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9章

作品:红衣侯

    可是我注意着那方就顾不上另一头。

    这几天康老四有事进宫的次数就少了而我也敏锐的觉最近这几日身边总是有点不太平。

    倒也说不出是什么不对劲看起来和往常也没什么两样但也许是直觉吧我真的觉得有种心悸的感觉像是要出事似的……

    那两个宫女是轩辕流光亲手挑选出来的应该可靠而海兰本就是暗影的人更不必说但栖凤宫里其他的人就很难说了。

    他们的身后也许是某个嫔妃某个大臣也有可能是轩辕清明甚至老皇帝!

    而我想之所以会生那样的事情大概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轩辕流光再怎么舍不得我也毕竟不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待在栖凤宫总有不在的时候事实上我也很享受他不在的那段时光能一个人静静的不用掩饰自己的心事也不用顾虑着什么话该讲不该讲轻松许多。

    冬日难得阳光而对地处北方的东离来说就更加难得。

    不知什么时候起我养成了个喜欢晒太阳的习惯尤其是冬天的暖阳又不刺眼更不火辣只是暖暖的晒得人昏昏欲睡更因此被轩辕流光戏称为“小猫儿”都不在乎。

    这天轩辕流光上朝去了我见太阳甚好就吩咐宫女将软榻移到廊下我便躺在上面打算睡个午觉。

    身上盖着毛毯被阳光晒得正舒服。眼睛闭着差不多在半睡半醒之间突然。耳中传来一个轻轻的脚步声。

    非常轻像是蹑手蹑脚靠近的感觉。

    我以为是那两个宫女来看我到底睡着没有。也没在意就闭着眼睛继续睡下去然后只听得那人在我榻边停了下来呼吸声略显急促。

    我觉得有点古怪正想睁眼看看是谁。忽然一个厚厚的东西就猛地盖到了我脸上。

    凭感觉就像是我搭在身上的毛毯本来是极柔顺地料子可现在被人用来死死按住我脸鼻子嘴巴都被完全堵住了不要说出声连呼吸都困难!

    这根本就是想捂死我呀!

    我大骇连忙挣扎。双手乱抓可那人的角度很巧妙我根本抓不到。(更新最快)。反倒被更加用力的捂住了脸部根本无法呼吸了!

    胸口起伏地越来越厉害。我只觉得肺里的空气像是要被抽空了一样。痛苦得不得了就在这危急关头。隐隐传来那两个宫女叽叽喳喳地说话声旋即那死死捂住我脸的双手突然松开了我顾不得许多一把将盖在我脸上的毛毯扯掉惊慌的四处张望却早已不见了那人的踪影。

    那两个宫女刚好转过长廊见我头散乱一副惊慌失措地神色脸色惨白也吓了一跳连忙跑过来问。“小姐怎么了?”

    “……”我还是紧张的四处张望然后惊惶的问“你们刚才有没有看到有人在这里?”

    “人?”两个宫女被我问的莫名其妙也是左右张望然后使劲摇头“没有看见呀只有小姐一个人呢。”

    “只有我?”

    “是呀我们只看到小姐一个人在这里。”两个宫女大惑不解的样子狐疑的看着我。

    “奇怪……”我喃喃道伸手抓抓头。

    难道是梦?可是不对呀毛毯死死捂住我脸的那种感觉还鲜明的很而且心脏也跳动得非常急促根本就不是幻觉!

    那两个宫女还在困惑的看着我我也没心思去理会连忙翻身起来心中惊慌不安。

    是谁?是谁想捂死我?

    可想来想去在东离我腹背受敌除了轩辕流光大概所有地人都恨不得我死!哪里锁定得了目标?

    见两个小宫女疑惑的神情我眼珠转了转决定还是不说为妙。

    下午的时候我随便找了个借口将两个宫女遣了出去只留下海兰。

    “你最近有没有在栖凤宫里现什么不对劲地地方?”我问道。

    海兰机灵的很听见我突然这样问立刻就反应过来细细回想然后迟疑地摇摇头“没有现。”

    “哦……”我咬着指甲越加惶恐不安。

    连海兰这种高手都没察觉那到底是谁想要杀我呢?

