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兰斯的故事(5)作者:星风血雨

作品:召唤魔兽英雄

    我和艾拉,到底是漫长生命中的匆匆过客,还是彼此一生的唯一?我不知道,但我期望是后者,因为那段日子,在我最孤独的时候,是她给予了我最大的安慰。(手打小说)

    ――兰斯.杨.克拉克罗斯自传《肌肉既正义》

    至第六人:

    洛尔的计划成功了,那个小子偷走了剑去报仇了。作为那位的后代,他真的很愚蠢。

    也因为这样,那位,很轻易就宰掉了那个肌肉法师。他是个不错的人,可惜太迂腐了,或者我该用愚蠢来形容他,要是他像那小子一样听话,就不用我们这么大费周章了。

    最后的步骤就快要完成了,我们不能失败。那位,他的脾气可不是很好,几百年的等待可以把一个人生生逼疯,也可以让一个英灵……啊,我失言了。总之,第六人,我们是为正义的事业而奋斗的,为了正义我们可以承受任何苦难与牺牲。

    愿这个被束缚的世界早日自由。

    第二人

    是萨米艾尔害死了父亲。

    这个消息对我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如果是他干的,那么,维奥拉呢,她知不知道这件事,如果她也……

    我觉得我的脑子像一团糨糊。

    无痕在路上发现了关于他身世的线索,他辞别我,追寻属于他的过去了。

    一时间,我竟然连一个可以信任的人也找不到。

    算了,如果谁也不能相信的话,我就自己干。

    ――――――――――――――――

    一月后,基纽城,四环大街256号

    从山寨里抄出来的信是来自这个地址的,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里应该是他们幕后老板的家。从佣兵公会查出的信息来看,这间房子的主人叫海明威.勃郎宁,是位出了名的高利贷商人,绰号吸血苍蝇,被他搞的家破人亡的可不是一个两个。

    他应该就是信中的第二人。

    “我有事找海明威。”

    “滚,你他妈是什么东西,居然敢直呼老爷的名字。”

    “嘎啦哒”门房带着不可思议的眼神倒下了,他有幸在死之前看到了自己的背影。这门房大概见惯上门求饶的了,根本没想过还有我这种来寻仇的。

    海明威.勃郎宁,希望你已经安排好后事了。

    ――――――――――――――――

    银行家海明威.勃郎宁正坐在书桌前计算着这个月的利息收入。作为组织中掌管财政的“第二人”,他已经兢兢业业地干了二十多年,为组织带来了无数黑色的收入。

    他用羽毛笔沾了沾墨水,正准备写下最后一个数字。

    一阵突如其来的震动让笔尖上的那滴墨水坠了下来,落到摊开的帐本上,形成了一小堆化开的墨迹。

    “啧”他叹了口气,正准备重新誊写一页时,门被撞开了。

    他抬头一看,是他的贴身小厮。

    正当海明威准备开口斥责时,小厮哭着向他喊道:“老爷,不好了,有个怪物杀进来了。”

    ――――――――――――――――

    “怪物,真的是怪物。”垂死的护院握着手中的断剑,呢喃着断了气。

    钢制的精品长剑,砍在他身上居然会断成两截。擅长重剑的队长,被他活生生撕成了两片。擅使快剑的副队长,被他一拳把脑袋都打进了胸腔。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怪物。

    海明威赶到前厅时,看见的就是这一幕修罗地狱般的景象――满地的碎骨烂肉,几个吓疯了的家仆,和一个看起来像用血洗过澡的男人。

    “我是海明威.勃郎宁,尊驾何人,为何来我府上闹事?”饶是他见多识广,面对这尊杀神,不免也怵了三分。

    ――――――――――――――――

    我打量着这个已经步入老年的男人,他很镇定从容,完全是一副高手的风范。

    他是“七人”的第二人,也就是说,他应该比第六人要强上四个档次?

    我今天的确卤莽了,第六人的实力和我不相伯仲,上次是靠众多伙伴的帮助,一轮猛攻让他毫无还手之力才干掉了他。

    那么,今天,我能成功吗?

    ――――――――――――――――

    海明威见对方没有回答,只是用愤怒的目光打量着自己。

    他的仇家实在太多了,真的想不起是谁会派人来暗杀自己。

    算了,不管怎么样,得先把他解决掉。

    他暗中准备了一个法术,然后突然向对手扔了过去。

    ――――――――――――――――

    “地火裂冲。”

    我脚下的地面迸裂了,一道强烈的火光突然从地下冲出,我侧身一跳躲了过去,突然觉得身体一沉,竟然像背负了千斤的重量一样。

    我看见海明威手上拿着一个紫色的光球,一定是那个东西束缚了我的身体。

    “很惊讶吧,大块头。这是十倍重力术,已经失传了很久了。”见我不回答,他又滔滔不绝地说道:“对付你们这种只有肌肉的家伙,只要有一点控制技巧就可以了。”

    我不理会他的嘲笑,踏出了一步,青石板的地面因为不堪重负而被我蹋成了碎快。

    “中了十倍重力术你还能动!”

