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

作品:只是朱颜改

    龙承霄惬意的坐在西窗下呷一口朱颜为他沏的云雾贡茶只觉得神清气爽。这些日子他一直忙着对付铁鹰国和端亲王后宫里秀女大选也即将结束一大堆的事情让他分身乏术虽说知道殷佑然早已将朱颜带回京城却也始终没有时间来看她。

    朱颜终于换好了衣服出来对着龙承霄赧颜一笑:“对不起让龙公子久等了。”她原本不想洗头的可是没曾想头上尽也沾了好些泥真是玩的太疯了。

    龙承霄欣赏的看着眼前不施粉黛的朱颜长湿漉漉的披在身后秀美绝伦的脸颊上还挂着一颗晶莹的水珠如出水芙蓉般清新动人。想到昨夜在他怀中辗转承欢的丽妃——虽然是如牡丹一般娇艳跟朱颜一比竟也是落了下乘。眼前的佳人似乎有千百种不同的面貌:清雅的、冷漠的、活泼的、瑰丽的……虽然与她也不过只见过寥寥数面但是每次都仿佛是全新的感觉真是不枉她的好名字。

    “你很喜欢花?”龙承霄问道。

    “也不是特别喜欢”朱颜朝窗外的鸢尾花看去那里正是一片深秋里难得一见的翠绿“只是那荷叶枯了看起来有些凄凉。不如添上这些鸢尾虽然没有花但至少是新鲜的颜色”

    龙承霄也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点头道:“我还记得在那条小溪旁也有一大丛这样的碧草。原来是叫鸢尾。”

    “你还记得?”朱颜轻轻的笑。

    “当然”龙承霄的眼神变得深邃“不仅有那些鸢尾还有晚霞落日和未着鞋袜的佳人。”

    朱颜的脸上顿时升起两朵红云她像是局促不安的低下头去半天才哼出一句:“公子想要下棋还是听琴?”

    “呵呵呵……”龙承霄大笑起来“随你吧。”

    朱颜斜睨了他一眼忽的就像一阵清风似的刮进里屋不一会儿又抱着一柄桐木筝来搁在东墙下的琴案上素手轻拨一串明冽的音符如明珠坠落玉盘般洒满整个房间。龙承霄自诩也是精通音律的人却从未听过这音调简单却又飞扬跳脱的曲子。见她抚琴手势多用挑、捻、弹、掐左手用的甚少竟和多数人的姿态不同。而这曲子更是不像那些听惯了的或迅疾激昂或古朴空灵而是清澈明媚仿佛有了生命般的轻快。如春日采桑又好似荷叶田田。

    一直以来都浸淫在宫廷与朝政中的龙承霄几曾听过这样富有生命力的乐曲直到朱颜最后微微一抹他还停了半刻才醒悟过来不由长身而起走到朱颜身边她那纤纤十指搁在深色的琴上越显得如初剥青葱般动人。

    “十指尖如笋腕似白莲藕”一双修长大手轻合其上却不料现了这筝的奇异之处“为何只有十二弦?”须知一般的筝皆有二十一弦有些琴技凡的琴师会用十三弦却从未见过这十二弦筝!

    “琴弦多则曲调丰富、变化多端但往往失去其原本古朴、单纯的意境”朱颜笑着解释又依次挑起其中五根琴弦“其实最早的时候筝又被称为五弦琴只有宫、商、角、徵、羽五阶而已”她脸颊微红“颜儿只能弹十二弦、若当真只有五弦可就不能了。”

    龙承霄眼中满是惊叹:“你弹的这曲子我也从未听过可有名字。”

    “嗯但是名字起的不算好”朱颜扬起头来一双迷雾般的眸子望定了玉立身旁的龙承霄:“《画水莲华》你觉得呢?”

    龙承霄心头一荡讶道:“这曲子竟是你自己作的!”

    朱颜凝脂一般的玉容上泛起淡淡的光彩:“十二筝可用的曲子不多只好自己琢磨着。当日池中有睡莲绽放不禁心动”她纤手一指窗外“等来年这一池白莲都开放了想必更是美不胜收。”

    “知道你会喜欢!”龙承霄满意的点头“幸好将你带到了京城来否则怎会有此耳福!等那莲花开了定要你在那池边再奏一曲如此曲、景合一颜儿便是那画中之人!”

    朱颜刚要说话门口却闪过一人年纪不大面白如玉。只听他轻声道:“公子家里有些事情……老太太请您回去。”

    龙承霄俊脸上闪过一丝不耐冷声道:“知道了你且退下。”他低下头轻抚朱颜幼滑的脸颊歉声道:“今日不巧改日再来听琴。”

    朱颜嫣然一笑道:“若要来先让人知会一声今日颜儿那狼狈模样实在是见不得人。”

    龙承霄朗声大笑:“随随便便就好”他语带戏谑“你喝醉酒那轻狂样儿我也见过还是我把你抱回去的呢!”

    朱颜突然瞪他一眼倐的起身飘然闪进内室。

    “颜儿生气了?”龙承霄双手背在身后笑意吟吟。

    “快回去吧家里人等急了!”那声音娇柔婉约语气宜嗔宜喜只听的龙承霄心神荡漾。

    从离开莲苑直到将军府门口上马龙承霄脸上始终带着一抹微笑就连一直服侍他的小太监玉喜也忍不住偷偷的瞧他几时见皇上这般高兴过?

