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凤箫吹断水云闲,重按霓裳歌遍彻

作品:只是朱颜改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笛声众人知道今晚的赏月会就要开始了都摒神静气把目光投向中央的舞台。大厅里的灯光变得有些幽暗让人慢慢的静下心来。

    那笛声并不是像寻常的芦笛那样清越嘹亮而是悠远中带着一分苍凉似乎一下把人的心拉到了很遥远的地方。席中有识之士才道这应该是有名的羌笛了。只听这笛声时而低沉时而高亢让人的思绪飞到那无尽的戈壁、辽阔的草原就如同一羽苍鹰在蓝天上翱翔;又慢慢的呜咽起来百转千回像是饱经风霜的旅人在倾诉着满腔的悲伤与思念;跟着又拔了个尖儿那鹰一飞冲天越攀越高到最高处时几不可闻;再渐渐的由弱变强盘旋着、盘旋着忽的就见一轮红日升起刹那间月破天开整个世界顿时光彩照人。

    在场的宾客无不停的如痴如醉只见那舞台当中缓缓升起一朵巨大的玉色莲花花瓣层层叠叠当中的几片却是紧紧裹着含苞待放让人心急着想看到那当中究竟藏着什么。笛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大厅里静的没有一丝声音。眼尖的人现那紧裹着的花瓣似乎颤动了一下接着又颤动了一下慢慢的仿佛欲语还羞一般轻轻的打开。那花蕊上坐着一位仙子安祥的闭着双眼手结莲花印。让人觉得世间传说的莲花仙子莫非就是她吧。

    仙子慢慢的睁开星眸如梦初醒般缓缓移动着视线那温柔的眼波漾进了每个人的心里。她看起来是那么的柔弱而婉约远的是眉、清的是眼、润的是唇;以莲为灵、以水为身、以月为魂。这仙子正是今夜的主角朱颜那模样好生熟悉却又感觉完全不同。

    朱颜不知从哪里取出一柄绿玉琵琶纤纤十指飞快的掠过琴弦如珍珠四溅又如玉磬声声众人如梦初醒只见她轻盈的站起身来仿佛鲜花绽放旋转飞舞那琵琶也是由慢至快她从每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弹琵琶乐声激昂中又充满了异域风情舞姿翩跹如飞天一般时而倒悬杨柳时而反弹琵琶只在那莲座的方寸之地却又好像是存在于天地之间。忽的琴声戛然而止她又回复到最初的坐姿直到那莲花重新阖上灯光也转明了许久方听见有人一声叹息这才悠悠醒转过来。

    “好!”整个大厅爆出震天价响的喝彩声杜长青带头起身赞道:“曲好舞好人更好!今日我等大饱眼福唯有感念朱小姐和暗香楼的盛情款待了我们一起敬朱小姐一杯。”众人轰然响应纷纷饮尽了杯中佳酿。杜长青身为朝廷官员原本也不敢公然来参加这赏月会不想那殷佑然竟欣然接了帖子表示会来赴宴既然大将军能来他当然也能来!大喜过望之余也知道自己是沾了殷佑然的光又走到殷佑然面前向他敬酒。兰姨也笑容满面的起身向众人万福致谢又跟着回敬了一杯。一时间暗香楼里亮如白昼热闹非凡。

    兰姨千娇百媚的走到大厅中央笑道:“暗香楼能有今天全赖各位老爷赏脸。奴家和所有的姐妹们偶感激不尽。今儿不仅是赏月的好日子更是暗香楼大喜的日子……”说到这儿她顿了一顿看到所有人都期待万分的盯着她这才满意的说道:“暗香楼的老规矩大家都知道。废话也不用多说今儿是我们暗香楼的宝贝朱颜朱姑娘的大喜之日!”

    “好!”众人齐齐鼓噪起来都知道今晚真正的重头戏要开场了个个都是兴奋莫名。又听兰姨说道:“颜儿是暗香楼的掌上明珠想必大家也都了解颜儿的容貌和才情无不是上上之选……”

    “兰姨!您就快报出底价吧!”底下有人等不及的嚷嚷却不料因为自己的猴急被周围其他的客人狠狠的瞪了回去。

    兰姨点头笑道:“各位别急颜儿一向是和别的姑娘不同这一点各位都清楚。奴家一向把颜儿视作亲生女儿绝不想为了那点儿身价银子而委屈了她。因而今晚的竞价价钱只是用来参考而颜儿则另有考题给各位。”

    众人闻言都觉得有些吃惊一时间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只觉得紧张而又有趣。那几个如伍君获般的富商原本想凭着财大气粗一举夺魁这会儿却又暗暗起愁来想那“诗妓”朱颜的名头又岂是白叫的万一她出个题让大家写篇文章作诗那岂不麻烦了?早知道如此那说什么也要带个把枪手进来!而那几个南阳城中的才子们听到朱颜要亲自出题无不信心大增摩拳擦掌暗想自己除了钱少一点无论长相还是文采都比那些脑肥肠满的老头子不知要强上多少倍!按照朱颜平日的为人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青年才俊而去屈就那些糟老头子的。

    正各怀心思的时候换好衣服的朱颜在一名青衣美婢的陪伴下又回到了厅里。只见她一袭鹅黄色的衣裙纤纤楚腰上系着一条镶嵌了无数明珠的腰带更加显得不赢一握。秀高高的盘在脑后除了一支白玉簪外再没有多余的装饰。目如秋水脸似明月高贵大方。眼波流转出已是颠倒众生。

    朱颜来到台上环顾大厅四周见殷佑然正欣赏的看着她于是向他微笑示意。她早就听说龙四没有来赴宴原是意料之中的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失望而殷佑然的出现倒叫她微微吃惊了。

    此时整个大厅灯火通明二十四盏巨大的八角宫灯让她将一切宾客陈设尽收眼底。见在场众人都眼巴巴的瞧着自己不由嫣然笑道:“多谢各位今日来为颜儿捧场只因素日大伙儿都惯着颜儿今晚颜儿也想小小的卖弄一下不知各位可愿赏脸呢?”

