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新的轮回》糖糖篇 完结

作品:满朝文武爱上我

    “姑娘这一次回来的好快。小说*无广告的~顶点*小说~网收藏~顶*点*书城”

    我伸手把捆好的犯人推进阴暗潮湿的牢狱关好牢门看见了手上模糊一片的血迹“又受伤了真麻烦。”

    为了这个狠角色静伏了两天才下手结果打斗中还是上了他的当差点一只手就这么没了要不是忽然有人出来帮忙兴许不止没有了手当时就会送了命吧。狱卒把牢门锁好我才整理了一下衣襟深吸一口气慢慢回头笑着看身后的男人。

    以为是宿醉想往常一样出现了幻觉梦见了他。

    就连自己为什么糊涂地出现的客栈也认为是喝醉了踉跄走回来的完全没有想到真的是他来了。

    于是他买早饭还没有回来我就收拾行囊寻线索去了。原以为就算是再不济游历一圈回去还是会让他大吃一惊现糖糖已经长大了谁知道他忽然出现看见的是毫无防备的我。

    实在是太丢人了。

    他看着我清澈的眼睛里第一次有了情绪“为什么不给家里捎信。”

    我看着自己的手“哦在外面一玩就忘了。”

    他说:“你这是玩呢?如果今天我不在你怎么办?”

    我抬起头冲着他莞尔一笑“其实今天你不在我也能把这个家伙解决了。”

    牢狱里的家伙出不屑地笑。

    他看着我。

    我笑的挺好看说:“你还记得我妈妈讲的《倚天屠龙记》的故事吗?其中有一招与天同寿。”

    他地剑明显地清脆一声响情人节在半空中飘荡“你……”

    我故意没有看见他的怒气。“这样的话他就死定了。”

    “胡闹”他终于忍无可忍。拉住我地手腕“跟我回去。[更新最快]。”

    我任他拉着。出了牢狱迎面遇到了刺眼的光差点就流出眼泪。

    “手受伤了让我看看。”

    我说:“没什么洗洗涂点药就好了。”

    他盯着我看半天。“会留疤地”眼睛浏览着我的侧脸沉思了一下。“跟我去西丰国找你碧君阿姨。”

    我笑笑“找了也没用反正早晚都会再伤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而我是心不由己仿佛只有每天累到腿脚哆嗦才能心情好一些。

    才能不去想他的脸去想他的神色。

    从小我就喜欢腻着他。一开始只是觉得我们俩都是老妈和老爸之间地局外人后来看着他的脸他的神色。逐渐地心疼起来。

    为什么他不快乐他也笑。但是他不快乐。我想改变。却无能为力那场戏。我不是主角甚至连配角都不是。

    可是我已经深陷其中我不能再继续做一个局外人。

    拢拢头“我去接下一个任务回去以后告诉老爸老妈我没事。”

    “糖糖。”他叫我的名字我停住了脚步。

    “跟我回去吧你妈妈很担心你。”

    我故意没有回头笑一声“没关系不就是受了些伤留了疤。这都是磨练出来的值得人自豪的象征。”

    能想象到他秀丽的眉毛皱在一起叹口气“这是为了什么呢?”

    我笑笑“因为我想快点长大。”我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我不喜欢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这句诗它时时刻刻提醒我我们之间有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

    我往前走他还是跟了过来把我地手包成了粽子陪着我去找下一个目标。

    我未出手的时候他已经先拔出了剑我第一次看他舞剑的身影怪不得老妈总是想让他:少年鲜衣怒马仗剑江湖。

    他地剑还没出鞘就已经被锁住了。这么多年他得到过什么好的就是因为他什么都没有过才不觉得难过。

    我靠在树上冲着他笑“我跟你回去。”

    我知道我是要回去了。

    一路上他很少跟我说话即便是亲热地聊几句也很难像以前一样我挎着他地胳膊腻在他怀抱里时间是能改变一切地唯有他心里的那个人其他地都会褪色我是知道这个道理才肯离开家四处游历。

    在他身边也不会有任何的意义。

    他不明白。篝火跳跃着我蜷缩在那里睡去了一定要露营是为了第二天一睁眼睛就能看见日出也是为了他看着抖的我心生怜惜把我抱在怀里。

    回到了家所有人都很激动因为我受了伤脸上的疤就是最佳的佐证。

    应付了老妈等老爸哄着她睡下我才又一次面对优雅的老爸。

    老爸看着我眼睛轻轻流转然后微笑。

    我说:“老爸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我想通了你会不会给我那个东西。”

    可能一个决定可以让所有的人万劫不复那又如何我还是要去做。

    我已经受够了他脸上那种神情每次看到都心如刀绞。

    所有的办法我都试了我闯不进他心里因为他将自己禁锢在小小的空间不肯出来。

    渔夫网鱼有时候是件很难的事如果那跳鱼不去咬饵而我又想得到他看来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鱼死网破。

    即使堕到地狱那也没什么。

    我的最后一个办法那就是在他的眼角种上一颗滴泪痣。

    我再一次出去游历临走前我告诉他两年内我会回来。

    我说:“蓝玉我喜欢你。”

    老爸说药是自己求来的别人没有权利帮你也无权干涉你只要自己想清楚。

    蛊毒反噬你是知道的。

    我知道从种蛊的那一刻起我就要忍得住寂寞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活在他心里已经是最痛苦的折磨。

    他会爱上我那是因为他把我当成了另外一个人。

    所有的甜言蜜语面前我是不是该提醒自己只是一个过客。

    老爸说这所有的一切你是该想清楚。

    他轻轻地笑高傲优雅一如往昔。

    两年时间会不会太短?

    拿到了那个小小的药瓶开始我忽然觉得两年太长了不管怎么样我只想永远地陪在他身边。

    即使被所有人抛弃那也无所谓。

    他在宫门外迎接我我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说:“我找了一个挺幽静的地方想送给妈妈做礼物你陪我看看可好。”

    他应了我准备好包裹我说:“我想在那里住几天。”

    不是几天其实会是几年甚至是一辈子我把药兑进他的汤里等他喝完沉沉地睡去。

    我把他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看外面的天空。

    月光照射在他的脸上我轻轻地抚摸他的眼角“等你再清醒过来所有一切都会变了。”

    你可以不必在一边等候也不必再流露出那样的神色。

    那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