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结局

作品:术临天下

    结局

    嗯,结束了,谢谢大家。

    …………………………………………………………

    “是……你?!”

    看到来者,在场无论是人还是白伤这三大颠峰魔兽,都lù出了不可思议的震惊之sè!

    而在这个时候,在虹之大陆一个很普通的山崖上负手而立的郁仪,忽然皱了皱眉,随即整个身影,化作一道流光消失!

    落日山脉之中,宁柘眉心一痛!

    黑暗魔杖闪烁起诡异的黑sè火焰,几乎将宁柘整个吞没!

    就在叹息落下的刹那,黑火呼的喷出,形成一个人形,下一刻,郁仪从黑火之中走出,脸sèyīn沉难看到了极点!

    “宁华!”他死死的盯着面前衰老不堪的人,毫不掩饰眼中的怨毒!

    “老师!”宁柘见郁仪忽然从魔杖里走出来,脸sè微变,难道说,这支魔杖真的是……

    “嘿!”郁仪听到弟子的叫声,才转过头来,对他道,“杀了他!”

    三个字简简单单,是命令,毫无缓和的余地!

    “要不是我,你还是霓界一头魔兽,哪里有资格让虹之大陆的三大颠峰恭敬的称你一声大人?”老者似乎悲哀的叹了口气,“还有你,小子,我注意你很久很久了,我很好奇,你为什么那么讨厌我?还要杀了我?毕竟我从来没有对不起你过。”

    “你快死了。”宁柘淡淡道。

    老者一愣,但也没否认,爽快的说道:“没错,但你为什么一定要杀一个快死的人呢?”

    “但是你不甘心。”宁柘眯起眼睛,“早在三千多年前,你就发现自己的生命已经延续的快到尽头了,所以你要提早为自己准备!而当时大陆上最强大的人类是临渊——我的老师当时就算还完好无损,他也不是人类!所以你设计,用众魂之魂引yòu了临渊,最后又bī迫他入绝境,在这种情况下,临渊分裂出了意志,被你拿去做起了实验!我和苏卷不是唯二的所谓临渊后裔、你宁华的血ròu……而是所有你实验之中惟二活下来的!”

    “哥哥给我留有遗嘱,我必须……杀了你!否则,终究有一天,你会夺走我的灵魂和意识,夺走我年轻的躯体!”

    “真是好笑。”老者轻描淡写的说道,“你们兄弟两个的躯体本来就是我给予的,我拿回自己的东西有什么不对?”

    他冷笑出声:“要不是为了躯体能够耐用一点,你们以为我耐烦给予你们独立的意志?那些行尸走ròu实在太过脆弱了,每隔百年我就要换一具躯体,而且,每次都将损耗我的灵魂!”

    “反正,你想要活下去,必须扼杀我的灵魂,而我想要活下去,当然也只有杀了你!”宁柘目中厉光一闪!“本来还想去霓界找你,没想到你自己出现在这里!”

    “霓界,嘿嘿,知道为什么我这么在意你和苏卷的躯体,甚至不惜huā费三千多年来培养,一直到你们的先后诞生吗?”宁华蓦然冷笑起来,“我被丢下极渊,尽管侥幸活了下来,但是灵魂却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从此无法在虹之大陆长久停留!你知道吗?当我在霓界千辛万苦的破开空间,回到虹之大陆后,却因为灵魂之伤,不得不经常返回霓界!”

    “而我苦苦研究了上千年,才发现这是因为霓界实在太黑暗了!黑暗的元素无处不在!我在坠入其中时灵魂已经被黑暗所侵袭,无法面对大陆的一切光明!为了找到能够抵御这种侵蚀的方法,我想尽办法,让大陆诞生了光明术士,但是他们依旧无法解决我的问题!就在这个时候,我想到了用霓界的生物来实验的办法,那就是你的师父!不过我也没想到,他居然会成为另一种术士!梦魇术士!在梦魇术士的发展之中,我竟然索到了一条线索!”宁华面目狰狞的喝道,“那就是培养一个能够行走在霓界和虹之大陆之间的躯体!然后夺过来!”

    â€œä¸ºäº†è¾¾åˆ°è¿™ä¸ªç›®çš„,我先炼制出光明术士的所谓神器织乌额环!接着又帮着临渊抹杀了梦魇术士,抽取他们的灵魂炼成了夺光术尊精魄!”

