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天下·君临 第三十章 任务

作品:绮罗卷

    “王爷昨夜睡得可好?”张擎甚有眼色急忙一扯那位老五示意他别再说话上前躬身行礼道。

    “睡觉还不是每晚都相同。不过今日早晨重做过的豆沙卷子很好请张总管吩咐一句以后放那么多糖就可以了不用再多。”瑞香笑了笑还没说完就听到一声极清晰的冷哼他眼睛扫过去看老五笑道“你要知道你们二殿下的情况如何不用费什么大力气我告诉你便是了。”

    老五鼻子一哼没有做声。瑞香道:“你大约以为你们二殿下只不过是被关在大理寺大理寺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就连天牢都比不上若是你们二殿下当真有什么危险你们豁出性命不要将二殿下救出又有什么打紧是不是?”

    老五鼻子一拧又哼了一声不过比之前那声小了许多。

    “我托张总管找的侍卫需要反应快且做事稳重。”瑞香慢条斯理道“只是我这位二皇兄毕竟长在皇宫这么多年来应该没什么大祸总是很太平的。太平的时候一个人是不是当真反应快做事稳重是不一定能下评断的。然而这一次却不同面对的情况与你们以往经历过见识过的都不同一不小心就是性命之虞。”

    老五张了口刚要反驳瑞香看着他道:“我知道你想说你不怕死大不了便是拼了命去。那么我告诉你现在看守你们二殿下的是一个高手跟一般狱卒不同。当然你们可以借着人多一举杀进。但是牢房的模样不用我描述给你们听罢?一间斗室。转圜余地很小要攻进去而能有活动空间。最多三四个人一起罢。别说三四个人是否能赢了那个高手就算当真赢了在那么狭小的空间内那位高手就算不能自保杀了你们二殿下的能耐还是有地。(更新最快)。”

    老五的脸色随着他的说话越来越凝重。等听到最后一句忍不住白了白讷讷地说不出话来。“什么叫玉石俱焚临死也要拉个垫背地还有——”瑞香想了想道“还有什么杀一个够本杀两个算一个之类的话不用我向你们解释是什么意思罢?尤其是你们二殿下地命可是金贵得很。有人安排下特殊人物看守二皇兄是因为他是皇子。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伤人至少不会伤他性命。但是一旦被逼急了——人也是会像狗一样跳墙的。”

    “王爷教训得是。老五蒙受二殿下大恩一向忠诚。如今关心则乱。一时冲动了还请王爷宽宥则个。”张擎见机拉回了老五。赶紧说道。

    “我又怎么不知?”瑞香直视着老五道“你说我与二皇兄不见得有什么兄弟情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就老实告诉你在这帝王家有那一个皇座在那里什么兄弟情到头来都能忽略不计更何况是我这种——如你所说连路都走不稳的人本就少走动更不会跟谁有什么交情。但也正因为如此如今在这个府里只有我既足够冷静也足够知道现在的情势只有我能够帮你们救出二皇兄来。”

    老五埋了头却硬是不肯说出服软的话来。“自然既然你们张总管已经把你们选了出来你们每一位都是抱着必死地决心在这里等着的。等过一夜之后我再告诉你你没这个资格你绝不会心服。所以我不赶你走但是却有另外的事要交给你做。”瑞香坐下饮茶有些出神地看着自己的手指蓦然问出一句“认识斗蟀么?”

    “什……什么?”老五瞠目结舌“窦帅?有姓窦的统帅么?”

    瑞香笑道:“不是统帅……是那种适于用来斗的蟋蟀称为斗蟀。”

    老五的脸忍不住抽*动了一下道:“认识……以前也玩过斗蟋蟀不过许久没玩过了。”

    “这样。”瑞香道“两天之内找到一只上好的斗蟀拿回来好生饲着。”

    “可是现在天寒地冻!”老五怒道“虽然已经立春但是春寒未过哪里会有熬过了冬天到现在还不死的蟋蟀?”

    “就是因为不好找才要你去找啊。”瑞香看他一眼“容易找见地话我自己就随便买一只来了。”

    老五涨红了脸朝自己兄弟看过去时却是个个愕然之色。他怒道:“这和二殿下的事有什么关系么?”

    “我说有关系就有关系。”瑞香闲呷了一口茶水“我已经说过了只有我能帮你们。那么我所下的任何命令你们只需要执行不需要知道为什么。”

    “那也要知道去哪里找啊!”老五恨恨地道“不可能做到地事叫我怎么办?”

    “那我告诉你。”瑞香叹了口气道“蟋蟀这种虫子一年一代鲜少有活得过冬至的。但是如果有恰好冬天出生地蟋蟀幼虫不吃不喝靠体力熬过冬日冬日过后还活着地却也是有的。可惜知道这一点地人不多罢了。”

    他原本也是不知道的不过小时候很恰巧地在花园里捡到蟋蟀的幼虫以为是死的便随手放在了一旁原本也忘记了不料开春回暖之后它却又活动起来才知道这小虫亦有极强的生命力。

    “王孙公子纨绔子弟都爱斗蟋蟀。尤其是那些不惜重金购得好蟋蟀的斗来斗去没什么意思了就开始斗谁家蟋蟀过得了冬还能生猛无敌。既然有这种需求自然会有人开始提供。但是因为这种需求极少所以提供的人也必然很少。”瑞香瞥了老五一眼“所以你不是要找斗蟀而是要找人明白了么?”

    老五皱起了眉犹豫地点了点头。

    “明白了就去罢我等你的好消息。”瑞香随便一挥手老五便蹿了出去。

    这些武人既忠于二皇兄又容易看轻不会武之人所以想尽办法让他们知道他们不过一群莽夫单凭自己什么都做不到挫挫他们的锐气是不可缺少的。

    过了一会他又抬起头来看着剩下的人道:“从适才到现在诸位便一句废话都未说过——或者其实是想说的但忍住了没有说让我很是钦佩。我与你们之间不需要什么互相信任但是你们最好记得我与你们我与你们二殿下都已是相系的所以我需要一种没有疑义的服从和协心的戮力同众侍卫抱拳道:“明白。”

    瑞香扫了一眼向张擎道:“张总管我还要的那位死士……”

    张擎点头道:“就是在下。”他见瑞香神色一愕道:“王爷指的胖瘦高矮便是二殿下的模样。与二殿下身量差不多的在下也是一个。而在下隐约明白王爷要做什么在下是……最为了解二殿下的习惯、动作等等的人。所以在下觉得在下是最适合的人选。”

    瑞香怔了怔叹道:“难得你……”他拍了拍他的肩轻声道“你以性命做注我也必以性命为抵。”

    “列位。”瑞香朝向众侍卫道“接下来的两日你们的任务是……挑担子放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