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卷 第一百三十二章 进士(这是第三更,继续月票哦)

作品:宸宫

    皇帝的批语异常沉痛他对二藩之间的争斗表示惋痛痛斥了这等偏狭妄为的行止——这般居高临下的态度竟是把朝廷置身事外彻底逍遥了?!

    “你且看看这句……诸王皆朕之亲族若有不平之事尽可面呈上奏如此剑走偏锋横行不法诚乃目无国法纲纪——这话说说他那两个造反的弟弟也就罢了居然把我也一笔扫进黄口竖子着实可恶!!”

    林邝蔑笑着嘲讽本来颇为端正的面容因这忿恨而歪斜了。

    “王爷不如修书一封再去问问太后娘娘……”

    “问她又有什么用——她只会怨怪我们上次静王元祉被她一顿敲打到现在还是惊魂未定呢——她毕竟是皇帝之母有些事指望不上的!”

    襄王颇为头疼道讨不来大义名分和实际支援饶是他狡诈阴险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

    他咬牙思索一阵绝然挥手道:“传我的命令继续进攻——平王不过是个青头小辈他不会常胜的!”

    他仿佛在对师爷说又好似在劝服自己道:“开弓没有回头箭……”并不紧张平州和栾城之类离京师太过遥远百姓们当谈资咀嚼一顿也就淡了下去。(更新最快)。

    皇帝看似逍遥却是忙得脚不沾尘。是前线斥候监视的谍报两日一次便要禀他知道一头忙着警戒战事另一头宫中也颇不安稳。

    太后那日受了惊吓夜来噩梦加剧有几次白日恍惚也如见鬼神太医们束手无策于是又请来龙虎山的玉虚道人他焚表作法又用了师传的桃木剑冤孽似乎淡退隔几日却又故态重萌。

    紧接着梅贵嫔那边也常常遣人来请皇帝一问起却是她见了道士驱鬼心中悚栗孕妇情绪不稳往往要皇帝陪伴多时才喜笑云霁。

    她常在黄昏时候低泣皇帝到时那绣有交颈鸳鸯的红罗纱帐中总是有一段雪白柔腻的玉臂露出梅贵嫔平躺在榻上虽然钗横鬓乱一枝满天星的金步摇颤巍巍晃动见到皇帝眼中总要出使人怜爱的光芒来。

    晨露听到人形容那景象微微一笑便不再说话。

    这样明显的固宠手段宫中之人久谙其中又怎会不知其中奥秘?

    初见时那懵懂纯真的少女如今已变成这般模样……这一阵的纷纷乱乱过后凉风已经越清爽了眼看夏日将尽一场国之盛典也即将热闹开幕了。

    春闱录取的三百贡士本该在六月就参加殿试但由于藩王入觐而延迟了时日如今京城平静殿试便依期举行皇帝虽然忙于政务却也选了重臣代替元祈本属意齐融但他以年老体衰婉拒荐了自己的门生代替。考官亲自策问后便取了三甲名次“金殿传胪”之后进士们无不喜上眉梢踌躇满志自谓“天子门生”他们将在翌日参加在皇家花苑曲江举办盛大的新科进士宴。

    “及第新春选胜游杏园初宴曲江头。紫毫粉壁题仙籍柳色箫声拂御楼。雾景露光明远岸晚空山翠附芳洲。归时不省花间醉绮阳香车似水流。”

    刘沧的这《及第后宴曲江》道尽了沿途欢呼的华盛风光。

    曲江离宫中有一天然湖泊湖面映着岸上灯光明灭闪耀。湖边有一高台上立巨柱撑一华顶随成亭阁。

    天色虽然近晚无边灼华的宫灯却将次处照得亮如白昼席间筹觥交错欢声笑语新科进士饮美酒品佳肴时而曼声长呤你唱我酬时而作诗填词各显才华。教坊乐声悠扬之中皇帝身着常服携了晨妃来到正中央的主席之上。

    灯火辉煌之中但见皇帝俊逸英武玉藻冕服有如神人一般身旁佳人着一件重染凉缎宫裙凛然高华远望宛如琼台仙子。

    皇帝含笑赐下书帛等物晨露趁这一阵忙乱起身到了次席跟考官寒暄了几句那人便心领神会道:“娘娘吩咐的裴某下官已经录取为探花了!”

    他满心以为会有赞赏谁知晨露大惊道:“我明明说的是徐某……?!”

    她细想了一回懊恼道:“莫非是令师齐大人记错了?”

    那考官一想大约是齐融年老忘性大把人的名姓混淆了于是一脸苦象。晨露作恼怒状匆匆离席眼光瞥到一旁的裴桢微不可见的点了下头示意对方按原计划开始。

    (汗,我真是人品爆了,已经四点了,这是第三更我做到了哦,大家继续用推荐票砸,我今天还是三更,反正周末有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