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集 太阳之子 第二十八章 奥哈巴姆 怒龙咆哮(五)

作品:异域求生日记

    阿特罗卡历法四一五年九月十三日凌晨,都灵。

    随着安放奥哈巴姆怒龙炮的整座山体开始剧烈的震动,连带整个都灵附近地层的轰鸣,仿佛预示着这个在未来几年时间内都为人所铭记的毁灭之夜,终于到达了**。

    此时,那剧烈震动的山体中,正在发生着令人难以想象的变化。

    “第一区间能量紊乱,我们就快压不住了……”

    “风缚阵开始崩溃,修复不能……”

    “我们这边的火系、地系晶石完全爆炸了……”

    “能量运行无法理解,无法抚平……”

    “奥哈巴姆灵魂能量波动剧烈,超出危险范围……无法压制……”

    震动之中,整个庞大的山体内,似乎都能听到怨灵的低咆,而收敛在这种沉闷而压抑的气氛下的,是庞大得难以估量的魔法乱流,在数十间石室、通道之中造成了无比剧烈的风压,当克林顿赶回半山腰平台上的控制室,看到的,就是温妮的那张苍白的脸。

    “克林顿,怎么了……”

    “巨神兵的力量破坏了魔法平衡。”克林顿深吸了一口气,“艾德里安在背后cha手,挡住了我们,这次的事情……我们在这里迎击文森特,那些半兽人就在背后盯着我们!”

    温妮呐呐无言,脸色急剧变换着,与此同时。几个声音从传音法阵中模糊地传了过来,温妮冲着那边大喊:“第一、第二、第三区间摧毁魔法阵,截断能量汲取、截断能量汲取!听见了吗?”

    “温妮!该下令放弃了……”

    “我们还有应急措施!”

    “没用了!”

    “还有机会!”

    “你会害死他们的!”

    控制室里,两人大声地对吼着,温妮气势一滞,克林顿跑到那传声法阵前:“奥哈巴姆失控!所有人立刻撤退!立刻撤退!”一颗巨石从他头顶剥落而下,被诺言之盾地青色光芒一挡。撞在了房间另一侧的墙壁上,化为碎屑四散。紧张的震动当中,他回过了头,与温妮对望一眼,女魔导师顿了一顿,终于也走到法阵前方开了口:“我是温妮,所有人……执行撤离程序……”

    有了这个命令,整个山体之中的魔法师们才终于开始陆续撤离。不过,只是迟疑这片刻的时间,山体之中就已经有了无比巨大的变化,随着魔法的光芒在山体内部地流动,颤抖之中,无数泥石便开始剥落,显出了内部蕴含着魔法力量的各色金属覆盖物来,魔法乱流飞窜过每一间石室、通道。将所有可以用地魔法力量完全压制。

    “快走,离开……奥哈巴姆已经开始同化周围物质了……”

    “离开那边,当心魔法石爆炸……”

    “你们先走,控制住这个法阵应该可以拖延一定的时间……”

    惊人的魔法乱流之下,被压制了力量的法师们便基本上与普通人无异,面临着山体的剧烈颤抖。尽管事先便有着具体的撤离计划,但山内各处还是发生了混乱的情况,一些试图通过魔法石或是法阵暂时延缓奥哈巴姆暴走地法师当场便被爆炸的魔法石炸得满身鲜血,一些修为稍低,不慎遭到魔力反噬的法师在没有跑出山体之前便已经开始吐出鲜血,也有撤离得稍晚的人在经过通道时便已经遭到厄运,随着那剧烈的颤抖,无数巨大的金属片刷的从通道四壁弹了出来,犹如最锋利的巨刃,撕裂了所有通行者地身体。巨龙的咆哮。开始越来越嘹亮地响起在都灵的上空。整个城市的灯光,都开始在这饱含怨戾的吼声中颤抖起来。

    “那是……什么啊……”

    大地的颤抖使得原本躲在城市中地居民们再也无法躲在各自的家中等待事情的结束。摇曳的灯光里,人类、精灵、半精灵们走出了各自的房门,街道中、树屋上此刻到处都是奔走或站立的身影,带着迷惑且恐惧的目光望向那座正在发生变化的山体,也有的人在奔跑、哭泣——奥哈巴姆第一击的方向早已确定,并且也撤离了这个方向上地所有居民,但第二击却是仓促发射,在这横扫十余里地路线上,至少有数十甚至上百户家庭被一炮扫成了灰烬,一些在炮击边缘的树屋此时残破地挂在倾倒地大树上,幸存者凄凉无比地倒在了血泊里,他们还算是幸运的,因为如果再近一点,这些人就有可能被那一击引起的巨大气流吸进去,最终被磨为糜粉。

