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6章 心有方向,爱从不会迷路

作品:恋爱东南西北

    果然,一瞬间,所有镜头就都对准了叶梓慕,闪光灯不间断的闪烁中,无数话筒争先恐后地递过来:

    “您就是叶梓慕吧?”

    “能不能向媒体介绍一下你自己?”

    “传闻你和严以修在谈恋爱,是真的吗?”

    现场虽然喧闹,但这一次,记者们大都面露笑意,似乎只有一探究竟的八卦之心,没有太多恶意。

    叶梓慕被堵在门口,之前处理问题时的从容镇定突然全丢了,一时间哑口无言。

    这段时间,她和严以修出于各方面考虑,并没对外声明关系,就连公司内,也只是寥寥几个人知情。

    却不知为什么,媒体竟敏感地捕捉到了信息。

    “叶小姐,讲一下吧,您和严以修到底是工作关系还是恋人?”见她一直沉默,一名记者忍不住再次提问。

    叶梓慕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内心纠结到了极点。

    承认?不行!虽然以她目前的思维,完全判断不出承认后会出现什么后果,可为严以修和严氏集团着想,她不敢擅作主张;

    可不承认,他明明就是她的男朋友,她真的不想违心……

    进退两难间,一个雍容笃定的声音传来:“当然是恋人!”

    与此同时,叶梓慕身边另一扇大门被推开,她不用扭头去看,也知道来的人正是严以修。

    “哇!”现场前排顿时一阵欢呼。

    但靠后一些的记者却没听清,争着问前排记者,严以修刚刚说了什么,待大家交头接耳地传过去,后排又是一阵欢呼。

    何乾跟着一起进门,因为一早就知情,他反而从容镇定,很快控制好现场局面。

    严以修宽慰般地朝叶梓慕微一点头,就拉起她的手,往接待大厅主席台走去。

    她紧跟着他,不安地小声问:“到底什么情况?”

    可细微的神情,却躲不过记者的眼睛。

    严以修还没答,前排一名记者立即质疑起来:“严董事长,这是真的坠入爱河了吗?”

    听到问话,严以修有些无奈地看向叶梓慕:“我大方承认,他们反而怀疑起真实性来,怎么办?”

    叶梓慕一脸懵圈地仰头看他,她心底更是混乱,哪里还有脑细胞替他出谋划策?

    “看来,只能证明给他们看了。”严以修声音低低的,透着蛊惑。

    “怎么证明?”叶梓慕还没明白什么意思,肩膀已经被他牢牢按住,顷刻间,高大的身影俯了下来,遮住了她面前明亮的灯光。

    额头上,有温润的触感传来,轻轻的,暖暖的,柔柔的……

    尖叫声和此起彼伏的快门声混在一起,叶梓慕只觉得一阵阵天旋地转,几乎窒息。

    隔了好一阵子,几乎要沸腾的现场才稍稍静下来,两人在主席台的位置上坐下。

    “严董事长,是叶小姐先追的您吗?”一个声音问。

    叶梓慕瞬间脸红,那个丢人的告白啊,难道注定要成为她一生都抹不去的阴影吗?呜呜……

    却听坐在一旁的严以修很认真地答道:“不是。就像磁铁的正负两极,没有谁先追谁,只有相互吸引。”

    接下来,现场问题一个接着一个,严以修从容应对,一直镇定自若,好像只要他在,就算天塌下来都不用担心。

    叶梓慕渐渐放松下来,心底再没有一丝不安,而是满满的幸福感动。

    ……

    “为什么要选择公开消息?”终于,有记者问到了叶梓慕也一直想问的问题。

    “因为,我欠她一个告白。”严以修说着,转向叶梓慕,拉起她的手握住。

    “您准备怎样向她告白?送什么礼物吗?”有记者就势问。

    严以修没回答,目光落在接待大厅的那一头。

    现场,灯光突然熄灭,流畅美妙的钢琴乐中,嵌在那一侧墙壁上的超大显示屏亮起。

    简洁风格的背景画面上,几个闪着星星的艺术字跃然出现在屏幕上:爱祝福。

    字迹淡去时,视频开始播放,画面中出现一张面带微笑的脸,却是叶秋离。

    “我妈妈!”叶梓慕不由地喊出声来。

    严以修仍握着她手,另一只手轻拍她手背,示意她继续观看。

    “梓慕。”叶秋离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着镜头时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稳了稳情绪,直视着镜头说道:

