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外卷之夏绛咨的身世

作品:宫斗高手在现代

    想到我的父亲我不禁打了个寒噤其实在我的心里从来就没有这个影像父亲这个词对于我来说是多么地陌生啊。我只知道他是夏家的老三只知道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他就看破了一切地红尘去当了个和尚。他的名字他的相貌我甚至都不知道。

    我冷笑为我有这样一个父亲而好笑也为我这样的身世苦笑。记得小的时候和玩伴一起玩的时候他们就嘲笑我有个和尚的老爸那时候我就把我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妈妈身上或许我有个好妈妈就能弥补一切吧。

    可是没有。妈妈对我从来都是一副冷脸即使我今天费尽了心机讨好老王爷也不能够让她脸上展露欢颜。就像我小时候一样无论我做出多大的努力都不能讨好她一点也不能。她不是要让我继承夏家的财产吗她不是要让我为她争口气吗?就像南方之前同我说的只是她对我望子成龙所以就要求越是严格因为爸爸不在她身边就一门心思放在我身上?

    可是为什么一点也不像呢?她宁愿帮大房的大堂哥都不帮我。她为了保护堂哥为了让堂哥当上夏家的继承人居然出卖我和澄哥哥。我我是她的亲儿子啊!

    我不在乎什么继承人这么多年的叛逆和故意的纸醉金迷早让我对富家公子的生活感到厌倦。我一点也不稀罕什么夏家的财产我只是以为妈妈在乎所以才拼命地去争取可是原来妈妈所希望的继承人根本不是我。我不过是一个她用来掩人耳目的工具罢了。所以在我讨好老王爷的时候她不是惊喜而是惊吓。(电脑小说站更新最快)。她甚至有点乱了阵脚因为我和澄哥哥会让她“心爱”地夏玄凛落选!

    我从来没想过妈妈会这样的关心一个人。那个时候的我简直是怨恨到了极点当着所有人地面斥责着我让我把对夏玄凛不利的揣测全部收回去她那张好看地脸在那个时候简直要变成了墓碑。我从来没有见过她那样子我好嫉妒夏玄凛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妈妈从来没有这样对我?

    我也是爱她的呀?我做这么多事就是想让她开心就是想让她重视我呵护我难道她不明白吗?人家说天底下没有哪个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妈妈。难道你就是那个例外?

    是妈妈就是那个例外。

    只因为只因为我根本就不该出世。根本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当她歇斯底里地当着所有夏家人的面告诉我她根本就不想有我这样地儿子的时候。我简直想找个洞把自己埋进去。再也不要出来。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比自己令妈妈讨厌到不想承认还要可悲?

    直到现在我回忆起当天的情形。也都同做噩梦一样我连着睡了好多天的觉幻想着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还是在北京我的青淙园里幻想着第二天还是可以见到母亲那张冰冷的脸一切不过是噩梦可是噩梦还是继续每一天都还在继续妈妈不喜欢因为因为我是二伯的儿子!

    呵原来我是他的儿子。这个世界多么地荒谬我以为我已经算是风流了可原来事实上我地父辈我的妈妈你们更加地风流!是啊二十年前的夏家妈妈是为什么把自己地丈夫逼进了寺庙?她他还有夏玄凛呵好复杂的关系啊!我只要一想就觉得浑身酸痛原来我和澄哥哥居然有一个爸爸哈哈老天爷虽然我喜欢和澄哥哥在一起玩也用不着这样对我吧?

    我记得当时我跌坐在台阶上脑子里头一片空白自己就像是被人扒光了衣服连内裤都不剩地扔在人群正中央所有人都是在观看一出闹剧而我则是那出闹剧地核心。他们都在等待着结果我却很害怕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害怕过。等待地时间里我把我知道的神仙菩萨耶稣还有圣母玛利亚只要是我听说过地我全部祈求了一遍可是这世界上没有神的即使有他们也听不到我的声音。

    是啊有哪个妈妈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来自何方?

    妈妈她当然知道。

    因为她恨他所以就把对他的恨转嫁到我的身上她冷淡我不论我是做得对还是做的错她对我的态度都没有变过可是如果这样她当初又干嘛把我生出来?她讨厌我大可以当时就把我扔掉干嘛要等到我这么大的时候却要给我一刀还在刀上撒盐?

    难道难道我的存在只不过是她用来要挟他的一个工具?就像今天这样她用我的血验证了她和他之间的奸情揭了夏家二十年前最隐秘的密事那么他就再没有资格站在这里血液实在是最好的杀手实在是最好的工具。不是吗?

    为了夏玄凛为了成全他她把我留到了现在然后就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我在妈妈的眼中就只是因此而存在。我心里好冷好像浑身都被浇了冰水没有人注意到我看我的眼神也不过是这地上的一只鼻涕虫。我看着妈妈她这个时候正止不住地笑她一定很得意她隐忍了这么多年把我养到这么大就是为了这一天啊。

    我再也抑制不住冲了出去我再也不想留在这里再也不想留在夏家这种地狱里。每一个人都是魔鬼!……

    我再次从噩梦中惊醒醒来才现自己的身边有个大眼睛的女孩望着自己。

    我这是在哪里?

    在伦敦啊笨蛋。那女孩咯咯地笑你昨天拖着我从巴黎飞到了伦敦你就忘记了吗?

    她的笑很灿烂这女孩单纯地很我也跟着她一起笑想不想继续旅行?

    她点头然后牵起了我的手。

    我习惯于这样的奔碌似乎自己在一条看不到尽头也回不了头的道路上卯足了劲头在跑。逃跑远离以前的一切拼命地逃跑……

    直到那一天我在伦敦听到了澄哥哥的歌我潸然泪下我知道那歌是澄哥哥唱给南方听的他们难道还没有在一起吗?我冷笑原来我还是关心着他们原来我自始至终都无法脱离开自己的世界遗忘也只是暂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