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一场闹剧(7)

作品:抢错郎

    金包辕根本不去理会那些逃之夭夭的人而是皱了皱眉头看向金梅:“我妹子和妹夫已经被惊醒了?”

    金梅巧笑宛然:“回大少爷小姐说了雷家的人已经来过了她就不出来了。另姑爷不会武功也不喜欢血腥的场面让大少爷你们动手快点干净利落些。”

    金包辕点点头转身面对那神秘人:“阁下怎么说是动手还是带着他们离开?”

    神秘人这个时候总算醒悟过来自己这边的人手虽然不少可已经不占优势了外加弓弩手全部丧命若还待着不走……想到此间神秘人动作很快双手一用劲他身边的四个大汉被他一推向金包辕冲了过来他同时大喊一声:“都上杀了他马上就拿黄金给你们。”

    在他的鼓动下还真有要钱不要命的人冲金包辕就过来了而神秘人自己则不进反退向后就跑。一些聪明的家伙也是不进反退四散而开向远处跑去这时别说黄金了就是给他们皇帝宝座坐坐他们也不要了。

    金包辕一声冷笑别人还没看清他的动作那四名大汉已经了账每人的咽喉上留下了一条细细的红线金包辕的剑出鞘必见血。此时金谦带着镖局的伙计还有丐帮、鹿尔山的人等也迎上了那些不要命的现场一片混战。叶燕云却没有加入战团而是腾空而起向神秘人追了下去。

    外面大局已定金湘玉方笑嘻嘻地把柳朝语带回了马车:“走吧没热闹看啦。”

    “看热闹?”柳朝语嘀咕着进了马车:“湘玉你们江湖上的争斗都这样吗?”直到大局已定他才有种浑身瘫软的感觉。

    “像这种比较大规模的拦路劫镖没有听说过。像这种比较具有喜剧效果的争斗也没听说过。嘿嘿还是太子殿下的身价高价值五十万两黄金的红镖才能吸引这么多前来劫镖也才看的成这样的热闹。“

    “喂湘玉我可是你相公不是货物。他们这些人是来杀你相公的好歹也该安慰我一下吧。”对金湘玉的这种态度柳朝语是非常不满大大地不满。

    “哦!”金湘玉眼睛一瞥:“太子殿下对此很有意见?意见很大?”

    “这有一点不舒服就一点点啦!”

    “是那里不舒服?这里?还是这里?”金湘玉笑嘻嘻地伸手点点柳朝语的脑门和心口。

    柳朝语看看四周见谢良民转身不看他们他大胆地一把抓住金湘玉对手按在心口:“是这里。你摸摸跳的好厉害。”

    金湘玉嘴角噙笑玉手真的摸上去:“是吗?让我摸摸看。咦是跳的很厉害呀!”

    柳朝语见到这样巧笑嫣然的金湘玉色鬼面目再现:“我没说错吧!湘玉这里也有一点不舒服要不也来摸摸。”嘴一伸朝金湘玉的脸上就蹭过来了。

    下一刻……“哎哟……痛痛老婆饶了我吧……”

    金湘玉笑嘻嘻地收回在某人嘴上拧了一下的玉手:“现在你还有哪儿不舒服呀我的太子殿下。”

    捂住嘴柳朝语可怜兮兮地抬头:“没啦!”

    小两口玩闹的时候叶燕云已成功地把人抓了回来场上的打斗也基本结束了不用说金包辕这方大获全胜出了一些手下受伤外重点人物一个也没事(那当然俺素亲妈)。对方则是死伤惨重这些人原本都不算什么好鸟鸟为食亡人为财死他们自己硬要找死成全一下也算好事。就着这种道理金包辕和他的手下一点也不客气留下来与他们作对的人竟是一个活口也没留。

    哦错了活口嘛还是留了一个下来这就是那个神秘人了就算他动作再快也快不过叶子没跑出多远就被叶燕云揪回来了。

    金包辕坐在车辕上静静地瞧着神秘人一动也不动更没有说话。叶燕云把人交给金包辕后也站一边去了。

    在金包辕的目光注视下那神秘人受不了了疯狂般大叫起来:“你杀了我吧!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的。”

    金包辕摇摇头:“我绝不杀你你说出幕后指使者我可保你平安。”

    神秘人喘着粗气似乎在考虑这个提议但想了一会儿他还是拼命摇头:“告诉你也没用你们不是他的对手与其落到他手里生不如死还不如让你杀了我。”

    金包辕瞧瞧已经出来坐在他身边的柳朝语冷笑:“是吗?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幕后主使者是谁吗?你已经失败了只有一条活路了。”

    神秘人死死地的盯着柳朝语看了一会儿柳朝语看向他的眼睛中没有憎恨没有恼怒有的只是怜悯这让他心底有些颤动。可他还是没得选择:“是我知道你们已经明白了一切。我只是无用棋子在你们的这场对弈中我的命已无足轻重。殿下的仁慈我明白但请您原谅我的身不由己。”

    柳朝语心底冰冷他不想面对这些可那个人却一定要这样逼他。望着这个可以称为死士的神秘人他叹口气:“我也知道你们这些人都不怕死可是人死了什么牵挂都没了而我看得出你还有牵挂的人。活下去总归有希望的。”

    神秘人凄惨一笑:“殿下的仁慈果然名不虚传只可惜在下不能那样做。殿下在下劝您一句您和他之间只能是你死我活的结局主人决没有您的一点仁慈所以您不要有幻想。不过”他环视了一下身边的这些人突然笑了:“您身边有这些人在主人恐也没有获胜的把握您多保重吧!”他的声音突然微弱下去眼睛里的神采业渐渐暗淡下去人慢慢地倒向地面。

    旁边的叶燕云叫声不好快点了他身上的一些穴道抬头对柳朝语道:“这人嘴里藏着自尽的毒药。”

    啊?柳朝语腾地跳下马车蹲到神秘人跟前:“还有救吗?”

    叶燕云摇摇头:“药性很强已经没用了。殿下有什么话就问吧他还能支持一会儿。”

    叹气声这一刻柳朝语对那人的不满达到了极致他对手下的死士也很毒到了这一地步又怎么能期望他良知未泯。神秘人看着蹲在跟前的柳朝语突然极力挣扎起来柳朝语看出他眼中的渴望缓缓地将耳朵凑进了他嘴边:“告诉我我尽力保全他们。”

    神秘人脸上露出万分感激的神情嘴巴张了几下后慢慢阖上了眼睛一动不动了。

    “他说了什么?”金湘玉不知什么时候也出了马车亲自将柳朝语扶了起来。

    柳朝语眼中已有了泪:“他妹妹的名字。他太狠毒了竟用此人的妹妹做了人质。湘玉帮我我不能逃避。”

    “好我们都会帮你而且是一帮到底。”

    这一次大规模的拦路打劫仿佛是一场大的闹剧就这样烟飘云散了。金家老爷子的威名金家大公子的难缠官府衙门的莫名插手、丐帮的暗中帮助……还有那些临阵倒戈或住手的江湖人士自杀身亡的阴谋领几个自找死路的小蟊贼一场本应轰轰烈烈的大争斗不到一个时辰就消弭于空气中了。

    柳朝语从头到尾当着看客内心深知自己才是这场闹剧的主角虽然主角没有上场闹剧已经结束他还是很郁闷。对于自己由一个太子变成镖局的货物很是不满再怎么说堂堂大男人……郁闷了半天他叹口气算了我忍了谁让咱是被保护的弱者当老丈人家的红镖也不算丢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