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章 争风斗狠

作品:九天

    “呵呵,这个……修行中人,寿元悠长,辈份本来就容易乱,再加上每个地方都有那么几个老不羞,几百岁了还不停的生儿子,就更不好论了,我看咱们还是各论各的……”

    息大公子受到了挫败,心间不忿,只好打了个哈哈,将这一个自己吃了大亏的话题转移,心间思量着,便有了主意,顾左右而言他:“如今永州魔祸,闹的沸沸洋洋,北域同道皆看不过过眼,皆仗剑而往,我看方道友也是往西南而去,想必应该也是去斩魔的吧?”

    “那是当然!”

    方贵见他提到了这一点,便坐直了身子,正色道:“我们太白宗,那就不用多说了,向来是最讲义气的,北域的事,就是我太白宗的事,我们不去斩魔,还要等谁去?”

    “居然把我想说的话提前说了……”

    息大公子心里暗骂了一句,笑道:“不过我看太白宗只来了这么一艘小法舟,似乎物资不多啊?我息家倒是不然,想到如今息州正是鬼神肆虐,诸方大乱,因此特命我随行带了三千紫符,一万金符,准备运往永州以助各大仙门,这还只是前驱,后面另有安排……”

    “还有这个?”

    方贵听着心里微怔,心想太白宗主只是安排他们来斩杀作乱的鬼神,没提别的啊,就他们两个人一只神兽便来了,连同行的小鲤儿都是东土的,更别说什么物资了……

    但关键时候怎能认输,他微一沉吟,笑道:“丹火宗出了多少?”

    “丹火宗?”

    息大公子微微一怔,没想到他又提这茬。

    不过转念一想,就算你是古通老怪的拜把兄弟,人家丹火宗的物资也不算你的呀……

    便笑道:“丹火宗倒有大批丹药,早通过各个商号,或明或暗,运往了永州,不过丹火宗是出了名的财大气粗,咱们可比不了,只是尽些心意罢了,不知方道友的太白宗……”

    “呵呵,息贤侄或许还不知道吧,这个丹火宗的生意……”

    方贵低低一叹,道:“其实是我的!”

    “啥?”

    息大公子差点没绷动,见鬼一般看着方贵,满面不信。

    “此事说来话长,唉,丹火宗着实欠我不少钱呢!”

    方贵无奈的摆了摆手,道:“不过我家宗主师伯说啦,钱财乃是身外之物,我若想要,整个丹火宗那都是我的,可是我要过来有什么用呢,反正丹火宗也一直在为北域大业尽心力,目的都是一样的,他们做的事,便等于我做的,他们积攒的功德,那也算我的……”

    “越说越离谱了……”

    息大公子不知究里,只是一片瞠然。

    但无论如何,这个话题是不敢继续与方贵深入的说了,顺口一转,故意叹道:“不过尊府鬼神,向来凶名在外,更何况如今咱们要面对的是已经魔化的鬼神,人人闻之色变,不过方道友不必担心,我息家早就暗作准备,对付鬼神,历千年时间,花无数心血,已参透符道至理,作出了许多精妙神符,可克鬼神之力,待到面对鬼神时,定可派上大用场!”

    说着面露微笑,道:“太白宗若是有需要,我可赠三道符篆于你!”

    “还有这好东西?”

    方贵一阵心动,想要。

    但很快反应了过来,如今可不是找好东西的时候,大家都是大宗门,大道统,要面子的,这时候自己要了他的神符,那岂不是说明了太白宗不如息家,对付鬼神需要息家帮忙?

    已经答应幕九歌了,这时候面子事大。

    这神符,只能回头再想办法搞过来,现在先撑面子……

    轻轻冷哂一声,摇头笑道:“鬼神也没有什么稀奇,仅是得一州之地供奉的鬼神,我太白宗便起码杀过五只了,死在我手上的就有三个,其他的小鬼神无数,还借什么神符之力呀,倒是息道友如果害怕鬼神,担心斗不过的话,可以来问我嘛,我有好多经验教你……”

    “呵,吹什么牛皮,死在你太白宗的大鬼神……我操,那是什么?”

    息大公子正不信时,忽见方贵也不知从哪里,居然摸出了一道青色怪袍,似有若无,透着一股子凶厉之意,十分厉害,却是方贵已经将自己剩的那件青牙鬼神的本源之气取了出来,两只手捏着,浑不在意的道:“呶,这就是那安州尊府四大鬼神之一的青牙恶鬼的本源之气,当时我杀了它之后,就把这玩意儿留着玩了,也没啥实质性的用处,若是你想……”

    “这个……”

    息大公子一阵心动,万没想到方贵手上还有这好东西。

    他们息家参研符篆一道,确实针对尊府鬼神,做出了不少好东西,不过毕竟以前谁也不敢去招惹鬼神,所以少有印证之物,只是翻古典再加上凭空推衍而已,那神符的威力,都还不怎么敢确定,这一次往永州而去,也未尝不是有借此印证神符真实效用之意……

    如今居然见到了一道大鬼神的本源之物,若是可以拿了回去,教由族中长老借此印证,想必息家定然符道大涨,而那些针对鬼神的神符之效能,想必也可以成倍的增加!

    “不行,这时候我若是张口答应了,岂不是比这小子矮了一头?”

