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归去

作品:无上真魔

    轰!

    指环一缩紧,林君玄立刻感到脑海中轰的一声巨响,随后无尽的光华从意识海中心暴开来,林群玄的意识一下子就变得空白了,他并没有注意到,右手上的戒玺猛的射出一片黄金色的光晕,在这光晕的中央县浮流转着四个金色的字符‘天’、‘授’、‘神’、‘通’!

    “嗡——嗡——嗡——嗡——”

    原本悬浮在剑宗之主身侧的诛仙四剑似乎受到某种传召,突然应声飞出,悬停在林君玄身周四个方向。小说*无广告的~顶点*小说~网收藏~顶*点*书城

    “轰隆!——”

    天地突然变色,滚滚的乌云压过妖气,从四方汇聚到四人头顶。

    吟!

    随着一声震彻云宵的长吟,一条金色的巨龙赫然从林君玄头顶天门穴冲出,没入乌云之中,龙爪舞动之间,挥出一道道金色闪电,如游蛇一般没入乌云之中。金龙乍起,四柄悬浮空中的神器剑光暴涨,只听得一阵灵魂层面的龙吟,四道截然不同的剑气化作龙形冲天而起,追随金龙而去。

    看到诛仙四剑剑气化龙追去,剑宗之主心中狠狠的震动了一下,旁边的素衣少女更是震惊的张大了嘴巴。她跟了父亲这么久,从没见到诛仙四剑出现这种变化。

    “这个少年,居然能唤醒诛仙四剑灵魂层面的共鸣!”剑宗之主仰头看着天空,那条金龙代表着眼前这少年在金属性道法也就是剑道修行上,有着可怕天赋。四条银龙,每一覆盖银龙都代表着潜在被一枘神剑承认的可能。

    林君玄能使用诛仙剑,剑宗之主本来以为他最多还能激一柄神剑的承认,没想到,诛戮陷绝四剑居然都能与他共鸣。这也就是说,现在的他受制于实力,还只能控制一柄诛仙剑,但当他实力足够强大,比如说天人巅峰,甚至越天人级时。他将能不借戒玺,也就是剑宗剑令,直接使用诛仙四剑。甚至,有可能因缘巧合,解开四柄神剑剑身内的上古禁止,让这四柄绝世凶器恢复本来面目。

    “再看看他有什么变化!”老人望着空中,暗暗想道。剑宗戒玺代代相传,乃是剑宗之主的象征。借助这枚戒玺和独特秘法,剑宗之主能在无须承认的情况下,完全使用诛仙四剑。这也是剑宗作为这上古四大凶剑保管者的福利。

    当四条银龙飞到金龙周围,尾相连,盘旋飞转,成一太极时,异变再起。从林君玄脑颅内飞出的金龙巨龙向内塌陷,化为一个球体。球体舒张,就在众人眼中化成一本青色书卷,无数的蝇头小字从书页如雨飞出。这些文字如走马观花。每一字飘出,空中便多上一分清气。这些交替游走,空中的青气便愈的浓厚了,最后青气居然压过四剑所化巨龙,四条巨龙蜷缩身体、肢爪,在虚空中身着中央的青色书卷做出臣服的姿态。

    “天地浩然之气,这居然还是个真正的读书人,亚圣的传人!”看到天空激扬的文字,剑宗老人禁不住赞叹一声,转头对玉矶子道:“道兄真是收了个好传人啊。读过的文字,能透过天门,凝聚成书典,令派弟子读书的书典只怕数之不尽啊!数千年前,亚圣横空而出,立教著说,讲究养天地浩然之气,以。通达天听。鸿冀王朝读书人无数,但真正的读书人,只怕也就一两个。而贵派门下就占了其中一个。只凭这‘人’之一字方寸,方寸宗也没有不兴的道理啊。只是,贵派弟子不过十六七,按道理是绝不可能……”

    玉矶子摇了摇头,“这件事情,我也不清楚。他上山时不过九岁。听闻在此之前,曾在临安城紫衣侯府做伴书僮。或许,他就是那时候读的书。”

    “原来如此。”剑宗之主点了点头。

    紫衣侯乃是鸿冀王朝社稷之臣,藏多少理,在读书上有这种修为的,大多是一些皓穷经的老学究,这些人大多都入了花甲之年。林君玄能以,养出浩然之气,众人也只能将之归功于他的天赋了。