    一边是山体的咆哮,另一边,激烈战斗所引起的动静,即便是在十余里外的山上,此刻也都能够看得清楚,百多名圣殿骑士团的成员所带出的巨大声势,塔伦长老那威力巨大的烽火雷神剑,贝兰的生命魔力,连同其余数名超阶武者的力量,此时在那道美丽却致命的身影游走间完全成了摆设,当死神的镰刀在人群中绽放开来,那些坚硬无比、甚至末日战天术都只能打得凹陷下去的光神铠甲便变得犹如纸张一般脆弱。这位月神的行刑者宣战不过片刻时间,巨大的镰刀便已经将十多名圣殿武士的身体斩裂成了碎片,解拖石化诅咒将近两年,当她第一次将自己的杀性全面解放,当初猎杀巨神兵的完美杀技,相隔了四千年,便再次在这片大陆上绽放开来。

    纯粹为杀戮而生的战斗技巧,尽量整体力量凌驾于在场的任何人,但从战斗一开始,她就没有选择最强的几名超阶武者下手,而是直接选择了那群力量较弱的圣殿武士。身体如同鬼魅一般不停闪现在脆弱地人群当中,带着轻灵蝉翼的曼妙身体仿佛在进行一场瑰美的舞蹈,步伐踢踏,转眼间便已经出现在十几米外,右手在空气中迅速变换着美妙的手势,名为游牧的巨镰随着她左手的挥弹、脚踢、足尖轻带甚至肩头脊背的一碰,就如同飓风般地配合着她的舞蹈而飞旋起来。这美丽地身影时而在空中、时而在地下。双足轻灵一错,当烽火雷神剑怒斩而下。那道身影却又已经到了塔伦长老的后方,唯有死镰的舞动,带起的可能就是无法瞑目的头颅或是破碎飞旋的肢体。

    而就在这场美妙难言的舞蹈中,众人也开始发现,一股难言地魔法力场,开始将所有人都笼罩起来,随着她每一次手势的变幻。双脚的踢踏,都有一股无形的魔力开始弥漫而出,这些魔力互相之间的感应犹如最柔韧的丝线,开始在空气中互相牵连,限制住每一个人的行动,甚至连那名习惯性躲在黑暗中的杀手,此刻都被这无形地力量给逼了出来——当然,在主宰一族面前炫耀暗杀技巧。那与在鲁班门前弄大斧似乎也没有多少的差别。

    尽管对于这些超阶的强者来说,这股魔法力场的影响还算不上非常大,然而随着这死亡之舞的进行,几乎完全捕捉不住对方的这些人也都开始感到了恐惧,黑夜妖精几乎是所有黑魔法地鼻祖,虽然近千年来已经式微。但谁也不清楚当一名行刑者的魔法领域形成,那将会是怎样一幕恐怖的场景。

    感受到危机,最会顺势而走的罗伯特。坎贝尔开始刻意地留在了众人后方,当发现lou西妮的身影出现在了离他最远的地方,他猛然转身,掉头便跑。整场战斗的变化,也陡然间出现在此刻。

    “你走得了!”

    冰寒冷澈的哼响陡然响起了夜空中,随着这声轻哼,那道身影也陡然lou出了那最为凶狠的獠牙,开战至今第一次将双手执上了死镰的长柄。随后。数百米地距离被瞬间拉近,就仿佛整个空间都在瞬间踏缩了一般。“踏踏踏”,那足音带着汹涌地魔力渗入大地,lou西妮以谁也无法作出反应的高速冲过了人群,冲过了贝兰,冲过塔伦,冲过所有人,当全力奔跑地罗伯特仓促间回头,所见到的就是那道身影犹如流星般拉近的画面。

