圣君巅峰的强者。

    只是,翡翠明月并没有发现,毁灭祭台的内部,多出一粒没有任何气息的紫色晶体,她现在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那个厉吼着仄现的身影之上,从他的身上,她感觉到了极度危险的气息,那是一种遇到夭敌的感觉。

    风翊伸手一抓,一小团紫色的烟云被他抑握在手心,叶蔓苏的俏脸似乎在其中幻化&来,正对着她娇媚地微笑。随即,这团烟云懂慢变淡,直至消散无踪。如同时光一般,他无力挽留。

    凤凰谷中,残留着很多种气息,或熟悉或不熟悉,但气息中蕴含的死意却是那么明显,一时间令风翊心如刀绞,因为其中,有慕红聊的涅磐气息,有缥缈妖君的妖气,有四季宫肆正平和的自然气息……他们,部死了!

    风翊目光冰冷光芒闪烁,蓦然一声厉啸;啐天而起,磅礴的神力形成百余个旋涡。

    翡翠明月站在毁灭祭台上,俏脸沉凝,那眉目之间,却带着些诡异的气息。

    “中级神灵的实力,在毁灭祭台之下,也只有死路一条。”翡翠明月开口,脚下的毁灭祭台陡然化为一点光影,收入了她的眉心之中。

    风翊狰狞的俊脸慢慢恢复了平静,身上冒出一阵水晶般的光芒,裂神铠化为外铠,而fff的手中,则多出一把水晶般的长刀,那刀刃之上,游走着一丝.一丝撕天裂地的宇宙本源之气。

    翡翠明月口中吐出几个晦涩的音节,衣袍鼓荡,俏脸上泛起一条一条灰色的纹理,这些纹理如同一条条活的虫子一般,还在不停地蠕动。

    风翊刹那间发现,翡翠明月身上的气息夷然开始变化起来,变得极端诡异。

    “去死!”风翊当下大吼一声,手中水昆之刃挥出万道晶芒,而他的身形则瞬间消失在原地。

    翡翠明月轻轻一抬手,那闪电般袭来的万道晶芒顿时定格。

    可就在这时,翡翠明月却如同被火烫到一般收回了手,另一手一点,万道晶芒顿时化失光点消散。

    “恶魔之焰!”翡翠明月的目光中露出一丝厌恶,并没有去四下去寻找消失的风翊。

    半晌,翡翠明月秀眉一蹙,整个人一阵扭曲。

    而以她为中心千丈范围内,一个奇特的魇法阵在刹那间凝威,但却又在刹那间消失。

    “想传本神进入虚空,真是可笑!”翡翠明月一阵娇笑,数十道毁灭光芒射向前方。

    她挥手间发出的毁灭能量,竟然比之前迎战叶蔓苏等人时强大了百倍不止。

    风翊一声闷哼,身形显现,面色十分难看。

    “你不是翡翠明月。”风翊沉声道。

    “猜对了,本神神号毁灭,万古宇宙至高神毁灭之神,你一个小小的中级神灵,本神允分钟就能捏死你。”翡翠明月,也就是毁灭之神道。

    “是么?”风翊冷笑,一道刃芒袭了过去。

    毁灭之神不闪不避,这道刃芒在触及她衣裳时,便被她身上纹理散发出来的光芒给陲挡。

    “再接本少爷一招。”风翊再度挥出一道刃芒。

    毁灭之神依然不闪不避,刃芒触及时,习【纹理散发出来的光芒再度出现。

    可就在这时,风翊却瞬间消失,与那挥出的刃芒融为一体。

    刃芒与毁灭之神的护体光芒相撞,有一耙那的静止,如同整个世界都被定格了一般。

    “生命祭台,不可能,生命祭台怎么可能存在?”毁灭之神突然尖厉叫了起来,浑身笼罩在毁灭祭台的虚影里,而毁灭祭台则与生俞祭台顶在了一起。

    一边是毁灭,一边是生命,两种极端的能量,自宇宙诞生之始便对抗的能量,正在时行着殊死较量。

    也不知过了多久,生命祭台的虚影开始黯淡了下来,而毁灭祭台的虚影则明亮了几分。

    “略略,原来生命祭台灵魂并不是生命女神那贱人,只是一颗新诞生的生命之种,这世界,最终还是要被本神控制。”毁灭之神突翱得意地大笑起来。

    风翊的灵魂顿时感觉到一阵阵刺痛,那是与他灵魂相连的生命祭台灵魂小舞所受到的臼伤,连得他也一样受到同创。

    不过,当初在恶魔之眼空间里被恶魔之炝粹炼灵魂,让他的灵魂变得十分强大坚韧,香则,这一次小舞受创,他的灵魂即使不湮灭,也得削弱十之**,而现在,他却硬生生扛住了。

    “咦,竟然能够抵御,不过本神看你能坚持多久。”毁灭之神有些惊异,不过并末放在心上,她开始完全催动毁灭祭台,由于她与劈灭祭台已经初步融合,能控制毁灭祭台中三戚的能量,比起连一成生命祭台威力都发挥不&来的风翊,完胜是毫无疑问的。