    “你还不明白吗,海明威。绝对的力量压制任何的技巧,在这完美的肌肉面前,什么控制法术都是渣呀。”一拳轰击在地上,巨大的冲击波扩散开来,海明威在这堪比六级地震的冲击波中根本无法维持平衡,最后倒了下来,十倍重力术失去了施法者,自动消失了。我冲到他面前,掐着他的喉咙,问道“海明威,有件事我想问你。”

    他惊恐的看着我:“什么。”

    “萨米艾尔.辉月,是你的同伙吗。”

    “他?哈哈哈……”海明威突然狂笑起来,“他只是个棋子罢了,那绵延800年的诅咒之中,微不足到的棋子。”

    我把他的脖子向后扭了180度。

    在一条龙的面前,你是狼还是狮子,对它来说根本没有区别。

    在临死的一刻,海明威想起了一句谚语。

    嘎啦

    基纽晨报9月29日讯,今天早上3点,四环大街256号发生一起特大凶杀案,一商人全家被灭门。警方发言人称,死者海明威身前涉及多起销脏案,不排除仇家行凶报复或者分赃不匀被灭口的可能……

    我放下手中的报纸,只觉得有一种失落感。

    虽然知道父亲的死不是萨米艾尔的错,但海明威死了,线索也就断了。

    我本来以为他很强,因此一出手就是全力。没想到他只是一个五阶法师,轻轻一碰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然而,比起这个,有一件事更令我烦心。

    萨米艾尔向维奥拉求婚了。

    其实这件事一点也不奇怪,他们两本来就是基纽学院的明星学生,人人羡慕的一对,从少年时代开始天天粘在一起。如果他们不结婚,小萨只怕会背上一个始乱终弃的名头。

    照理说,我作为他们的邻居加童年好友,应该送上祝福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非常的不爽。

    婚礼定在10月10日,纵使再不爽,我也必须去的。

    “我要练好法术,将来杀光那些第几人第几人的,为杨叔报仇。”即使是身披婚纱,维奥拉也不忘挥舞着拳头,拉出大把的电火花,萨米艾尔对我苦笑,看来今后他的日子不会很好过。

    “兰斯,我希望等下你能当伴郎。”小萨对我说,同时换上一副神秘的笑脸,“伴娘可是大美人哦,猜猜看是谁。”

    “还能是谁,艾拉呗。”当时我正在研究基纽学院教授们送的贺礼,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香蕉呢?

    小萨的嘴巴张成了O型:“你怎么知道?”

    为什么我知道呢……维奥拉是很漂亮,但在我的意识里,她不是美女,而是和闪电划等号的。而我见过的其他女性中,就以艾拉最为漂亮了。所以,小萨一说美女,我第一反应就是艾拉。

    婚礼的过程其实还是很别扭的,特别是我被迫套上全套礼服,戴着副墨镜站在小萨边上时,我觉得很多亲朋好友都在议论。

    “那个B肯定是新娘派来监督新郎的。”

    “是啊,有那么凶悍的老婆,萨姆学长今后的人生可就茶几了。”

    “满是杯具啊,没错……”

    但是当维奥拉一脚踢开礼堂的大门时,所有的议论声就立刻消失了。

    “兰斯,戒指准备好了吗。”小萨小声的问我,我分明看见他头上正流着大汗。

    “在我口袋里呢,你真的想清楚了吗,现在逃跑还来得及。”

    “我不后悔,我爱她。伯母叫你呢,快过去。”当一个人心虚时,他就会把质问他的人支开,小萨现在就属于这种情况。

    我一抬头,的却看见萝拉阿姨在向我招手,我于是走了过去。

    “兰斯,维奥拉的父亲已经不在了。”萝拉阿姨对我说,“今天就麻烦你,把维奥拉交给萨姆吧。”

    我狐疑的看着她,我又不是新娘的长辈,这种事情应该由阿姨你做才对吧。

    但在阿姨坚定的眼神下,我没有反对这个提议。维奥拉挽着我的手,慢慢地走上了礼台。

    我把她的手交给了萨米艾尔。

    司仪要求双方交换戒指。

    我把戒指交给了他们。

    当司仪喊道:“以圣王的名义,我宣布你们结为夫妻,不论顺境、逆境,你们都要相互扶持……”

    维奥拉哭了,她带着幸福的泪水扑进了小萨的怀里。

    全场鼓掌。

    那一瞬间,我突然想通了。

    维奥拉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她从来没离开过上流社会,她根本不明白世界的残酷。说白了,她是个生活在童话世界的人。这一切是现在的我不能给予的。

