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少爷专吃窝边草

作品:宫斗高手在现代

    徐南方心里一凛虽然这个夏绛咨并不见得有多聪明但是认准了自己是夏三太太的忠仆那自己无论说什么都是白搭而且是典型的多说多错。

    徐南方不再说话跟着夏绛咨进了屋子夏绛咨径直就往自己房间里头奔徐南方心里头并不踏实对于这种有些“乳臭未干”又有些冲动的大男孩徐南方还真不知道他会想出什么让人头疼的招数来对付自己。

    谁知道夏绛咨压根就没有理会徐南方而是一个人进了房间把门一关将徐南方留在了门外。

    徐南方正茫然的站在那从里面却走出来一个也是十**岁的丫鬟看了一眼徐南方便拉着徐南方的衣袖把她拽到一旁一边小声地问道:“你是?”

    徐南方刚刚出声那个丫鬟就“嘘”了一声示意徐南方小声些:“少爷困了正在里头睡觉呢。”

    徐南方点点头心想敢情是这个少爷还没睡够等睡够了才会想办法对付自己她适可地把夏三太太抬出来:“我是今天新来的太太让我来敦促少爷学习每天再向太太汇报一下。”

    徐南方把夏三太太抬出来的时候的确让那个丫鬟刮目相看徐南方又赶紧说道:“不过我才来并不大懂园子里的规矩敢问姐姐叫什么?我叫南方以后有什么不懂还要请姐姐帮忙。”

    “咳什么姐姐呀我叫莲蓬就在少爷跟前服侍南方姐姐就叫南方么?”这个叫做莲蓬的丫环对徐南方十分客气的问道。

    徐南方点点头果然见莲蓬的眼睛里又多了一些敬意。

    徐南方算是明白了这园子里头的丫环都是莲字辈的唯独自己保留了本名算是个例外也正是这个例外才让莲蓬相信自己的与众不同。徐南方要在这里扎根见这个莲蓬还算纯朴便主动和她示好只片刻的功夫两人就姐姐妹妹亲热起来。

    莲蓬忽然说道:“对了我去帮姐姐准备热水洗个澡吧。”

    徐南方有些不懂了“用不着吧安排我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我晚上忙完了回那边洗就是。”

    莲蓬“扑哧”一声笑了“姐姐你还真的是很多东西不知道呢别的丫环都是另外安排住所但是我们少爷比较特殊少爷跟前所有的丫环都得睡在这个苑里!”

    “都睡在这个苑子里?”徐南方隐隐觉得有些不堪不妥莲蓬已经拉着徐南方往屋后的一间偏房走去房间里的装修都是比较古朴的摆设但是再往里入了盥洗间反倒是现代的奢华和绚烂整个都是冷色调墨绿色的墙砖地板正中央是一个宽大的浴缸。

    莲蓬上前把两个瓶子递到徐南方手中一边说道:“少爷最喜欢闻这种香型。姐姐先用这个沐浴露洗了之后再抹这种香水要不然少爷又要说了。”

    徐南方脸色一变道:“我干什么要抹他喜欢的香型?到底怎么回事?”

    莲蓬更笑开了:“姐姐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少爷领姐姐进来的时候可有对姐姐说过几句夸赞的话譬如说姐姐很漂亮说姐姐身上很香什么的?”

    徐南方一愣旋即明白过来了“他对所有人都说这两句话?”

    “是园子里所有的女人!据我所知园子里的姐妹们都听过少爷说相同的话就连莲香也听过不过莲香是太太跟前的人所以我听说她都要郁闷死了。”莲蓬补充道“谁让我们少爷又年轻又风流了长得又帅人又在青春期正是精力最旺盛的时候。虽然他喜欢去找蜂引蝶但是大家也愿意被少爷招惹上。”莲蓬说着脸上还泛着些潮红“你别听少爷说谁身子香其实少爷那个的时候还是喜欢这种味道……”

    她的喋喋不休还是带着几分少女憧憬思春的喋喋不休让徐南方听着只觉得别扭她冷冷道:“你的意思是什么?你让我沐浴让我用这些香水就是为了告诉我我是来给少爷泄欲的么?”

    “青淙园的丫环进来后都是这样做的每天沐浴每天……”莲蓬说着忽然抬起头看了徐南方一眼只见她一脸的阴沉莲蓬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马上改口道“不是的姐姐你应该例外姐姐是太太指派来的……”

    徐南方可没空计较莲蓬所说的话她只是淡淡地问道:“照你这么说少爷所住的这个园子里所有的丫环都和少爷有过床第之欢了?”

    莲蓬抬眼看徐南方的脸色没敢回答。徐南方马上和颜悦色地挽着莲蓬的胳膊:“好妹妹你跟我说嘛我只是刚来没听过这种说法被吓着了。我看这园子里也得有七八上十个丫环吧!”

    莲蓬见徐南方恢复了脸色这才放下心来:“何止是青淙园啊少爷的相好不知道有多少呢。”她说着吐了吐舌头“不过青淙园是少爷住的园子要说这里头的丫环没有和少爷那个过打死也没人相信啊!”

    “那太太知道吗?”徐南方随口地探问着“我看太太对少爷要求很严格呢就由少爷这样胡来吗?”

    莲蓬笑了:“什么事能瞒过太太啊?太太也不是没管过可是管不住啊我们这个小祖宗自从懂事就老是和三太太对着干三太太越生气他越满足似的。所以太太跟前的人我们少爷就总是想方设法弄过来。”

    “想方设法弄过来?”徐南方似懂非懂。

    “是啊!”莲蓬附着徐南方的耳朵小声说道“这园子里就有两个原来是太太跟前的人说句不好听的我们少爷把这两个姐们骗上床后她们就向着少爷算是少爷屋子里的人了。所以太太怎么都不准莲香莲珍她们接近少爷。不过少爷也看不上她们俩呢!”莲蓬有些幸灾乐祸地笑。

    她瞥了徐南方一眼怕她生了误会赶紧补充道“姐姐和她们不一样姐姐是太太指派的。少爷应该不会不是是肯定不敢乱来的。”

    “不一样?!”徐南方冷冷一笑是夏三太太受了自己儿子的迷惑真的派自己来监督夏绛咨还是她顺水推舟借刀杀人啊?恐怕是她明知道夏绛咨放纵无度明知道他园子里的女人都不能和他撇清关系所以故意把自己推到这个火坑里不论夏绛咨对徐南方有没有动粗徐南方的清誉算是绝对解释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