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72章 风险控制

作品:重生之投资之王

    “说得好!”始终没表态的杨铸平一声叫好为这场争论定了性。

    “想不到啊,小张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居然有这样的理论造诣。”杨铸平深深的看了张晨一眼,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探讨,“世界上没有完美无缺的制度,也没有万世不移的理论和政策。这二十多年来,我最深的感受就是,任何政策的制定,都离不开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这八个大字。当然,首先,就是要解放思想。所以,我鼓励任何政策上的探讨,也鼓励在局部地区做出实践,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吗。”

    李万寿听杨铸平这样说,不由得面色一喜。

    他已经算是一方诸侯,作为学院派official的典型代表,他在社科领域的造诣远超常人,刚刚张晨最后的一番话,一般人听起来可能没什么,只当是一些官话套话。但在他耳朵里,却如同霹雳。其中所隐含的理论价值,足以给社科院那些皓首穷经的理论研究者提供一个新的研究方向。

    对张晨在商界上的成就,李万寿当然无可置喙,但在施政为民与思想纲领上,李万寿是根本不把张晨放在眼里的。

    但谁能想到,张晨居然在最后,扔出了这么一番石破天惊的言语。

    除了技术口的领导外,在坐的都是理论上的行家,杨铸平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李万寿非常担心,杨铸平会因为张晨这一番话,把自己这一套方案彻底否定。

    但听到杨铸平说到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又说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李万寿总算松了一口气。

    到了这个级别,在这个场合下,说到的理论问题就不止是理论问题了。每一个理论背后,都有不同的诞生背景与指导思想,其背后隐藏的含义,才是最关键的。

    解放思想实事求是,重点是实事求是吗?不,重点是解放思想。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重点是真理吗?不,重点是实践。

    这两句话,是华夏二十年来改革开放的指导思想,是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的理论依据。

    李万寿不由得露出一丝笑容。

    “但是,在坚持实践的同时,我们更要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成功与失败中吸取经验,尤其是失败的经验!”

    杨铸平话锋一转,“就拿目前的住房商品化改革来说,对于国内目前的房地产政策,无论central还是地方,都在讨论和探索,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吃了很多亏,上了很多当,拿几年前的琼州地产泡沫来说,就为我们敲响了警钟,任何市场,一旦完全失去控制都是有风险、有代价的!我们需要考虑的是,这个风险和代价我们能不能承受!敢不敢承受!会不会给我们的子孙后代带来不可挽回的后果和损失。这二十年来,我们一直在为过去的错误擦屁股,难道二十年后,还要让我们的子孙后代为我们的错误擦屁股吗?”

    李万寿彻底被搞蒙了,这是什么情况?刚刚还在说解放思想实事求是,难道上面的风向有变化?

    杨铸平面色稍霁:“不过,提出问题固然可嘉,更重要的是能够解决问题,张晨,你说了这么多关于住房商品化的风险,如果没有解决风险的办法,那就是在纸上谈兵!”

    张晨微微一笑:“杨总,我是个做风险投资的商人,做风险投资这一行,最重要的是控制风险。但是,如果我们过于注重风险把控,把风险无限制的扩大化,公司就没有任何业务了。所以,我们能承受的风险底线是投资额的百分之一百。”

    这句话听起来好像是一句废话,说了那么多风险控制,结果还是投多少亏多少,不是白做吗?

    但事实上,在很多情况下,还真不是投多少就会亏多少的。

    说不定一个项目投了一百万,结果亏了三百万。

    为啥?

    擦屁股呗。

    打个比方,某人投一百万搞了一家承接会议的公司,接了许多大公司的会议。有一天,这家公司接了一个1000万的大活,做成了,能赚200万。但甲方给的预付款不够,他自己需要先垫出300万。他没钱,于是以个人名义向银行贷了300万来垫资,但在收到甲方钱之前,甲方破产倒闭了,由于合同中没有约定债务优先权,所以甲方清算后,已经没有一分钱能赔给他了。

    你说这时候他亏了多少?至少300万吧?

    这就是风险控制没有做好的结果。

    在这件事情中,这个乙方至少有几个需要严控的风险却没有控制。

    第一,一家大公司,破产倒闭也有个过程,由于他没有做好背景调查,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信息都错过了。

    第二,垫资额度太大,为了获取订单,付款方式没有控制好,把风险放大到了一旦出现问题,公司就会破产的程度。

    第三,他不该以个人名义申请贷款,如果是以公司名义申请,他最多就是亏掉整个公司,也就是投资的这一百万,债务同样可以通过破产清算的方式甩掉,当然,这也会有其他问题,但从直接损失上来说,只有一百万。

    第四,没有在合同中约定债务的优先清偿,导致甲方资金出现问题后,债权得不到履行。

    这四条中,任何一条他控制住了,都不会出现最坏的结果,但他恰恰没有。

    于是,这个人只好背上了沉重的债务,一辈子替银行打工还债,一辈子就这么毁了。

    “对于地产的风险,我们也可以用同样的思路来分析。”张晨简明扼要的举了几个例子后,把话题又引回正轨,“香江模式,最大的问题就是金融杠杆无限度的放大了地产的风险,从而将房地产与整个国民经济捆绑在一起。我们只需要严控杠杆,就能初步控制住这个最大的风险。比如,我们可以规定,地产商只有在房屋封顶后,才可预售,并针对违反规定私下卖楼花的地产商严厉惩处。”

    “香江模式的第二个问题,就是土地财政,地方gov为了更高的财政收入,必然限制住宅用地的出让,人为造成住宅用地短缺,导致房价飙升。”

    “对这个问题,我们也可以通过行政指令,要求各地确保住宅用地供应,发挥市场的自由调节机制,用市场规律来平抑房价和避免地产商获取暴利。”

    “但是,恕我直言,行政指令其实是最不靠谱的东西,今天既然有政策可以限制,明天遇到困难了,就可能有政策可以放开。所以,想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还要有更多的配套方案。”

    张晨说的每一个字,李万寿都在脑中快速的推演,听到这里,李万寿眼中寒光一闪:“张总,你说的这个第二个问题,如果按照你说的做,恐怕问题更大吧?”

    “哦?”张晨微微一笑,“李书记高见,愿闻其详。”

    “粮食安全。”李万寿轻轻从口中吐出四个字。