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诱饵(2)

作品:抢错郎

    邯固关外哈兰达的大帐中烛火通明哈兰达和自己的几个心腹此时也在看地图铺设在地上的大地图。

    “这里本太子已经查勘过了如果他们想再来一次背袭战术一定会走这条路。左边是沼泽地大军根本无法穿越。”

    赤焰在旁皱眉:“殿下他们还会采用上次的法子?没那么蠢吧。”哈兰达笑笑扬扬手中的纸:“你们看看柳朝语给孤的回复呵呵明面上说本太子出兵不义其实是根本没信心跟孤来一场大决战。这位太子殿下以仁慈扬名他舍不得用士兵的性命来赌胜负他不肯和孤正面作战却也不想让孤从容退兵以待来年因此肯定要出奇兵来攻打。而采用奇袭的法子他那个死了的老丈人留下的法子最好。”

    “可是太子殿下柳朝语没有柳如风的功夫他不会亲自带兵来袭击我军定是在邯固关固守等江云的行动。这样一来咱们还是杀不了他邯固关也不好拿下。”哈兰达的亲信大将寒风对能否杀了柳朝语还是很担心。

    哈兰达嘴角再次显出神秘的笑容:“孤敢肯定柳朝语一定会像他父皇那样亲自领兵。”

    望着帐内众人有些不解的眼神哈兰达冷冷地道:“他是太子若没有一点战功如何在军中树立威信?什么仁慈什么大义都是放屁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让手中的权力掌握的更稳。仁慈让小民赞美大义用来收罗江湖义士。再有军功哼哼满朝文武外加世俗小民。谁还不夸他几句不甘心为他卖命?他父皇柳如风。当年还不是这样做地。”

    军帐中的人互相看看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一丝了然却都不敢说话。柳朝语要收买人心他哈兰达也是一样自古帝王心术都非常厉害。哈兰达说柳朝语的同时其实也是在说自己他们这些臣子如何敢去当应声虫。

    暗自笑了一会儿哈兰达仔细看看地图最后使劲砸在某处:“传令今晚再退军三十里把孤地行军大营和粮营布设在云龙沟寒风.a小说网.孤给你留五千人马驻守此地给孤记住了如果真有邺**队来袭击。你要给孤守好了它否则。孤轻饶不了你。”

    寒风打了一个寒颤。急忙跪下誓赌咒要守住云龙沟。寒风心里清楚五千人马很多了。驻守云龙沟只要有一千人马就能抗住对方两万人的进攻。

    原来云龙沟两侧都是高山南北两个入口南面对着邺国方向北面则是赤国方向。南面地入口非常狭窄大队人马开进根本摆不下只要少量兵马占据守势敌军就拿这里无可奈何。更何况赤国大军的军营还驻扎在入口前方的山脚下。

    哈兰达的眼睛在地图上的某处停留了很长时间最终冷笑了一声:“柳朝语孤将这块大诱饵放这儿了可惜你有命来没命回去了。孤没有你地仁慈可孤一样不会浪费这些精兵的性命能用你的命拿下幽、燕等地还不费孤一兵一卒孤何乐而不为。”

    哈兰达和他的手下研究好了取柳朝语性命的计划这边柳朝语也正和金湘玉研究如何夺取哈兰达的性命双方的较劲才刚刚开始。

    三天后江云派出的斥侯回报赤国大军后退到云山后哈兰达将帅帐设在了云龙沟同时赤国运送过来的粮草军械也都放在了云龙沟哈兰达摆出一幅长期坚持寻找机会南下地架势。

    得到这一情况后邯固关里召开了紧急军情会议商讨他们是打还是守的问题。

    “打坚决打。打的他们以后再也不敢来了。”如此血性地人当然是太子殿下的二舅子金镏命了他才带军前来。

    江云欣赏地看了一眼金镏命又摇摇头。柳朝语眨眨眼不说话。江云不说话他更不会言了。

    “某将也同意打但很难打。敌人地粮库和哈兰达地中军大帐所处的地方根本无法攻打。”老将之一地郑弘皱起了眉头他一眼就看出了云龙沟的地形不适合攻打。

    周庆也是经验丰富的老将了看着地图皱眉头:“赤国把部队放在云山前可以说是占据了天时地利我军前去攻打十分不利。”

    “不是不利而是根本就没有成功的可能。”江云叹口气手中的木棍在沙盘上划过:“你们看云山是横膈两国的边境山脉敌军的主力大军放在云山南山脚下把中军大帐和粮草营放在云龙沟这是为什么?明处看他们是用大军护卫中军大帐和粮草其实是要咱们主动出击。”

    金镏命瞪着地图看了半天:“狠这地形大军根本过不去。”“不错。”江云点点头:“能到达其大军宿营地有三条路。一是正面两军面对面来一场大决战;其二是从左边的云山峡谷绕道云山背后穿云龙沟到达敌军大营;三是从右面的云泥滩绕道云山后穿云龙沟到达敌军大营。”

    看过这张地形图所有的人都泄气了。和敌军来一场大会战不可能。赤**营前方是大片的空旷地非常适合骑兵作战而骑兵却是赤国占据优势邺国这边过去就会吃大亏。另外两条路都不好走并不适合大军通过就算过去了还要穿云龙沟敌人只要卡住云龙沟就不可能到达赤**营。

    商量来商量去最终也没商量出结果不管是想打的还是希望守着不动的面对这样的形势都只能徒呼奈何。

    郁闷地回到屋里柳朝语意外地看到金湘玉笑眯眯地在那里玩一只猫:“湘玉哪儿来的猫?”

    “捡的。很乖吧。”

    柳朝语伸手逗逗猫却叹口气。金湘玉笑笑把猫扔柳朝语怀里:“你跟它玩会儿我去找二哥。”

    猫儿很不高兴离开金湘玉在柳朝语怀里使劲扑腾。柳朝语急忙按住它抬头时金湘玉已经到门口了:“你还没见二哥?”

    “是呀。晚饭别等我了。”出了门金湘玉想起一事又回头道:“桌上有一个计划书我写的你看看。”

    柳朝语哦了一声手一松猫儿一下子跳下地转眼就跑了出去。金湘玉咯咯一笑转身出去了。

    金湘玉回来已经是半夜了柳朝语还没休息正等她回来:“湘玉快给我说说你这个方案哪儿来的。”

    “我写的呀告诉你了。”

    “真的?”柳朝语歪头嘿嘿笑:“湘玉这几天你天天出去亲兵们不知道你去了哪里金豆子他们不肯说嘿嘿你有事瞒着我。告诉我是不是有高人来了?”

    金湘玉笑了:“你还不笨嘛。苏盟主的儿子苏桐带来一群人也带来了一些高人的建议。”

    柳朝语点头了:“这个方案我看着很熟悉是不是……”

    “是。”金湘玉低声道:“这个方案是以当年我父亲的方案为参考而设想的。只不过具体实施的步骤不一样了。”

    柳朝语叹口气:“皇甫父亲……我听舅舅说邯固关的防守和周围的地形图都是父亲当年绘制的他留给我们很多。”

    金湘玉也沉默了一下这个未见过面的父亲留给他们的太多也太沉重。

    柳朝语默默地看了一会儿计划书最终叹口气:“明天我跟老将军商量一下还是要他来拿主意。湘玉为了用最小的代价生擒或杀了哈兰达我一定要争取方案的通过。”

    金湘玉勉强笑笑:“好我一定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