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卷 第九十七章 奉还

作品:宸宫

    “那现在……”

    “已经无妨了……这几日宫中大小事务你要小心照看。”

    涧青微微一惊:“您这是要……”

    晨露正要回答只见瞿云不及通报就匆匆而入军靴上的铜钉碰撞出清脆响声——

    “这是怎么了?!”

    瞿云一眼瞥见她血如泉涌片刻间染红了臂上雪绡顿足怒道:“那妖妇“小云你少安毋躁林媛欠我之深也不在这一两桩如今便要让她一一偿还。”

    晨露凤眸微微上挑浓密修长的睫毛如夜色一般轻颤。

    她起身望了眼天边金红落日低低道:“等天黑了我要出去一躺。”寂静中也变得嘶无力。

    深重肃穆的高墙之上有几道黑色人影如清风吹拂一闪而过。

    他们经过三重院落终于进入主人的书房檐下。

    房中仍是灯火通明主人自从经过丧女之痛这些时日都独眠于此并不宣召姬妾。

    他们伏于廊下窥视着书房的的动静正要拔出兵刃但闻耳边“嗖”的一声一道箭影擦身而过风声拂得面容生疼。

    一钩浅月照得满院清幽梨树之下但见一支雪白羽翎微微颤动竟是深深扎入树干之中。

    这一番声响虽说不大却已将房中的主人惊动-

    齐融蓦然起身警惕地听着外间。厉声喝道:“什么人?!”

    黑衣人中一位扬声笑道:“久闻大人府中金银堆积如山我们弟兄几个特来财!”

    他一副黑道绿林的腔调手下却深得快、准、狠三味。(更新最快)。朝着箭射来的方向疾飞而去。

    但见剑光一闪他手中长剑直取来人面门。却被两根白皙晶莹的纤指捏住再也动弹不得。

    来人亦是蒙面束静静立于黑暗中她一语不唯有那鬓间一枝珠钗。神光迷离一眼便知非是凡品。

    齐融隔着门缝看去见这宝光眩目微有诧异他老于世故略一想及宫中传言惊道:“难道是……”

    另几人见势不妙纷纷急舞兵刃犄角状围了上去。

    但见剑风一转。急如银蛇狂舞先前那人“噫”一声惊呼长剑已被夺过。瓦砾间几声尖啸却是那几人兵刃被一格挡。竟纷纷断为两截。

    蒙面人冷笑一声。将长剑掷于地上手中黝黑长弓拉满。雪白羽箭有如索命无常一般让所有人脖颈处生出寒意。

    有人再也忍受不住一声喊众人仓皇逃窜几个起落便在屋檐间消散不见。

    齐融颤巍巍起身到得蒙面人跟前试探着问道:“请问尊驾是蒙面人解开纱巾四目相对齐融但觉冰雪一般地凛然刺入眼中。

    她脂粉未施却别有一种凛然高华让这满庭月光都显得黯然失色。

    “老臣见过娘娘……”

    晨露挥手制止了齐融的大礼轻笑道:“大人府中还真是热闹啊……”

    “几个蟊贼竟敢如此大胆……”

    齐融的老脸阴晴不定强撑道。

    “这可不是一般地飞贼大盗太后娘娘还真是放心不下您啊!”

    晨露轻轻一笑顾盼之间竟似将满院暑气涤荡。

    “晨妃娘娘……?!”

    齐融悚然而惊被她一语点破只觉得周身寒毛都竖了起来这幽静院中竟似杀机密布。

    “大人不必惊慌这些人被我打了估计是回主子那里了……想来真是后怕您差点步了齐妃的后尘呢!”

    她一提齐妃齐融地眼圈都红了他咬牙不语良久才下定了决心似的毅然抬头——

    “娘娘深夜驾临恐怕也不只是为了我这把老骨头吧?”

    晨露微微一笑:“大人不请我屋中一叙吗?”街上半个行人也无清风席卷过街面只有客栈前的一盏残灯有气无力的在地上投下孤单长影。

    晨露静静走过心中想起刚才与齐融的一席谈话唇边勾起一道讥讽。

    齐融与太后一党素来不睦此时齐妃薨去他本来对周家满怀怒火不料皇帝与他把盏夜话言谈间竟隐隐透露出真凶另有其人——十有**是静王所为。

    静王深得太后宠爱齐融并无把握将他一举扳倒惟有暗中怀恨如今晨露前来援救两人一拍即合决定互相奥援将后党一举攘除。

    “林媛……你陷害他人无数这次倒要让你尝尝有口难辩地滋味……”

    她斩钉截铁道转身正要离去但闻陋巷之中隐隐有打斗呻吟之声。她心念一转闪身而入但见一群兵痞模样的人,正在群殴一人。

    “住手。”

    她本不欲管闲事正要离去却见那面目青肿的男子好似有些熟悉便改了主意。

    “谁敢管我们的闲事?!”

    “你们不过是藩王麾下按例不许进城如果我大嚷出来你们马上便是斩之刑。”晨露冷冷说道双眼微微一瞥竟让这些沙场鏖战的兵痞们心生惧意。

    领头的有所顾忌看了眼地上青肿蜷缩的青年啐了一口这才悻悻而去。

    晨露凝神细看还在想此人在哪见过只听这青年呻吟着勉力道:“恩人又救我一次!”

    是他!那个当街劫轿的书生!

    晨露终于恍然一时又好气又好笑问道:“你这次又是劫了谁家新娘?”

    “恩人请勿取笑……”

    青年面上露出痛不于生的神情-

    “我家娘子被这些禽兽给劫入营中了!!”

    他恨恨地捶打地面伤口迸裂开来又是一片血肉模糊。

    晨露双眸一冷:“你且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