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悬崖

作品:歇斯底里I

    这场评判就如同黑暗森林的搏斗,没有谁对谁错,只有弱有强食。

    谁活下去,谁就代表真相!

    中年女人丧心病狂地恣意笑着,游荡在凯琳的脑海里……

    眼前,行尸走肉的昆蒂娜和摇摆不停的杰西都在逐步靠近。

    “别走,留下来陪我们……”

    “你们到底是谁?”

    “啊!”

    就在这时,一个半边脸被烧焦,眼角流着血泪的小女孩抱着小熊玩偶穿过火海,闪现到她跟前。

    凯琳双手抱着头缩在角落,精神奔溃地喊道:“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打开了,锁链掉在了地上。

    “威尔!”

    “你刚才去哪了?”

    “为什么门会被锁上?”

    站在的男人没有理会她,眼神十分的冷漠。

    “不……你不是他,你到底是谁?”凯琳怒吼道。

    在凯琳惶恐不安地躲在男人身后时,轰然电闪雷鸣。

    “比尔……快点救救我!”

    威尔已经不见身影,只剩下一个男孩。

    看着熟悉的背影,凯琳陷入一阵痛苦:“比尔……是谁?”

    在熊熊大火中,另一个年纪较大男孩被重物压在下面,气喘吁吁,俨然还活着。

    比尔摇头说:“我为什么要救你?”

    “你……想干嘛?”

    “没什么,”裹着湿面巾的比尔冷笑道:“我就想看着你痛苦地死去。”

    “该死的贱种,一定是你放的火!”阿尔杰艰难地呼吸着毒气,几乎要窒息,“我要……告诉老师,狠狠地……惩罚你,打断……你的四肢,剥下……你的皮囊,割掉你的……”

    “抱歉,那几个愚蠢的家伙恐怕不能在这里出现了。”

    “什么?”

    “你把……老师怎么了?”

    “你可以到地狱去跟他相见。”

    “混蛋,你个该死的家伙,我就算是变成魔鬼,也一定不会放过你!”

    比尔面无表情,手里提着一把血淋淋的刀,毫不犹豫一刀就捅进了阿尔杰腹部。

    阿尔杰是这帮统治者的忠实走狗。

    “我记得……我上次逃跑的时候,被你给咬了一口,被抓回来的日子真是很痛苦啊……”

    比尔说,“矛盾的是,我又很享受这种让人永生难忘的折磨。”

    “我变得很矛盾,抑或中立?”

    “我应该感谢你……”

    “啊!”

    比尔反手又捅了一刀。

    随后,看着龟缩在角落的女孩。

    “你杀了人……你杀了人……”女孩的眼泪滴出来,震惊地喃喃道。

    女孩转眼又变了个人,面容狰狞扭曲:“比尔……你还不够狠心,你进来的不是时候。”。

    “按计划,我应该死去,为什么还让我活着?”

    比尔似乎在隐忍着一种痛苦,说到底他也只是个十来岁的男孩。

    “你知道吗?我刚才就站在悬崖的边缘,我看到了最渴望的东西,自我有意识以来,我就冥冥之中被它所牵引,它是魔力,可以实现我的一切愿望。”

    “我差点就要得到了!”

    “你把我推到那里,却又偏偏又阻止我,为什么?”女孩歇斯底里地喊道。

    “这样的结局一点都不完美,”女孩怒吼道,“我恨你!”

    随后,女孩纵身跃入火海。

    比尔肆无忌惮地笑了出来,十分渗人,“可惜,我就是这么自私,我没死,你永远都要陪着我!”

    他的声音牢牢地响彻在凯琳的脑海中……

    没过多久,瞎子推着坐在轮椅的神父出现,旁边站着育婴堂的修女和唱诗班教师,与此同时,周围的一切惨叫声戛然而止,火灾的景象和小女孩的身影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救救他们,救救他们……”凯琳目光空洞地呢喃着。

    “为什么我还活着?”

    瞎子打开手电筒照到她所指的方向,发现只是一堵涂鸦的石墙。

    “我的同伴呢?”

    神父叹了口气,然后说道:“当年发生火灾的时候他们就逃走了,教堂里只有你一个人活了下来。”

    “不可能,我不相信,你骗我,你们都骗我!”

    神父拿起胸前的十字架,祷告道:“我们的天父,愿您的名受显扬,愿您的国来临,愿您的旨意奉行在人间,如同在天上。祈求您宽恕我们的罪过,如同拯救他人的灵魂,即使惩罚,置身于永暗……”

    “不要念了,我叫你们不要念了!”凯琳头痛欲裂,凄厉地喊叫道。

    她像疯魔一样,驾驶着皮卡疯狂逃离教堂,而神父等人全部躺在了血泊中……

    画面突然消失,凯琳穿着病服,半边脸狰狞可怖,她安静地躺在病床上,抚摸着熟悉的小熊布偶,面带微笑。

    “她和别的精神病人有些不一样,她不像他们那样口中总是念念有词、神情举止异常怪异。”

    “她很安静,有时候甚至安静得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蹲在地上,静静地望着每一个从他身旁路过的人。”莱尔医生说道。

    梁立辉点了点头,皱起眉头地翻看着病历本。

    凯琳,29岁,行为孤僻,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对异乎寻常的威胁性、灾难**件的存在延迟和(或)持久的反应。

    病人以各种形式重新体验创伤**件,有挥之不去的闯入性回忆,有频频出现的痛苦经历的梦境再现。

    曾在1993年7月3日到过儿童精神卫生专科门诊就治过一个月,1993年9月16日入院治疗,病史由亲戚代诉,由社会爱心人士捐款救助治疗费用……

    梁立辉又从密封袋取出两份报纸和一张相片。

    1993年6月5日,洛杉矶圣玛尔塔孤儿院突发火灾,造成16名幼童死亡,4名高层管理人员死亡,其中1名幼童被烧伤救出……

    1993年6月12日,洛杉矶警方怀疑,圣玛尔塔孤儿院多年来涉嫌虐待并性侵幼童,且跟某邪恶宗教团体有关……

    1993年6月17日,洛杉矶日报刊登一篇文章,

    “凯琳,当年火灾唯一的幸存者。”

    梁立辉若有所思。

    他自调到洛杉矶警探局后,就立刻着手调查这间圣玛尔塔孤儿院的密辛,因为他的手里还有一张夫妻的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