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巧妙的结局

作品:重生农女:抢个夫君来种田

    段有才听完,却恍若未闻,固执己见。

    顾主簿和胡县丞彼此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是一片阴沉。今儿这个段县令不知道是怎么了,不仅管起事来,而且还威势十足,往日一向都是两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段县令只有干看的份儿,而今日这个段县令却处处与他们作对,非要揪着这件小事不放。

    那名寡妇和妇人一听要用刑,连忙往吴金、李班头身上看去,可是吴金和李班头也被段有才突然的强势给震住了,一时顾不上两人。那名妇人胆子小,害怕得双腿打抖。她抬头一看,就看见段有才平和的眼,明明并不可怕的眼神在她看来似乎都变得可怕了,而且只要一想想往日那些被打的皮开肉绽的人,妇人就一阵胆寒,她怎么就这么糊涂,本来只是顺手讨好吴金和李班头两人,可如今却连自己都给陷了进去,早知道,就不要来随便作证了。

    妇人心中又急又悔,她实在坚持不住,只好坑坑巴巴道:“其实,大人,我,我只看见那只鸡在那里啄米,而何异匆匆忙忙地经过那里,然后一不小心踩死了那只鸡。大人,就是这样了。”

    “那么说只是意外?”

    妇人点点头,一脸害怕的样子。那名寡妇愤愤地瞪了她一眼,也连忙朝着段有才磕头求饶,段有才接着又问了后面的情形,两人不敢有所隐瞒,纷纷招了。此事不大,段有才也只是当众斥责了两人几句,然后各自罚了五十文钱算是了结。这两人脸色灰败,交了钱灰溜溜地下去了。

    段有才这才向吴金看去,吴金完全没有想到段县令竟然会细审这件小事,依照往日的规矩,不就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嘛,根本不会有人深究,可如今。吴金没有办法,只好含含糊糊地说可能是自己看错了。

    “但是大人,他弄死了我家的雏鸡,我索要九百文钱,他交不出来这可是事实。”

    段有才悠悠问到:“普通的肥鸡也不过价值四百文左右,你这鸡便能值当九百文?”

    “大人,我养的这只鸡可不是普通的鸡,它可是我从大老远买来的特种鸡,饲养几个月,便可以重达九斤,那些普通的鸡怎么可以相提并论呢?”

    段有才笑道:“这倒难办了。这只雏鸡已死,又不能喂养它几个月看它能不能长到那么大。”

    “不敢欺瞒大人,小民所说句句属实。”

    何异在旁听着,有些气愤。这件事最烦扰的便是这点。吴金说这鸡能长到九斤重,他拿不出证据,但你说这鸡不能长到九斤重,你也拿不出证据,那么此事又该怎么办呢?

    段有才笑,对着何异问到:“这只鸡确实是你误伤的?”

    何异无奈地点头。

    段有才道:“既然是你误伤,吴金索赔九百文钱倒也不过分。既然如此,你便赔偿这九百文。”

    何异苦笑道:“这九百文钱实在不合理,况且我身上仅有四百多文钱,这些钱已经尽数在他手中了。”

    段有才朝吴金看去,吴金连忙道:“一共四百六十八文钱,确实已经在我这里。只要再有四百三十二文钱,便足够了。”

    “果真?”

    吴金点头。

    段有才又看向何异,“你既然钱财不够,便典当衣物补齐,如果还是不够,本县便替你补齐。”

    何异也大概知道这事是有理说不清了,段县令能这样帮他已经很不错了,而且他还帮自己摆脱了偷窃的罪名,这些已经够了。何异莫名地有些惭愧,他伸手将外衣解下,然后交给一旁的一名捕快。这名捕快将衣物拿去典当,价值三百钱左右,剩余的一百三十二文钱,段有才自己补上。

    足足九百文钱,悉数交到吴金的手上,段有才道:“以一只雏鸡换来九百文钱,如此做生意,何愁日后不家财万贯。”

    吴金听的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苦哈哈憋出一句,“大人谬赞了。”

    段有才笑道:“这可不是谬赞。”

    吴金觉得几分怪异,只好陪笑了几声,赶忙道:”既然此事了结,小民就先告辞了。“

    吴金转身欲走,”慢着。“不急不缓的声音。吴金停下脚步又走了回来,恭恭敬敬,”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段有才道:”你的九百文得到了,但你欠着何异的九斗米还未还。“

    吴金和何异都傻住了,纷纷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李班头在旁说道:”大人是不是搞错了,吴金并没有欠下何异什么九斗米。“

    吴金同样疑惑,段有才笑道:”怎么没有?既然你言之凿凿,说那只雏鸡饲养几个月便能够重达九斤,但是如今那只雏鸡毕竟还没有饲养到九斤。有谚语说:斗米斤鸡。将鸡饲养到一斤重,按例所需要的米乃是一斗,九斤,就是九斗。如今这只雏鸡已死,你既然以九斤的要求让他赔偿,便也应该将这养鸡的九斗米交予何异。“

    众人听后,目瞪口呆。沈希则在一旁满口叫绝兴奋不已,这个段县令还真是不动声色的狠呢。按照市价,一斗米可就价值七百文钱了,他竟然还要人家九斗,这不就是九百文钱的好几倍了吗?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沈希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顺便对于这个段县令的好感那是蹭蹭蹭蹭地往上升,这么简单直接的阴人方法,反正目前她还是做不到的。苏济桐在一旁也露出几分笑意。

    吴金无话可说,急出了一身的汗,连忙拿眼神往左右看看,寻求帮助。

    顾主簿先沉不住气,”大人,你这做法从未听过,怕是有所不妥。“

    ”有何不妥?吴金索要的九百文钱已经到手,他的事情已了,本县如今处理的是何异之事,他既然用九百文钱买了一只九斤的鸡,如今那只雏鸡已死不能长到九斤,吴金将饲养鸡的九斗米交给何异,正是合情合理的做法。“

    段有才振振有词,再加上态度没有丝毫软化。顾主簿还欲纠缠,胡县丞则用眼神制止了他。顾主簿只好闭嘴。李班头粗人一个,不大有眼色,辩驳道:“大人这样处理未免有失公道。”

    段有才这才看向他,这一眼明明与往日没什么不同,李班头却隐隐觉得哪里不一样了。

    “李班头,本官公不公道自在人心,倒是你,二话不说便要拿人下狱,本官怎么没有听说过还有这么个道理?”他似笑非笑,似乎只是在平常闲聊一般。

    李班头手心里冒出冷汗来,这下也不敢继续帮着吴金了,先要保全自己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