    朱颜静静的坐在卧房里的绣榻上脸上却不复刚才的笑颜。心里有些微微的凉——几时她也要这般造作的去讨好男人了!龙承霄不是寻常人抛开他的身份地位不谈也是一个难得的昂扬男子只是心里始终不太舒服。虽然她早已懂得眼下的境遇已是多少人可望而不可得的了即使是官家千金也未必能主宰自己命运何况她一介青楼女子!然而难免会想那真正的自由会是怎样的。

    想来若是兰姨知道了她这种想法定要责怪她不知好歹了。朱颜轻叹龙承霄对她的情意她怎会看不出来可那多半也是对她才情容貌的欣赏罢了。如若他的身份真是如她猜想的那般那将来的日子恐怕还会大有起伏眼下这悠闲的生活也只能是过得一日算一日了!突然想起书中描写的青楼女子的最佳归宿——老大嫁做商人妇!也许自己的境遇还算是不错的不管那龙四究竟是何身份他若不肯明言她也乐得轻松自在。

    位于皇城西侧的慈宁宫里三位各具风姿同时也是大陈朝最为尊贵的女人正亲亲热热的坐在一处喝茶聊天。正当中的中年贵妇便是当今皇帝的生母殷太后虽然年过四旬却保养的极好看起来也就三十岁上下的年纪一双凤目却似乎能看透人心通身的高贵气质浑然天成。

    坐在她下的年轻女子不过双十年华梳飞云高髻满头珠翠却丝毫不见俗气。脸似满月眸若晨星一身淡粉色的衣裙越衬得她娇艳无匹只是眉宇间隐现一股骄横之气不过这也不能怨她因为她就是眼下后宫里除了太后外地位最高的女人——丽妃!不仅是陪伴皇帝时间最长的嫔妃更为皇帝育下皇长子自进宫起便受宠至今。

    丽妃对面的女子则年岁更幼然而她的风采竟比丽妃更胜一筹:一张芙蓉粉面净白剔透明艳妖娆的大眼顾盼生辉合体修身的浅绿宫装将她本就纤侬合度的美好身材修饰的更加窈窕。她便是新进秀女之一也是端亲王的外甥女、有“京城第一美女”之称的简若惜。她未经初选就已经获封正二品“昭仪”一下过了原有的四嫔仅在丽妃之下在新入宫的秀女中一时风头无两。简若惜出身高贵眼下坐在太后丽妃跟前也未见一丝局促倒是丽妃几丝瞟向她的眼光里却隐含嫉恨。

    三个女人虽说各怀心思但殷太后和善幽默丽妃口齿伶俐简昭仪年轻娇憨坐在一起倒也是其乐融融。而随着小太监一声唱喏:“皇上驾到!”三双美目竟同时射出欢喜的光芒丽妃和简若惜更是立刻就站到了宫门边迎候。

    龙承霄风度翩翩的走入殿中不怒自威的帝王霸气只看得他两名嫔妃面生红霞又喜又悲:喜得是自己何其幸哉竟能侍奉这样年轻有为的一国之君;悲的是为什么要有这么多同样出色的女人要同自己争抢这个男人!唯独殷太后的心中满是骄傲能培养出这样优秀的儿子是她一辈子最大的成就!

    向太后行礼后龙承霄又免了两名嫔妃的跪礼坐到了殷太后的身边笑道:“母后急着唤儿臣入宫有什么要紧事?”

    殷太后拉住儿子的手道:“并不是什么要紧事只是你的千秋快到了礼部也上了折子请旨如何操办。今年是你二十整寿不可马虎丽妃有心提议要亲自为你摆宴贺寿”她又轻轻的看向简若惜“简昭仪也说想负责这次千秋晚宴倒是不谋而合。”

    殷太后语气轻飘却也让龙承霄看清了这一室春风下隐藏着的汹涌波涛。其实他一贯不去理会这后宫之事的向来都交由太后处理不过他的后宫原本并不庞大统共也就一妃四嫔丽妃一人独大倒也省事!可眼下简若惜进宫这形势就生了极大的变化简若惜挟端亲王之威而来自己也是久享盛誉的美人即使丽妃地位牢固却也不由心生忌惮。

    龙承霄锐目一扫就见丽妃正眼含期待的看着他而那简若惜也是脉脉含情。不由大笑起来“不过是过个生日竟劳两位爱妃如此费神朕心不安啊!不过你二人就好比那春花秋月各有所长不如就一起主持今年的千秋宴吧也显得朕的后宫和睦。母后您看呢?”

    殷太后低头一笑她这个精明无比的儿子啊总喜欢坐山观虎斗!当即配合的点头称赞道:“这个主意甚好。丽妃昭仪哀家相信由你二人合作今年的千秋节一定能过得精彩纷呈别具一格。”

    丽妃和简若惜俱是一呆脸上虽说阴晴不定却也只好强作欢喜并排跪倒谢恩却都错过了坐上那对母子的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