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砍风云录 第二百七十三章 疑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巨龙在空中疯狂高速急停变向,让平静的空气在耳边化作呼啸的飓风,试图把挂在身上的爬虫甩下来。

    但领主大人攥紧它背上一根骨刺,活像是黏在上面,纹丝不动,让一切努力都化为徒劳。

    像巨龙这种生物,固然会因为身体构造问题,在背部存在攻击死角。不过一般来说,很少能有敌人可以通过这点对它们造成伤害。

    但这次不一样,真有生命危险!

    “黛莲娜,不要再无谓挣扎了,你的伙伴还可以抢救一下。”李察其实并不介意当一回屠龙勇士。

    可惜奇丘变身时限过了,已经重新化为一只黑鼯鼠,滑翔着落地。

    假如这时候把脚底下这条龙宰了的话,李察就不得不在数百刃高度自由落体,和众目睽睽下暴露磁御力之间做出选择——两样他都不愿意。

    …………

    身形纤细的风龙从穹顶破洞里缓缓落下,李察还没等停稳就从四五刃的高度上一跃而下。

    “抗议,你使用魔法武器!”圣荷西的使节们还挺尽责,立刻。

    “抗你妈,我那两个巨怪萨满呢?”李察把昏迷的阿贝尔扬手甩过去,和这根出头烂椽子滚成一团。

    “在刚才那间休息室里。”贝德里克走过来,“你怎么了?”

    领主大人冷着脸点点头,迈开长腿径直走过去。

    其他人也不知道他究竟要干什么,空气一时间竟然沉默。只能听到皮靴踩在火山石地面上,在斗兽场椭圆形墙壁的作用下,一层层回音震荡。

    李察一脚踹碎了那扇残破不堪的巴洛克风格木门。

    这间屋子只有一个小小的采光窗,恰逢黄昏极其昏暗。两个巨怪坐在地上,一人缩在一个角落里,头颅埋在膝盖中间,什么也看不清。

    “有什么不好的感觉没有?”领主大人心里忽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当初一穷二白来到荒野开拓,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第一仗打完,没弄到什么像样的缴获,却牵回两个大嘴吃四方的饭桶。

    给他扛过活、拉过车,也吃光过整个领地的饲料储备。

    后来能觉醒成萨满完全是意外,那时候觉得有个施法者不容易,好赖不挑。不过现在仔细盘算盘算,很难说闯的祸、做的活究竟哪个更多。

    再后来,看着他们一天天慢慢变得机灵起来,天天追着他老爹长老爹短。

    有时候让他欣慰,更多时候好像是被气得肺疼。

    不过对李察来说,哼哈二将对他的依赖,总算也让他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无根浮萍。

    “有。”哼哈二将各自抱着肚子,脸上五官挤成一团,看起来非常愁苦。

    “说。”领主大人的声音很平静。

    不过对他稍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这时候千万别轻易上赶着触霉头。

    “我们好饿呀。”哼哈二将哭丧着脸。

    “……”

    “滚!”澎湃的声浪,震得大斗兽场里积攒了不知几多年的灰尘飞散。

    “哈哈哈。”领主大人大踏步走到圣荷西使节们面前,晃了晃手里的铁管。

    走的时候一脸阴霾,回来后又明显过度兴奋,“那个谁,你以为这是魔法武器?”

    还没等有人回应,他就立刻接着说道:“你们这群弱智,吹箭懂不懂?只要力气够大,威力也可以很恐怖。”

    领主大人开启辉力涌动,整个人的肤色瞬间暗淡下来,“我修炼的可是圣言祷术。”

    他把一颗铅丸塞进枪管里,嘴唇嘬上去猛地一吹。

    虽然以前从没这么干过,不过以他开启辉力涌动后的身体素质,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颗“吹弹”威力绝对不可能不够劲就是了。

    “砰”的打在一根罗马柱上,顿时让这本就有些歪的柱子继续倾斜,最终轰隆一声拍倒在地上。

    众所周知,有些看似很经折腾的古建筑,其实非常脆弱。由于某些承力结构的老化残破,完全是靠着一种脆弱的平衡,才能维持结构完好。

    而一旦打破了这个平衡,它就会……

    “斗兽场要塌了!大家赶紧离开!”还是贝德里克最先发现情况不对,赶紧站出来大声疾呼。

    一根根石柱和一扇扇墙壁,正在像多米诺骨牌似的一个接一个开始倾斜。

    足有上百磅重的花岗岩接连从原有的位置坠落下来,砸得整个地面都在颤抖。

    这个据说有上千年历史的古斗场正在逐渐坍塌!

    “我靠!”领主大人目瞪口呆,这种后果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在场这么多高手,当然不止于出现被活埋的人伦惨剧。一番鸡飞狗跳之后,总算还是全部安全转移到了外面,除了稍微有点灰头土脸外毫发无伤。

    身后,通古斯大斗兽场已经彻底变成历史的尘埃。

    “我看李察吹箭的威力完全毋庸置疑,一发就能摧毁建筑。”约翰二世还挺有幽默感,开了个小玩笑。

    “还有。”杰拉尔德硬着头皮站了出来,“为什么你不借助坐骑,也可以在空中进行长距离激动,这应该不是圣言祷术能解释的吧。”

    “笨蛋,左脚踩右脚都懂不懂?”

    高山堡领主哈哈一笑,硬是在众目睽睽下左脚踩右脚连连拔升,直到五六刃高度。然后才停下一个后空翻落地,潇洒不似世间人。

    一帮高山堡壮汉赶紧拍着巴掌使劲叫好。

    他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看着一帮养尊处优的爵爷那副怀疑人生的模样,不赶紧干点什么掩饰掩饰,怕要忍不住笑出声。

    李察自己心里暗道一声好险,落地的时候他脚都有点软,差点就要出丑。

    使用磁御力不光有消耗而且很不小,刚才那一通乱射已经有点使大劲了。又硬要多来一次,现在脑袋都有点晕乎乎的。

    “你的靴子好像有问题。”圣荷西的使节团里还是有聪明人。

    不得不说,他的怀疑其实已经非常贴近真象。

    “自己看。”领主大人当场脱下两个靴子,朝他们扔过去。

    他们立刻就相信这绝对只是一双普通的鹿皮靴子——如果真是魔法装备的话,怎么可能有人舍得穿到这么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