    å®åŽè¶Šè¯´è¶Šå…´å¥‹ï¼šâ€œå½“额环做好之后,看着临渊把郁仪的灵魂残片封锁进去,我终于看到了梦寐以求的一幕!光明与黑暗,平衡了!”

    â€œæ‰€ä»¥ï¼Œæˆ‘早就打算,要培养出两具躯体,光明术士,梦魇术士!一切都在算计里,只除了一件事!”宁华脸sèyÄ«n沉,“苏卷他,居然自杀——”

    å®æŸ˜æ¼ ç„¶çš„看着他:“哥哥自杀之后,你所打算的光暗平衡已经失去,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对付我?”

    å®åŽçœ‹èµ·æ¥å¼±ä¸ç¦é£Žï¼Œæ­¤åˆ»é¢å¯¹å®æŸ˜ï¼Œå´lù出诡谲的笑容:“过来!”他手一张,织乌额环不知道怎么,就飞入他的掌心!

    çœ‹åˆ°è¿™ä¸€å¹•ï¼Œå®æŸ˜è„¸sè一变!

    ç»‡ä¹Œé¢çŽ¯ï¼Œé™¤äº†ä½œä¸ºéƒä»ªçš„栖息之处外,宁柘几乎可以说没怎么用过它。但郁仪告诫过他,这枚额环的贵重与强大!

    ä½†æ˜¯å®ƒåœ¨å®åŽé¢å‰ï¼Œå´ä¹–巧无比!

    â€œæˆ‘什么都不要做,只要把夺光术尊精魄拉下来就行。”宁华看着宁柘,叹了口气。

    ç™½ä¼¤è„¸sè一变,低声道:“宁柘,你快走!”

    â€œè¿˜æœ‰ä½ ä»¬ï¼Œå…‰æ˜Žæœ¯å£«ï¼Œæ˜¯ä¸æ˜¯è§‰å¾—,九乌连环对你们只有好处?”宁华叹息着,“放心,接着,我会捏碎夺光术尊精魄,到时候,你们马上就会去陪这个小家伙的!”

    éœ“界来者的目光看向了白伤:“还有你们三个,大陆上的强者,也该换一换了。”

    å®åŽå¼€å£ä¹‹é—´ï¼Œç«Ÿä¼¼ä¹Žè¦å°†æ‰€æœ‰äººä¸€ç½‘打尽!

    å°±åœ¨è¿™æ—¶ï¼Œéƒä»ªæ— å£°çš„笑了笑:“宁华,你好像忘记了我。”

    â€œä½ ï¼Ÿé‚£æ ¹é­”杖我真喜欢,我会把它带回霓界好好把玩的。”宁华慢条斯理,“既然我活不了太久了,那么大陆上的强者,也都应该给我陪葬才对!”

    â€œé™ªè‘¬çš„人当然有,不过,不是别人,是你,你给我陪葬吧!”郁仪淡淡一笑,伸指划开自己的眉心!

    éš¾ä»¥å½¢å®¹çš„黑暗的光华,绽放全场!

    å®æŸ˜åªè§‰å¾—手里的黑暗魔杖一瞬间虚化!他下意识的抓紧,却发现什么都抓不住,铺天盖地的黑暗,将一切掩埋!

    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

    â€œåŽæ¥å‘¢ï¼Ÿâ€

    húnluàn乐园,某个偏僻的小岛上,琳琅满目的炼金实验室,一个衣着整洁的老者,一边忙碌着手中的不记石管,一边好奇的问道。

    åœ¨ä»–身边,跟前跟后的,赫然是一个华服女童,姿容妙绝,霜轮背着手,继续道:“那光华实在太可怕了,我躲在鸿门g空间里,只看了一眼,就差点以为自己眼睛瞎了!”

    â€œæ¯•ç«Ÿæ˜¯æœ¯å†•å•Šâ€¦â€¦â€é«˜ç»€æ·±æ·±çš„叹了口气,“宁华就这么死了?”

    â€œæ˜¯å•Šï¼Œæœ¯å†•è‡ªçˆ†çµé­‚……实在是,太可怕了!”霜轮一向冷酷的眼中,也流lù出一丝惋惜。

    é«˜ç»€å¿ä¸ä½åœä¸‹æ‰‹é‡Œçš„实验,奇怪的问:“郁仪大人为什么会这么做?”

