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一家四口

作品:争宠乱天下

    ()158番外

    陈yù面sè古怪地看着面前的食物,终于忍不住小声问道:“我不在的时候,你一直都是让它们吃这个?”同时用手里的筷子拨了拨盘子里码的整整齐齐的ròu块,和另外一侧经过油锅烹炒后依然翠绿可爱的西兰huā,他敢打赌封寒在蔬菜下锅之后不出五秒就把盘子端到餐桌上了。熟ròu是直接买回来的,味道和火候应该不用太过怀疑,但是,蔬菜真的熟了?另外,每只动物旁边的一杯牛nǎi是怎么回事?他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搭配方法?

    封寒扫了陈yù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看向对面,直到对面两只无辜且懂得审时度势的动物含泪开始努力啃西兰huā之后,才慢条斯理地夹起一块ròu吃掉了。

    然后封寒点点头,很有自信地说道:“我觉得还行。”

    陈yù咽了咽口水,同样谨慎地选择了ròu块,吃完之后,清了清嗓子,说道:“看来这附近的熟食店不错。”

    封寒在心里表示了赞同,然后熟练地应用一家之主的地位宣布,基于最基本的餐桌礼仪,所有人都不能làng费粮食,要全部吃完。

    陈yù震惊地看了看同样瞪大眼的小胖和四脚青,然后默默地低头用餐。

    封寒皱着眉头将盘子里剩下的蔬菜吃完,然后下楼了。

    陈yù努力幻想自己是只兔子,麻木地啃着翠甜的胡萝卜,最后终于把盘子里的食物都消灭了。抬起头,看到小胖嘴边的o沾满了鲜牛nǎi,四脚青也正在打嗝,陈yù不禁咧嘴笑了。

    é™ˆyù推起轮椅,将餐盘收拾到厨房清洗。他的身体在两天内有了明显的好转,虽然还不能站起来,但是生活基本可以自理。而且医生说如果复健做的好,很有希望重新站起来。

    é¤åŽ…,小胖无声和它的异父异母兄弟对视着:封寒一定是故意的,陈yù没在的时候他从不要求我们吃完!它是一只豹子!豹子!动物世界有说它是ròu食动物,额,应该是的!这样下去真的没事吗……

    å››è„šé’沉思着点头:我有看到他在网上偷偷查餐桌礼仪,他头一次当着陈yù的面当家,估计在紧张,所以,他一定是想做给陈yù看的……

    ä¸¤åªåŠ¨ç‰©è¾¹ç”¨çˆªå­ç€è‡ªå·±èƒƒè¾¹æ€è€ƒç€ï¼Œåˆ«æ‰­æ”»ä»€ä¹ˆçš„,实在太讨厌了……

    é™ˆyù简单地收拾了屋子就去休息了,因为封寒在下面工作,所以陈yù醒来的时候,感觉到暖暖的东西正顺着他的被窝往外爬,最后一只¡o茸茸的头在他脖子边上探了出来。

    å¹¸ç¦ç¾Žå¥½çš„亲子互动还没来得及开始,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小胖嗖地一下又缩回了被窝里面,陈yù终于肯定这家伙绝对的草原上跑得最快的动物。

    å°å¯’走了进来,给陈yù端来一杯水。看陈yù喝水的时候,封寒并没有离开,只是在旁边默默地看着,等他把杯子放下后说道:“下去待会儿。”

    çœ‹é™ˆyù点头,封寒就将陈yù抱了起来,往楼下走去。【叶*子】【悠*悠】

    ä¸€æ¥¼æ˜¯å°å¯’工作的地方,开了个小型书店,大多是旧书,珍本,同时店主还可以鉴定古玩。

    æ¯æ¬¡çœ‹è¿™ä¸ªå°åº—,陈yù心里都免不了几分惊叹,嚣张到仿佛不食人间烟火一样的封寒居然会开一家书店,而他坐在柜台后面居然一点也不显得违和。

    å¤å…¸çš„装潢,幽雅的氛围,午后明媚温暖的阳光,都显得年轻俊美的店主更加神秘。

    é™ˆyù坐在窗边,手里拿着一卷书,半天没有翻页,怔怔地看着封寒,心里感叹着,这真是他之前所想象过的最美好的生活,除了他现在不能动弹,除了店应该是他的,然后他随便奴役封寒……

    æ€»ä¹‹ï¼Œæ¢¦æƒ³å’ŒçŽ°å®žæ€»æ˜¯æœ‰ä¸€å®šå·®è·çš„。

    è¿™æ¯«ä¸èµ·çœ¼çš„建立在郊区的小店居然有不少客人,到下午五点钟的时候,客人才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封寒起身关了店门。

