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10章 不甘心的李汪汪

作品:食鬼猎人

    木云君对顾小敏说道:“以后应该先让她们吃,等吃完了再告诉她们吃了什么。”

    顾小敏嘿嘿的坏笑了起来:“嘿嘿,这个主意不错!”

    “……”雷杰等人默默的挪开,远离这两个家伙。

    顾小敏看着还留了一大罐子的活蝎子,问木云君:“那些不烤着吃吗?”

    木云君立即道:“你别打那罐子里的主意,那些我是要拿回去给我妈养的,顺便给我爸泡酒。你知道这一只你吃了多少营养吗?小心胖死你!这蝎子的造血功能是很强大的。”

    看着左一口右一口完全不知道停的顾小敏,木云君忍不住提醒她。

    顾小敏舔了舔唇看着她:“可是真的很香啊……不怕,反正我也吃不胖!”

    这时雷杰凑了过来:“对了,这次你怎么不叫上上官来?我觉得你们现在关系好像也挺好的。”

    木云君摇了摇头:“就算我叫了她也不会来的,她怕是看不了这些蝎子被烤成干。”

    雷杰:“为什么?”

    木云君道:“心疼呗。她是那种特别喜欢虫子的人,不管是什么虫。你给她一只蜈蚣,说不定她都能养成宠物的。”

    雷杰毛骨悚然的搓了搓自己手臂:“没想到她是这类型的!怪不得以前感觉她挺阴沉的,她是巫师型的吗?”

    她也是听说过那种苗疆巫蛊的巫师的,听说他们就是喜欢养各种毒虫。

    不过很快,她就见木云君摇头道:“不是,她只是体质比较特殊而已。她也不是巫师。”

    雷杰似懂非懂的点头:“哦。”

    整个蝎子宴上,只有木云君和顾小敏两个吃了不少蝎子,还有卫星尘也自己烤了两串吃下去。

    顾小敏还没吃够呢,就被木云君勒令制止不准再吃了。怕她吃多了身体受不了,回去那是要流鼻血的。

    不过就算被木云君制止了,第二天顾小敏还是在课堂上血流成河把同学和老师们都吓了一跳。

    转眼到了周五,又放假了。木云君放学后回宿舍收拾了下东西,背着个包包,抱着一件厚厚的羽绒服就出了学校后,就朝马路对面的车子走了过去。

    车窗并没有摇下来,所以周围的学生也不知道车里的是什么。看着木云君直接打开车后座就坐了进去后,有人就猜测是什么人来接她回家。

    “咦?那是我们班长的亲戚来接她的吗?”跟着夏金轩走出来的李清标看到了这一幕,好奇的出声道。

    夏金轩一只手随意的插在裤兜里,一只手拿着手机正在刷什么。闻言抬头往周围看了看:“哪里?”

    李清标道:“喏,那辆。”

    夏金轩眯着眼睛看了看,说道:“这小班长家里条件挺不错嘛,这车都不下于五十万了。”

    李清标目光露出些惊讶:“也许这不是她家的车?”

    旁边另一个跟他们站一起的男同学道:“可是我听说班长家里,并不是那么有钱的样子。她家好像住是乡下的,听说她爸还病了很久,家里钱都给她爸看病了。”

    夏金轩耸肩道:“管她家里怎么样,又没我的事。”

    李清标目光一闪,看着他问道:“掰手腕的事就这么过了吗?”

    夏金轩抬眼看他:“那你还想怎样?愿赌服输知道吗?”

    李清标没再说话了,不过看向木云君的车子离开的方向,眼底闪过一丝不甘心。

    他可是当着全班的面学狗叫了,私底下都被叫成李汪汪了,而且还传到了别的班上。这女的竟然让他在班里丢了这么大一个脸!

    “哟,李汪汪。你不会是还想找我们班长的麻烦吧?”正准备路过的苗解东无意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突然停了下来扭头对他说道。

    李清标怒瞪他:“你再叫一次?信不信我弄你?”

    苗解东完全不惧,对他冷笑一声:“有胆来,哥奉陪!不过如果你想打班长麻烦,哥劝你一句。不想输得更惨就趁早放弃你那愚蠢的念头。”

    说着他转身朝着公交站走了。

    其他苗解东也是跟这两位从初中到高中的,小学没在一个区上,初中到是一起了。不过没同班,同届。而且初中时还因为打蓝球的时候摩擦打过几架,所以现在上了高中两人依然是互看不爽的角色。

    现在又到了一个班,就更加不爽了。

    其实李清标之前也是看到苗解东有时候会跟木云君说话,感觉他们的关系挺不错的。所以才有些针对木云君的潜意识在里面。

    不过他真没想到,这木云君竟然连夏金轩都能干倒……

    人小本事还挺大!

    看着苗解东的背影,李清标冷笑一声:“你说这苗解东该不是看上班长了吧?这么护着她呢?”

    夏金轩没什么兴趣的道:“你管人家看没看上呢?走了,我家车来了。”

    一辆豪华轿车停在他们面前,开车的是夏金轩老爸的司机。

    而李清标却暗中想着,一定要查查那班长的弱点出来。是人总会有弱点的,哪怕他表现出再怎么完美无缺!

    要是能抓到那臭丫头的弱点,以后就能威胁她给自己办一些事了!她成绩那么好,要是高考的时候,暗中做些手脚把她的成绩弄过来,还担心上不了好的大学吗?呵呵!

    ……

    另一边木云君若有所觉的回头往后看了一眼学校的方向,表情若有所思。

    开车的傅衡见她表情有些微妙,出声问道:“怎么?”

    木云君摇头:“没事。”

    车子开出了市区,到了郊外一个空旷的草地上。远远就看到那草地上停着一架直升飞机,应该就是用来接她的。

    木云君下车后,傅衡也跟着下车了。带着她朝直升飞机走了过去,而他们离开车之后,另一个人就进了驾驶座把车开走了。

    傅衡带着木云君爬上了飞机,落坐好后才对前面两名飞行员道:“出发。”

    “收到。”

    飞机起飞后天还没黑,等飞机飞了几个小时后,才终于降落了。

    木云君早把手里的羽绒服套上了,飞机舱门一打开,一股冰冷的寒风就刮到了她脸上。

    “啊~~~啾!”木云君被这北方的干冷的空气弄得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后才跳下飞机。

    傅衡有些惊讶的看着她:“你们这种人也会感冒吗?”

    木云君白了他一眼,道:“我只是鼻子有点养!才不是感冒。”

    傅衡点了点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