    â€œæˆ‘猜,有两个原因吧……”霜轮眨了眨眼睛,条条有理的分析道,“第一,宁华说他快死了,而光明术士之所以拼命延续他的性命,就是因为灵魂种子在他灵魂内,一旦宁华死去,那么术士就将消失……也许,郁仪大人也会消失,毕竟他只有灵魂了!第二,是因为宁华,想要的陪葬里,有柔仪大人吧!”

    â€œæŸ”仪?”高绀没好气的道,“比起来,我觉得宁柘和他更亲一点!”

    â€œå“¼ï¼Œæˆ‘觉得,郁仪大人就是听到宁华要柔仪大人陪葬,才豁出去的!”霜轮一撇嘴角,认真道。

    é«˜ç»€å’§äº†å’§å˜´ï¼šâ€œåæ­£ä»–也快死了……”

    éœœè½®çš„表情逐渐黯淡下来:“要不是他这么做,宁柘和敌忾……未必能活下来呢……”

    â€œå”‰ï¼Œè¯´åˆ°è¿™ä¸ªæˆ‘就头疼,这两个我一个都不想得罪,现在织乌额环也毁了,他们怎么就不能消停一点呢?宁柘已经不是术士了,敌忾受了重伤,居然还不辞万里追过来!”提到这件事,高绀就觉得心烦意luàn,实验也没心情继续了,对霜轮道,“这两个都听你的话,霜轮,还是你替我去看着点吧!”

    éœœè½®å˜Ÿäº†å˜Ÿå˜´ï¼Œæ€Žä¹ˆä¼šè¿™æ ·ï¼Œå¥¹å°±æ˜¯ä¸æƒ³ç®¡è¿™äº›çƒ¦å¿ƒäº‹æ‰è·‘出来找高绀的,居然这么快就要被打发回去!

    è™½ç„¶ä¸ç”˜å¿ƒï¼Œä½†éœœè½®è¿˜æ˜¯ä¹–乖的退走了。

    ä¸çŸ¥é“为什么,霜轮自从那次郁仪自爆灵魂,与宁华同归于尽后,第一次见到来接他们的高绀,就对高绀非常亲近。

    ä¹Ÿè®¸â€¦â€¦æ˜¯å› ä¸ºå¯¹æ–¹æ˜¯è—é”‹å†•ä¸‹è‡³äº¤çš„缘故?

    ç­‰éœœè½®èµ°åŽï¼Œé«˜ç»€çœ‹å‘实验器具的架子上,一个闪烁着淡淡莹光的小瓶。

    è¿žå½“初的太御都不知道,苏卷的灵魂粉末,不止一瓶!

    è‹å·ç¬¬ä¸€æ¬¡é™¨è½åŽï¼Œé«˜ç»€æ›¾è¶ç€æœ¯éƒ½è¢«æ•Œå¿¾æ…得大luàn,潜入其中,收集了部分,本来打算以后找到可靠的高阶术士尝试复活苏卷。但是没想到,宁柘先动手,成功了,也失败了,因为苏卷最后还是选择了自杀。

    â€œè¦æ˜¯è¿™äº›ç®—计,都是为你自己准备的,那该多好?”高绀看着那个小瓶,由于宁华已死,灵魂种子随之湮灭,大陆已经没有术士,也不会有术士了,所以,这瓶子里,灵魂粉末只能是粉末。

    è‹å·æ˜¯ä¸å¯èƒ½å›žæ¥äº†ã€‚

    éƒä»ªä¹Ÿå½»åº•æ¶ˆå¤±ã€‚

    å¤§é™†ä¸Šï¼Œåªæœ‰é«˜ç»€çŸ¥é“,当初藏锋冕下托付他的到底是什么事——

    â€œè¿™äº›ä¸œè¥¿ä½ æ”¶å¥½ï¼Œè®°ä½ï¼Œæˆ‘有一个弟弟,我会让他做非常重要的事情!”

    â€œç­‰ä»–做完那件事,必定没有足够的实力保护自己,而你,就是我为他准备的后路!”

    â€œä¸è¦åœ¨äº‘域,三大上族和长老会的势力在那里无孔不入,也不要在三大帝国或术都,这几个地方太有规矩,容易lù馅,去húnluàn乐园吧,找一个隐蔽的岛屿布置起来!”