    “其实在h市时,我就看出你和以修的关系很不一般,但作为母亲,想到你们之间的差距,我还有些顾虑,所以当时虽没反对,但也并没有鼓励你……可是这一次,妈妈从何特助口中,知道了你和以修所有的故事,我想说,女儿,大胆去爱吧!妈妈祝福你!”

    叶秋离说着站起身,举起双臂,两手向中间下垂,比出一个大大的爱心。

    叶梓慕眼中泪光盈盈,脸上却绽放起满满的笑容。

    接着,视频画面一转,屏幕上出现的是穆凯。

    “梓慕,衷心祝福你,幸福快乐!”他笑容满面,对着镜头似乎不愿意说太多,语气却认真而诚恳。

    接下来,视频中向她送上祝福的,有严父严母、严奶奶、何乾、方阳、穆辰飞、小魏、秘书处的三个女孩以及集团其他不少员工和部门。

    “这样的补偿告白,你满意吗?”严以修的唇近在耳畔,低声问道。

    一瞬的疑惑后,叶梓慕明白了。

    那次告白,因为出糗太大,她好几天不能释怀。

    也就是在那时,严以修承诺她,会补给她一次不一样的告白。

    她以为,他早忘记了。却不想,他竟然选择了用这样一个高调的方式,让所有人都知道了他们的爱。

    叶梓慕本来不是多愁善感的性子,可大概是因为太在乎严以修,这些日子里,她虽然表面不说,心里却经常患得患失。

    她怕严父严母不认可自己,怕自己父母亲反对,怕集团的同事们会说三道四……而他,竟然看透她所有的顾虑,为她收集到所有人的祝福,作为告白。

    甚至,叶梓慕都不知道严以修到底有什么神通,竟能联系到她远在外地的闺蜜虫虫,遥遥地要了一份视频祝福。

    但,最让叶梓慕震憾的是,视频里,竟然也有穆思曼的祝福。

    画面中,大概因为怀孕,留着短发的穆思曼稍显发胖,神色虽略显疏离,却十分平静:“祝福你!”

    镜头一闪而过,可叶梓慕心里却百感交集。那三个字的重量,只有她知道。

    自从知道彼此的关系后,她和穆思曼在穆凯的殷切期待下,从试着不发生矛盾,到偶尔一两句的对话,之后,关系就一直停留在谨慎中透着生分的状态。

    叶梓慕实在难以想象,到底需要多大努力,才能换来她的一声祝福……

    视频最后,所有人的头像聚在一起慢慢缩小,汇成一个大大的爱心。

    何乾站在大屏幕前,高声宣布,此次答谢会,严以修以个人名义,为到场所有嘉宾准备了礼物,大家可以根据需要,领一束玫瑰或一盒巧克力,然后向自己爱的人告白。

    话毕,现场又是一阵欢呼。

    叶梓慕又喜又嗔,用口型对着严以修表达:“太高调!”

    可记忆中,这也是他唯一的一次高调啊!

    严以修侧过头做思考状,接着附到她耳边:“那我们去做件低调的事,不让他们知道。”

    叶梓慕怔了片刻,满脸羞恼地瞪着他,他这才好整以暇地补充:“去见我爸妈,他们在贵宾室。”

    “哦……好吧。”叶梓慕暗暗咬牙,一不留神,竟像是被他摆了一道。

    走廊里,严以修紧紧拉着叶梓慕的手,像是要给她一些力量:“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不只是我爸妈。”

    叶梓慕的脚步慢了下来:“还有谁?”