    在场的男人个个是朱颜的拥趸平日里见惯了她客气而又疏远的样子此番却又见着她俏皮娇媚的小女儿姿态早已色授予魂哪里有不同意之理都纷纷大声应诺。

    朱颜笑道:“今晚是赏月的日子并不是三年一开的科举。这暗香楼也是风花雪月的场所并不是皇上的金銮殿。因此颜儿也不想出那些舞诗弄文的考题。这也是为了公平起见只因人有专才有人精通文墨有人专攻乐舞所以颜儿只准备了一个小小的女儿家常会问的问题请各位作答。”她说到这里已经有侍女将纸笔送到在座诸人的手中。朱颜接着说道:“至于颜儿的身价银子到时候由兰姨决定并不会为难各位不知大家可有异议?”

    众人你眼望我眼想不出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也有人曾参加过杜长青的酒宴知她爱出一些模棱两可的古怪问题全看答案是否对她脾胃了。那些不善作文的人却是大为高兴皆跃跃欲试的请佳人出题。

    朱颜轻拭了一下脸侧垂落的丝道:“颜儿知道各位一向都对颜儿厚爱有加只想问大家一个问题倘若颜儿进了任何一位的家门各位第一样要送给颜儿的会是什么?”

    她声音如黄莺出谷般动听然而全场却是鸦雀无声。这的确是个女儿家爱问的问题!在场的不是家中已有三妻四妾的成熟男人就是经常流连于花丛中见惯风流阵仗的英俊少年对付女人的这类问题无不是驾轻就熟。只是朱颜以这个问题的答案作为她选择的依据那就非得慎重对待不可了!何况那些花言巧语骗骗寻常女子也就罢了想当众胡诌指挥让人觉得唐突佳人平白的惹人笑话!

    这时有侍女捧来了香炉燃起了一支细细的线香。众人心下明白需在一炷香的时间里完成解答遂纷纷取过纸笔绞尽脑汁的写了起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香已燃尽侍女们走下场收回答卷交到朱颜手里。朱颜并不急着翻看抿嘴笑道:“请各位继续饮酒作乐暗香楼此次特地请来了北方的杂耍团为大家表演助兴。颜儿需得暂时告退”她扬起手中的那叠涓纸“稍后即会回来宣布答案。”便飘然离场。

    暗香楼为了这次的赏月会果然是下足了血本。那北方来的杂耍团技艺非凡动作惊险又刺激众人看的血脉贲张叫好连连。只是心中仍还惦记着朱颜的选择结果思想始终也不能完全集中。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就见朱颜带着侍女又袅袅婷婷的回到厅里。她先给众人深施了一礼道:“颜儿先要感谢大家对颜儿的关爱看了这些答案颜儿真的是非常感动。在揭晓谜底钱需得先解释一番。提出这个问题原本就是出于女儿家的私心因此最后选择了谁也不代表他要给颜儿的就是最好的别人的礼物就是不好的那也未免太轻贱了别人的心意了。因此颜儿只会说出那人的名字但并不会当众念出他的答案来还请各位谅解。”

    其实在场宾客虽都有将朱颜收入私房的愿望但毕竟也就是当作一般的纳妾而已所有那些掏心掏肺的私房话终究也只能是在私下里说说博美人一笑倘若朱颜当真在大庭广众下念将出来那让这些老爷们的脸往哪儿搁啊!因而对于朱颜的决定都没有异议反而觉得她做事细心周到纷纷笑逐颜开。

    只见朱颜将那摞答案放入火盆焚烧一空才又面对大家忽的又脸红起来笑道:“兰姨还是由您来宣布吧。”

    兰姨笑吟吟的来到台上向第一桌的方向福了一福道:“奴家这里要恭喜殷将军了。”话音未落已是全场哗然人人都面露惊讶!谁都知道殷佑然与当今皇上既是好友更是亲戚。殷佑然与他那出身将门的夫人也是伉俪情深以他的身份地位怎么可能公然的带个青楼女子进家门!

    原本以为他来赴宴不过是凑热闹不会真的去争什么独占花魁没想到他还当真也写了答案交上去这事儿明天一准传到京城那乐子可就大了!

    当然这些闲言碎语也只能在众人的心里流淌表面上对这个结果那是一声也不敢吭。开玩笑!人家堂堂大将军要了个把女人还轮的上他们说话么?

    只见殷佑然站起身来向兰姨回礼还稳稳当当的从兰姨手中接过了象征夺魁的大红绣球又向着朱颜行了一礼朱颜忙又弯腰回礼你来我往的竟像是做戏一般。又听殷佑然先行告辞说是明日便回携朱颜返京需回去立即打点准备云云。在场的宾客忙着起身恭贺又是送行大厅里乱作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