    烽火雷神剑滔天袭来、银月剑光划破长空、苦行者的生命魔力沿着大地疾窜而走,那黑衣杀手的身影飞速追上,虽然多少不耻于罗伯特的临阵拖逃,但此时此刻,总应该算是一个捕捉住对方位置的最佳时刻,不过,当这一幕发生,却没有任何人能够赶得上行刑者的速度,踏在地上的足音落下了死亡舞曲的最后一道音符,空气中的魔法力量陡然间被牵扯起来,仿佛是与对面巨龙的咆哮相呼应,带着巨大的斗篷,黑战神的幻影随着魔力的交织凝聚,具现化在黑夜的高空上,随后,各种迷惑、迟缓、疾病、厄运、目盲、痛苦、麻痹……之类的黑魔法诅咒犹如跳楼大甩卖一般轰然压在了每一个人的身上。

    即便是超阶的武者,在这样的诅咒这下多少都会受到影响,塔伦长老陡然间回头:“所有人撤离。”与此同时,攻击性的黑暗气息凝聚成四条巨大的黑色炎龙,从大地之中陡然冲出,各种攻击性的黑魔法,以不同的形式向四周爆发开来。

    罗伯特。坎贝尔绝望地举起了守护者之盾,洁白的光芒刚刚绽放,盾牌连同他的整条左臂就已经飞上了天空,死镰舞出了一个大圆,在斩断他的手臂后拖手朝后方飞了出去,旋转着斩向从后方追来的那名杀手,带着无比的高速,lou西妮的右臂直接扼住了罗伯特的脖子,随后轰的一下将他的身体按在地上,轰隆隆的推出十几米远,顿时间漫天尘土飞扬,一颗挡在前方的巨石被崩飞了出去。

    无数攻击被她抛在了身后的大地上。

    看似美丽柔弱的身体保持着俯冲的姿态,扼在对方喉咙的五指猛然用力,左手直接拍上了对方的胸口,在众人眼前,负有凶名数十年的“蝎狮”罗伯特就在她的身下爆散成了一地的散碎血肉。这道身影几乎没有任何的迟疑,与她相隔十余米距离的巨镰游牧倒飞而回,一人一镰之间仿佛有着神秘的感应一般,她只是握着空气中并不存在的镰柄,仿佛拖着万钧的大山,朝着那群听到了塔伦的命令准备逃离的圣殿骑士飞速兜回。

    巨镰的锋刃被无形的力量在地面上拉出明亮却诡异的火光,lou西妮的身影在众人眼前划出了一个长达数百米的半圆弧线,随后,死神的巨镰带着火光斜拉向天空。

    首当其冲的,是原本距离lou西妮最远的几名圣殿骑士,他们的身体被直接拉成了碎片,碎裂的手、脚、内脏、头颅、血肉仿佛雨点一般的从天空中掉落,lou西妮静静地站在那儿,乌黑的长发飘散在血雨之中,冷然之中带着一股难言的美感。

    烽火雷神剑随着塔伦的愤怒咆哮而来。

    那身影朝着滔天而来的紫色雷火仰起了脸:“不要……”

    “在我的面前……”冷冷的声音自唇畔吐出,巨镰拔地猛挥,刷的斩向天空,“用这种……”

    “不成熟的元素剑啊!”

    轰然一声巨响中,这式烽火雷神剑的火焰和雷电溃散成漫天烟火,下一刻,最强的塔伦长老朝后方飞了出去,狠狠地摔落在地下。

    与此同时,夜空终于传出了今晚最大的一声龙吟,随着那凄厉的咆哮,十余里外的山头整体崩塌开来,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只硕大无朋的黄金色巨龙头颅,随后,便是已经从山体中挣扎出一半的金属巨翼,从这个角度看过去,那巨型的黄金龙便仿佛被无数的金属与机械拼凑修补而成,只是在它的金属身躯上,此时也隐隐透着一股诡异可怖的淡紫色光芒。

    一瞬间,无论是这边的战圈,还是都灵中受到波及的幸存者,所有人都屏息望着这恐怖惊人的一幕,只有在距离这边不到两千米的地方,两道追逐的人影轰的冲入了重重树屋的城市当中,其中一人挥舞着金色的剑,愤怒的绞碎了挡在他身前的一切:“艾德里安,你给我留下来!”

    这一幕没有逃拖lou西妮的眼睛,瞥见那使用着真实之眼的人,她微微地皱起了眉头,随后,目光扫过周围的众人,幽幽望向了帝都的方向……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