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暗涌(二)

作品:云色倾城

    衣盈风注视着早已化为缕缕青烟的纸笺目光流露出恨意道:“我决不会轻易将帝位拱手让与他!衣国的江山基业是我父皇十载疆场亡命拼杀才换来的与淮南王父子何干?可恨他们虽然名义上是我的伯父堂兄却狠心对我下如此毒手既然他们不仁在先日后休怪我手下无情!”

    祁舜的面容依然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说道:“你若果真下定决心我愿助你一臂之力。(更新最快)。”

    衣盈风抬头看向他脱口问道:“你如何助我?”

    祁舜语气淡定说道:“与其打草惊蛇不如将计就计。假如你回京途中不幸被人谋刺淮南王一定会以最快的度将讯息传回衣国然后设法请令尊下诏立储。”

    衣盈风急道:“不可能父皇绝不会如此轻易答应他!”

    祁舜缓缓道:“无论他同意或者拒绝立储结果都是一样淮南王急功近利想必不会留太多时间让令尊现真相。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准确把握时机一举击破淮南王的图谋这一次定要让衣国满朝文武知道淮南王人品之低劣从此再没有拥立淮南王为帝储的理由你少了这么一位竞争对手承袭帝位指日可待。”

    衣盈风略加沉吟疑惑着说:“可是堂兄在国中素有仁孝之名父皇因此对他格外器重假如他顾忌人言届时不对父皇出手我们怎么办?”

    祁舜的黑眸迸射出一缕锐利的光芒沉默了片刻。才道:“他若不出手我们帮他出手。”

    衣盈风愕然抬眸她注视着他英俊而冷肃的脸。双眸中的惊愕之色渐渐转为脉脉柔情她放柔了声音。靠近他一步说:“其实承袭帝位与否对我而言并不重要。上次你接到我地书信赶来救援衣国这一次又如此帮我护我我心里实在很感激你。”

    此刻她满眼满心都是对他的仰慕和敬佩。略有停顿后加重了语气更加大胆直白地道:“我临来祁国之前父皇让我转告你无论你将来有任何要求只要衣国给得起的必定都给你。如果将来祁衣二国结为百年之好所生地二位子嗣可以分别承继祁衣二国基业永远结盟互为照应。”

    她的暗示十分明确衣帝“给得起地”必定都给他。其中当然也包括最尊贵的衣国公主的终身归宿只要祁舜答应迎娶她他们成婚之后所生皇子的其中一位。必定会承袭“衣”姓成为衣国未来的储君等到这位储君登基之后。祁舜就会同时成为祁国与衣国地太上皇。权倾二国。

    衣帝的设想可谓美好如此一来。既能成全宝贝女儿盈风公主的心愿也保住了衣国血统的醇正同时为将来的衣国帝君们拉拢了一个十分强大又可靠的盟友。并且据他看来江山、美人唾手可得这样的强大诱惑任何稍有野心的男人都不会拒绝。对衣盈风而言她更是满心期许着祁舜的应许只要祁舜点头答应这桩婚事衣帝决不会有2心将帝位交给并非亲生地侄子他们无须再费太多的力气淮南王夺储的希望立即就会宣告破灭。

    衣盈风这番话假托衣帝之言实际却等同于向祁舜表白爱慕之心但是她终归是未婚女子说完后立刻垂下了头摆弄衣角上地环佩不敢看他的表情。她等候了半日见祁舜仍无反应不禁着急地微微抬头观察着他。

    祁舜仍是一副沉肃之态过了良久才浮现一丝难得地淡笑说道:“你父皇地建议的确很好。”

    衣盈风被他地态度所迷惑完全不明白他的话意带着几分娇嗔说:“那么你……”后面的话却无论如何都说不下去。

    她自两年前在剑湖宫遇见祁舜、为他倾心的那一刻开始她的表哥冷千叶就曾经有心提醒过她这个男子永远不会轻易在任何人面前显露出真正的情绪过去没有、未来也不太可能会有或者说没有任何人能够进入他的心。也正因如此她才会义无反顾、以飞蛾扑火般的热情等待着他、暗恋着他希望自己终有一日能够得到他的回应和同等的爱恋。

    祁舜沉默片刻突然对她说道:“待淮南王之事了结令尊必能如愿以偿。”

    衣盈风闻言抬头却觉他已加快脚步走出房间她迅追出酒肆之外僻静的街道两旁早已不见人影她怔怔张望着巷口小径独自站立了一阵后策马扬鞭回转迎宾馆心中泛起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似是欢喜却又无限迷惘。

    小酒肆的掌柜站立在柜台后闲闲拨弄着算盘他眼见这二位面貌俊俏、衣着高贵华丽的男女客人瞬间如疾风般一前一后掠出店去显然遗忘了尚未拿回预付酒席的找零银两心中不禁暗自窃喜。

    皇宫西苑内云萝仍在灯下端详祁舜所赐赏的衣饰她一遍遍抚摸着那云霞般的轻纱只觉得无限幸福甜蜜。

    小雨手捧一盏云萝睡前常用的枸杞蜂蜜茶走近她镇定了一下情绪像往常一样带着笑意说:“时辰不早了明日还有大典公主喝了这盏茶歇息吧!”

    云萝将衣饰叠放好归于锦袱内带着开心的微笑接过小雨手中的茶盏她轻轻仰头喝下一口却微微蹙了蹙眉。

    小雨心情紧张见状急忙问:“公主!今晚这枸杞茶……不好喝吗?”

    云萝摇了摇头喝下剩余的部分枸杞茶安慰她说:“只是略有些许苦涩而已可能是蜂蜜放得太多你不用这么大惊小怪。”

    小雨见她喝完茶心中一块大石才算落地她担心云萝会立刻有所不适不停催促她更衣洗沐直到她换好贴身的绸衣躺上锦榻替她盖好薄绸被又将纱帐放下南窗开启半扇透入凉风才放轻脚步离开寝殿在外间卧榻上安睡下来。

    云萝觉小雨今夜特别小心谨慎心中只笑她过于小心翼翼并没有其他怀疑躺上锦榻不久就渐渐沉入梦乡。

    半夜时分南窗附近突然之间袭来一阵巨大的风将云萝的锦榻罗帷吹起她恍惚朦胧中察觉有些异样脸颊上有一种微微痒的感觉带着无限的困意勉强睁开双眸竟然看见了一张梦中也熟悉不过的男子面容。

    他黑眸中光芒闪动轻柔伸出手来掩住她的樱唇将她出口的低呼止住说道:“别怕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