    风翊感觉灵魂寸寸崩溃,阵阵眩晕钝痛的感觉令得他眼前发黑。他咬紧牙头,心里头十分明白,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后果,他乒能拼尽全力,压榨身体内每一丝潜能。

    灵魂受到的攻击已经令得身体也在受到强大的破坏,他的皮肤肌肉龟裂开来,鲜血泊淮流下,骨骼都在散发着刺耳的嘎吱声。

    “少爷我要死,也要拉你垫背。”风翊感觉到了身体灵魂的承受力已到了极限,也感员到了生命祭台灵魂小舞正在慢慢消散,他陡烈怒吼一声,本虚幻得随时都有可能消散的生俞祭台再度亮了起来,而他自身的每一寸血肉F的能量在被缠绵五色丝包裹的心脏的剧烈收缔下,猛烈增长十余倍,与此同时,天地间的毹量被他引动,疯狂地开始凝聚过来。

    “小看了你。”毁灭之神脸色一变,知道风翊以生命为代价蕴酿的最终攻击会大到出耳她的意料,不过她顶多也是重伤,死不了。币风翊与生命祭台却将消失于宇宙之中,改变不了最终她想达到的目的。

    可就在这时,毁灭之神的意识海突然传来一股剧烈的波动,她的灵魂一阵绞动,对于副于体内毁灭祭台的控制顿时被削弱。”可恶,这具身体的意识竟然没有被完全抹去……”毁灭之神心中大惊,这可不是闹藿玩的,她很可能会与风翊同归于尽。

    两种意识在身体里展开了激烈的争夺,翡翠明月的本体意识正在攻击毁灭之神的意识。

    原本,若没有与生命祭台展开完全的对抗,毁灭之神能瞬间将翡翠明月的意识压制,但这时,却如同一个被束缚住手脚的成年男子对上了一个拿着武器的小孩,对方的攻击量弱,在这时却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毁灭之神一声厉吼,调动毁灭祭台一小部分的能量护住意识,只要她撑过了风翊那最后的一击,胜利还是掌握在她的手里。

    但是意外再度发生,融于身体里的毁灭絮台之上,一颗紫色的晶种蓦然散发出庞大的毹置风暴,直接将毁灭之神调动的能量击散。

    翡翠明月的意识在一刹那间与毁灭之神眺意识僵持住,毁灭祭台也因此失去了控制。

    而就在这时,风翊蕴酿的最后一击已经爆发了出来。

    生命与毁灭,两种能量的相撞,瞬间将冈翊与翡翠明月吞噬。

    “不……”毁灭之神的意识剥离了出来,不甘地一声大吼,.却转瞬间湮灭。

    这一瞬间,翡翠明月最后的意识之中,去是浮现出了一片无际的大海,而海滩之上,两个身影在落日的余辉下并肩而立,朦朦胧胧,如同当时的情感。

    凤凰谷的空间倾塌,恢复了行动的柳烟云泪水纷飞尖叫着朝前面冲去,但却被妖无峰圳及几个隐世门派年青一辈的圣君强者强行拭住,扯出了凤凰谷的空间。

    后记时光匆匆,千年眨眼而过。

    神魔界早已恢复了平静,不过千年前的那场浩劫中传出的种种关于风翊的传说,却已绥家喻户晓。

    墨心宗搬离了东陆,将根基扎在了神风大陆上,而神风大陆已成为整个神魔界的圣地。

    千年的时间,墨心宗由副宗主叶蓝蓝掌管,她与九大阵主,已经达到了圣君巅峰。币传说中,神风大陆有数位已经威神的强者,譬是风翊的红颜知己。

    神女族也搬入了神风大陆的海洋之中,据闻,新的神女皇漓心,便是达到神君境界的强者之一。

    一个身着月白色长袍的青年随着人流进入了通往神风大陆的通道,他好奇地打量着匹周,这条千年前荒芜的通道两边及前后,如今已经成为整个世界最为繁华的地方,因为这里的人流量为世界之最。

