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卷 一百四十四章 如烟 呼唤月票。

作品:满朝文武爱上我

    我说:“什么时候来的?”

    西丰临径直走进屋刚才我说的话他大概都听到了可是我不觉得自己有失言的地方于是大方地与他对视还扯扯自己身上华丽的衣裙。

    西丰临眉头皱了皱“刚回来怎么不好好休息”眼睛里都是心疼的模样看着他这个表情我倒有些心虚了。

    “你以前不是不爱穿得这么正式吗?”伸手把我头上的金钗摘下来几支春桥顿时有些慌乱不知道是该用手去接还是在一边站着。对于她来说是比较习惯东临瑞的。西丰临停顿了一下转头看了看她她才恍然大悟过去用手捧了。

    我笑笑“这不是刚回来约莫着宫里的几个妹妹早上会过来所以……”

    西丰临继续帮我拆头上的饰春桥干脆寻了托盘在一边接着“你不是最讨厌这些虚礼?”

    我纠着自己的手指“那倒是不过现在不同我离开那么久总该配合你有个交代才好朝里朝外你要怎么解释?”

    西丰临的手顿时停顿了“若若回来是帮我解决事情的吗?”

    我开始无意识地攥自己的衣服西丰临叹了一口气拥我入怀把衣服从我手心扯出来然后把我两只手拢起来抱在我身前。

    我低头看了一眼春桥春桥拿着托盘一步步走出去两个女官准备关门我顿时紧张起来。

    两个人抱了一会儿西丰临让我靠在他怀里伸手开始轻轻地帮我揉捏着肩膀。他的手指碰触的地方我感觉到酸酸的胀痛身体的这种感觉。[更新最快]。顿时勾起以前地回忆“你十一岁的时候摔过这里。一直都会疼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还是每个月都让御医拿瓶药酒过来现在已经攒了好多从现在开始要每天都揉几次。才能把以前地补回来。”

    我笑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在西丰临怀里躺着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梨花香气本来是我最熟悉地味道可是也变得生疏起来。西丰临问我:“好些了吗?”

    我笑笑“临哥哥最会揉了力道掌握的恰好揉完了就很轻松。”

    西丰临笑一声“若若。我的技术退步了。”顿了顿他的手指攀爬上我的腰身“以前若若说这样躺在我怀里是最轻松地。是吗?”

    我停顿了一下点了点头。笑的嘴角抽搐。还好只有我自己能感觉到“是啊。”

    “可是现在若若身体这么僵硬。是不是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

    我急忙低头“不是不是可能是最近太累了还没有放松下来。”

    西丰临抬手轻轻地把我散落的头掖到耳后“若若以后宫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了”

    我惊讶地回头看他。西丰临轻轻拉过我的手指我反射性地把整个手蜷进他的手心五根手指拢在一起虽然依旧是他亲密地握着我的手可是有一点点的不同我心里是清楚的“临哥哥你……”

    西丰临笑着看我“我把她们安置出去了”他把我地手拉起来贴上自己的胸膛笑容里带着浓浓的愧疚“以前想着只要这里属于一个人就行了其他地都可以妥协认为不论我做了什么你都会明白我现在才现我真的做错了不该把什么事都丢给你去承受。”

    以前看着那几个女人名正言顺地坐在他身边明明知道只是做做样子心里还是难受地不得了不停地跟他闹脾气一有机会就用言语点拨他可是看见他无奈地样子自己又会心疼后悔。

    想想看那时候真的是没办法即便是他有力量去抗争我也不愿意他去冒险为了在一起一切都要忍受没有孤注一掷地勇气手里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可以去不顾一切地拼命手里有了东西只想着去珍惜每个人的处境不同这不能怪他。

    我细细去摸他的手指从小我就跟他在一起一点点地去接近他跟他去要他的心我说过我会好好珍惜他一切从我开始。

    我的手停下了一滴眼泪无声无息地划过面颊掉在他的手背上。我曾想这个世界上只要他完全属于我一个人就好现在……他是我一个人的了。

    西丰临有些慌急忙帮我擦眼泪我摇头自己抹的满手背都是“没事没事。”他静立了一会儿手指摸上我的眼角“若若这里的颜色已经很淡了很快蛊毒会全解了到时候你就会把以前所有的一切都想起来如果还想不起来我陪着你四处走到每一个我们去过的地方跟你讲我们小时候的事就算你让我陪着你从头到尾经历一遍都可以。”

    我点了点头“好我也觉得有很多事想不起来等孩子生下来蛊毒全都解了那时候西丰临忽然把我的手攥的生疼想说话开始不停地咳嗽起来他快放开我的手拿起丝绢捂住嘴巴咳嗽的声音很空洞我忙去拍他的后背半晌他说:“我知道你惦记着夜和我的病。”

    我的手在半空中僵硬。

    “但是我也相信我们那么多年的感情没有任何人可以替代若若你还记得吗?我们常常半夜相会总是抢着问对方“你好不好。”。有时候看着我那些哥哥和他们的妻子为他们没感情的夫妻生活而嗤笑即便是见过据说感情最好的尚书夫妻你也拉着我的手跟我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像我们这样好。”

    我想说话抬起头西丰临笑着看我“你会想起来的。”他停了停本来想用手碰我大概觉得自己刚捂嘴咳嗽过就放下手“看着你在我身边我就很满足你不知道那些日子我看着你却得不到你的回应我曾想不如就这样抢你回来就算你蛊毒作会死我陪着你去就好了来世还会在一起。”

    “你在蓝山派的时候我一直在你身边反反复复就想着这个后来你蛊毒作我看着你痛苦的样子我下不去手。”

    “现在你回来了有一天你都想起来就回应我一下好不好?”西丰临看着我手只能攥着丝绢脸上有病态的红晕眼睛却因为咳嗽变得更加清亮“两个人在一起一辈子不知道要有多少磨难遇到困难要想着如何去克服而不是放开手扔下对方这个道理还是你告诉我的。”这几天我没少挨骂啊心情不佳……溜达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