    â€œç­‰å¤§é™†æ²¡æœ‰äº†æœ¯å£«ï¼Œé­”法师与武士重新主掌大陆,以你的炼金术,只要宁柘没有太过得罪术士以外的人,应该能够庇护他活下去的。”

    â€œä¸ºä»€ä¹ˆæˆ‘不把机会留给自己?呵呵……高绀啊,我太累了,早知道如此,我当初不该打开装有织乌额环的盒子!没有那枚额环,我就无法平安进入极渊,不进入极渊……我也不会知道我的身世……或者说,我和那个弟弟的身世!”

    â€œä¸ºäº†æ‘†è„±é‚£ä¸ªäººï¼Œæˆ‘已经把所有能算计到的都算计了进去!我太累了……”

    â€œé¢çŽ¯é‡Œå°å°çš„灵魂异常强大,但我不会理睬他,那是要留给我的弟弟的。”

    â€œè®¡åˆ’有多少成功的希望?我也不知道,霓界的那位,底细难测!但我总要试一试,我不希望死后多年,还要像奴仆一样被召来呼去!”

    â€œé«˜ç»€â€¦â€¦ç»™ä½ çš„东西,都是颠峰魔兽最需要的,你要记住,在术士消失后,只有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能够请求他们的帮助,因为……这些东西太容易打动他们了!”

    é«˜ç»€é™é™åœä¸‹æ‰‹ï¼Œæƒ³èµ·ç©ºé—´å‚¨è—å™¨é‡Œè£…的东西——

    é‚£æ˜¯æ»¡æ»¡ä¸€åŒ£çš„,精魄!

    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â€¦

    â€œä½ ä»¥åŽæœ‰ä»€ä¹ˆæ‰“算?”

    å½“霜轮跑回宁柘和敌忾所住的房子里时,发现预料中的战斗并没有开始,她诧异的走进去,听见这个声音,立刻明白了缘故。

    æ˜¯ç™½ä¼¤ã€‚

    ä¸æ„§ä¸ºå¤§é™†ç¬¬ä¸€é­”兽,在场所有人和魔兽里,这位大人是最强悍的一个。

    ä¼¤å¾—也最轻。

    è¿™ä¹ˆå¿«å°±èƒ½è·‘到这里来探望别人了。

    â€œæ²¡ä»€ä¹ˆæ‰“算……”宁柘叹了口气,眼中的郁郁挥之难去。

    ç™½ä¼¤æ­¤è¡Œæœ‰ç›®çš„,连安慰都懒得安慰他一句:“那么,有件事情,你最好不要再拖了。”

    â€œä»€ä¹ˆï¼Ÿâ€

    â€œç»“婚!”

    â€œä»€ä¹ˆï¼â€

    ä¸¤å¥ä»€ä¹ˆï¼Œè¯­æ°”却迥然不同!

    å°±åœ¨è¿™æ—¶ï¼Œéœœè½®è·¨äº†è¿›æ¥ï¼Œé¡¾ä¸å¾—向白伤行礼,惊讶的问:“谢家还肯把明如姐姐嫁给宁柘?”

    â€œç¬‘话!我白伤说过的话会反悔么!”白伤闻言,立刻哼了一声,“小子,你送我精魄,我却没能救下你,不过我把我最疼爱的弟子许配给你,也算还了这个人情了,知道吗?”

    å®æŸ˜è‹¦ç¬‘着看着白伤,正想说什么,却见这位颠峰魔兽,忽然lù出古怪的笑容:“哦,对了,知道你还没恢复,所以我已经让人送了明如来照顾你了,你可要好好对待我的弟子,不能像以前那样冷冰冰的了!”

    â€œæ©ï¼Ÿè°é€æ˜Žå¦‚来的?”宁柘闻言,立刻听出了其中的古怪,马上抓到了重点。

    æŽ¥ç€ï¼Œä»–就看到霜轮眼睛发亮,大喊道:“冰恩!我感觉到冰恩来了!”

    â€œå‘µå‘µï¼Œå†°æ©å•Šâ€¦â€¦â€å®æŸ˜åˆšåˆšæ€€å¿µçš„叹息了一声,就听到一个故作优雅,却怎么也掩饰不住冷笑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宁柘,你答应我的丹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