    所以,萨米艾尔,请你一定要让她幸福。

    那天晚上我喝了很多酒,新娘是出了名的火暴脾气,大家都不敢灌她,于是都把目标对准了伴娘艾拉,我为她挡下了许多,到后来已经喝迷糊了,最后一丝记忆好象是和萨米艾尔的学弟“爆炎剑”哈格文各自拿着一瓶熊猫人产的雷霆啤酒比赛吹喇叭,这小子喝了四分之三就吐了,我险胜。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那一天的月色真的很美丽……

    早晨的阳光照在我的脸上,说不出的温暖,昨天夜里的一切彷佛是在梦中发生。我缓缓地睁开眼睛,一阵幽香先飘了过来。我转头去看,看到艾拉在我身旁半躺着,洁白的床单半盖在身上,一条修长的**与半截**露在外面。老实说,比全身的**更能撩拨起男人的**。

    不过,我突然觉得情况很不秒,偷偷掀开被子,发现自己连内裤也没穿。

    “酒后乱性”我大脑中立刻跳出了这么一个词。

    在她醒来之前,我偷偷摸摸地离开了。

    “就是说,你和艾拉……**了?”在我们常去的那家小餐馆的包间里,萨米艾尔用看待禽兽的目光看着我,好象要在我身上戳出洞来一样。

    “是啊。”我喝了一口闷酒。

    “恭喜你了,兰斯,艾拉是个好女孩。”

    “好女孩?她能一个人驯服寒冰虎!等等,这不是重点。我的意思是我总觉得自己被算计了。”

    “得了吧,她算计你?犯的着吗,拿一个女孩最珍贵的初夜来算计你?”

    “艾拉怎么会有我家的钥匙,你敢说这里面没你老婆动的手脚?”

    “……”

    虽然我们都知道肯定是维奥拉干的好事,但谁也没有胆子去质问她。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艾拉,于是我决定先离开基纽城,出去修行一段时间,临走前我委托小萨把我的房子转送给她,希望能对她有所补偿。

    在码头,来送我的人只有小萨。

    “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兰斯。”萨米艾尔正在做最后的努力,“你喜欢艾拉,艾拉也喜欢你,你们完全可以在一起。”

    “不认为我有资格爱她。总之,希望你能帮我照顾她。”

    “她又不是喜欢惹事的人,再说她可是五级魔导士。”

    “海明威是五级法师,还不是被我杀了全家。她实战经验太少,我……”我突然意识到我说错了什么。

    “海明威灭门案……”萨米艾尔不可置信地看着我,仿佛在他面前的是一头来自地狱的恶魔,“整整87口人,大多是老弱妇孺,你怎么下的了手。”

    “出来混要讲信用,我既然说要杀他全家,就一定要让他全家死光。”

    “兰斯,我相信法律一定可以主持正义。就算他杀了杨叔,也该由法院去宣判他有罪,而且他的家人是无辜的。”

    “当他的家人享受着他掠夺别人的财产而造就的幸福时,就应该做好被人报复的觉悟。这里是基纽,不是洛尔!小萨,这里的法律只为有钱有权者主持正义。而我需要的不是‘正义’,是力量。”

    “力量?”

    “对,如果是天地之阶……不,只要是十阶强者的话,即使大白天跑去屠灭那帮混蛋满门,也不敢有谁对我说半句废话。这就是力量,凌驾于一切正义、法律、公理之上的力量。”

    “兰斯,你……你变了。”他握紧了拳头,“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吗,自从你开创了先河后,基纽城一个月内已经有十二家高利贷商人满门被屠了,他们手上借据没有了继承人,全部成为了废纸。现在整个基纽城的借贷业全部倒闭……”

    “那不是很好吗,这些蛆虫早就该死了。整天寄生在劳动者身上,靠吸食他们的鲜血与生命存活,这种东西早就该被毁灭。”

    最后我们不欢而散,我坐上沙船,看着基纽城在我的视野中越来越小,这座城市是我的家乡,而它为我带来的痛苦远比幸福要多,我的亲情、友情,还有刚刚萌芽的爱情,全部埋葬在这里。

    不自觉间,泪如雨下。

    “别哭了。”一只芊芊素手夹着一张面纸递给了我。

    “谢谢。”我转过头一看,顿时被那只手的主人吓得下巴脱臼。

    基纽城奈尔特府

    “你~你~你~你~是说,你让艾拉跟去了?”萨米艾尔舌头打结,惊讶地指着维奥拉。

    “是啊,我早就想把隔壁的花园和我家的泳池连成一片了,现在兰斯和艾拉比翼双飞,这两幢房子我就可以随便捣鼓了。哦~HO~HO~”维奥拉做着标准的魔女笑声,完全不顾老公头上一片黑线。

    “兰斯,我真羡慕你可以一走了之。”萨米艾尔望着好友离去的方向,喃喃自语。

    几年后我才知道,我离开的几个月后,“七人”的报复疯狂地席卷了被维奥拉称为“紫罗兰庄园”的新房子。萨米艾尔寡不敌众,奋战半夜而死,当时他只有23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