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真男人就要徒手斩星舰!(为六月的星海老爷万赏加更!)

作品:超神学院之黑色长城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时空。

    残破的神殿内,破损的神像和倒塌的石柱随处可见。

    神殿的地面由无数巨大的石板铺就,满是裂痕的石板上雕刻着精美的纹路,即便是经历了上万个日夜的更替依旧清晰可见。

    无数破碎的刀剑和盔甲洒落在石板上,夹杂着无数暗红色的干涸血迹。

    “wassee zess…(赞颂…)”

    “wassee en…(赞颂…)”

    “圣光啊”

    断断续续的声音在残破的神殿中回荡,只有最后一声显得特别清晰洪亮,简直...震耳发聩。

    “吵死了。”

    一个清冷的声音自神殿的中央响起。

    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随之进入视线的是一座和周围破败景象相比…完全是两个画风的华丽王座。

    它可能是神殿内唯一完好的物件,通体由某种不知名的水晶打造,做工精巧,极尽奢华。

    然而,更加吸引人眼球的是悬浮在王座上的那个…

    光团?!

    “我已经听到了。”

    她闪烁了几下,清冷的语气中似乎有些不满。

    随后,以那团柔和的白光为中心,一道无形的波纹横扫了出去。

    时间可能过去了一秒,也可能是一个世纪。

    “找到你了…嗯?”

    她自言自语般的说道,随后似乎是突然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语调有着明显的上扬。

    “一个…没有被记录的新世界?”

    “有趣!”

    残破的神殿内空无一人,除了光团的声音外根本没有其他声响。

    所以即使她的话语声异常轻微,也可以从中轻松的捕捉到明显的波动。

    “先观察一段时间吧。”

    下一刻,她的语气已经重新恢复成了一开始的冰冷。

    虽然即便是在上万年的时间流逝中,也很少遇见像是这样有趣的事情,但她还是很快调整了心态。

    毕竟她可是那位‘伟大的存在’啊。

    “这点小事就燃烧生命了?!”

    然而,仅仅只维持了几秒钟,她的平静就被再次打破,而且颇有些气急败坏。

    “凡人的智慧。”

    光团发出了一声轻哼,清冷的语气中满是轻蔑。

    “你现在…还不能死。”

    伴随着她的话音落下,一道粗大而又澎湃的光柱从王座上升腾而起,刺破了神殿的顶端,直插天际。

    “est sularus oth thas!(荣耀即吾命!)”

    在陈君的嘶吼声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的体内轰然炸裂。

    一股灼热的能量顺着血管很快被传递到了他的全身,让圣骑士体内原本已经枯竭的圣光像是决堤的洪流一般猛的倾泻了出来。

    更加凝实的白色华光浮现在了他的盔甲上,像是在原先的盔甲上又套上一层,一瞬间就将恐怖的热量给隔绝在了外面。

    原本濒临崩溃的巨大光刃也在同时恢复了稳定,在圣光的疯狂灌输下原本跳动在剑刃上的‘火苗’像是浇了汽油一般熊熊燃烧了起来。

    还有骑士背后那对由无数金色线条构成的光翼,猛然间再次向外延伸,张大了足足一倍。

    让原本在空中和光束僵持不下的他骤然间提升了速度,顶着光束的冲击直接冲向了空中的饕餮母舰。

    陈君的心中非常清楚

    那是属于他的‘力量’,也是属于他的‘生命’。

    但是,作为一名联邦的地狱伞兵,作为一名帝国的圣骑士,作为一名雄兵连的战士…他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即便代价是他的生命。

    ...

    然而,人的一生中往往会经历许多波折。

    或大或小。

    就在陈君在心中为自己奏响战歌,准备慷慨赴死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圣光单方面中止了他的呼唤。

    他的心脏剧烈收缩了一下,像是整个人被一桶冰水当头浇下。

    【圣光】作为圣骑士最大的依仗,从来没有背离过自己的使用者。

    不…应该加上‘在过去’三个字。

    因为他现在正在经历着这样的事情。

    见鬼!

    陈君在心中咒骂道,根本不敢想象失去了体内圣光的支持,一秒后的他会经历什么。

    还有那些还未从天河市撤离的平民,还在和外星入侵战的普通士兵,以及他朝夕朝夕相处了几个月的战友们…

    恐惧在一瞬间占据了他的大脑,又在下一刻…烟消云散。

    戏剧化的一幕出现了。

    那些原本拒绝了陈君的呼唤,已经倒退回去的圣光,突然再次‘喷涌’了出来!

    没错,就是喷涌!

    就像是你原本向某位神祗祈求了一块面包,他却大方的直接给你砸下了一个面包店一样。

    不但如此,陈君体内那些原本因为发动【神圣牺牲】而损坏的器官和透支的生命力,都在这‘喷涌’的圣光中恢复如初!

    这意味着,原本应该在10分钟后结束自己生命的圣骑士,待会最多有点…腰酸背痛?

    这一幕让陈君的大脑陷入了短暂的当机,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好在战士的本能让他及时惊醒,才没有闹出‘某圣骑士因为走神而惨死’这样的笑话。

    不管了…拥有了力量而不去挥霍,这样肯定是要遭天谴的!

    陈君如此想到,将注意力投入了眼前的战场。

    “赞美圣光!”

    他大吼一声,再次加大了体内圣光的输出。

    于是骑士背后的金色双翼像是加装了两个完成点火的引擎般,猛的推着他冲了出去。

    原本如同天堑般横在他和战舰之间的距离开始急速缩短,恐怖的光束在则是在光刃的冲击下一点点消散。

    等到陈君来到饕餮母舰的面前时,对方的主炮也终于停止了这次漫长而又短暂的射击。

    这也是它一生中最后的一次射击。

    “真男人就要徒手斩星舰啊!”

    看着面前在南海舰队的轰炸中早已大破的外星战舰,陈君的心中毫无怜悯之情。

    他先是固定住了手中的长剑,随后背后的双翼一震,再次化成一道流星冲了出去。

    “啊啊啊”

    在陈君的怒吼声中,巨大的光刃狠狠撞在了饕餮母舰的剑桥位置。

    一瞬间似乎遇到了什么阻碍,但也仅仅只是一瞬间而已。

    下一刻,它便像是切蛋糕一样将面前的外星战舰拦腰切断。

    几秒钟后,爆炸声姗姗来迟。

    (感谢六月的星海老爷的万赏!六月的星海老爷牛皮!【破音】

    感谢帝临渊,书友20180425090059779,六月的星海,殇情啊老爷的月票!

    今晚不睡了!来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