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作品:红衣侯

    轩辕流光说的没错休息几天药效就彻底消褪身体也恢复。

    他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倒没限制我的自由只要在这座宫室之内我都是自由的任意活动。

    前提是在这座宫室之内!

    而我也才知道原来这里就是传言中轩辕流光早已修建好只等女主人出现的“栖凤宫”。

    确实华丽无比雕梁画栋精致奢巧所有用具皆是万中选一的上品。

    可对我来说再华丽又怎么样?不过是个精巧的笼子。

    轩辕流光每天都会来此衣食住行全部亲自过问。我冷脸相对他也丝毫不在意自顾自的替我选择衣裳样式替我梳顺长原本该宫女做的事情他倒做得开心。

    他似乎很喜欢替我梳总是会兴致勃勃的把玩着我的长若我挣扎或者干脆赌气说剪掉他就会苦着一张脸“这么好的头跟沉水绸缎似的剪掉了多可惜你要是嫌麻烦那我每天替你梳头好了何苦跟头过不去呢?”

    然后就会当没看见我的白眼和冷面孔抱住絮絮叨叨。

    晚上更是舍不得离开夜夜留宿。我气不过他靠过来的时候总是竭力挣扎他也不在乎总是轻易的就将我抓到怀里倒也没做什么只是搂着入睡而已时常还开两句玩笑说什么小猫儿真是被宠坏了之类的。

    怄得我心里那口气越加憋得慌。

    可问题是我打也打不过他。挣也挣不脱他反抗的结果都是被他轻而易举的就压制下来。

    不过。有时候反抗的厉害了他也觉得麻烦。有一次大概被折腾地有点愠意在我又抓又咬之际突然恶狠狠的说了句很粗俗的话。

    “你再乱动我就干足你一个晚上!”

    惊吓之下我连挣扎都忘记了。浑身绷紧紧张地动都不敢动于是他也得以称心如意的将我继续搂住度过一个又一个夜晚。

    他如此肆无忌惮我还有什么话好说?

    只是在那些不知就里地外人看来我谢红衣夜夜专宠不说更让东离英明的皇帝迷恋不已。整夜颠凰倒凤简直就是迷惑君主的红颜祸水!有如妲己在世褒姒复生!

    毕竟。轩辕流光一句“非谢红衣不立后”已经天下无人不知!

    至于轩辕流光为我起“栖凤宫”。(更新最快)。更为我出兵。相助嘉麟抗敌那就是街头巷尾。大人小孩都彻底传遍了!

    只怕再过不久有好事的说不定还会编成段子唱!

    “谢红衣一回头啊!东离不立后!

    谢红衣二回头啊!栖凤馆中留!

    谢红衣三回头啊!战士有家归不得!

    马革裹尸染沙场只为君王求美人!”

    光想想就够让人忍不住抽风了只可怜我真的什么都没做过啊怎么就成了人们口中祸国殃民地祸水了呢?

    而且最离谱的是轩辕流光将我囚禁在栖凤宫理由居然只是因为他不想让别人看见我。

    气得我一口血没吐出来差点把自己呛死!

    我对他越来越没好脸色轩辕流光倒也不恼每日里着意温存甚至连穿衣系扣这样的小事都开始亲力亲为更时不时靠近想亲昵都被我毫不客气的拒绝了。

    囚禁在他身边已经是迫不得已可至少这点权力我应该暂时还有……

    这天轩辕流光去上早朝了我比往常起的早也懒得叫人。

    没有紫菀在什么都不习惯。

    于是自己翻身起床穿好衣服略梳了梳头就光着脚走出了寝殿。

    东离确实比嘉麟冷许多我赤足踩到汉白玉的地板寒意袭来我顿时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长廊那头隐隐传来人声我好奇踮起脚尖蹑手蹑脚的靠了过去。

    是那两名宫女在说话。

    “皇上对九公主真的太好了我从没见皇上对哪个嫔妃这样上心过呢!”

    “那当然皇上为了咱们这位主儿都不惜出动军队了自然珍惜的很。”

    “可是我见这位主子没少给皇上脸色看啊万一皇上要是恼了那怎么办?”