    “朋友亲戚加起来,大概几十人吧。”严以修斟酌道。

    叶梓慕只觉得两腿发软,自己这不像是要见家长,而是……渡劫。

    “我去卫生间,要不你先过去吧!”她指指走廊里的标牌,果断地说。

    严以修侧眸看她,语带笑意:“你怕了?”

    “才没有!”叶梓慕不甘地否认,“你先去,我马上就到!”

    严以修妥协地点点头,伸手一指前方不远处:“那让服务员带你过去,清莲轩。”

    只不到半分钟,叶梓慕就从卫生间的通道拐出来,她探着头朝严以修指的方向瞅一眼,立即逃一样,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因为深知自己的路痴本性,叶梓慕生怕再兜兜转转回到原处,干脆看见电梯就上,直接上到酒店最顶层。

    顶层面积很大,一面是外观看起来十分奢华的影院,中间有一些独立的休闲吧。

    叶梓慕漫无目的地逛着,其实,只是想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

    突然间要直面严以修的父母,外加几十个将会对她品头论足的陌生人,说不怕,那是假的。

    可当严以修质疑时,她却条件反射一样地否认了。

    她心不在焉地走着,一个悬着五彩灯光的玻璃门吸引了她。

    叶梓慕以为是普通的休闲吧,抬脚走了进去,瞬间,门口的感应系统传出声音:“欢迎光临趣味迷宫!”

    “迷宫?”叶梓慕整个人都不好了。

    可刚走了两步,再回头时,已经满眼都是透明的玻璃墙,或光洁的镜面。

    加上她慌乱之下,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转了几圈,竟完全找不到来时的入口。

    在满眼碎亮的灯光中静立了好几分钟,叶梓慕也没等到进入迷宫的其他人。

    无奈之下,她只好沉下心来,摸索着慢慢前进,试图走出玻璃迷宫。

    足足半个小时后,叶梓慕终于看到几步之外,一个规规矩矩的门形出口。

    她满心欢喜地跨过门,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发现这里灯光幽暗,并不是刚才的地方。

    相比之下,这里的布置更加梦幻,置身其中,就像身在璀璨浩渺的银河中一般。

    因为地面是透明玻璃材质,人踩上去,顿时感觉上下左右都是闪烁的星光,浩瀚的银河。

    只是,片刻的享受后,叶梓慕还是犯了难。

    这地方美则美矣,可对路痴简直太不友善,她怎么出去啊?

    正想着,手机上,严以修的信息就发了过来:“?”

    她当时信誓旦旦地保证马上就到,却将近一个小时不见人影,显然,一个符号,就能代替他所有的语言。

    叶梓慕无语片刻,只得厚着脸皮回:“我迷路了。”

    唉……又是在酒店的设施里迷路,而且这里,她转了半天,都没看到一个工作人员。

    她干脆席地而坐,等着严以修继续发来信息。

    是气恼?是嘲讽?还是斥责?

    “木头!把手给我。”不一会儿,低磁悦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带着纵容与无奈。

    叶梓慕跳起来,转身扑进严以修怀里,赶在他发脾气之前示弱:

    “对不起我错了!但你不许骂我,不许嘲笑我,我只是想做一下心理准备,谁知道会把自己弄丢了。”

    “我在,就算你漂到银河,也能把你捞回来。”严以修拥住她,声音里竟带着笑:“你可以把自己弄丢,但我不会!”

    叶梓慕“扑哧”一声笑了。

    谁能想到,高高在上、令人望而生畏的他,竟会有如此柔软诙谐的一面。

    梦幻般的银河世界中,两个身影在漫天漫地的星光里紧紧相拥。

    遇见严以修之前,她是路痴,曾在每一个路口踌躇,在每一块路牌下徘徊,满心仓惶无助;

    遇见他之后,她依然是路痴,会在街角迷失,会在简单的建筑里把自己弄丢,可她的心,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笃定过。

    因为她知道,就算一生迷路,她依然会在他身边!

    心有方向,爱从不会迷路!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