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不藏凶 189.第189章 尸体上的线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楚伊人的话,已经确定了案件的性质为凶杀案。

  随后,她拿出一个证物袋,说道:“经过解剖,我在死者的咽部发现了一枚扣子。”

  龙子涵拿过这枚扣子看了看,心中有了个大概,却也没说出自己的想法。

  楚伊人继续说道:“死者****、背部、大腿有不规则的旧伤,看情况当时受伤非常严重。”随后,她又拿出一张X光片,继续说道:“死者脊椎有横断型骨折,或许这些伤跟这个骨折有关……”

  龙子涵问道:“什么是横断性骨折?具体有多严重?”

  楚伊人解释道:“这种骨折会损伤到腰部的脊髓神经,使神经和脑部等上位神经元失去联系而不能自主活动,导致下半身瘫痪。”

  “瘫痪?”龙子涵有些惊讶。

  楚伊人点了点头,说道:“对,下半身瘫痪!”

  龙子涵恍然大悟:“难怪死者手臂、头部都有生前撞击所留下的伤,腰部一下却没有。”

  “还有一件事,就是死者的尸体呈现和死亡时间对不上。”楚伊人再一次丢出一个重磅炸弹。

  龙子涵问道:“什么意思?”

  楚伊人说道:“死者准确的死亡时间是昨天凌晨2点,距离现在只有34个小时,而并非初步判断的两天以上。”

  “为什么会这样?”龙子涵有些疑惑。

  楚伊人说道:“水温!”

  龙子涵分析着说道:“这两天温度虽然很高,太阳很毒,可以让海水温度有些偏高,是也不至于让尸体现象提前了十几个小时吧?难道是最初淹死死者的水?”

  龙子涵的双眸危险的眯了起来,他继续说道:“这么说,死者在死后,在温水中是泡了一段时间的!?”

  楚伊人犹豫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

  莫北推测道:“洗澡!死者死前应该是泡在浴缸中……”

  龙子涵说道:“如果死者生前是在洗澡,被人淹死在浴缸中。那么,死者下身瘫痪,她不可能自己洗澡。是谁把她放入浴缸中沐浴的?”

  艾琳反问:“穿着裙子洗澡?”

  龙子涵反问:“为什么就不能是死后被人换上的?你想想,凶手有没有可能那么有耐心,把她抱进浴缸中淹死后,又将人抱出来,给她换一套衣服抛尸?”

  “啊?”艾琳不明所以。

  龙子涵说道:“伊人肯定发现了。”

  楚伊人微微一愣,随后,淡淡的问道:“你就这么信我?万一我也有粗心,留下纰漏的时候呢?”

  龙子涵说道:“你对尸体比对我仔细多了,又怎么会有纰漏?”

  楚伊人淡雅一笑,说道:“死者穿的裙子是在背后拉链的,然而,在背部,有一柳头发卡在了拉链中。”

  艾琳了然的说道:“如果说死者是生前穿着整齐,被人放进浴缸中淹死,那么,那柳头发就不会卡在背后的拉链中。因为头发被拉扯,稍稍不适都会让人感觉头皮疼痛,死者不可能一直忍受。”

  艾琳分析道:“死者下半身瘫痪,身体柔弱,并不具备反抗的力量。看着死者在水中好无用功的挣扎,一点一点的失去生命的迹象,凶手可以感觉到快感。这让他很是满足,但有一点很奇怪,按照案件分析,通常这样案子,凶手在行凶后,都会转身离去……”

  龙子涵说道:“你别忘了,尸体的呈现和真正的死亡时间不相符,相信她是死者浴缸中,并已经在温水中泡上了一阵子,才被人抱出来,换上干净衣服,随后进行抛尸的。要能临危不乱解决好这一切的人,想必应该很有可能是死者亲近或者熟悉的人。但也不排除死者死后被人发现,那人为了避免麻烦或是某些原因,将死者抛尸了。”

  艾琳点头赞成道:“我想也是!总之,查出死者身份还是重中之重!”

  “还有一点我要告诉你们,我在死者连衣裙的拉链头中发现了一块杂质。经过化验,我发现里面含有一定的矿产资源和金属资源,应该是珊瑚礁。”

  龙子涵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这时候,技术部人员送来了一组照片,说道:“龙少,这些是现场拍下的照片。”

  龙子涵有些惊讶的问道:“这么快?”

  “咱们警局前段时间新引进的冲洗设备,所以,能提前出照片,我们也不敢耽误时间。”

  龙子涵点了点头,说道:“多谢了!”

  龙子涵看着照片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拿出一张死者的照片递给刘元恒,吩咐道:“你和赵小虎联系各大医院,从他们的医疗档案中调查一下脊椎横断性骨折病史的女病人,看看能不能确定死者身份。”

  “是!”

  龙子涵转过头,看向莫北,说道:“你去查一下我之前让你去查的东西。”

  “是!”

  赵小虎凑了过来,好事儿的问道:“龙少,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重要线索,所以叫莫北去查的啊?”

  在他看来,莫北最近一直很是出风头,龙子涵什么好事儿都交给他去做,显得他好像很没用一样。

  龙子涵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说道:“有功、有好事,整组人都不会少了,当然,有黑锅你们一个也跑不掉。”

  “嘶!龙少,您下手也轻点啊!”赵小虎揉了揉头。

  龙子涵说道:“你小子,平时让我骂你就算了,非要等我打你了,你才知道我文武双全!行了,都各忙各的去吧。”

  人散去之后,艾琳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上个案子还吊着呢,又出一宗案子,这世道还真是不太平啊。”

  龙子涵瞥了一眼艾琳,说道:“都说怀孕的人情绪都会变得很诡异,看到你这么悲春伤秋的惆怅,我还真是信了。”

  艾琳笑道:“龙大少知道就好了,所以,千万别惹我和伊人。”

  龙子涵翻了个白眼,说道:“还贫,赶紧该干嘛干嘛去得了!”

  艾琳无病呻|吟着:“案子没有进展,我除了玩,似乎也没什么事儿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