    但息大公子也很快反应了过来,心里暗想:“这时候我息家的面子事大,更关系到我息大公子将来在北域的名头,所以当务之极,非得先压了他风头不可,至于鬼神袍……”

    “回头再想办法搞过来……”

    “……”

    “……”

    “呵呵,鬼神也不算什么……”

    息大公子心里琢磨着,忽然冷笑一声,摸了摸旁边那娇美女子怀里的小黑狗,笑道:“这小家伙,是我族叔走万里路途,不惜深入南疆寻来的异兽,看似乖巧,实则凶猛,年岁不大,便已具神兽之身,可生撕魔怪,亦擅听天地玄声,带在了身边,既能示警,又能御敌,更可变化,日行千里,这一次我带了它出来玩儿,也是想着要捉几只鬼神喂它的……”

    方贵见状呵呵冷笑,一拍大腿:“旺财!”

    前头舱里一阵响亮,婴啼露出了一只大脑袋向这边看了过来。

    方贵喝道:“没见着有客人嘛,还不快去倒茶!”

    婴啼“汪汪”叫了两声,游了过来,一阵麻利的取茶烧水,热气腾腾的四杯茶放到了案几上,低头一看地面脏了,便随手拿起旁边的扫帚扫了扫,然后垃圾呼一下倒舟舱外面去了。

    “好了好了,回去掌舵吧!”

    方贵摆了摆手,婴啼便摇摇晃晃的游到前面舟舱里去了。

    “喝茶,喝茶!”

    看了一眼婴啼,方贵得意的端起了茶盏,盖碗拔一拔茶叶,轻轻啜了一口。

    “神兽还能做这个?”

    息大公子眼睛都直了,旁边抱着小黑狗的美人儿也瞠目结舌。

    好像比起能倒茶能扫地还能掌舵的神兽,自家这个能示警能御的确实差了点……

    这一下的打击实在有点沉重,息大公子半天没缓过神来,不过被方贵连续打击了几下狠的,他心里的气却也提起来了,已经有些绷不住自己那翩翩贵公子的范儿,上下打量了方贵一眼,见他身上衣袍普通,顿时有了主意,故意转动着自己拇指上的碧玉班指,无奈叹道:“唉,我身上从不带俗物,这班指也是用魔山松脂所炼,只是戴着还不太习惯……”

    方贵伸出摸出了俩核桃,笑道:“我这俩魔山核桃倒是盘出来了,还不错……”

    息大公子冷哼了一声,道:“我请方道友饮酒如何,我有雪山灵泉酿的仙浆……”

    方贵晃晃葫芦:“我这是帝流道浆伴生泉兑的五加皮,也可以了……”

    息大公子:“我舟上还有些腌渍的雪莲,想是味道不错……”

    方贵直接拿出了一根棒槌:“这么大的老山参你说腌成咸菜好不好吃?”

    “……”

    “……”

    眼见得两人越说越动气,旁边的小鲤儿已经看的有点呆了。

    这是方贵哥哥所说的争大家风范么?

    怎么越看越像是两个土包子在这里互相攀比、争风斗狠呢?

    ……

    ……

    心里正无奈着,方贵与息大公子两个都已经上头了,眼对着眼,战意昂然。

    息大公子冷笑:“吾三岁下棋,罕逢对手,人称神童……”

    方贵:“我打小玩媳妇跳井,打遍牛头村无敌手……”

    息大公子:“我精研阵道!”

    方贵:“我法宝无数……”

    “我酒量无双……”

    “我逢赌必赢……”

    “我十岁就收了通房丫鬟……”

    “我五岁就看寡妇洗澡……”

    “方师弟,你小小年纪,口气挺大呀,要不指点几招?”

    “息贤侄,我也想领教你息家的神通呢……”

    “……”

    “……”

    斗到了极处,两人已经脑袋都顶在了一处,马上要准备动手了。

    旁边的小鲤儿与息大公子身边的娇美美人儿两个都愣住了,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不过也就在他们马上要动手之时,忽然间法舟微微震动,旋及外面响起了声声惊乱大喝,还不等他们两人反应过来,便已听得外面有息家的护卫急急大喝:“不好了,天象剧变!”

    两个人一惊,同时抢出了舱外,远远向前一看,便见得前方黑压压一片,浓重无比的乌云卷卷而来,仿佛滔天的巨浪,要将他们这些小小的法舟一并吞没,从那乌云之中,仔细听去,竟能听到无尽厉鬼嚎哭之声,一时间让人心生恐惧,还以为自己深入了地狱……

    “是鬼神……”

    两人忽然同时低喝出声,神色古怪。

    刚刚还是万里无云,如今却忽然乌云密布,荡荡卷来,更从那乌云里面,感受到了如此惊人的凶戾之气,惟有一个解释,那便是这乌云绝非偶然出现,里面定有大妖魔。

    只是让人不解的是,如今离着永州,起码还有一两天路程,怎么就遇着了鬼神了?

    “呵呵,方道友,咱们都是来除魔的,要见本事,自然得从除魔上下手!”

    那息大公子忽然笑了一声,指着前方道:“既然遇着了鬼神,你可敢去斩它?”

    方贵本来不敢,闻言却顿时冷笑,叫道:“谁怕谁是孙子!”

    “那好,咱们便事上见真章吧!”

    息大公子冷笑一声,伸出了手去:“剑来!”

    旁边有仆人急急纵来,捧着一方剑匣,递到了他的手上。

    方贵不堪示弱,也伸出手:“枪来!”

    半晌没有动静,小鲤儿怯怯的提醒道:“那杆龙枪不是你自己收起来的吗?”

    “哦!”

    方贵这才恍然,从乾坤袋里取出了天邪龙枪,大喝着向前冲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