    “此子天赋惊人,日后必大放光彩!”剑宗之主又是赞叹道,只是这一次,声音中带着淡淡的惋惜。以林君玄的资质,若是加入剑宗,修习正宗的剑宗法门,日后前途必不可限量。

    就是带剑宗走衰落,重现数千年前剑宗巅峰光辉也没什么不可能。奈何,事情有个先来后到,林君玄已经先行加入了方寸宗,而且看起来对守门也很有感觉。剑宗之主虽然有心收取,但也只能在心中微微叹息。

    “可惜我方寸宗虽是道门大派,道法、功诀积累很多,但唯独在这剑道修行上,并无造树。君玄如果留在我们宗门之内,只怕日后……成就有限啊!”玉矶子感慨道。剑道的没落已有数千年,如今的道门盛行的都是其他剑道法门。方寸宗什么功法都不缺,唯独缺一剑道的法门。

    两人一时都沉默一来,气氛有些怪异,两人似乎都想说什么,但都没有说。就连那素衣少女也是神思恍惚,时不时的看向林君玄,若有所思。

    良久,剑宗之主轻轻叹息一声,一扬手,那套在林君玄手指上的指环便松开来,依旧化成一道银线,落入剑宗之主手中,失去了戒玺,天空异象顿消,诛仙四剑飞回剑宗之主身旁,林君玄也清醒了过来。

    “道兄(道兄),……”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又同时打住。最后还是由剑宗之主开口道:“在下有一不请这请,还请道兄答应。贵派弟子众多,少一个不少,多一个不多。这孩子若留在方寸宗,只怕日后成就有限。也是学浪费的天份,所以,在下想请求道兄,让我带他返回剑宗,习练我剑宗法门……”

    出乎剑宗之主的意料,玉矶子并没有拒绝,“这是他的福缘,我岂针拒绝!”

    两人都是宗派掌教,地位尊崇。在夜夜林君玄的事上,却绝口不提宗派归属的问题。在这件事情上,两人似乎都有同样的默契。

    “掌门,你们是在谈论我吗?”林君玄不是傻子,只从只言片语,便感觉出了些什么。

    “君玄,我来问你。你可想习练正宗的剑道法门?”玉矶子问道。

    林君玄点了点头,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那你可愿意随我回去,习练剑宗下统的法术神通?”剑宗之主问道。修道界举足轻重的两大道派掌门这样征询一个门下弟子的意见,这在修道界还是史无前例的,说出去都没人相信。

    这一次,林君玄却犹豫了。眼前的机会千载难逢,但内心深处,林君玄又是个尊师重教的人,为了一眯利益,反出门派,这种事情与他的原则相违背。

    “你放心,只是入我剑宗修行罢了。五年修习完之后,你依旧可以返回方寸宗,那时正是泰山论道大会,你正好可以代替方寸宗参加这场道法论证大会!”剑宗之主何等人物,焉能不知道林君玄心中的顾虑,索性打消他的顾虑。

    林君玄依旧没有立即答应,回头看了眼玉矶子,只见玉矶子点头微笑后,方才应道:“晚辈愿意!”

    侥是剑宗之主心思稳重,此刻也忍不住喜悦,笑起来。剑宗之主一眼看到林君玄,就知道这个少年是属于那种重情重性的人。五年的修行时间,傻子也知道,五年之后,林君玄就算不是剑宗弟子,也相差不多了。

    玉矶子的颔,是默许,也是两人之间的默契。

    虚空之中突然传阵一阵波动,代表两位掌教的神识在虚空中窃窃私语。进行着某种隐秘的交谈,片刻之后,这种波动静止下来,玉矶子转向看着林君玄:“君玄,今后你就安心在剑宗修习吧,五后之后,我会再来接你!”

    对剑宗之主微微示意,玉矶子的身形如水波一般荡漾起来,数息之后。突然化为一张金黄道门符纸从空中飘落下来,落下几尺,便有一股火焰燃起,迅的化为飞灰,随风消散。

    “方寸宗不愧为道门大派,各种道术、功诀层出不穷。看玉矶子道兄这手‘道符化身’,显然不日即将踏入吞气之境!”剑宗老人目睹玉矶子的离去也不由一阵感慨,自己能硬撼妖族五位吞气境的皇者,凭的是剑道的独特以及四柄剑宗神器。玉矶子还停留在天人巅峰,能硬抗吞气级的妖皇,凭的就是道派的道术积累与个人的修道体悟,换了一个人,就算有这种厚实的门派积累,也未必能挑战妖族的五皇!