    虽然如今身边有海兰可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毕竟难以招架!

    我苦恼地想着这时宫女端进人参汤来我哪里有心情喝挥挥手示意她放着就好了。

    见来人走远海兰才靠近我小声开口“九公主可是有什么不妥?”

    “也说不上来就是觉得不对劲。”我迟疑的回答。

    毕竟早上生地事情实在太诡异再加上海兰他们都说没看见外人搞得我也怀疑起来难道真的是幻觉?

    是我睡糊涂了才会误会有人要捂死我?可是那种感觉实在太真实了怎么可能只是一场梦?

    我越想越糊涂见桌上的人参汤快凉了本着不浪费的原则正打算喝下去可就在这时海兰突然伸手将碗抢了过去。

    “做什么?”我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却愣住了。海兰眉毛紧紧皱了起来正端着那碗参汤凑到鼻子边似乎在闻着什么而且神情也越来越凝重眼中也流露出一种惊惧的目光来。

    她这一反常态的样子看得我也不由得紧张兮兮提心吊胆的嗫嚅着问“怎……怎么了?”

    “九公主这碗参汤被下了鹤顶红。”海兰转过头来郑重的开口“幸好您没喝下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鹤……鹤顶红?”没吃过猪肉至少也见过猪跑鹤顶红这东西是做什么用的我好歹看过不少电视剧和武侠小说也算是知道当下吓得立刻变了脸色刷白了一张脸结结巴巴“那……那不是毒药吗?怎么会……”

    果然……果然有人想杀我那么说早上那个想捂死我的人根本就不是幻觉了?我一点也没记错更没有睡糊涂千真万确是有人要杀我!

    海兰见我又惊又疑为了让我信服顺手从梳妆台上拿起根银簪子来往汤里一探再拿出来的时候雪白的银簪有半截已经变得乌黑。

    这下我脸色岂止是惨白根本就是泛黑了!

    我指着海兰手里的银簪张大了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海兰捏着簪子犹豫地问道“九公主怎么办?要声张吗?”

    “……”我迟疑的摇摇头。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潜意识的就是不想把这件事声张出去也许是因为我如今的处境就算闹得天下皆知也只不过是徒给自己增加无谓的敌人吧……

    “暂时不要。”我对海兰道。

    海兰会意点点头将那碗有毒的参汤悉数倒在一旁的花盆里。

    我倒还很有闲情逸致的双手合十对着那无辜的花儿默默念了声对不起。

    自此之后海兰就比往常还要更加注意我身边生的一切。

    毕竟如今生死攸关怎能不留

    我也仔细的观察过栖凤宫里的人可也许是先入为主的关系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的宫女侍卫们看起来都像是居心叵测的样子谁都有嫌疑似的结果反倒让自己风声鹤唳了、草木皆兵起来连轩辕流光什么时候回来了都不知道。

    “在什么呆?”他自身后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吓得我浑身一个激灵差点跳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轩辕流光很喜欢在背后突然冒出来吓人但一见是他我居然长长的松了口气。

    说来讽刺也许在这东离皇宫之中只有眼前的男人才是唯一不会害我的人了罢……即使他也曾经对我施暴将我折磨得痛苦不堪……

    见我愣呆呆的看着他轩辕流光好奇的扬起一边眉打趣道“怎么了?又在动什么鬼主意是不是?不然怎么会吓成这样?”

    我瞪大了眼脑中飞快的思考着。眼前的男人精明的很只要稍不留意就会被他看出破绽来……

    “是啊就是在想坏主意。”我故意顺着他的话说道“在想怎么毒死你!”

    我本来说得也是气话轩辕流光当然知道一听之下哈哈大笑起来。

    “毒死我?”他一把将我搂住“小猫儿你也得有那本事才行啊!”

    这话里明显看不起人我恨恨的白了他一眼见轩辕流光并没疑心的样子心里也暗地里松口气便懒得再理会别过脸去任由他抱着。

    当晚轩辕流光心情似乎很不错拉着我天南地北的闲话简直是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哭笑不得也由得他信口开河。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才想起来那支试过毒的银簪子不能就那样堂而皇之的放着吧于是连忙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