    我悄悄地听着。

    这些宫女从不敢当着我的面说什么可是背地里什么都说得出来。如今大概都以为我还在睡觉没起来自然更加肆无忌惮也不像平时那样压低了嗓门生怕我听见。

    “说起这位主子你觉不觉得云妃很像她?”

    “云妃?哎呀你不说还没注意真的很像!”

    “是啊特别是穿上红色衣衫脂粉不施而且长未梳披散下来地模样特别像。”

    “我听说当年云妃就是皇上亲口要她穿红色衣衫的难道……皇上他把云妃当成是……”

    两个宫女惊呼一声又连忙捂住自己嘴巴。

    我再也听不下去又蹑手蹑脚地离开了。

    回到寝殿空旷地宫室冷冷清清的我缩在软榻上双手抱膝。

    脑中却走马灯似地回忆都一股脑的蜂拥而上将我脑子绞成一团浆糊。

    时而是叶朝之的面孔时而是轩辕流光的脸时而又是谢凌云那晚愧疚的神情还有刚才那俩宫女的话都搅和在了一起简直让人头昏脑胀。

    云妃?

    那是谁?为什么她们会说云妃很像我?难道……她又是另一个淑妃?

    脑子昏昏沉沉的想什么都想不明白倒是脚尖越来越冰凉了。

    之前还不觉得如今双脚冰冷彻骨冷得我又打了个冷战。

    早知道就穿双鞋子出去了……

    我心里暗自嘀咕可就在这时冷不丁的从身后伸过一只手来手掌温暖轻轻的覆在我双足上。

    我却被吓了一大跳。

    “吓着你了?”轩辕流光笑道。

    “……”我别过脸去想下榻却被他用力一拉整个人就又跌了回去正好跌进他怀里。

    他伸手替我揉着足尖皱眉道“怎么冷成这样?”

    我没回答他但轩辕流光已经明白过来双眉一竖颇有怒意“你光着脚就出去了?”

    “我说过东离很冷你这样光着脚连衣服也不多披一件就到外面去着凉了怎么办?”他大概真的有些动怒语气也严厉起来可动作还是温柔的很先是脱下外衣给我披上但接下来却让我大吃一惊。

    他……他居然将我的双脚捂在了怀里用自己胸膛暖着。

    我怔住轩辕流光却抬头狠狠盯了我一眼道“你再这样不爱惜自己我就用链子把你锁在床上!”

    他说得不像开玩笑的样子我愣了愣连挣扎都忘记了只能顺从的点点头。见我点头轩辕流光才露出满意的表情来眉眼也缓和了温柔的开口“你呀怎么总像个小孩子似的一点都不懂照顾自己。”

    他满是宠溺的语气笑起来“不过也不要紧以后有我在一定把你照顾得妥妥帖贴。”

    “……”我没回答只是看着他。

    和往常一样面无表情冷冷的看着他。

    双脚逐渐暖和了轩辕流光放下来扯过薄毯盖上随后靠近想亲我嘴唇。

    在快要碰到的那一霎那我猛地清醒过来连忙扭头躲开。

    轩辕流光一吻落空可奇怪的是他没有像往常一样笑笑就装作若无其事而是眼中精光一闪捏住我下巴硬把脸扳了过来正对着他。脸上的笑意早已收敛了眼睛也危险的眯了起来沉声开口“你要躲我躲到什么时候?”

    我迎着他目光毫不畏惧“到死为止。”

    他双眼又眯了眯不怒反笑“到死为止?红衣你是为了叶朝之吧?”

    我也不否认。

    “是又怎么样我说过我爱的人是他是你自己一直在自欺欺人而已。“我自欺欺人?”轩辕流光也否认“红衣你以前明明爱的人是我!”

    “你也说是以前了。”我反唇相讥“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

    轩辕流光沉默下来但我看得出他是在强压着怒意。

    他这人就是这样的性子总以为自己想要的只要伸手就能拿得到!习惯了号施令也习惯了胜利从不允许自己失败。

    也不会相信自己失败。

    战场如是情场亦如是!

    他的自信反倒让他蒙蔽了双眼看不清就摆在面前的事实了……

    我知道和他也说不通懒得纠缠干脆闭上眼睛不看也不想。

    他抓住我的手忽然紧了一紧用力的像是要把我骨头捏碎似的我还没来得及叫疼他却已经松开了手。

    再睁开眼的时候轩辕流光已经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