    “这位少爷,看样子是第一次进入神风大陆吧,肯定是想瞻仰一下魔皇大人成长生活迎的地方了,不如加入我们的魔皇十天精品游吧,只要一百金币,吃住全包,都是顶级饭庄酒楼,我们团属于神风商业集团名下,老板司是当年魔皇大人座下第一小弟,魔皇大人的一些私密往事以及惊天地泣鬼神的情感之路,乒有我们才独家提供,包你不虚此行。”当风鲫走过通道时,突然被一个看起来十分富态的F年男子拉住。

    “第一小弟?”青年愣了一下。

    “当然,就是朝天尹朝大掌柜,当年可是跟着魔皇大人刀里来火里去的。”这中年男子一脸向往道。

    青年的脸色显得有些古怪,挥挥手拒绝了。

    通道这边不远处,便是传送魔法阵。如今传送魔法阵,已经完全普及,在一些二级三纫城市都有建造,而且传送价格也变得不那么昂贵,普通之家的人出行都能用得起。

    青年进入传送魔法阵,前往的却不是最著名的魔族之城,而是乌江城,当年荒莽大草厉与魔族地盘接壤的城市。

    行走在重建的乌江城宽阔的街道,能看蛩许多不同种族的人往来不绝,当年令人谈之隹变的魔族,此时却与所有种族和平共处,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

    白袍青年站在荒莽草原上,凝视着远方,目光中露出追亿与缅怀,偶尔也闪过一丝畦悟,这是他在这个世界开始的地方,也是他酷变命运的地方,他就是风翊,千年前,被人i为已经化为尘埃的风翊。

    当初,风翊舍命一击,打算与毁灭之神匠归于尽。但是,毁灭之神的意识消失了,而他的却被吸入了毁灭与生命祭台相撞时产生的旋涡中。

    奇异的是,毁灭祭台与生命祭台都没有;苣散,反而是融合在了一起,之后,风翊残存散一丝意念突然感觉到了天衍空间的分身,迷进糊糊中,融合后的毁灭祭台与生命祭台破开了空间,竟是直接抵达了天衍空间,带着他的一丝意识融人了分身之中。

    而直到百年之后,风翊才算是真正清醒了过来,察觉到,相融的两座祭台里,有的并不只仅仅是他,还有他以为逝去的慕红颜,叶蔓苏,以及翡翠明月的一丝残魂。

    千年之后,风翊真正成为了天衍空间之主,掌控了天地法则,成为宇宙至尊。在天往空间中,他凭慕红颜,叶蔓苏以及翡翠明月能的一丝残魂将三女复活,现在还留在天衍空l百中修炼,实力相当于太古诸神中高级神灵的实力,至于神君境界,其实只能算得上最低级能神灵而已。

    而他也明白了,当初太吉神灵为何全都陨落,那是因为天衍空间的出现,揭开了宇宙磊深的一层面纱。却因为当时太古诸神最顶尖眺十几位神灵失误,触发天衍空间的禁制,引辣恶魔之焰降临。眼见得世界将毁于一旦,太-a!

    诸神齐心合力,凝成神灵塔,以生命为代价,将恶魔之焰镇压。至此,太古诸神陨落殆尽,迎来远古时期,也就是无神时代。

    风翊成为了天衍之主,勘破了一些宇宙奥秘,他打算重建神界,以及建立新的世界秩序和规则。

    正在这时,荒莽草原的上空划过一道身影,只是,这身影不经意用神念扫过下方时,却蓦然一滞。

    微风徐徐拂过草原,蓦然间,悦耳的琴音在四面八方响起,正是一曲清心普善咒。

    当琴音袅袅在空气中环绕时,一个如烟舟晏缥缈的倾世女子站在风翊的身后,轻声开口:

    “你迷路了吗?”

    风翊转过身,望着这从他来到这个世界便与他纠葛在一起的女子,微笑道:“现在找蛩了回家的路。”.“那就回家吧,跟着我。”柳烟云笑了,泪珠却如珍珠般滑落。

    十天后,整个神魔界出现了神迹,千年前认为已经湮灭的风翊浑身散发着神光,照耀蛩了神魔界每一寸土地,用平和的声音宣布神辱重建,从今往后,每一个达到神君境界的强者,都将被接引进入神界,成为真正的神灵。

    所有人都亲眼见证了这一幕,也见证了卒啐魔界有十余位神君强者被接引进入神界大门,也就是天衍之门。这其中有柳烟云,前神女皇玉露心,现神女皇漓心,雨飘飘,岳可儿,血衣,妖无峰等。

    至于其余未曾达到神君境界的人,特别是与风翊关系亲密的红颜知己,全都开始闭关芒修,他们都有风翊留下的各种真正的宝贝,俜炼到神君境界,进入神界与风翊重逢的日子不会遥远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