    ä»–看起来心情极好,走到窗边对陈yù说道:“我们出去散步,然后顺便吃晚饭。”

    é™ˆyù忙将手里的书收了起来,被扶到轮椅上的时候他看到小胖和四脚青lù出了松了口气的表情。

    äºŒå±‚小楼后面,是另外一个惊喜。

    ä¸çŸ¥é“封寒怎么nòng的,这小楼带着一个大约十来亩的果园,有的地方也种了些应季的蔬菜。这给越来越大的豹子和四脚青提供了放风的场所,同时两人在林间散步也绝对不会有人来打扰。

    â€œæ€Žä¹ˆä¼šæƒ³åˆ°åœ¨è¿™ç§åœ°æ–¹æ¥å¼€åº—?”陈yù问道。

    æ²‰é»˜äº†ä¸€ä¼šå„¿ï¼Œå°å¯’说道:“唔,我记得你以前说起过想拥有什么样的生活,作为一家之主,我总得负起责任。”

    é™ˆyù挑了挑眉,强忍住没有指出前两年他一直理所当然地蹭吃蹭喝的事实。

    è¿‡äº†ä¸€ä¼šå„¿ï¼Œå°å¯’又问:“要不要和你父亲他们联系?还有马文青,我想他们都很担心你。”

    é™ˆyù哆嗦了一下,这样感性体贴的对话绝对不该属于封寒,他谨慎地看了看封寒,小心地说道:“不——等我好了,我亲自回去。另外……那个,今天我、我有得罪你吗?”

    å°å¯’正从包里往外拿东西的手顿了一下,抬头看了陈yù一会儿,在陈yù背后开始发寒之后,说道:“应该没有。”

    â€œé‚£ä½ ä»Šå¤©æ”¶åˆ°å¥½ä¸œè¥¿äº†ï¼Ÿâ€é™ˆyù不死心地又问道。

    â€œæ²¡æœ‰ï¼Œå–出了两件东西。”封寒认真回忆着,最后在陈yù期盼的眼神下,终于lù出恍然的神sè,走进两步,弯下腰,几乎贴着陈yù脖子说道:“哦,如果你是指你暗示的那个,我会满足你的。”

    å“ªä¸ªï¼Ÿï¼é™ˆyù身上的¡o都炸起来了,他到底有暗示了这家伙什么?

    åƒå®Œæ™šé¥­ï¼Œç»™æž—子里疯跑的豹子和四脚青打包之后,封寒推着陈yù又散步回来了。

    æœŸé—´æ•°æ¬¡æœ‰äººå·å·è§‚察封寒,封寒脸sè渐渐难看,推着陈yù快步进了后面的园子。

    æ‹’绝封寒帮助洗澡无效后,陈yù索性和封寒一起挤在了浴池里面。

    â€¦â€¦

    è™½ç„¶ä¸èƒ½åŠ¨å¼¹ï¼Œä½†æ˜¯å¹¶ä¸æ˜¯å…¨èº«æ²¡æœ‰çŸ¥è§‰ï¼Œæ‰€ä»¥é™ˆyù恶狠狠地回头瞪着封寒,“喂,昨天和前天都——我们是不是需要休息几天?”

    å°å¯’的手更加肆无忌惮,非常干脆地拒绝:“不用,我知道你想要,今天白天你就用饥渴的眼神看了我很久,我都看到了。”

    â€œâ€¦â€¦æˆ‘保证我没有!”

    â€œæ”¾å¿ƒï¼Œæˆ‘一定会满足你的。”封寒从陈yù身上抬起头,亮亮的眼睛专注地看着陈yù,满意地发现怀里的人脸sè通红,和某个时候一样美妙,“……当然,如果你喜欢在浴室里的话,我也没有意见。”

    é™ˆyù的眼睛瞬间瞪大了,气急败坏地吼道:“等等,我绝对——唔——”

    è·¯è¿‡æµ´å®¤çš„小胖几乎要同情陈yù了,可怜的妈妈,自从回来后,就被封爸爸这样那样,相比较起来,吃素又算什么?!被四脚青欺负又算什么?!——早晚有一天,它还会再把四脚青压在身下的!

    ç”¨çˆªå­æŠ¹äº†æŠŠå®žé™…并不存在的眼泪,小胖抬起下巴,昂着头,欢快地往四脚青和它共同的屋里走去,它需要四脚青那家伙帮它把背上的背包拿下来……

    ä½œè€…有话要说:额,这么快就又见面了,^_^,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