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有人是鬼?

作品:你有未读短信

    砰。

    罗星一脚踢开电锯医生,后者的身体狠狠撞在墙壁上,又因为力的相互作用,导致其摔倒在地,反而被自己的电锯锯下了一个耳朵,鲜血淋淋。

    可电锯医生并没有丝毫疼痛之色,兴奋的捡起耳朵,如宠物般抚摸着,看得罗星心里一阵恶寒。

    “好恶心的东西!”

    另一边,长发青年与男子合力对付那只四肢折断的爬行尸体,经过一番看似惊险,实则没有什么太大波折的扭打后,顺利脱身。

    罗星在一旁看得眉头紧皱,似乎这些外表恐怖的医生与尸体,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厉害,甚至比当初遇见的哑巴老人还要弱上许多。

    由此可见,所谓的考核,最主要还是筛选心里强大的人选,身体素质倒成了其次。

    也是,以那个组织的手段,即便是个残废,也能变成强大的存在。

    “快走。”

    击退医生与尸体,罗星提醒一句,带头向前面冲去。

    这个诡异的地方属于黑暗行走,他不敢暴露真正的实力,免得引起更大的麻烦,所以,多一个帮手,总归是好事。

    三人闹出的动静彻底打破了原本的气氛,所有的窗帘都开始飘动起来,病房的房门一扇扇打开,更多的医生走了出来。

    这些医生虽然穿着相似,并且白大褂都沾着刺眼的血迹,可他们手中拿的工具却各不相同。

    有的手持尖刀,另一只手拿着一块模糊的血肉,

    有的握着针管,针头比普通的吸管还粗,也不知用来扎什么东西,

    还有的则直接抓着一条断臂来回晃悠,鲜血撒了一地。

    除此之外,还有更多造型扭曲,形象狰狞的尸体跟在他们身后,恐怖至极。

    “呕..”

    一旁的长发青年被这一幕吓得面色煞白,干呕不止。而他身前的男子也没有好到那里去,双手撑着膝盖,小腿在颤抖。

    嗡嗡..

    身后又响起熟悉的电锯声音,罗星回头一看,只见电锯医生追了过来,其眼神极度兴奋。

    “我不想参加考核了,我要退出,我要退出!”长发青年痛哭起来,一个劲的用头撞墙,似乎想借此分散注意力。

    啪。

    罗星被他的声音弄得心烦意乱,上去就是一巴掌呼在青年脸上,“你给我闭嘴,难道还想引来更多怪物吗?”

    他这一巴掌力道不轻,直接是在对方的脸上留下一个红灿灿的掌印,隐隐有肿胀的趋势,光是看着就让人牙齿生疼,直起鸡皮疙瘩。

    青年被这巴掌扇懵了,愣愣的看着罗星,隔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当即双手捂着脸颊,痛得连吸冷气。

    “你要是再敢乱叫,我就先把你宰了。”罗星威胁道。

    青年疼得冷汗直流,完全说不出话,只能快速点头,一副委屈至极的模样。

    罗星冷哼一声不再理会,径直向前冲去。

    这个地方不知道还有多少病态医生,万一被堵在里面,可就麻烦大了。

    砰。

    一脚蹬开挡在身前的尸体,罗星赶紧将其越过,完全没有打算纠缠下去。这条走廊到底有长,有多少病房,根本不清楚。

    他只知道,时间拖得越久,出去的机会越小。

    长发青年与男子也在发疯一样的推翻医生与尸体,奋力冲开一条道路,但尸体上的透明粘液很多,导致他二人浑身湿漉漉的,极其狼狈。

    走廊里的身影越来越多,而那些被掀翻、推开的怪物也重新站了起来,它们争先恐后互相推挤,彻底堵住了退路。

    血腥味很重。

    “再这样下去,我的体力快透支了!”长发青年挣脱一具尸体后,嘴唇开始发白,额头全是虚汗。

    罗星根本没有理会此人,因为对方的死活跟自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随着越来越深入,前后的怪物也越来越多,到得最后,几乎形成了人墙,往往是踩着各种倒下的尸体与医生前行,大大降低了速度。

    “前面那是什么?”始终没怎么说话的男子突然发出声音,罗星抬头一看,果然是看见人潮尽头露出一面黑漆漆的墙壁,与通道中的血红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不过,说它是面墙壁并不准确,因为的它的表面就像流动的液体一样,十分诡异。

    罗星沉默片刻,果断朝着‘墙壁’靠近。

    他们现在所处的走廊根本没有别的出路,只能去那边砰砰运气。

    见状,长发青年与男子也只能迅速跟上,而有着罗星在前面开路,他们二人的压力倒是小了很多,不一会儿,三人便来到‘黑墙’之前一米开外的位置。

    然而,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当站在这里的时候,所有的医生与尸体顿时停下了脚步,眼神迷茫,仿佛失去了目标。

    罗星试探着返回一步,结果脚尖还没来得及落地,所有的怪物似有感的望了过来。

    “这里好像有个特定的范围能屏蔽我们的存在。”那名不太喜欢说话的男子沉声说道。

    罗星点了点头,既然这是一场考核,那么幕后操控的人自然不会设计一个必死之局,肯定有其它离开的方法。

    比如之前的三幅壁画,每一幅都有相应的含义,就看有没有人能够发现罢了。

    第一幅的鲜血祭坛与第二幅的恶鬼食人都已经解开,现在就剩下最后一幅了。

    若他没有记错的话,第三幅壁画刻着一个血红色的眼睛图案,而在图案下方则跪拜着两个人。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罗星皱着眉头沉思起来。壁画的作用只起到一个微妙的提示作用,并不能完全参照,就好像第一幅与第二幅一样,在没有危险出现的时候,没人会联想到壁画上的内容。

    罗星打量着眼前的‘黑墙’,从上到下,从左至右,很慢很慢,尽量不错过任何细节。

    可惜,黑墙除了表面流动的液体之外,再无任何特别之处。

    罗星失望了的摇了摇头,正要收回目光时,却不经意间看到地面有着两双尺码很大的脚印。

    这脚印不像人力踩出来的,倒像是人工亲手雕刻出来的,无论是深浅还是轮廓,几乎一模一样。

    与此同时,一道厚重低沉的声音毫无预兆的从黑墙中传出。

    “请在通过考核之前,杀死那个混在你们之中‘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