    片刻之后,剑宗老人牵着白猿老祖,带着林君玄和素衣少女,在无数妖族的注视下离开了十万大山。

    不过就连剑宗老人也没有注意到,在这些目光与意识中,混杂着一道非常独特的神识。

    地底数十里的深处,有一处非常隐秘的洞窟,洞窟之中一位头载斗篷,黑袍罩身的神秘身影盘坐其中,在他身下堆积着无数的骸骨,这些骸骨无一例外都是属于生前十分强大的妖族。

    “我这小师弟,好大的福缘啊!……”神秘人低喃着,像是自言自语,又像说给某人听。

    八窍者卵生,九窍者胎生,十窍者天神。那么无窍呢?无窍者习修任何神通道术,都是信手拈来,进境一日千里。

    天地间无窍者,只有太岁。而这神秘人本体,正是天地间一株独一无二的太岁!

    ……

    半日的行程后,林君玄终于在一处深山老林中见到了消失千年的剑宗主殿。一座古老而斑驳的神殿落寞的掩映在苍山丛林之中。

    “这里,就是剑宗吗?……”林君玄有些失神道。

    “不错,这里就是剑宗!”剑宗老人大手一挥,虚空‘轰’的一声扭曲起来,如同幕布被拉开,一副雄伟壮阔的景象在林君玄身前展开。只见古殿之后,浮现密密麻麻的同峰、古殿虚影,山峰高耸雄伟,古殿宏伟壮观,带着一股迫人的气势,全部悬浮在虚空之中。这一幕幕看得白猿老祖也是震动不已,它的见识不凡,早已瞧出,眼前这座古老大殿只是一处空间通道,而剑宗真正的所在,却是在这古殿连接的另一处空间里!只这一手,便显露了剑宗强大的空间法术!

    剑宗老从大袖一挥,所有的景象又自消失,眼前又只余一座深山古殿,苍老、颓败。

    “剑宗祖上有令,如不能重兴剑宗。这些剑宗真正的宫殿将永不能现世!……”剑宗老人点到即止。林君玄却感觉肩上一沉,冥冥之中,他感受到了当初剑公子所承受的压力!

    “在你真正跟随我学习道法之前。先把这本书看完了。待你真正的了角这个修道世界之后,才会明白你真正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情况!”一本小册子飞进了林君玄的怀中,而剑宗老人则带着白猿和少女,迈步踏入了神殿。

    林君玄看着三人背影,心中满是疑惑:“真正的修道世界……”剑宗之主这翻话来得非常突然突兀,而且突然。

    知道所有的疑惑都能从这小册子中得到解答,林君玄寻了一处静幽的地方,斜靠着树,慢慢翻开了薄薄的册子。

    册子名唤《禁典》,翻开第一页,一张薄纸便掉了出来。林君玄下意识的捡起,翻开,展开一看,六个大字赫然映入眼帘:

    道门协议!

    凡功达天人境界者,除道派掌教及部分镇宗长老外,所有修道者不得再显露身份,不可参与门派纷争。所有天人境界者,归于门派内宗。听从道盟调遣,受三公制约!……

    协议的尾端,有各派掌门签字。但这些掌门的名字没有一个是林君玄书籍的现任掌门,而在‘三公’的位置,林君玄看到一个名字——‘六叶继圣’!

    “凡剑宗子弟必读!”翻开扉页。林君玄在树下默默的阅读起来,一个真正的修道界在他的面前展开了。

    功力达到天人境界,便有毁天灭地的能力。两个天人强者的大战。余波往往能摧毁一个中等门派。而当天人级有越天人期的强者加入门派之争,这样的战争一旦兴起,往往便会脱控制。是以几千年前。道门约定了一个协议。即实力出天人级后,除了掌门和几位长老外,都必须隐入幕后。并且天人级的强者禁止对天人级以下的修道士出手,哪怕是邪派的。

    天人级有天人级强者的世界,有他们的战场,而事实上,道派传承悠远,门派强者层出不穷,天人级强者远非表面上看到的那些。这些强者在道门之中,别劈空间,聚居在一志,称之为内门……

    “原来名派还有这么多的顶尖强者……”合上书,林君玄感慨一声。心中突然兴起一股欲与天公试比高的**。

    山林之中,袅袅的雾气升起,将这座千年古殿掩藏起来。雾气同时起来的,还有林君玄五年的修练生涯。

    谁也没有料到,五年后,这个少年学成出山,单人四剑压服道门各派,登上道盟盟主之职。而为了救被囚禁的太公,这个少年更是杀上天庭,与这些上古存留下来的仙人怒战,最终慑服群仙,成为天地霸主!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