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卷 第一百九十四章 血月

作品:宸宫

    她早就听过这位皇帝宠妃的种种传闻本来对这等巾帼传奇也颇为心折但上次安平二王谋逆之时孙铭被她全程压制他虽然心胸开阔帝姬心中却不免生出芥蒂来——

    这般跋扈狠绝的女子亲近帝侧并不是什么好事啊!

    她心中想着面上却丝毫不露吩咐从人停轿由轿中款款起身矜持笑道:“娘娘有什么事吗?”

    “倒也没什么事只是帝姬深夜回府有些不太安全为免万一不如在我宫中宿下可好?”

    晨露虽然是问询却带着不容否决的意味帝姬素来脾气骄矜闻言干笑了一声摇头道:“多谢好意天子脚下帝京之中哪来那么多宵小不轨之徒——我这就告辞了。”

    “帝姬请留步。”

    晨露第二次说道涧青眼明手快已经命人将轿夫带下半强制的请帝姬“留步”。

    仪馨帝姬勃然变色正要作晨露靠近她身畔低声道:“今夜有变皇上恐怕你归家途中遇险所以让我把你留下。”

    帝姬一听楞在了当场她生于宫闱亦是天分极高听这一句再联想起丈夫近日心事重重她不禁打了个寒战“到底出了什么事?!”

    “谋逆。(更新最快)。”

    晨露简短回道她望了一眼慈宁宫方向又添了一句:“恐怕接下来还有宫变。”

    “宫变?!”

    帝姬顺着方向望去悚然接着便是惊悟——

    “是她?!”

    她有些不信道:“虎毒还不食子呢怎么会……”

    “宫中妇人要想凤临天下哪个不是认得一个媚字识得一个狠字——林中猛虎可比她们逊色多了!”

    帝姬第一次听到有人敢在宫中如此讽刺饶是她性格刚强也听傻了眼一时不知该如何对答。

    “总之现在一旦出宫您恐怕会成为要挟驸马的利器为免被乱党所趁您还是在云庆宫中暂歇吧我会派人通知驸马的……”晨露的话有些意味深长帝姬想起孙铭一时又是担心不已。

    几百支弩箭破空而至带着锐利的呼啸瞬间夺走人的性命。

    毫无心理准备的城卫军被这股突如其来的死亡巨浪吓懵了许多人来不及取下城头的铁盾遮挡直接被射成了刺猬他们在倒地前出的凄厉惨叫声震撼着邻近同伴的心神有几个甚至被皮肉撕裂地钉在山壁之上手脚还兀自抽搐着夜色中响起一阵沉钝的噗噗声那是箭头破肉入骨的可怕声音。

    还没等受袭者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第二阵密集的射击接踵而至然后是第三阵第四阵……疯狂的弩箭攻势宛如雪崩人命在其中转瞬熄灭微渺有如一片片雪花。

    “快下城楼-城卫队长的话音未落便被一只箭矢刺穿在地血雾暴撒之下一命陨天。

    剩余人等正想避其锋芒撤下城楼却听城楼下出一阵令人牙酸的沉重拖曳声。

    “城门被打开了有奸细!!”

    随着这一道声嘶力竭的喊声局势彻底陷入无法控制的深渊之中。

    住在城门近侧的百姓从睡梦中醒来却只得瑟瑟抖不敢伸头去看他们心中嘀咕:难道安王或是别的什么人又造反了?!

    孙铭接到禀报时剑眉怒挑却没有任何动静。

    “将

    侍从在旁耐不住焦急催促道。

    “传我的命令:全营严密戒备不准擅自行动。”

    孙铭目光闪动心中千百念头流过却只剩下恩师殷切的一句话——

    “铭儿一切……全看你的了!”

    “将军难道我们不去救援城门吗?!”

    侍卫不解的惊叫中几乎带上了愤怒。

    孙铭抬起头目光犀利稳如磐石——

    “我自有分寸执行命令吧!”

    侍从还想说什么却被他目中神光所摄于是领命而退。“老师……您真的要我走那一步险棋吗?!“

    孙铭喃喃道。

    漫天的箭雨遮蔽住了月亮的光辉那一轮血红的月儿仿佛不忍目睹这场景隐没在云中。

    随着城门从内打开无数的士兵从缺口冲入如浪潮一般连续不断。

    甲胄的寒光在幽夜中闪烁他们有如魔魅一般长驱直街道上空旷无人百姓们闭了门窗战战兢兢的躲在被窝里只是聆听着铁蹄肆虐的声响。

    (还有一章先欠着,19日上午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